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贡体系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中国中心主义里的四夷示意图

朝贡体系(宗藩体系)与条约体系、殖民体系同为世界主要国际关系模式之一,曾广泛存在于世界各地的古代历史当中,其中以东亚朝贡体系最为典型,这是自公元前3世纪开始,直到19世纪末期,存在于东亚东南亚中亚地区的國際關係體系。东亚朝貢體系乃以中国中原帝国为主要核心的等级制网状政治秩序体系,中原王朝以天朝自居,透過冊封,結合儒家思想體系,層層往外推拓(详见:曾向中原王朝朝贡的政權列表)。

而在某些时期,中原王朝由于种种原因也向其它强势的民族或国家进贡。(另见:中国历代进贡国列表)。

历史[编辑]

朝貢
中文名稱
繁體 朝貢
简体 朝贡
注音符號 ㄔㄠˊ ㄍㄨㄥˋ
漢語拼音 cháo gòng
日文名稱
日文汉字 朝貢
假名 ちょうこう
羅馬字 chōkō
韓文名稱
谚文 조공
韩文汉字 朝貢
文观部式 jo gong
馬賴式 cho kong
越南文名稱 ()
國語字 triều cống
漢喃文 朝貢
琉球語名稱
琉球漢字 進貢
琉球國字頭 シンコウ · チンクン
拉丁化 sinkou · cinkun
蒙古語名稱
蒙古文 ᠠᠯᠪᠠ
ᠪᠠᠷᠢᠺ
西里爾寫法 алба барих
拉丁轉寫 alba barik
滿語名稱
滿文 ᠠᠯᠪᠠᠨ
ᡩᡝ
ᠪᡝᠨᠵᡳᠮᡝ
ᠵᡳᡥᡝ
·
ᠠᠯᠪᠠᠨ
ᠵᠠᡶᠠᠮᠪᡳ
·
ᡩᠣᡵᠣ
ᠵᠠᡶᠠᠮᠪᡳ
穆麟德轉寫 alban de benjime jihe · alban jafambi · doro jafambi

雏形——畿服制度[编辑]

朝贡体系的雏形是古代中国畿服制度。

早在中国商朝时期,统治者便已建立了“越在外服,侯甸男卫邦伯”的内外服制度,在这个制度当中,中国中原王朝的君主是内外服的共主。君主在王国中心地区(内服)设立行政机构,进行直接管理。在直属地区之外外服,则由接受中原王朝册封的地方统治者进行统治,内服和外服相互保卫。根据《尚书·大禹谟》的记载,九州之内的各地区,还负有进贡的责任。

周朝取代商朝之后,将这一制度细化,进一步发展出了五服六服九服的概念。特别是在《周礼·秋官·大行人》中,详细规定了各服的贡期和贡品的种类,还第一次提出了“九州之外,谓之番国”的概念,试图将这一制度推广到更广阔的中原王朝尚未实际掌控的地区去。

商朝的畿服制度带有强烈的原始部落军事联盟色彩,而周朝由于确立了“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的世界共主思想,将这一制度系统化和理想化,试图作为已知世界的准则。但是,由于周朝采用分封制度,后期又陷入诸侯纷争,所以这一制度基本仅停留在纸面上。

确立——册封制度[编辑]

公元前221年秦朝统一中原地区之后,建立起了严格意义上的中央集权制帝国。当时在整个东亚东南亚地区除匈奴外,并不存在可以与秦以及其后继的汉朝政权全面抗衡的政权。因此,除了以“敌国”身份对待匈奴之外,中原帝国便开始将先秦时期的畿服体系推广至已知的世界中去。

汉委奴国王印

汉武帝击败匈奴,开通西域之后,由于在已知世界中不存在可以抗衡的对手,以中国中原王朝为中心的朝贡体系正式得以确立。在这时期的朝贡体系中,中原政权和其他诸国以“册封”关系为主。即各外国需要主动承认中原政权的共主地位,并凭借中央政权的册封取得统治的合法性。中央政权对各地方政权往往直接封为“**国王”,如“汉倭奴国王”、“南越武王”(即趙陀)、“疏勒国王”等。各受封国对中原政权按照不同的要求负有进贡和提供军队等义务。

值得注意的是,汉朝仅仅册封其有能力控制或者自行前来投附的地方政权,政策相当务实。对于其认为在可以控制范围内的政权,如若敢于挑战汉朝的共主地位,就会遭到军事打击,汉武帝就因此先后击灭南越南粵)、朝鲜、并远征大宛。而在其控制范围之外的国家,如安息大秦等,汉朝都承认其独立地位,并不试图进行册封。

重组——羁縻制度[编辑]

公元291年,西晋爆发八王之乱,其后中原王朝崩溃,北方游牧民族大量进入华夏民族的中枢地带,原有的册封体系随之崩溃。直至589年隋朝重新统一之后,朝贡体系方得到恢复。但是,随着唐朝的崩溃,五代十国等王朝相继而起,整个朝贡体系再次陷入混乱之中。

在这一时期内,往往同时有多个政权均声称自己是天下之主,要求周边诸国朝贡,各小国往往也同时向多个大国朝贡,更有一些国家一边接受朝贡,一边又向更大的政权朝贡。这都使得这一时期的朝贡体系呈现出多元的网状特征。即便是在唐朝国力鼎盛之时,日本渤海等国也力图成为次级的朝贡中心,甚至互称对方的使节是“贡使”。

同时,这段时间内中原政权往往采取“羁縻”政策取代原有的册封制度,最主要的特点是,封赐的不再仅仅是王号,而是和直属官员相同的官职,比如南朝宋顺帝就曾封百济国王为“镇东大将军”,封日本为“安东大将军”。唐太宗时开始,更普遍封赐各内属的地方首领官职,设立羁縻州、县,以体现其“华夷一家”的思想。如渤海被封为“忽汗州大都督”、疏勒被封为“疏勒都督”等等。

元代时高丽国王被短期册封为“征东行省丞相”。此外,元朝(蒙古语称为大元大蒙古国)皇帝自称是西方蒙古汗国的宗主,但是受到各汗国的一致反对,只有伊儿汗国在元世祖忽必烈在世的几十年中承认元朝的宗主地位。后逐渐采用传统上的朝贡体系,例如忽必烈和元成宗先后颁发给伊儿汗国刻有汉字“王府定国理民之宝”、“真命皇帝和顺万夷之宝”的方印等。

值得注意的是,唐朝羁縻制度有三种情况,一种是在唐朝军事力量笼罩之下的地区设立的羁縻州、县,其长官由部族首领世袭,内部事务自治,并进行象征性的进贡,但是负有一些责任,如忠于中原政府、不吞并其他羁縻单位和内地州县,以及按照要求提供军队等等,实际上中原政权将其视为领土的一部分,文书用“敕”;一种是所谓的内属国,如疏勒、南诏契丹等,一般封为都督或郡王,有着自己的领土范围,但是其首领的政治合法性来自于中原政府的册封,不能自主,中原政权将其视为臣下,文书用“皇帝问”;一种是所谓的“敌国”和“绝域之国”,如吐蕃回纥日本等,虽然可能亦有册封,然多为对现实情况的追认,其首领的统治合法性并不依赖中原政权的册封,中原政权的文书多用“皇帝敬问”。

宋朝之后,进一步加强了对第一种情况的羁縻州、县的控制,在部族首领之外,加派中原政府任命的监管官员,到元代逐渐演化成土司制度,实际上将其纳入了中原政权的领土之中。

進贡不等于冊封,天下可分为:一、有贡有封,如朝鲜三国。二、有贡无封,如日本。三、无贡无封,沙缽略以前的突厥

鼎盛——朝贡制度[编辑]

1368年,明朝建立,1371年明太祖朱元璋明确规定安南占城高麗暹羅琉球日本蘇門答臘爪哇湓亨白花三弗齊渤泥以及其他西洋、南洋等国为“不征之国”,实际上确立了中国的实际控制范围。他并且确定了“厚往薄来”的朝贡原则。由此最后确立了朝贡体系成为东方世界的通行国际关系体制。在这个体制中,中国中原政权成为一元的中心,各朝贡国承认这一中心地位。

清代陈璋根据明代沈度原作瑞应麒麟图临摹而成的《榜葛剌进麒麟图》。描繪公元1414年(永乐十二年)榜葛剌国进贡的麒麟长颈鹿)。

15世纪前期,随着郑和强大宝船队对印度洋的巡航,以及永乐帝朱棣对北方蒙古势力的扫荡,朝贡体系达到了它的巅峰,在明朝陆海军的“威逼”和“厚往薄来”政策的“利诱”之下,向明朝政府朝贡的国家和部族一度达到了65个。在此同时,日本对琉球;朝鲜对女真,越南对占婆南掌等国,也都提出了朝贡的要求,形成了数个次级的朝贡中心。

这个时期,除了同明朝有直接接触的朝鲜、越南、缅甸等国外,在厚往薄来政策引导下,其他的一些国家对于明朝的朝贡,逐渐演变成了一种贸易往来,尤其是明朝中后期的海禁政策,使得朝贡几乎成为这些国家同中国进行贸易往来的唯一手段,这之中最有名的就是中日之间的勘合貿易

到了1644年,清朝建立,保留了明朝的大部分朝贡体系,只是要求各国缴还明朝的封诰,重新领取清朝的封诰。清朝明确将和周围部族的往来分为理藩院礼部分别管辖。蒙古、西藏等地与内地的往来,视为国家内务,由理藩院管辖;朝鲜、日本、琉球等国的来往,视为独立的外国,由礼部管辖。唯俄国因地處邊塞,故仍交由理藩院負責,直至19世纪總理衙門設立。到18世纪中叶,中亚哈薩克浩罕布哈拉等也进入了朝贡体系。

崩溃——与条约体系的碰撞[编辑]

1648年,随着《威斯特伐利亚和约》的签订,条约体系逐渐成为欧洲国家之间的主要国际交流体系。同时,殖民体系成为欧洲国家在与其他弱小部族交往时的主导体系。

随着欧洲国家逐渐同东方世界直接接触,这几种国际关系体系之间的冲突便开始发生。1653年,俄罗斯沙皇派遣使节,要求顺治帝向其称臣,成为俄罗斯的殖民地。这种要求理所当然地被中国的统治者拒绝,而反过来要求沙皇前来北京朝贡。经过长期的武力冲突和外交斗争,中俄双方都开始认识到对方的实力,最后于1689年,两国按照欧洲国际公法的惯例,签订了《尼布楚条约》,之后又在1727年签订了《布连斯奇条约》,次年互換約文,实际上确立了两国的平等地位。

同时,欧洲势力逐渐蚕食了中国清朝周边的各小国,日本也在德川家康建立幕府之后,停止了向中国的朝贡,并且进一步加强了对琉球的控制。这些都使得朝贡体系内的成员有所减少。清朝中期,朝贡国有十几个,包括:朝鲜琉球越南苏禄缅甸南掌暹罗兰芳共和国哈萨克浩罕布哈拉阿富汗乾竺特巴达克山尼泊尔等。

但是,这并没有动摇朝贡体系的基础。因此,直到1793年,随着英国乔治·马戛尔尼使团正式到访中国,条约体系和朝贡体系方才发生了全面的碰撞。马戛尔尼提出的互派使节、签订通商条约等要求,均被乾隆帝以“不可更张定制”为由拒绝。

鸦片贸易上,两种不同体制之间的摩擦终于达到了不可调和的程度,终于导致了鸦片战争的爆发。1842年,清朝政府被迫与英国签订了《中英南京条约》,首次以文字的形式规定了中国和外国平等往来,朝贡体系的基础遭到了不可挽回的动摇。

在接下来的数十年中,朝贡体系被一个又一个条约削弱。1871年,中国清朝政府虽然一再以“大信不约”为借口拒绝同曾经的朝贡国日本签订平等条约,但是最后仍然被迫签订了《中日修好條規》,朝贡体系开始破裂。随着中法战争中日甲午战争爆发後《中法新约》和《马关条约》的签定,朝贡体系内最后的成员越南和朝鲜也脱离了这一体系,朝贡体系彻底崩溃。

《職貢圖》,6世紀梁朝。由右到左:滑/嚈噠波斯百濟龜茲(日本),狼牙修鄧至周古柯呵跋檀胡蜜丹白題且末國

作用和影响[编辑]

在朝貢體系影響下,東亞地區逐漸形成一個以漢字儒家漢傳佛教為核心的東亞文化圈。文化圈內,強調文化上的華夷之辨。中國明朝滅亡後,日本江戶幕府即有所謂華夷變態之論,朝鮮王朝也一度视清朝為蠻夷,但18世纪以后态度随着清朝的强盛发生明显转变,然而對內文件仍然沿用明崇禎年號,稱清帝為「虜王」。越南阮朝也以中华文明继承者自居,別人為“夷”,自稱“中國之於外夷,治以不”、“先王經理天下,夏不雜夷,此誠杜漸防微之意也。紅毛人狡而詐,非我族類,其心必異,不可聽其居留”。這裏“中國”和“夏”就是越南本身。越南並在印度支那半島全力“改土歸流”、“以夏變夷”,強迫柬埔寨國王接受漢姓和將夷名“柴棍”改名“嘉定”(今胡志明市)等。然而,越南直到1885年被法国侵占,一直为清朝的藩属国,甚至“越南”这一国号亦为清嘉庆帝所定。

日本在二次大戰前所制定的國際戰略構想大東亞共榮圈就某種程度上和中國的朝貢體系相當類似,只是核心由「中國」和「中華文化」改為「日本」和「日本文化」,可能是受到朝貢體系的影響而制定。但是此類政策常被視為是殖民統治的一種手段,因此較原本的朝貢體系具爭議。

研究和评价[编辑]

參考文獻[编辑]

参看[编辑]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