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島武郎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有島武郎
Arishima Takeo.jpg
有島武郎
出生 1878年3月4日(1878-03-04)
 日本東京文京區
逝世 1923年6月9日(45歲)
 日本輕井澤淨月莊
职业 日本小說家
日語寫法
日語原文 有島 武郎
假名 ありしま たけお
平文式罗马字 Arishima Takeo

有島武郎(1878年3月4日-1923年6月9日)是近代日本小說家。於學習院畢業後,因有志於向農學發展而升讀札幌農業學校。信奉基督教,後來更接受洗禮。1903年到美國留學。歸國後參與文藝雜誌《白樺》的編制工作,是白樺派的代表人物之一。1923年,於輕井澤別院淨月莊中,與波多野秋子共同殉情。其作品《カインの末裔》該隱的末裔)、《或る女》(一個女人)等都是膾炙人口的佳作。[1]

生平[编辑]

早期生涯[编辑]

有島武郎生於東京小石川(即現今文京區),是前薩摩藩士暨大藏官僚有島武的兒子。後來移籍橫濱,四歲開始入讀橫濱英和學校,這段時期的體驗與他日後創作的童話《一房の葡萄》(一串葡萄)有著莫大的關連。有島武郎在十歲時入讀學習院預備科,19歲就以全科合格成績畢業,其後升讀札幌農業學校。當時的教授新渡戶稻造問有島武郎最喜歡的是什麼學科,有島回答是「文學」與「歷史」,引來新渡戶的一番大笑。在學期間,深受內村鑑三森本厚吉的影響,並因此於1901年開始信奉基督教

在札幌農業學校畢業後,有島往服兵役,渡過軍隊生活後便到美國留學。他在美國就讀哈佛大學期間,深深受到以惠特曼易卜生為代表的西歐文學社會主義,與及柏格森尼采等人的西歐哲學所影響。完成學業後,有島離開美國,經過歐洲再於1907年回日本。留在歐洲期間,有島曾與瑞士籍女士蒂爾黛相戀,並有情書留世。回到日本後,這時期有島忽然對信仰的觀念有所疑問,因而毅然決定離開基督教。

寫作經歷[编辑]

歸國後,有島武郎曾任職預備見習士官與及大學英語講師。後來在透過弟弟有島生馬的引介下,認識後來的白樺派代表人物志賀直哉武者小路實篤,並參與同人雜誌《白樺》的創作。在《白樺》工作期間,有島先後發表了《かんかん虫》(硬殼蟲)、《お末の死》(阿末之死),並創作很多小說及評論,其活躍的表現令他很快便成為了白樺派的中心人物之一。1916年,妻子神尾安子及父親有島武相繼亡故,有島武郎在失去家庭羈絆後成為全職的作家,接著發表《カインの末裔》、《生まれ出づる悩み》(與生俱來的煩惱)及《迷路》等作品,繼而於1919年發表代表作之一的《或る女》。

殉情結局[编辑]

輕井澤淨月莊

可是,隨著上述作品陸續推出後,有島武郎開始感到江郎才盡,更在撰寫作品《星座》的途中忽然宣佈封筆,並於1922年發表《宣言一つ》(一則宣言),表示要在北海道狩太村經營「有島農場」,正式終止作家生涯。1923年,有島武郎遇上了女性雜誌《婦人公論》記者波多野秋子,並與其產生戀情。[2]可是波多野秋子本身是有夫之婦,他們的戀情很快便被秋子的丈夫波多野春房所悉破,二人一直備受壓迫,終於在6月9日二人決定於輕井澤的别墅淨月莊中雙雙自縊殉情。直至7月7日二人的屍首才被發現,由於已經經歷一個月之久,而且又遇上了梅雨的節氣,當二人遺體被發現的時候早已腐爛發臭,並已出現蟲(蛆蟲的數量甚至多得從莊院中的天井爬出屋外),要經由二人所留下的遺書證實後才可確認二人的身份。[3]魯迅《現代日本小說集》中曾提及並分析有島武郎的作品。在有島武郎死後,魯迅弟弟周作人曾經寫過一篇文章,以追懷故人。[4]

作品[编辑]

小說[编辑]

  • 《かんかん虫》(硬殼蟲)
  • 《或る女のグリンプス》(某女子的曇花一現)
  • 《カインの末裔》(該隱的末裔)
  • 《或る女》(一個女人)
  • 《生れ出づる悩み》(與生俱來的煩惱)
  • 《凱旋》
  • 《骨》
  • 《酒狂》
  • 《文化の末路》(文化之末路)
  • 《運命の訴へ》(命運的控訴)
  • 《星座》

所作評論[编辑]

  • 《惜みなく愛は奪ふ》(為了愛情不惜一切)
  • 《宣言一つ 》(一則宣言)
  • 《二つの道》(兩條道路)

童話故事[编辑]

  • 《一房の葡萄》(一串葡萄)
  • 《溺れかけた兄妹》(沉溺的兄妹)

歌詞[编辑]

家庭親族[编辑]

畫家有島生馬、作家里見弴都是有島武郎的弟弟,其妻神尾安子是日軍陸軍大將男爵神尾光臣的次女。其長子是演員森雅之,創價學會第一代音樂隊長有島重武則是他的外甥。既是指揮家也是作曲家山本直純則是有島武郎妹妹的孫兒。

參考資料及備註[编辑]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