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人權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Emblem of North Korea.svg
朝鲜政府与政治
系列条目

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人权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人权状况,根据许多媒体的报道,朝鲜是当今世界上人权最恶劣的一个国家。

概觀[编辑]

法律基礎[编辑]

理論上,朝鮮憲法第五章賦予該國人民多種自由,包括言論,新聞,示威,結社,宗教信仰,就業和旅行自由[1]

實際情況[编辑]

該國公民不允许随意表达他们的思想。唯一的广播电视台以及通讯社,民用互联网连接被严格限制,这些大众传媒都被朝鲜法律严格的保证由該國政府管辖。政府不允許國民暢所欲言,而政府會拘捕批評制度的民眾。该国媒體與民众普遍公开讚譽金日成、金正日的“丰功伟绩”,然而那是未經選舉產生的國家領導人。

许多人权以及政府组织都對朝鮮異常惡劣的人权记录提出批评,包括大赦国际以及联合国,后者于2008年通过了一个关于此项议题的一个决议。而自由之家在它的2006的年国家报告中,关于該國,提到[2]

朝鮮是個集權、也是世上最封閉的一個獨裁國家,一切社會、經濟、政治都被國家所束縛。

這種高壓制度否定了人民一切的基本權利、以殘暴的方法迫使數以萬計的政治犯順從、以及保持絕對的外交孤立。

該國因此被“自由之家”在国民自由以及政治权利上给予最低评分,得分为“不自由”(Not Free)。2004年,美国通過了《北韓人權法案》。法案對該國予以譴責,並提出美國應採取數個步驟以明顯提升該國國内的民主及自由。除法案中所稱針對日本人、美國人和韓國人的國際綁架人質問題已經得到充分解決外,朝鮮政府堅決否認所有與侵犯人權有關的報告,並指責叛逃人員捏造事實、促使親美議程付諸討論。朝鮮政府的官方观点是該國并不存在人权问题,因为他们的社会政治制度是由人民所选择的,并且这一制度公平的服务每個人民。

統計[编辑]

由于朝鮮奉行孤立主義政策,國內政治氣候亦極為秘密,国际组织和媒体无法进入该国进行深入的调查,内部消息又无法从民众中传出,所以统计該國的人权纪录是一件极為困难的事情。

朝鮮政府不但对外国人进入該國设置了重重阻碍,甚至在其进入后还对其进行严密监控他们在該國的活动。人道救援人员进入該國受到相当大的监控,并且被严禁进入政府不希望他们进入的地区。由於公民不能自由離開該國,所以朝鲜人权的信息主要是從逃离该国的難民获取的。

公民自由[编辑]

聯合國人權事務高級專員辦事處已經正式承認廣泛存在的侵犯人權行為在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經常發生。以下部分直接引自專門針對發生在該國的事件作出的《聯合國人權決議第2005/11號》:

酷刑和其它殘酷、非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懲罰方式,公開處決,法外拘留和任意拘留,合法訴訟程序和法制的缺失,以政治原因強加死刑,集中營大量存在並廣泛地強迫勞動;

對遭到遣返的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公民實施制裁,如將他們的離境視為叛國並進行懲罰——拘留、酷刑、非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死刑;

無孔不入且極為嚴格地限制公民以自由的方式進行思考、評判善惡、信仰宗教、發表意見、發表言論和和平集會,並且限制每個人獲取信息,對希望在境内自由遷徙及在境外旅遊的每一個人施加限制;

持續地侵犯人權和婦女的基本自由,尤其是以賣淫或強迫婚姻為目的買賣婦女,因為種族原因強制墮胎,其方式包括施打催產針或自然分娩,並且殺害遭遣返母親的孩子,其發生地點包括警方的拘留中心及勞動訓練營。

逃离朝鲜的国民被称为“脱北者”,他们一般逃往中国东北,在中国境内活动的韩国公民(如传教士、教师、人权活动家)一般会帮助朝鲜难民迁入南韩。不过在2012年以前,中国当局发现他们後一般都会以“经济原因”为由强制遣返他们,[3][4][5]而非以“难民”理由送至南韓,这样的结果往往是当事人和所有亲属都被扣押至朝鲜集中营被折磨至死,只有少部分人能在几年内被释放。2012年4月,有媒体报道指中国政府已经不再遣返逃入中国的脱北者。[6]

言論自由[编辑]

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憲法》中有保障言論和集會自由的條款。實際操作中,其它條款優先適用,其中包括要求公民以一種社會主義的方式生活。對政府及其領導人的評論受到嚴格限制,發表作出這些議論可以成為實施逮捕及送入朝鮮“再教育”營的原因。政府分配所有的收音機和電視機,嚴禁公民改裝它們來接收其它國家的廣播信號,違者將遭到嚴酷的懲罰。

境内有數個民間組織存在,但它們看上去都由政府運作。它們全部一貫地讚揚政府,宣揚對金正日及其逝世了的父親金日成個人崇拜脫北者[谁?]指出宣揚個人崇拜是這個國家境内幾乎所有電影、戲劇、書籍的主要功能之一。[來源請求]

宗教自由[编辑]

儘管機關政府估計有10萬名佛教徒、1萬名新教徒和4000名天主教徒在500處宗教場所參與宗教活動,但外界仍不清楚朝鮮境内是否有天主教神父,一些報告[哪些?]指出目前事實上存在的宗教組織基本上用作對外交流。在中國靠近朝鮮的邊境地區,目前活躍著一些基督教團體幫助難民。據很多報告[哪些?],它們也向朝鮮境内走私《聖經》和其它宗教用品。[來源請求]

以信仰為基礎的韓國人在中國東北邊境進行的救濟和協助難民的努力有著人道和政治的雙重目的,政府對此感到不安。脫北者指稱參與走私《聖經》的個人曾被處死。同時有消息聲稱,在中國境内皈依基督教,但之後被中國政府強制遣返回國的朝鮮難民,無不被送入集中營或處死。[原創研究?]平壤現存四座教堂——兩座基督教新教教堂、一座天主教教堂和一座俄羅斯東正教教堂。然而,脫北者[谁?]非常明確地表示,這些教堂内都是政府工作人員。它們被用來向平壤的外國援助人員和遊客製造假象,讓他們認為朝鮮是一個自由的社會。[來源請求]

遷徙自由[编辑]

通常公民不能在國内自由遷徙或出國。只有政治菁英能夠擁有車輛,政府限制人民獲得燃料和車輛(衛星照片顯示道路上幾乎沒有車輛,由一地至另一地要路引)。據稱,對公民和家庭的強制移民,尤其作為出於政治原因進行的懲罰,是很常見的。

只有在政治上最為可靠,並且最健康的公民才獲准居住在平壤。如有煽動叛亂的嫌疑或者是嫌疑人的親人(如中国四类分子,即地主分子、富农分子、反革命分子和坏分子),都會被遷出該市;在生理上或者心理上有某种殘障的居民也會遭到類似待遇。這是實行高壓統治的一個有效方法,因為據說首都的食物和住房都遠遠優於其它地方。[原創研究?][來源請求]

新聞自由[编辑]

無國界記者組織發佈的“新聞自由指數”中,朝鮮僅次於厄立特里亞列倒數第二。《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憲法》保障新聞自由,然而實際上所有媒體都受到政府的嚴密控制。國有媒體將控制的資源中的很大一部分用於政治宣傳和宣揚對金日成和金正日的個人崇拜。除此以外,這些媒體據稱也作出錯誤的判斷,美國常常成為替罪羊。舉例來說,朝鮮媒體聲稱美國發起了朝鮮戰爭,而蘇聯檔案則顯示北方實行了有計劃的进攻。

朝鮮境内銷售的收音機電視機都被預先設定只能接收政府方面的頻率,並且加封標簽以防改裝。改裝設備接收朝鮮境外的廣播是一項重罪。2003年的一次政黨活動中,每個社區和村莊的黨組織負責人都接獲指示,要求他們檢查所有收音機上的封印。

由於朝鮮和韓國使用不同的電視廣播制式(分別使用PAL制式NTSC制式),因此兩國邊界兩側不可能互相接收電視訊號。然而,在邻近中國的地區,據說可以接收到鄰國的電視信號。

少數族群的權利[编辑]

朝鮮是世界上民族最為單一的國家之一,並且至今幾乎不存在移民。極少數希望前往朝鮮的人當中包括一些朝鮮人的日本配偶(通常是妻子),他們在1955年到1980年代早期隨著他們的配偶從日本返回。這些日本人被迫同化,但根據報導,歸國人員中的大多數並不為朝鮮社會完全接受(少數人是例外,比如那些成為政府人員的),並且最終被邊緣化,包括進入集中營。造訪朝鮮的外國人一般都受到嚴密監視,並禁止進入特定地點。

残疾人权利[编辑]

2006年3月22日,美聯社在韓國報導,從朝鮮叛逃的醫生李光哲(리광철)曾經表示有生理缺陷的新生兒經常被殺死並掩埋。一份聯合國報告也提到,傳說殘疾人被“集中”起來送到“特殊營地”。診斷患有自閉症及其它相關疾病的人經常遭到迫害(見優生學)。朝鲜人是不能随便进出平壤的,根据朝鲜劳动党政策:残疾人不能居住在首都平壤市,在平壤市区的中区、平川区和江区等中心区不允许有残疾人。

强迫卖淫[编辑]

國家強制徵選低至14歲的女孩進入所謂的“歡樂組”(기쁨組)工作,包括提供性服務。根據目前掌握的信息,尚不清楚僅成年“歡樂組”成員被選派提供性服務,還是存在兒童賣淫。“歡樂組”提供的其它服務包括按摩和半裸歌舞。她們中的許多人在25歲之後“被命令嫁給金正日的警衛或國家英雄”。[7]

刑事司法[编辑]

公開處決[编辑]

2000年之後的幾年,朝鮮迫於國際輿論壓力減少了公開處決,2007年10月朝鮮恢復了公開處決。主要的遭到處決的罪犯包括被判處販毒罪和貪污罪的官員。

2007年10月,一名平安南道工廠負責人因為被判定在工廠地下室安裝了13部電話撥打國際長途,而在一個容納了15萬人的體育場内被行刑隊当众槍決。另外一個例子是,15人因為越境進入中國被公開處決。

根據援助組織“好朋友”(Good Friends)的報告,觀眾中的6人在離開時因踩踏死亡。

聯合國大會的一個專門委員會通過了一份決議草案,由50多個國家共同發起,對於朝鮮境内廣泛蔓延的侵犯人權行為,包括公開處決,表達“非常嚴重的關切”。朝鮮宣稱草案包含偏見,傳達了不正確的信息。雖然如此,草案仍然被提交192個成員組成的聯合國大會交付最終投票。

2012年3月27日,国际特赦组织在其出版的有关死刑的年度报告中指出:“未经核实的情报表明,2011年7月北韩当局枪决或以伪装交通事故杀害了30多名参加和指挥南北会谈的人士。”报告也表示,为巩固金正恩的接班体制,北韩国家安全保卫部在2011年监禁了200多名官员,其中的一些人有可能已被处死。[8]

2013年11月3日,有80名朝鲜人在7座城市遭公开处决,被处决的人大多被控观赏禁看的韩剧,小部分则是被控卖淫[9][10]

監獄制度[编辑]

根據一份美國國務院的報告,監獄條件“嚴酷且威脅生命,並存在酷刑。有時懷孕的囚犯被強制墮胎,有時嬰兒在監獄中出生後即被殺死。”據稱,朝鮮政府隨意拘留、拷打、收押了數千名持有不同政見或被懷疑從事破壞活動的個人。報道指出:

據報,酷刑及其它形式的虐待包括毒打,電擊,過長時間曝露於危險物質影響之下,強迫當眾裸露等侮辱行為,長達數週關押於狹小得無法站直或躺下的“緊閉室”,強迫長時間固定姿勢下跪或站立,從手腕部將人吊起、強迫起立、坐下直到虛脫,強迫剛剛遭到中国遣返的母親目睹殺死自己新生兒的過程。脫北者持續報告大量囚犯因為酷刑、疾病、飢餓、曝露於危險物質下或以上幾種因素共同作用而死亡。

申東赫(신동혁)出生在平安南道价川市[註 1]的一處政治集中營,並遭囚禁22年。脫北以後,他說營中拷打和酷刑非常普遍。申報告說,他的家庭成員試圖逃離集中營後,他曾被吊在天花板上,並遭到熱木炭燒灼。

根據難民報告,官員阻礙獄中嬰兒安全生產,並命令強制墮胎,尤其在收容被中國遣返婦女的拘留所。對於安全生產下來的嬰兒,一些報告稱監獄守衛殺死嬰兒或抛棄任其死去。此外,也有報告守衛對女性囚犯進行性侵。

通過勞動接受再教育,主要通過送交強迫勞動的集中營服刑,是一種常見的懲罰方式。服刑期間,囚犯需要在艱苦條件下伐木、採礦或料理莊稼。再教育也包括背誦金正日的講話。

連坐制度[编辑]

朝鮮也存在連坐制度,如家族中有一人犯罪或嘗試脫北,他家族的三代人也會受牽連,一同到集中營受刑。

監獄和拘留所條件[编辑]

非政府組織、難民和新聞報道指出目前存在數種監獄、拘留所和集中營,包括強迫勞動集中營和為政治犯而設的獨立集中營。脫北者聲稱集中營佔地達200平方英里(約520平方公里)。其中包括集體墳墓、兵營、作坊和其它監獄設施。

非因政治原因入獄的囚犯通常被送入再教育監獄,囚犯在那裏被迫參與極重的體力勞動。被認為對政權懷有敵意或承認犯有政治罪,如變節的,將被長期囚禁於政治犯集中營。政治集中營中的很多囚犯都不能存活下來。政府則仍然否認政治集中營的存在。

報告指出政治集中營中的條件非常艱苦。監獄和拘留系統中到處存在有系統的對人權的嚴重侵犯。遭收容人員和囚犯持續報告暴力及酷刑的存在。據難民表述,在一些拘留場所,囚犯得到很少或者無法得到食物,且得不到醫療救護。衛生條件很差,原勞改營囚犯報告說,他們在囚禁期間沒有換洗衣物,且很少有機會沐浴或洗滌衣物。

政府不允許人權觀察員檢查監獄或拘留場所。

金正日統治集團仍然表示其並未涉及上述任何一種行為。大量難民站出來講述國内的各種情況。政府被指責設置政治集中營,關押的囚犯達到20萬人,其中包括兒童[11]。這些兒童僅有的罪行是親人中有“階級敵人”。朝鮮難民大量報告在這些集中營中存在強迫墮胎、殺害嬰兒和飢荒。殘酷的身體虐待是常見的(拷打常常致人死亡)。

2002年,一名名叫李順玉(이순옥)的原黨的幹部向美國眾議院一個委員會證實她自己在朝鮮刑事制度下遭受的不幸。她報告了身體各處遭受的酷刑,包括失去八顆牙齒及面部的永久癱瘓。她同時報告自己在一處“非法法庭”受審,被判在集中營服刑13年。因為有會計背景,她所受到的處罰比別人輕得多。根據她的陳述,“我證實1987年我抵達時那裏的6000名囚犯中的大多數人因為嚴酷的監獄環境在1992年我被釋放時已經不知不覺地消失了。”她報告了無數她所處營中的無數酷刑和死亡案例,包括在入獄時殺死嬰兒和婦女未出生的孩子。她的證詞與許多其它報告相符。

2004年,英國廣播公司的一部紀錄片也報導了在一座集中營的毒氣室中,朝鮮在囚犯身上試驗化學武器。其它一些紀錄片也講述了集中營中的生活,如姜哲煥的《平壤水族館》。

已知集中營的位置[编辑]

宣傳[编辑]

朝鮮的个人崇拜宣傳手段被嚴重地利用來美化金正日金日成,兩人分別被稱作“親愛的領袖”和“21世紀的陽光”。並且,很多朝鮮人民相信金日成金正日創造了世界”並且能夠“控制天氣”。在數次金日成死後的面向國際媒體的公開追悼活動中,一部份不願意表現出悲傷的朝鮮民眾被強迫趴在地上哭泣,並緊緊抱住他的銅像[來源請求]

經濟[编辑]

饥荒及食物分配制度[编辑]

朝鮮戰爭結束以後以及整個1960、70年代,朝鮮國家控制的經濟依靠蘇聯的大量援助實現了工業化。由於失去了蘇聯的戰略貿易協議以及與1992年中韓建交後中朝關係的緊張,國家在經濟上非常艱難地邁入了1990年代。此外,朝鮮經歷了創紀錄的洪災(1995與1996年),1997年後的數年遭遇嚴重的旱災。這些原因,加上全國僅有18%耕地面積以及無力進口工業生產賴以維繼的物資,一場極其嚴重的飢荒使朝鮮經濟陷入動蕩。飢荒造成大約60萬人死亡。

截至1999年,食品及發展援助減少了由飢荒導致的死亡。2005年春天,世界糧食計劃署報告飢荒很有可能重返朝鮮。另據報道,政府已經明令數百萬城市居民下鄉參與農業勞動。2005年,農業情況有所好轉,實現5.3%的增長,收穫454萬噸。在很大程度上,這是因為韓國援助了更多的肥料。然而,世界糧食計劃署表示,這個數字相較於預計全國人口需要的600萬噸糧食仍有差距。理所當然地,朝鮮政府呼籲國際糧食援助以解決問題,當年12月31日仍有貨輪運載食品前往該國。同一時期,新聞報導稱朝鮮繼續在減少糧食配給量的同時提高糧食價格。

朝鮮社會依照公民的家庭和政治背景,被嚴格地分為不同階級。難民國際無國界醫生大赦國際等組織都曾指責朝鮮在向“敵對”階級發放包括食品在内的生活必需品時採取了歧視政策。在一些“封閉”地區,“敵對”階級成員集中居住,政府似乎盡量避免發向他們提供足夠的食物援助。

朝鮮仍然是一個巨大的軍事機器,並支撐著其領導人金正日的奢侈生活。在2005年底食品援助中止之前,世界糧食計劃署撥出2億美圓為朝鮮提供緊急食品援助,較該國2004年請求的1.71億美圓有所上升。與之對應地,根據中央情報局世界概況》,2002年其國防預算為52億美圓。

国际绑架[编辑]

朝鮮戰爭結束後的幾十年間,有報導稱朝鮮綁架了許多國家的公民,主要是韓國人和日本人。多年以來,這些報導被認為是編造出來的陰謀論,甚至於很多對朝鮮政權持批評態度的評論家也這麽認為。然而,2002年9月,金正日向日本首相小泉純一郎承認,朝鮮“特殊機構”與1970年代末、1980年代初的日本公民綁架事件有關。他表示相關責任人已經受到處罰。五名幸存的受害人獲得許可訪問日本並決定不再回到朝鮮。朝鮮官員宣稱其他八名被綁架人員因事故或疾病死亡。日本稱據此仍由兩人下落不明,並表示朝鮮方面所稱的橫田惠骨灰並不屬於受害人。此外,依照美軍逃兵查爾斯·羅伯特·詹金斯提供的信息,朝鮮在1978年在澳門綁架了一名泰國婦女和兩名在大豐錶行工作的澳門本地女子。

儘管已經向小泉首相承認綁架事件,朝鮮政府繼續否認與其它綁架外國人事件有關,也拒絕為調查更多可能的綁架事件提供任何協助。然而,韓國官員聲稱朝鮮戰爭結束以來,486名韓國人,其中大多數為漁民,遭到綁架。辯護人和家屬也曾指責政府為爭取釋放被綁架國民作得太少。

国际反應[编辑]

很多國家和多邊組織批評朝鮮侵犯人權的行為。2005年後的每一個11月,聯合國大會第三委員會都會譴責朝鮮的上述行為。

美國和日本均已通過法律,並任命外交使節關注上述問題。隨後,美國在2004年10月通過了《北韓人權法案》,並於2008年再次通過該法案。它在國務院設立了專門辦公室,關注朝鮮人權問題。辦公室原由特使Jay Lefkowitz和常務特使Christian Whiton運作。

2013年3月21日,联合国人权理事会47个成员国一致通过了成立朝鲜人权调查委员会 (COI, Commission of Inquiry)的决议案,该调查委员会由3名委员组成,调查期限为一年。这是联合国首次成立针对朝鲜人权问题的机构。[12]

2014年2月17日,朝鲜人权状况国际调查委员会发表了长达近400页的朝鲜人权报告,包含了320多名证人的公开或采访证词,不过朝鲜政府拒绝委员会进入朝鲜境内调查,也没有提供本国人权情况的信息。这是联合国首次发表关于朝鲜人权的综合性调查报告,报告对朝鲜政府提出严厉批评:“这个国家的残忍程度在现代社会是最恶劣的,其他任何国家都无法与之相提并论”。报告称朝鲜领导人利用谋杀、酷刑、奴役、性暴力、饥饿等等虐待手段巩固政权,强迫民众服从领导,朝鲜当局犯下反人类罪。委员会表示,金日成、金正日、金正恩祖孙三代实施的大规模肃清相当于旨在铲除特定集团的大屠杀。委员会将向国际刑事法院提请相关控诉,并向金正恩发去了警告信,称其有可能就其反人类罪行遭受审判。[13][14]

注释[编辑]

  1. ^ 「价」,漢語拼音:jiè,注音:ㄐㄧㄝˋ,大也,並非「價」的簡化字。「价川」即「大山」之意。

参考文献[编辑]

  1. ^ 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社會主義憲法
  2. ^ 原文:North Korea is a totalitarian dictatorship and one of the most restrictive countries in the world. Every aspect of social, political, and economic life is tightly controlled by the state. The regime denies North Koreans all basic rights, subjects tens of thousands of political prisoners to brutal conditions, and maintains a largely isolationist foreign policy.
  3. ^ 闯日本驻沈阳领事馆的“脱北者”. 鳳凰網. 2012-01-06 [2012-05-07]. 
  4. ^ 逃出劳改营——一个朝鲜人的惊险历程. 卫报. 译言. 2012-03-22 [2012-05-07]. 
  5. ^ 与脱北者申东赫的谈话. 华尔街日报. 2012-03-28 [2012-05-07]. 
  6. ^ 朝鲜射火箭未知会 中国暂停遣返脱北者,sina.com
  7. ^ "Intervention Agenda Item 12: Elimination of Violence Against Women[失效連結]" at the United Nations Commission on Human Rights in April 2004; speaker: Ji Sun JEONG for A Woman's Voice International
  8. ^ 北韩或枪决30多名参与南北对话的人. 朝鲜日报. 2012-03-28. 
  9. ^ 朝鲜数十人因观赏走私韩剧遭公开处决. 扬子晚报. 2013-11-12. 
  10. ^ 朝鲜公开处决观看韩国电视片民众. 联合早报. 2013年11月12日. 
  11. ^ 北韩6个政治犯收容所关押20万人. 朝鲜日报. 2012-05-25. 
  12. ^ 联合国将调查朝鲜人权情况 或引朝方强烈反弹. 国际在线. 2013-03-22. 
  13. ^ 联合国披露朝鲜国民惨状 金正恩或被控反人类. 网易环球眼. 2014-02-18. 
  14. ^ 联合国调查指责朝鲜侵犯人权 堪比二战纳粹,亚太日报,2014年2月2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