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人民军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朝鮮人民軍
조선인민군(Chosŏn inmin'gun)
The flag of the Korean People's Army
朝鲜人民军军旗
建立

1948年2月8日(實際日期)

1932年4月25日(官方宣稱)
軍事部門

朝鮮人民軍陸軍軍旗 朝鮮人民軍陸軍
朝鮮人民軍海軍軍旗 朝鮮人民軍海軍
朝鮮人民軍航空与防空軍軍旗 朝鮮人民軍航空与防空軍
朝鲜人民军战略火箭军

朝鮮人民軍特種作戰部隊
總司令部 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平壤
領導
最高司令官 元帅金正恩
人民武力部長 大将玄永哲
總參謀長 大将李永吉
军力
服役年齡 17岁以上
可用人数 6,515,279名男性,17-49(2010年估计),
6,418,693名女性,17-49(2010年估计)
適合服役人數 4,836,567名男性,17-49(2010年估计),
5,230,137名女性,17-49(2010年估计)
每年可徵兵數 207,737名男性(2010年估计),
204,553名女性(2010年估计)
現役人數 1,106,000[1] (2010)
備役人數 8,200,000人(2010年)
軍費
預算 50-100亿美元[2][3]
佔GDP百分比 ~25.0%
工業
本國供應商 柳京守戰車廠
勝利車廠
外國供應商  俄羅斯
 烏克蘭
 中华人民共和国
 伊朗
年出口 1亿美元
相關
軍階 朝鮮人民軍軍銜
Emblem of North Korea.svg
朝鲜政府与政治
系列条目

朝鮮人民軍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的国家武装力量,采用了典型的政令和军令一体化的指挥体制。目前最高司令官金正恩元帅,军事指挥方面由国防委员会负责。整個朝鮮人民軍下轄有五大軍種,分别包括:陆军海军航空与防空军以及战略火箭军特種作戰部隊。這些部隊由国防委员会人民武装力量部管轄,其下再有常设领导机关总参谋部总政治局。而除官方所設的單位外,执政党朝鮮勞動黨另设有中央军事委员会監督控制,其下再设有军事部實質掌握著。

1978年,金日成指示將「朝鮮人民軍創建日」由原本的2月8日改為4月25日,將朝鮮人民軍改定調為是自1932年組織的抗日部隊所發展而來,藉此使民眾更加崇拜身為領導人的總帥金日成,也掩飾了人民軍實際上是由蘇聯所協助創建的起源事實。时至今日,朝鲜国防工业已擁有能夠製造如劳动1英语Rodong-1等長程導彈的程度。根據美國研究機構ISIS的報告,朝鮮已有製造核武的技術與材料,甚至還可能秘密擁有了約2到9枚核武器。由於朝鮮採「軍事第一」的先軍政治,因此人民軍的地位甚至還高於政府以及社會,甚至其年度預算有將近60億美元之巨。

有评论认为,朝鮮是當今世界中最具軍事色彩背景的國家[4],擁有全世界人数排名第四的軍隊,约110万名武裝人員的龐大規模,其中約有20%的17到54歲的男性是屬於正規軍的行列。[5] 此外在後備軍事動員的能量也十分驚人,學者估計如果戰事發生後,將會再有800万人投入戰場的行列。在整個朝鮮國土上,眾多的軍事設施連成了一密集的網絡。在國內,朝鮮擁有許多大型武器的生產線,以及密集的防空系統。而朝鮮在軍事排名上也佔了許多名次,如在全球擁有数量排名第三的化学武器,储存有大约2500吨至5000吨,种类涉及芥子气光气、沙林等多种致命毒气或毒剂。这些武器可装载于火炮、导弹、飞机或军舰上。 [6] 以及人數最多的特種作戰部隊(估計有180000人左右)。[7]

自1953年7月27日聯合國軍支持的韩国,同蘇聯中华人民共和国支持的朝鮮板門店簽署了《朝鮮停戰協定》後,朝鮮的龐大軍力便持續與大韓民國國軍駐韓美軍朝韓非軍事區兩側對峙著。不過朝鮮因為其在經濟上的困境,導致許多軍事設備無法按時汰換而大多都已結構老化嚴重,這也常被視為朝鮮的軍事能力一大缺陷之一。[8] 但朝鮮人民軍仍然是被美國、韓國以及日本等鄰國視為一個重大的威脅,因為它仍然具有能力摧毀附近的都市城鎮。

歷史[编辑]

創建初期[编辑]

韓戰時元山市被轟炸

朝鮮人民軍的前身為1939年成立於中國延安朝鮮義勇軍(KVA),並由金枓奉所領導著。他們在延安附近建立學校來培養軍事和政治人才,以將來朝鲜獨立時可以立即投入為社會服務。到了1945年時,朝鮮義勇軍已增長到近1000人的規模,這些人的來源主要是從大日本帝國陸軍的朝籍逃兵。在當時,朝鮮義勇軍時常與中國共產黨並肩作戰,也自中共的手中接收不少武器和彈藥。隨著日本戰敗後,朝鮮義勇軍跟隨著中共進入了中国东北地区 ,並決定先在此處招募新兵,然後回到朝鲜建設祖國。到了1945年9月時,朝鮮義勇軍已增長至近2500多人的規模。

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時,根據雅爾達會議的安排朝鮮半島由美蘇英中四國共同託管。但實際上於1945年8月9日日本戰敗投降的前夕,美國先行提出以朝鲜38度線(即三八線)為界,美國和蘇聯分別佔領朝鮮半島南北的提議,並得到了蘇聯的認可。[9][10]8月24日,蘇軍佔領朝鮮北部後在三八度線停止了進軍,並實際佔領了朝鲜北緯38度線的北部城鎮。[10]1945年10月12日,總部設在平壤的蘇聯第25集團軍發表聲明,下令所有武裝抵抗組織在朝鮮半島北部自行解散。10月21日時,2000多名朝鮮人民軍跟隨著蘇聯軍隊,前往各地招募組織了警備部隊,並在蘇聯的軍事總部許可下創建一支軍事部隊。1946年1月11日,蘇聯總部認為需要設立一個獨立的單位來維護北部地區鐵路的安全,協助朝鮮組織一支鐵路軍。同年8月15日,又將原本的警備部隊改組成為國家武裝部隊。

1945年10月,朝鮮第一間政治軍事學校 ─ 平壤軍事學院(1949年1月時改名為第二人民軍軍官學校)在金策金日成的聯手下成立,目的是通過蘇聯的軍事指導來培訓警備或公安機關的人員,學校的畢業生則會直接成為一般警察或加入警備部隊。同時,由金日成所領導的武裝部隊也自中國歸來,並與中央警察學院(1948年12月時改為朝鮮人民軍軍事科學院)所教育出來的政治和軍事人才成為武裝部隊的新一代成員。之後,以金日成為核心的朝鮮成立了朝鮮勞動黨(由朝鮮共產黨新民黨合併而成),並在1946年2月8日成立北朝鮮臨時人民委員會,管理了當時朝鮮半島北部事務。[11]

1947年11月14日,美國決定將朝鮮問題提交給聯合國處理,在蘇聯因為中國代表問題抵制聯合國的情況下,聯合國通過大會決議決定於聯合國朝鮮臨時委員會(後改稱聯合國韓國問題委員會)監督下,在美蘇各自的管轄區域內同時舉行選舉,在選出政府後美蘇軍隊各自撤出朝鮮半島,由當地人民自己管理自己的國家。但蘇聯政府不承認這一聯合國的決議,拒絕委員會進入其管轄的朝鮮半島北部地區。[11]

同時為了抵制選舉,1948年2月4日時朝鮮國防委員會在蘇聯的協助下,其初期組織成員結構成形;四天後的2月8日,朝鮮人民軍也先行宣布創建。但5月時,美軍仍繼續以聯合國的名義坐鎮在朝鮮半島南部,開始於朝鮮半島南部進行選舉。1948年8月15日,親西方的李承晚(이승만)當選了第一任韓國總統,接替了自1945年以來在朝鮮半島南部執政的左派政府,同時大韓民國也在投票後宣布成立。而北部則在蘇聯的支持下,於9月9日選舉了金日成作為元首,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也於當日宣告成立,蘇聯及東歐各社會主義國家立即予以承認。就在此時,朝鮮人民軍下轄有中央邊防營、兩個師和一個獨立混合旅。

朝鲜战争时期[编辑]

被破壞的橋梁以及其上方無法行駛的朝鮮人民軍T-34坦克,在擊毀前該車正試圖通過韓國水原市,但遭到美國空軍的襲擊失敗。

分界線南北各自建立政權後,都拒絕承認對方的合法性。雙方互相以小分隊的方式襲擊對方的邊境,分界線附近也因此經常爆發小規模的戰鬥。然而由於韓國總統李承晚聲稱要北上統一朝鮮半島,為此美國嚴格限制對韓軍的裝備援助種類。韓軍方當時僅有輕武器和輕型火炮可用,沒有飛機和坦克等重型裝備。美國希望韓軍隊能夠防禦朝鮮部隊的進攻,但無法自己主動攻擊朝鮮。相對的,蘇聯和中國則積極援助並裝備朝軍。斯大林甚至從槍枝、火炮,到軍用卡車以及坦克全都提供給朝鮮人民軍使用,到了戰爭前夕的1950年春季,朝鮮人民軍的規模已達135000人,並裝備有蘇製的T34坦克和重型火炮等;而韓軍隊此時無論是在設備的數量和性能上,完全無法與之匹敵[12]

1950年6月25日朝鲜战争(朝鮮稱為「祖國解放戰爭」)爆發,朝鮮人民軍越過了分隔南朝鲜的北緯38度線,向韓國發動進攻。戰爭爆發後,朝鮮人民軍很快地擊潰韓國軍隊的主力;6月28日,朝鮮人民軍佔領了韓國首都漢城,並繼續向南進攻,將韓國軍隊壓縮至釜山環形防禦圈內。1950年9月15日,依據聯合國安理會所通過的第84號決議[13]美國軍隊為首的70000到100000人規模聯合國軍在當時戰線後方的仁川登陸,一舉扭轉了戰爭的局勢,迫使朝鮮人民軍北撤。

平壤祖國解放戰爭勝利博物館朝鮮人民軍空軍紀念像,雕刻有飛行員、地勤人員以及一架米格戰鬥機。

在9月28日聯合國軍重返漢城並跨越三八線後,10月19日時已經佔領了朝鮮首都平壤,甚至部分聯合國軍部隊已推進到鴨綠江畔。朝鮮人民軍開始大量向民眾強行徵召士兵,甚至有許多娃娃兵的出現。同時,由於這已過度逼近中國邊境,中共中央政治局作出派遣中國人民志願軍進入朝鮮參戰的決定,兩軍聯合成功迫使聯合國軍撤退至北緯38度線以南,雙方進入了消耗戰的困窘狀況。最後,雙方於1953年7月27日在板門店簽署了《朝鮮停戰協定》,決定設立朝鮮半島非軍事區將韓國與朝鮮分隔南北兩側(但並沒簽署任何和平條約)。

隨後,聯合國軍事停戰委員會UNCMAC)設立以監督雙方在停戰協定的執行概況,並由下轄的中立國監察委員會NNSC)執行監督一事。這些國家分別有波蘭捷克斯洛伐克監督朝鮮人民軍以及中國人民志願軍瑞典瑞士則監督聯合國各國軍隊。朝鮮人民軍在經歷韓戰後,經統計有近215000多人陣亡,101000多人失蹤或被俘。[14]

近代狀況[编辑]

朝鲜人民军士兵在軍事分界線一旁的高塔上監視著。
朝鲜以59式坦克改裝的170毫米谷山M-1978自走炮

1967年10月朝鮮政府決定,派遣朝鮮人民軍約200位飛行員以及兩個營的高射砲前往越南參與1967年和1968年間的越南戰爭[15][16] 之所以提供援助給越南民主共和國,主要是因為其也是屬於社會主義國家之一。而除了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外,蘇聯中國捷克斯洛伐克波蘭匈牙利保加利亞羅馬尼亞東德古巴等社會主義陣營皆提供了後勤支援。而在1973年贖罪日戰爭時,朝鮮亦派遣數名飛行員參加阿拉伯國家軍隊的行列。

到了1970年代,朝鮮的領導人仍參考1920年代到1930年的蘇聯軍事領導人的戰績,如有「紅軍拿破崙」之稱號的米哈伊爾·尼古拉耶維奇·圖哈切夫斯基其軍事作戰及游擊戰等戰術就常被提出。隨著蘇聯在軍中「深度經營」,朝鮮在武器、技術、訓練以及戰術上都與蘇聯有些許相似。而這種讓蘇聯協助訓練朝鮮軍官,再由朝鮮人民軍發展他們版本戰術的做法,被稱為「兩線作戰」。[17] 其中,朝鮮特別注重蘇聯紅軍於1920年代與1930年代之間發展出來的「縱深作戰」。當時朝鮮人民軍試圖以強大的常規武力,透過火炮、裝甲部隊以及機械化部隊,在韓軍隊無法預測的情況下快速突破38度線、包圍住韓國試圖反擊的武力,迅速占領整個朝鮮半島。

韓國國防部提供的非軍事區地圖,上面顯示了朝鮮人民軍部隊在線後軍力部署。

在1970年代以後,朝鮮人民軍的高級官員在官方刊物撰寫許多改良過去蘇聯軍事思想特點的文章。在這些人心中,認為現代戰爭的性質是三維的,並沒有前方和後方的區別且流動性很大。這些文章預告著朝鮮人民軍將急劇地增加機械化部隊、卡車機動步兵營和自行火砲營地數量。更甚者,這種理論會大幅的使用於各軍種,也意味著朝鮮人民軍將可能會重組並重新部署其地面部隊。

自朝鲜战争結束簽訂《朝鮮停戰協定》後,朝鮮人民軍軍隊越來越重視38度線朝韓非軍事區,並部署大量軍隊與這附近。儘管朝鲜半岛南北方已無如朝鲜战争般大規模作戰,但到了今日仍會發生致命的衝突,這包括有海上的小型炮戰,以及朝鮮對韓國進行情報活動時的交戰。

軍事費用[编辑]

根據美國中央情報局的估計,朝鮮人民共和國花費近20%到25%的國內生產總值在軍事上,這與世界大多數國家比較都是相當少見的極高比率,僅有如敘利亞以色列這類高衝突威脅國家才勉強能相比。朝鮮之所以花費這麼高的費用比率於軍事設備上,是因為期望能與大韓民國國軍以及駐韓美軍保持軍事平衡。相比之下,韓國的軍費開支則要小得多,僅僅占GDP的2.5%左右。根據國際政策中心在亞洲主任塞利格·哈里森以及位在華盛頓的國際學者中心研究員伍德羅·威爾遜指出:「美國的存在使韓國減少軍事金費的犧牲,否則韓國得花費遠高於目前水平的國防開支才能維持兩國的軍事平衡。同樣的,美軍是否撤出漢城這議題將會在是否與美軍進駐時,擁有相同安全等級的情況下增加國防開支下;還是要相反的,要在與朝鮮在以統一兩韓作為目標妥協下,透過談判與提供不錯條件使得雙方相互裁減各自的部隊。」[18]先軍政治的情況下,金正日又以陸軍為重,正如他所說的:「陸軍第一」。

指揮及控制[编辑]

朝鮮人民軍的主要指揮和控制,皆是透過由金正日領導的朝鲜國防委員會管轄;其中,又以人民武装力量部和朝鮮人民軍總參謀部進行更詳細的指揮工作。除了對主要的軍事部隊行使指揮權外,基本上這些軍事指揮單位也可要求各局和業務單位配合其軍事政策。而為了要確保政治控制,以避免軍事叛變等可能,另有一個由朝鮮勞動黨管轄的中央军事委员会進行監管及政戰宣傳。

1990年開始,在朝鮮人民軍指揮高層中出現了許多戲劇性的轉變,眾多過去的將領皆退役並改由新世代來接替,成為今日朝鮮人民軍的指揮及控制層級的一員。在這其中,大部分的細節和變化並未由官方正式公布,令外人難以知曉。較為人知的將領變化則多為自然會發生的結果,也就是因老化導致領導的年老將領相繼逝世,這包括有最高領導人金日成(1994年7月8日)、人民武裝力量部部長吳振宇(1995年2月25日)和人民武裝力量部部長崔光(1997年2月21日)等將領。

絕大多數的權利變化,皆為金日成的兒子金正日為確保權力和地位而大幅變更。在1990年5月23日第6屆朝鮮最高人民會議第18次會議中,國防委員會確定其為獨立委員會,並提升其地位到與朝鮮中央人民委員會對等的位階。自此國防委員會不再像過去由中央人民委員會管轄,同時金正日被任命為國防委員會第一副委員長的高職。1991年12月24日,金正日被任命為朝鮮人民軍最高司令官。1992年4月20日,他被授予了元帥軍銜;一年後,他已經成為了朝鮮國防委員會委員長。

1991年12月到1995年12月這段期間,朝鮮人民軍有近800位高級官員的職務向上晉升。而在金正日成為元帥後的三天內,有8位大將晉升到次帥這一軍階。1997年4月金日成的85週年紀念生日當日,金正日又提拔127名一般職務人員往上晉升。 之後的四個月內,他又陸陸續續讓另外22位將軍在朝鮮勞動黨中任職在各部門具高影響力的職位上。這些晉升的行動持續多年,主要配合著金日成的生日慶祝以及每年四月的朝鮮人民軍週年慶典中進行。

国防委员会[编辑]

一個朝鲜軍官於2010年講解朝鮮半岛情勢

朝鲜國防委員會(CDN)在1998年修訂的朝鮮憲法中,指定其為「軍事機關管理以及軍事問題指揮的最高機關」,並於1998年9月第10屆朝鮮最高人民會議第1次全體會議任命相關人士。但他同時也是朝鮮實際上的中央最高權力機構,除了負責國防外,它也對經濟、政治、黨務等工作也有很大控制權。2009年4月時,朝鮮第12屆最高人民會議第1次全體會議決定將國防委員會成員定為13人。2010年5月金一哲因高齡為理由被解任;2010年6月張成澤晉陞國防委員會副委員長。2010年11月,國防委員會第一副委員長趙明祿逝世。至此國防委員會總計11人,包括有委員長1人、副委員長4人,以及其他委員共6人。

在朝鮮第12屆最高人民會議第1次全體會議中,朝鮮人民軍最高司令官金正日連任當選國防委員會委员长;而朝鮮勞動黨中央軍事委員會委員張成澤朝鮮勞動黨中央政治局委員李用茂、朝鮮勞動黨中央軍事委員會委员金永春以及朝鮮勞動黨中央委員會委員吳克烈等4人,則擔任副委员长一職。

軍隊人數居世界第五大


勞動黨中央軍事委員會[编辑]

朝鮮勞動黨中央軍事委員會(CAMPTNC)是朝鮮勞動黨的最高軍事機關,根據《朝鮮勞動黨章程》的規定統帥著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所有武裝力量。[19] 在功能和特點上,都近似於中國共產黨中央軍事委員會;同時,朝鲜國防委員會的委員也有兼任该委员会成员者。

最早,由朝鲜劳动党中央委员会总书记金日成當選了第一任的中央軍事委員會委員長。隨著他的逝世,其長子金正日接任黨總書記時兼任軍委委員長職務。目前該委員會委員長由朝鲜劳动党第一书记金正恩兼任,他在父親金正日是逝世後接任。而副委員長一職为崔龍海次帥。

人民武装力量部[编辑]

朝鮮人民武裝力量部是朝鲜人民军的主要實質领导机关,屬於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國防委員會下轄部門之一,該部門又被簡稱為「人民武力部」。在名義上,朝鲜人民武装力量部同時領導著人民軍總參謀部、人民軍總政治局、人民軍後方總局;但在實際上,這三個部門則屬於人民軍最高司令部管轄。

2014年6月,現任朝鮮人民武裝力量部部長由玄永哲大将担任。第一副部长則由徐洪灿上将担任,其他副部长分別有尹东铉上将、姜杓英上将以及金佑镐上将等。

朝鮮人民軍陸軍[编辑]

組織概況[编辑]

朝鮮人民軍陸軍的地面部隊是目前朝鮮軍隊中最大的組成要員,甚至朝鮮人民軍的軍旗便是直接沿用其陸軍軍旗。截至2001年為止,朝鮮人民軍陸軍預計有約1003000成員規模,可編成20個軍團、176個。陸軍軍隊有近70%的現役部隊以及全國大多數的火砲和裝甲戰鬥車輛 ,進駐邊境附近與韓國對峙著。除了正規軍外,朝鮮人民軍陸軍也有一個規模超過90000人的特種部隊[20] 直到1986年以前,大多數的來源都聲稱朝鮮僅擁有兩個裝甲師。[21]

但到了近代,透過戰鬥序列的改組裝甲軍團和裝甲旅開始加倍增加。到了1980年代中期,大多數的大口徑自行火砲合併至第一砲兵團裡。 與此同時,重組後的部隊重新部署向前移動,越趨接近兩韓的非軍事區域。這導致擔任前鋒的隊伍在其業務管轄區域遭到壓縮,不過其內部組織仍與過去保持相同。不同於1980年以前,新組建的機械化部隊紛紛往前部屬,使得裝甲和砲兵部隊能迅速組成第一梯隊,從後方直接為一般常規部隊提供強大的掩護火力。

截至1992年為止,陸軍軍隊由19個兵團組成,另外還有兩個獨立的特種作戰部隊,這些武裝力量在九個軍區(或地區)下被指揮管制著。

朝鮮人民軍的陸軍軍官和士兵是最常見到其身穿橄欖綠或棕褐色的制服。然而,在一些描繪朝鮮軍隊的宣傳畫面或在正式場合,則會統一穿著一種從中山裝延伸出的軍服,男性士兵會穿著褲子而女性士兵則會穿上裙子。在春季和夏季時頭上會戴有制式帽子,而在冬天則會套上蘇聯皮毛帽。而在極少的照片上,有些朝鮮軍官會穿著一種變種M81內林地迷彩的軍服出現。[22]

朝鮮人民軍海军[编辑]

朝鲜罗津级导弹巡防艦。舷号531,系1973年建造。建造期间曾经得到上海江南造船厂技术援助,性能和中国同期建造的江湖级相当。
21號魚雷艇於於位在平壤的祖國解放戰爭勝利博物館展出。

朝鮮人民軍海軍(KPN)是一個重視沿岸火力的的海軍部隊,其主要任務範圍僅朝韩禁區周圍50公里左右。在朝鮮,朝鮮人民軍海軍在兵役以及資源上是最後分配到的,同時它的大部分設備也早已經過時了。儘管朝鮮海軍的裝備落後,但在朝韩禁區周圍50公里這種有限的範圍內也足以應付其他船隻,這意味著即使在和平時期他們也不可能任由其他船隻前往靠近朝鲜海岸。

成立於1946年6月5日的朝鮮人民軍海軍,在1960年時其海軍實力在約為40000至60000兵員左右;截至2008年為止,朝鮮人民軍海軍則約有46000多人的規模,以及708艘的各式船隻,其中這些船隻大多是負責登陸作業以及滲透作戰時使用。[23] 這些船隻包括有3艘巡防艦和70艘潛艇,潛艇方面分別有約20艘的R級潛艇(1800噸)、40艘的鯊魚級潛艇(300噸)、10艘如鮭魚級潛艇(130噸)的小型潛艇[24] 除了船艦外,朝鮮海軍的海防單位還擁有了大量的火砲以及導彈 。[25]

朝鮮人民軍海军又可分成兩支艦隊 ─ 東海艦隊(主要於日本海執勤)和西海艦隊(主要於黃海執勤),但兩艦隊並不能在與大韓民國作戰時相互掩護支援。除了在沿海港口的作戰基地外,在平壤還有訓練、造船維修單位以及海軍司令部。[26] 朝鮮人民軍大部分是將海軍艦艇分配於東海艦隊上,以應付那裡可能爆發的外來衝突,而兩支艦隊並不曾有過的聯合行動,也沒有相互調動船隻支援的狀況發生過。[27]

朝鮮人民軍航空与防空军[编辑]

組織概況[编辑]

朝鮮人民軍航空与防空軍(KPAF)其主要任務是保衛朝鮮領空,擁有朝鮮人民軍主要的防空火力以及有限的攻擊能力。[28] 截至2007年時,朝鮮人民軍空軍擁有約110000人員,這包括機組人員、維修後勤人員以及管理指揮人員,為朝鮮人民軍第二大的兵種。[29] 它並擁有1600到1700架地各式飛行器,這些主要由過去蘇聯和中國所提供。朝鮮人民軍空軍還架設一個非常龐大的防空雷達網,以及許多的高射炮及導彈基地。

朝鮮人民軍空軍士兵選擇的標準遠遠高於陸軍或者是海軍,這些標準往往要求甚高,如高於全國平均的教育水平、飛行技術熟練、政治服從上可靠以及思想信念上並無反抗意識。然而儘管朝鮮人民軍空軍具有比海軍和陸軍更高的優先選擇權,甚至在某些方面可說是備受關照,但實際狀況為朝鮮空軍仍缺乏足夠的現代化裝備,大多數的飛機和面對空飛彈皆已過時。這主要是因為飛機飛行的配件缺乏、動力和燃料供應商缺乏,加上專業知識和設備的不足以及不斷的投奔狀況。同時,朝鮮空軍部隊的飛行員進行飛行訓練時間極少(有些朝鮮人民軍空軍的飛行員只有7個小時的飛行時間,相比之下北約成員國受訓生需要進行150小時的飛行訓練,才能正式成為飛行員,中國飛行員更要進行180小時的飛行訓練,更不用說要進行超過200小時飛行訓練的美國飛行員),這些引起了許多朝鮮飛行員的不信任感。[30]


朝鮮人民軍空军分為六個航空兵師,其中有四個負責防空任務,另外兩個則提供空中運輸:

  • 第一、第二和第三航空兵師負責駕駛作戰飛機,分別保衛着朝鮮人民共和國的東北北側、東側和南部地區。
  • 第五和第六航空兵師負責駕駛運輸飛機執行任務。
  • 第八屆飛機空運部操作培訓,並負責保衛東北東側的領空。

除此之外,在朝鮮國內的航空公司高麗航空亦由朝鮮人民軍空军下轄的民航局管制,必要時亦能投入戰場進行空中管制。[31] 目前朝鮮人民軍空军部署於共89個小型基地,其中包括有18條機場跑道和20個直升機停機坪。大多數的空軍基地許多處為巨大的地下結構,能直接承受敵方的攻擊;一些主要的空軍基地甚至有地下飛機跑道,戰鬥機從中可以直接起跑準備起飛。[32]

任務概況[编辑]

由於朝鮮人民軍在過去朝鲜战争中,受到美國大規模轟炸的影響,朝鮮人民軍空軍其主要的目的便直接定義為捍衛朝鮮的領空。同時,大規模的加入各式戰鬥機、面對空飛彈高射炮也反映了這一點。然而,由於朝鮮所擁有的來自蘇聯和中國的飛機存貨,大多快速老化接近退休年限,或者是多已是過時的飛機設計。因此,朝鮮空軍對其主要目標可能已經發生變化,在過去幾年逐漸傾向為地面部隊提供火力支援,並試圖製造大規模空襲來威脅位在韓國的人口中心與軍事目標。

這樣一來,朝鮮可能試圖透過其空軍武力,作為一種威懾來維持與韓國的軍事平等;就像朝鮮本身的彈道導彈一般的嚇阻攻能,而不是試圖保持在飛機纏鬥時那些許的優勢。隨著朝鮮空軍將120架過時的戰鬥機、轟炸機和運輸機調至非軍事區附近,這也似乎證實了這種假設。朝鮮空軍同時擁有種類廣泛的各式戰鬥機和攻擊機。朝鮮是少數仍在採用過時的米格-17戰鬥機米格-19戰鬥機的國家,而在軍隊現代化的需求,但在朝鲜對其進行現代化的改良後,這些戰鬥機與米格-23戰鬥機有相似的纏鬥能力,甚至和米格-29戰鬥機也不會相差很遠。目前朝鮮人民軍空军最多數量的戰鬥機為米格-21戰鬥機,儘管這款飛機仍有些過時,但如果該機並無保養不當且由經驗豐富的飛行員駕駛時,在空中與對敵人戰機空戰時仍有一定的勝率。美國分析業界GlobalSecurity.org對朝鮮空軍評估後報告說:「朝鮮人民空軍有能力捍衛朝鮮邊際的領空,以及對大韓民國進行有限的空中作戰能力。」[28]

然而朝鮮土地上仍設有多種防空措施,從近程的便攜式防空系統和ZPU-4機槍,到遠距離的S-200飛彈地對空導彈系統以及大口徑地高射火砲,朝鮮擁有世界上最密集的防空網。此外,有很多的地面攻擊機被保存在戒備森嚴的機庫,其中一些甚至有能力承受核子武器於附近爆炸。為了因應韓國與美國的威脅,朝鮮空軍也試圖研發雷達吸波塗料來隱藏各重大設施。[33]

朝鲜人民军战略火箭军[编辑]

朝鲜飛彈技術21世紀後大有進展
朝鲜各式彈道飛彈的估計攻擊範圍。(2013年)

朝鲜人民军战略火箭军(AGB)即是指朝鮮人民軍所管轄的戰略導彈部隊,配備有各式由蘇聯中國或自行設計的遠程洲際彈道飛彈,同時也控制核武器和常規戰略導彈。[34] 其中由朝鮮自行研發的飛彈主要是由飛毛腿飛彈所延伸發展而成,同時具有不同的攻擊射程範圍、有效載荷和準確性。其中有些飛彈如火星-5en:Hwasong-5)和火星-6en:Hwasong-6)便是可移動的戰略導彈,而如同劳动-2en:Rodong-2)和大浦洞-1飛彈則是需要固定的發射台才能發射。

朝鮮目前正在開發一種新的洲際彈道飛彈大浦洞-2飛彈,其射程甚至最遠可能達到9000公里,這已經與波音LGM-30義勇兵洲際導彈相當。[35] 儘管其在2006年6月時首次試射失敗,但在2006年7月5日進行第二次測試成功發射導彈並飛越日本領空。根據朝鮮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國它成功實現將一枚衛星送上軌道的目標。

目前朝鮮平均發射範圍估計約為6700公里以上,而目前部署的導彈射程最遠可達3200公里。儘管確切的各式飛彈數量部署仍未被世人知悉,但人們普遍接受朝鮮炮兵指導局擁有大約600枚的火星-6和200枚的劳动-1,以及其他各型號的短程導彈。目前朝鮮最重要的軍事發射基地為是位於東部海岸舞水端里的花坮郡洲際飛彈發射場,同時在全國各地也都有小型飛彈發射基地的存在。

朝鲜研制的一次性运载火箭银河2号于2009年4月5日首次发射[36]银河3号于2012年4月13日首次发射均告失败。直到2012年12月12日銀河3號二次發射才成功,該次發射突破了南韓和日本的飛彈監控網,日本曾揚言發射就擊落,然而最後還是射入軌道,證明北韓也有兩彈一星能力。

朝鮮人民軍的階級[编辑]

  • 大元帥
金日成1992年4月晩年时被授予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国大元帥的称号。
金正日2012年2月15日死後被追贈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国大元帥称号。
  • 共和国元帥
金日成——1953年2月7日至1992年4月的军衔
金正日——1992年4月20日至2012年2月14日的军衔。
金正恩——2012年7月17日授共和国元帥军衔。
  • 人民軍元帥
吴振宇
崔光
李乙雪
  • 次帥
现有黄炳瑞玄哲海崔龙海金永春金正阁李用茂6名在世次帥[37]
朝鮮語 漢語 肩章
元帥
원수급 (元帥級)
대원수 (大元帥) 共和國大元帥
Generalissimo rank insignia (North Korea).svg
공화국원수 (共和國元帥) 共和國元帥
Marshal of the DPRK rank insignia.svg
인민군원수 (人民軍元帥) 人民軍元帥
Marshal of the KPA rank insignia.svg
차수 (次帥) 次帥
Vice-Marshal rank insignia (North Korea).svg
朝鮮語 漢語 陸軍肩章 海軍肩章 空軍肩章
将官
장령급 (將領級)
대장 (大將) 大將 General of the Army rank insignia (North Korea).svg Fleet Admiral rank insignia (North Korea).svg General of the Air Force rank insignia (North Korea).svg
상장 (上將) 上將 Colonel General rank insignia (North Korea).svg Admiral rank insignia (North Korea).svg Colonel General of the Air Force rank insignia (North Korea).svg
중장 (中將) 中將 Lieutenant General rank insignia (North Korea).svg Vice Admiral rank insignia (North Korea).svg Lieutenant General of the Air Force rank insignia (North Korea).svg
소장 (少將) 少將 Major General rank insignia (North Korea).svg Rear Admiral rank insignia (North Korea).svg Major General of the Air Force rank insignia (North Korea).svg
佐官
좌관급 (佐官級)
대좌 (大佐) 大校 Senior Colonel rank insignia (North Korea).svg Commodore rank insignia (North Korea).svg Senior Colonel of the Air Force rank insignia (North Korea).svg
상좌 (上佐) 上校 Colonel rank insignia (North Korea).svg Senior Captain rank insignia (North Korea).svg Colonel of the Air Force rank insignia (North Korea).svg
중좌 (中佐) 中校 Lieutenant Colonel rank insignia (North Korea).svg Captain rank insignia (North Korean Navy).svg Lieutenant Colonel of the Air Force rank insignia (North Korea).svg
소좌 (少佐) 少校 Major rank insignia (North Korea).svg Commander rank insignia (North Korea).svg Major of the Air Force rank insignia (North Korea).svg
尉官
위관급 (尉官級)
대위 (大尉) 大尉 Captain rank insignia (North Korea).svg Lieutenant Commander rank insignia (North Korea).svg Captain of the Air Force rank insignia (North Korea).svg
상위 (上尉) 上尉 Senior Lieutenant rank insignia (North Korea).svg Lieutenant rank insignia (North Korean Navy).svg Senior Lieutenant of the Air Force rank insignia (North Korea).svg
중위 (中尉) 中尉 Lieutenant rank insignia (North Korea).svg Lieutenant Junior Grade rank insignia (North Korea).svg Lieutenant of the Air Force rank insignia (North Korea).svg
소위 (少尉) 少尉 Junior Lieutenant rank insignia (North Korea).svg Ensign rank insignia (North Korea).svg Junior Lieutenant of the Air Force rank insignia (North Korea).svg
士官
하사관급 (下士官級)
특무상사 (特務上士) 特務上士 Chief Master Sergeant rank insignia (North Korea).svg Chief Petty Officer rank insignia (North Korea).svg Master Aircrew rank insignia (North Korea).svg
상사 (上士) 上士 Senior Sergeant rank insignia (North Korea).svg Petty Officer First Class rank insignia (North Korea).svg Flight Sergeant rank insignia (North Korea).svg
중사 (中士) 中士 Sergeant rank insignia (North Korea).svg Petty Officer Second Class rank insignia (North Korea).svg Sergeant rank insignia (North Korean Air Force).svg
하사 (下士) 下士 Junior Sergeant rank insignia (North Korea).svg Petty Officer Third Class rank insignia (North Korea).svg Junior Sergeant rank insignia (North Korean Air Force).svg
士兵
전사급 (戰士級)
상급병사 (上級兵士) 上級兵士 Senior Corporal rank insignia (North Korea).svg Able Seaman rank insignia (North Korea).svg Corporal rank insignia (North Korean Air Force).svg
중급병사 (中級兵士) 中級兵士 Corporal rank insignia (North Korea).svg Seaman rank insignia (North Korea).svg Senior Aircraftman rank insignia (North Korea).svg
초급병사 (初級兵士) 初級兵士 Lance Сorporal rank insignia (North Korea).svg Seaman Apprentice rank insignia (North Korea).svg Leading Aircraftman rank insignia (North Korea).svg
전사 (戰士) 戰士 Private rank insignia (North Korea).svg Seaman Recruit rank insignia (North Korea).svg Aircraftman rank insignia (North Korea).svg

準軍事部隊[编辑]

工農赤衛军[编辑]

位在平壤的朝鮮赤衛军士兵。
記者會上的朝鲜人民军解說員

工農赤衛军(WPRA)是朝鮮最大的民防力量,總計有約350萬人被列為其中一員。[38] 這些民兵擁有如同一般步兵的槍械武器,甚至擁有少量迫擊砲和高射砲這種火炮武器,不過也有些單位並沒有得到任何武裝。[39] 這種民兵制度早在1959年便已經成立,且由國防委員會教育處與人民武裝警察部隊所指揮掌控,不過在朝鮮勞動黨內也設有民防部來督促這些組織。

青年紅衛兵學員[编辑]

青年紅衛兵皆是由人民軍青年兵團中學的學生組成,他們每逢週六強制性地進行四小時的軍事訓練演習以及幹部培訓活動。他們要求在校內及校外接受軍事訓練,以隨時能在必要時投入戰場進行於後方的低危險任務。

外交部署和出口[编辑]

朝鮮出售導彈和各式軍事裝備給全世界許多國家,藉此來賺取外匯。2009年4月聯合國安理會發現命名為朝鮮礦業開發貿易總公司(KOMID)的企業,其實是暗地裡擔任朝鮮的主要武器交易商,並出口過大量的彈道導彈相關設備和其他常規武器。據聯合國的報告資料聲稱總部位於平壤市中心的KOMID,在北京和世界其它地方設有想購買朝鮮製武器的顧客推銷武器裝備的辦公室。KOMID曾將彈道飛彈的零件構造賣給伊朗,並透過台灣龍笙科技公司成功為朝鮮人民軍購入雜質過濾器及二手電腦等高戰略性的科技產品。其他還有像代表朝鮮政府參加了敘利亞大量生產反坦克飛彈的交易計畫,以及包括飛彈技術、炮艇火炮等將近1億多美元的各式武器,出售給非洲南美洲中東各處賺取外匯。

战争罪行[编辑]

評價[编辑]

雖然朝鮮人民軍一度與韓國國軍相比有令人驚訝的優勢,但在相對孤立的外交和經濟困境下自1980年代開始,韓國國軍憑藉著手中更好的裝備已經逆轉了朝鮮過去所擁有的優勢,並打破了朝鮮半島的軍事實力平衡。面對這一困境,朝鮮開始依賴不對稱戰爭和非正規武器,企圖以技術來對抗高科技的敵軍以實現雙方相互平等的姿態。據稱,朝鮮開發出了廣泛的各種技術來實現這一目標,如針對全球定位系統的干擾器、能掩蓋地面目標的隱形塗料、小型潛艇載人魚雷英语Human torpedo[33][40][41],以及更多的化學和生物武器[6]。此外,儘管在聯合國激光致盲武器議定書英语Protocol on Blinding Laser Weapons上嚴加禁止,朝鮮人民軍還是研發出ZM-87英语ZM-87雷射殺傷武器[42]

参考文献[编辑]

引用[编辑]

  1. ^ International Institute for Strategic Studies authorlink = International Institute for Strategic Studies. Hackett, James, 编. The Military Balance 2010. London: Routledge. 2010-02-03. ISBN 1857435575. 
  2. ^ http://globalfirepower.com/country-military-strength-detail.asp?country_id=North-Korea
  3. ^ http://www.globalsecurity.org/military/world/spending.htm
  4. ^ Joseph S. Bermudez. Shield of the Great Leader. 澳洲雪梨: Allen & Unwin. 2000年7月: P.1. ISBN 1864485825 (英文). 
  5. ^ Background Note: North Korea. 美國國務院. [2011年1月30日查閱] (英文). 
  6. ^ 6.0 6.1 New Threat from N.Korea's 'Asymmetrical' Warfare. 《朝鮮日報》. 2010年4月29日 [2011年1月30日查閱] (英文). 
  7. ^ Blaine Harden. N. Korea Swiftly Expanding Its Special Forces. 《華盛頓郵報》. 2009年10月9日 [2011年1月30日查閱] (英文). 
  8. ^ Tim Lister. North Korea's military aging but sizeable. 有線電視新聞網. 2010年11月24日 [2011年1月30日查閱] (英文). 
  9. ^ 李奇微. 《韓戰》(The Korean War). 軍事科學院外國軍事研究部. l983年10月: 第一章. 
  10. ^ 10.0 10.1 王樹增. 《韓戰》. : 第一章. 
  11. ^ 11.0 11.1 解力夫. 《戰後四大戰爭-韓戰》. 1993年: 第二章. 
  12. ^ Maurice Isserman著,陳昱澍譯. 《美國人眼中的韓戰》. 中國北京: 當代中國出版社. 2006年: P.26. 
  13. ^ 八十四(一九五○年).一九五○年七月七日決議案. 聯合國. [2011年1月30日查閱].  (正体中文)
  14. ^ Michael Hickey. The Korean War: An Overview. 英國廣播公司. 2010年10月15日 [2011年1月30日查閱] (英文). 
  15. ^ Les Coréens du Vietnam. Association d'amitié franco-coréenne - Comité Bourgogne. 2008年11月30日 [2011年1月30日查閱].  (法文)
  16. ^ North Korea fought in Vietnam War. 英國廣播公司. 2000年3月31日 [2011年1月30日查閱] (英文). 
  17. ^ Homer T. Hodge. North Korea’s Military Strategy. 《Parameters》. 2003年 [2011年1月30日查閱] (英文). 
  18. ^ Selig S. Harrison. Le nouveau visage de l’alliance américano-sud-coréenne et la question nord-coréenne. Korea is one!. [2011年1月30日查閱].  (法文)
  19. ^ 朝鲜劳动党. 朝鲜劳动党章程. 烏有之鄉. 2009年8月16日 [2011年1月30日查閱].  (简体中文)
  20. ^ Joseph S. Bermudez. Shield of the Great Leader. 澳洲雪梨: Allen & Unwin. 2000年7月: P.3–5. ISBN 1864485825 (英文). 
  21. ^ Korean People's Army. 美國科學家聯盟. [2011年1月30日查閱] (英文). 
  22. ^ TORA. Korean People's Army Special Operation Force. 2010年2月3日 [2011年1月30日查閱] (英文). 
  23. ^ DEFENSE OF JAPAN 2008. 防衛省. [2011年1月30日查閱] (英文). 
  24. ^ Investigation Result on the Sinking of ROKS "Cheonan". GlobalSecurity.org. 2010年5月20日 [2011年1月30日查閱] (英文). 
  25. ^ Stephen Saunders. Jane's Fighting Ships Vol. 英國克羅伊登倫敦自治市: 詹氏資訊集團. 2007年: P.434 (英文). 
  26. ^ Joseph S. Bermudez. Shield of the Great Leader. 澳洲雪梨: Allen & Unwin. 2000年7月: P.93–95. ISBN 1864485825 (英文). 
  27. ^ Joseph S. Bermudez. Shield of the Great Leader. 澳洲雪梨: Allen & Unwin. 2000年7月: P.101. ISBN 1864485825 (英文). 
  28. ^ 28.0 28.1 Korean People's Army Air Force. GlobalSecurity.org. [2011年1月30日查閱] (英文). 
  29. ^ COUNTRY PROFILE: NORTH KOREA. 2007年7月 [2011年1月30日查閱] (英文). 
  30. ^ Jane's World Air Forces Issue 25, 2007. 英國克羅伊登倫敦自治市: 詹氏資訊集團. 2007年: P.304 (英文). 
  31. ^ Jane's World Air Forces Issue 25, 2007. 英國克羅伊登倫敦自治市: 詹氏資訊集團. 2007年: P.304–305 (英文). 
  32. ^ Jane's World Air Forces Issue 25, 2007. 英國克羅伊登倫敦自治市: 詹氏資訊集團. 2007年: P.307–308 (英文). 
  33. ^ 33.0 33.1 Steve Herman. North Korea 'develops stealth paint to camouflage fighter jets'. 《每日電訊報》. 2010年8月23日 [2011年1月30日查閱] (英文). 
  34. ^ Artillery Guidance Bureau. FAS.org. [2011年1月30日查閱] (英文). 
  35. ^ Charles P. Vick. Taep’o-Dong-2 (TD-2)Design Evolution, Shahab-5, A,B, C/6. GlobalSecurity.org. 2005年 [2011年1月30日查閱] (英文). 
  36. ^ 背景资料:朝鲜火箭风波大事记
  37. ^ 28歳の最高司令官・金正恩、次帥を飛び越え元帥に(1) 中央日報 2012年7月19日
  38. ^ 國際戰略研究所IISS). The Military Balance 2007. 英國牛津郡: Routledge Journals. 2007年2月6日: P.359. ISBN 9781857434378 (英文). 
  39. ^ Joseph S. Bermudez. Shield of the Great Leader. 澳洲雪梨: Allen & Unwin. 2000年7月: P.4–5. ISBN 1864485825 (英文). 
  40. ^ Steve Herman. North Korea Appears Capable of Jamming GPS Receivers. GlobalSecurity.org英语GlobalSecurity.org. 2010年10月7日 [2011年1月30日查閱] (英文). 
  41. ^ Jin Hyuk Su. North Korea's Human Torpedoes. 《Daily NK》. 2010年6月25日 [2011年1月30日查閱] (英文). 
  42. ^ Tim Lister. North Korea's military aging but sizable. 有線電視新聞網. 2010年11月25日 [2011年1月30日查閱] (英文). 

书籍[编辑]

外部链接[编辑]

參見[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