曹石之變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曹石之變,指明英宗南宫复辟后,石亨曹吉祥因迎复之功而受到宠信,权势日重。石、曹二人相互勾结,图谋叛乱的事件。最后,石亨坐獄瘐死,曹吉祥被磔刑于市。

曹、石勾结[编辑]

景泰八年(1457年)正月十六日,宦官曹吉祥與大臣石亨徐有贞等人勾結,趁明景帝病重時,迎明英宗復位,史稱「夺门之变」。

事后英宗论功行赏,对参与“夺门之变”的功臣大加封赏。徐有贞爵封武功伯,官至兵部尚书[1]兼华盖殿大学士,掌文渊阁[2]。石亨本来就总领各军,此时进爵为忠国公,在武将中权势最重。曹吉祥晋升为司礼太监,成为内臣之首,总督三大营。其中,石亨功最高,不但本人进爵,连侄儿石彪也封为定远侯,弟侄家人冒功得官者五十余人,亲朋故旧因而得官的竟达四千余人[3]。石亨叔侄两家养有官员、猛士数万人,将帅一般出自他们门下,京师之人无不侧目而视[4]。太监曹吉祥本是王振的余党[5],夺门之变後曹吉祥以功升為司禮太監、總督三大營[6],其嗣子曹钦,侄子曹铉、曹铎、曹等也都被任为都督,执掌兵权,曹钦还被封为昭武伯。曹吉祥门下厮养的冒功当官者多至千人,朝中更有些人趋炎附势,其权势与石亨不相上下,时人并称“曹、石”[7]

徐有贞、石亨、曹吉祥三人在迎复英宗之举中走到一起,各居要职,就难免争权夺利。徐有贞自认为是进士出身,掌内阁重权,看不起石亨、曹吉祥这些武夫、太监,加上英宗对他格外倾心,便更不把石、曹放在眼中[8]御史杨瑄弹劾石亨、曹吉祥恃宠擅权,侵占民田。英宗询问徐有贞及李贤是不是有这回事儿,两人都说是的。英宗下诏奖赏杨瑄[9]。英宗对曹、石二人虽姑息不究,但曹、石得知后,对徐有贞痛恨不已,他们日夜计谋,要置徐有贞于死地[10]。英宗常与徐有贞密商国事[11]。曹吉祥便让小太监窃听他们的谈话内容,再由他们故意讲给英宗听,英宗惊讶道:“你们是怎么知道的?”他们说是徐有贞告知的,英宗因此逐渐疏远了徐有贞[12]。恰逢御史张鹏等欲检举弹劾石亨的其他罪行,没有上奏,而给事中王铉泄之石亨、曹吉祥[13]。曹、石便跑到英宗面前哭诉道:“臣等万死一生,迎皇上复位。现在内阁专权,一心要除掉我们,不然,御史们怎么弹劾?”[14][15]英宗大为心动,遂已“图擅威权,排斥勋旧”的罪名将徐有贞下狱,后罢官谪戍。从此,曹、石更加肆无忌惮。

石亨擅权专横[编辑]

石亨倚仗英宗的宠信,屡次擅权行事。他认为文官提督军务阻碍武将的升迁,奏请英宗罢免各边省巡抚及提督军务等官。这样一来,石亨便军权在握[16]。他一心想干预朝政,每天都入宫进见英宗,即使英宗不召见,他也设法借故入宫。遇事必定要英宗采纳他的意见,十分骄恣专横。久而久之,英宗感到难以忍受了,便对李贤说这件事,李贤回答:“只有独自做决定才可以。”英宗表示同意。[17]一天英宗对李贤说:“阁臣有事,需要皇帝宣召才能进见。他一个武臣,何故频繁进见?”于是下令左顺门,没有皇帝宣召,不得让石亨进见。自此石亨进见的机会少了。[18]

在这之前,英宗曾命工部为石亨营造宅第。完工后,富丽堂皇的逾越了石亨应享受的规格。英宗登翔凤楼眺望看见了石亨的府第,他问身边的官员,那是谁的宅第?恭顺侯吴瑾故意说错:“此必王府。”英宗说:“不是。”吴瑾说:“不是王府,谁敢如此僭逾?”英宗点点头。[19]

天顺三年(1459年)秋,石彪想出镇大同,他命令亲信千户杨彪等人在英宗面前奏保。英宗觉得有诈,下令收押杨彪等人拷问,石彪的不法行径一一暴露,英宗大怒,逮捕石彪下狱[20]。石亨害怕,主动请罪。英宗安慰之。石亨请求削去他弟弟们和侄儿们的官职,英宗不许。在对石彪抄家时,搜出绣蟒龙衣及违反规定的寝床等诸多不法事。由此,朝臣纷纷弹劾石亨种种罪行,石亨被罢官。天顺四年正月,锦衣卫指挥逯杲上告,说石亨心怀不满,与其兄弟的孙子石后等造谣言,蓄养无赖,阴谋不轨。大臣们都说不可原谅。石亨遂被以谋叛罪下狱,抄家,一个月后,石亨便死于狱中。天顺四年二月,石彪、石后被处以极刑并暴尸街头[21][22]

在石亨下獄之時,明英宗問一旁之李賢吳謹于謙等人是否真為冤死,李賢立應答是。英宗懊悔殺了于謙等人,遂下令將陷害于謙之一干人等撤職查辦。于謙等人所蒙受之冤屈終獲昭雪。

曹吉祥结党谋反[编辑]

曹吉祥平日就与石亨狼狈为奸,时间长了,英宗觉得曹吉祥奸佞,有点怀疑他。石亨败露后,李贤向英宗言“夺门”得利的并不是英宗,而是那些乡党,英宗恍然大悟,开始疏远曹吉祥。曹吉祥担心自己也遭到同样的命运,便与曹钦用金钱笼络一些达官贵人。这些达官贵人自知是靠曹吉祥冒功领赏的,一旦曹吉祥倒了,他们也不能幸免,故而都尽力效死。[23]曹钦问其死党冯益:“自古有宦官子弟为天子者乎?”冯益答:“您的老本家,魏武帝曹操,不就是了。”曹钦一听大喜[24]

天顺五年(1461年)七月,曹钦因为私自掠夺家人曹福来,为言官弹劾。受到英宗谴责,英宗还派了锦衣衛指挥逯杲监视他,降敕遍谕群臣。曹钦害怕地说:“前面降敕逮捕石将军。现在又这样,危险了啊。”[25]曹钦决定孤注一掷,起兵叛乱。[26]这时,恰遇甘州凉州有边警,英宗命怀宁侯孙镗统率京军西征,尚未出发。[27]曹吉祥使其党掌钦天监太常少卿汤序择是月庚子黎明,乘出师前朝门开启时,由曹钦率亡命之徒拥兵入皇宫,而曹吉祥在宫中以禁军内应[28]。计谋已定,当夜,曹钦摆下酒席让手下痛饮。席间,一个叫马亮的越想越怕,便偷偷地溜出,来到朝房告发。恰巧当晚,孙镗及恭顺侯吴瑾没有回家,俱宿朝房。[29]他们立即草成奏疏,从长安门门缝中投入[30]。英宗接到报告后,立即逮捕曹吉祥,下令禁闭皇城各门及京城九门[31]。曹钦发现马亮走漏消息后,率人直赴逯杲家,杀了逯杲。随即赶到朝房,砍伤了李贤。以杲头示贤曰:“杲刺激我也。”[32]。又杀了都御史寇深于西朝房[33]。攻东、西城门不得入,纵火[34]。曹钦攻而不下,只得在京城里往来砍杀官员泄愤[35]。这时,孙镗集合西征军与他们格斗,曹铉、等均被杀死,曹钦被砍伤手臂。[36]天渐渐亮起来,叛众开始逃散。曹钦向外逃,无奈京城九门尽闭,突围不出,只好杀回家中。这时大雨如注,孙镗挥军奋呼而入。曹钦走投无路,投井自尽。杀曹铎,尽屠其家。三天后,曹吉祥被磔刑于市[37]。汤序、冯益及吉祥姻党皆伏诛。马亮以告反者,授与都督[38]

注释[编辑]

  1. ^ 明史·卷171》:即日命有贞兼学士,入内阁,参预机务。明日加兵部尚书。
  2. ^ 明史·卷171》:封武功伯兼华盖殿大学士,掌文渊阁事,赐号“奉天翊卫推诚宣力守正文臣”,禄千一百石,世锦衣指挥使,给诰券。
  3. ^ 明史·卷173》:上皇既复辟,以亨首功,进爵忠国公。眷顾特异,言无不从。其弟侄家人冒功锦衣者五十余人,部曲亲故窜名“夺门”籍得官者四千余人。
  4. ^ 明史·卷173》:亨既权侔人主,而从子彪亦封定远侯,骄横如亨。两家蓄材官猛士数万,中外将帅半出其门。都人侧目。
  5. ^ 明史·卷304》:曹吉祥,滦州人。素依王振。
  6. ^ 明史·卷304》:景泰中,分掌京营。后与石亨结,帅兵迎英宗复位。迁司礼太监,总督三大营。
  7. ^ 明史·卷304》:嗣子钦,从子铉、等皆官都督,钦进封昭武伯,门下厮养冒官者多至千百人,朝士亦有依附希进者,权势与石亨埒,时并称曹、石。
  8. ^ 明史·卷173》:有贞既得志,则思自异于曹、石。窥帝于二人不能无厌色,乃稍稍裁之,且微言其贪横状,帝亦为之动。
  9. ^ 明史·卷171》:御史杨瑄奏劾亨、吉祥侵占民田。帝问有贞及李贤,皆对如瑄奏。
  10. ^ 明史·卷171》:亨、吉祥大怨恨,日夜谋构有贞。
  11. ^ 明史·卷171》:帝方眷有贞,时屏人密语。
  12. ^ 明史·卷171》:吉祥令小竖窃听得之,故泄之帝。帝惊问曰:“安所受此语?”对曰:“受之有贞,某日语某事,外间无弗闻。”帝自是疏有贞。
  13. ^ 明史·卷171》:会御史张鹏等欲纠亨他罪,未上,而给事中王铉泄之亨、吉祥。
  14. ^ 明史纪事本末·卷36》:吉祥复乘间顿首言:“臣等万死一生,迎复皇上,内阁必欲杀臣。”伏地哭不起。上从之,乃逮有贞等置于理。
  15. ^ 明史·卷171》:二人乃泣诉于帝,谓内阁实主之。
  16. ^ 明史·卷173》:又恶文臣为巡抚,抑武臣不得肆,尽撤还。由是大权悉归亨。
  17. ^ 明史·卷173》:亨无日不进见,数预政事。所请或不从,艴然见于辞色。即不召,必假事以入,出则张大其势,市权利。久之,帝不能堪,尝以语阁臣李贤。贤曰:“惟独断乃可。”帝然之。
  18. ^ 明史·卷173》:一日语贤曰:“阁臣有事,须燕见。彼武臣,何故频见?”遂敕左顺门,非宣召毋得纳总兵官。亨自此稀燕见。
  19. ^ 明史·卷173》:初,帝命所司为亨营第。既成,壮丽逾制。帝登翔凤楼见之,问谁所居。恭顺侯吴瑾谬对曰:“此必王府。”帝曰:“非也。”瑾曰:“非王府,谁敢僭逾若此?”帝颔之。
  20. ^ 明史·卷173》:三年秋,彪谋镇大同,令千户杨斌等奏保。帝觉其诈,收斌等拷问得实,震怒,下彪诏狱。
  21. ^ 明史·卷173》:明年正月,锦衣指挥逯杲奏亨怨望,与其从孙后等造妖言,蓄养无赖,专伺朝廷动静,不轨迹已著。廷臣皆言不可轻宥。乃下亨诏狱,坐谋叛律斩,没其家赀。逾月,亨瘐死,彪、后并伏诛。
  22. ^ 明史·卷12》:癸卯,石亨有罪下狱,寻死。二月壬子,僮陷梧州。丁卯,石彪弃市。
  23. ^ 明史·卷304》:久之,帝觉其奸,意稍稍疑。及李贤力言夺门非是,始大悟,疏吉祥。无何,石亨败,吉祥不自安,渐蓄异谋,日犒诸达官,金钱、谷帛恣所取。诸达官恐吉祥败而己随黜退也,皆愿尽力效死。
  24. ^ 明史·卷304》:钦问客冯益曰:“自古有宦官子弟为天子者乎?”益曰:“君家魏武,其人也。”钦大喜。
  25. ^ 明史·卷304》:天顺五年七月,钦私掠家人曹福来,为言官所劾。帝令锦衣指挥逮杲按之,降敕遍谕群臣。钦惊曰:“前降敕,遂捕石将军。今复尔,殆矣。”
  26. ^ 明史·卷304》:谋遂决。
  27. ^ 明史·卷304》:是时甘、凉告警,帝命怀宁侯孙镗西征,未发。
  28. ^ 明史·卷304》:吉祥使其党掌钦天监太常少卿汤序择是月庚子昧爽,钦拥兵入,而已以禁军应之。
  29. ^ 明史·卷304》:是夜,镗及恭顺侯吴瑾俱宿朝房。达官马亮恐事败,逸出,走告瑾。
  30. ^ 明史·卷304》:瑾趣镗由长安右门隙投疏入。
  31. ^ 明史·卷304》:帝急絷吉祥于内,而敕皇城及京城九门闭弗启。
  32. ^ 明史·卷304》:钦知亮逸,中夜驰往逯杲家,杀杲,斫伤李贤于东朝房。以杲头示贤曰:“杲激我也。”
  33. ^ 明史·卷304》:又杀都御史寇深于西朝房。
  34. ^ 明史·卷304》:攻东、西长安门不得入,纵火。
  35. ^ 明史·卷304》:守卫者拆河堧砖石塞诸门。贼往来叫呼门外。镗遣二子急召西征军击钦于东长安门。钦走攻东安门,道杀瑾。复纵火,门毁。门内聚薪益之,火炽,贼不得入。
  36. ^ 明史·卷304》:天渐曙,钦党稍稍散去。镗勒兵逐钦,斩铉、,镗子𫐄斫钦中膊。
  37. ^ 天渐曙,钦党稍稍散去。镗勒兵逐钦,斩铉、,镗子𫐄斫钦中膊。钦走突安定诸门,门尽闭。奔归家,拒战。会大雨如注,镗督诸军大呼入,钦投井死。遂杀铎,尽屠其家。越三日,磔吉祥于市。
  38. ^ 明史·卷304》:汤序、冯益及吉祥姻党皆伏诛。马亮以告反者,授都督。

参考文献[编辑]

  1. 胡 敏、马学强. 〇三五 曹、石乱政//《集权与裂变:1368年至1644年的中国故事》. 《话说中国》. 上海: 上海文艺. 2005年2月: 110页–111页. ISBN 7-5321-2805-9 (中文(简体)‎). 

参见[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