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鮮戰爭細菌戰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朝鲜战争细菌战指控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宣传画

韓戰细菌战是指在1950年代开始的韓戰中,中华人民共和国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指控聯合國軍有利用炸弹炮弹投放毒物、病毒细菌或利用化学药品战俘进行注射和试验的行动。美國方面則全盤否認,主張邀請第三方的國際紅十字會世界衛生組織前往中国與朝鲜實地勘察,提案被蘇聯在聯合國安全理事會多次否決[1][2][3]。美國改為向聯合國大會提案調查,聯合國大會通過706号決議[1],而中朝對調查的決議置之不理,國際紅十字會世界衛生組織放弃调查[3]。1952年中朝邀请来自六国的科学家,組成“国际科学委员会”,进入朝鲜和中国调查,发表报告书[4],認為美军在朝鲜使用了细菌武器,细菌战是否事實,之后成为韩战期间双方的宣传战,并且至今还引发学术界的争论。[5]

背景[编辑]

第一次世界大战时,德国首次使用细菌武器。大战结束后,1925年6月在瑞士日内瓦签订的《关于禁用毒气或类似毒品及细菌方法作战议定书英语Geneva Protocol》(Geneva Protocol),禁止使用细菌武器,但一些国家仍持續研究和使用[6]

中国抗日战争期间,日军先后在中国东北广州南京等地专门建立制造细菌武器的机构,并于1940年至1942年在浙江湖南江西等地撒布鼠疫霍乱病菌,造成此类这些疾病的发生和流行[6][7]

第二次世界大战日本投降后,美国对日军731部队免予起诉,以换取其研究内容[8][9][10]。《抗美援朝战争史》宣称美国雇佣石井四郎若松勇次郎北野政次等一批日本细菌战犯,继续秘密研究与制造细菌武器[9]

美國羅斯福總統在1943年聲明,美國的細菌武器政策是「不首先使用」(no first use)[11]。美國在1954年開始生產武器級的细菌武器,當時韓戰已經停戰。[12] 尼克森總統在1969年宣佈結束美國的攻擊性細菌武器項目[13]

朝鲜半岛战场[编辑]

发端[编辑]

1950年10月15日,美國總統杜魯門威克島接見聯合國軍麥克阿瑟,只讓他打一場有限的戰爭。但身為職業軍人的麥克阿瑟以求勝為先。1950年10月19日中國人民志願軍未經宣戰加入韓戰戰場,聯合國軍遭遇重大打擊,向南撤退。

1951年3月13日,中央人民政府衛生部部長、中國紅十字會會長李德全發表書面聲明,呼籲國際紅十字會執行委員會(the Executive Committee of the International League of Red Cross Societies)正式譴責美國在朝鲜使用細菌武器和毒氣[14][15]。4月11日,杜魯門以「未能全力支持美國和聯合國的政策」為由撤了麥克阿瑟的職,由馬修·李奇微接任。5月8日,朝鲜外交部長電告聯合國安理會:從1950年12月至1951年1月,美國在朝鲜使用細菌武器散播天花[16]:6-25月19日、24日和25日,中國政府發表聲明說,美國正在準備使用細菌戰,並且指責美國在朝鲜戰場使用毒氣,以便為細菌戰做實驗檢查。9月22日,中國政府再次發表聲明,重申上述指責。9月,民主律師國際協會決定派一個委員會赴朝鲜調查各類“違反國際法的行為”。「民主律師國際協會」在一年之前(1950年)就被美國眾議院指為共產主義外圍組織[17],學者的研究與中央情報局的報告也如此認為。[18][19][20][21][22]

1952年1月27日夜,美軍飞机在驻扎於朝鲜铁原郡中国人民志愿军第42军阵地上空低飞盘旋,却没有投弹。次日早晨,第375团在雪地上发现了大批昆虫,第42军初步判断可能是敌人散布的细菌虫。這是中国人民志愿军首次報告美军使用细菌武器。[23]随后中朝方少数部队和居民发生散在性的鼠疫霍乱等烈性传染病。毛泽东提出:“动员起来,讲究卫生,减少疾病,提高健康水平,粉碎敌人的细菌战”,中国人民志愿军全面展开“反细菌战”的防疫卫生运动。全面进行防疫教育与卫生宣传,对军队普遍注射防疫,为驻地朝鲜平民注射疫苗132万人次。清洁卫生、捕鼠、杀虫、灭蝇,在4、5月捕鼠510多万只,扑灭了大量的蝇、蚊、蚤及其他昆虫。很快控制住传染病,年内军、民的一般传染病的发病率不但没有增加,反而大为减少[6]

细菌战[编辑]

1952年1月29日,中國人民志願軍卫生部和司令部收到42军电报称:美机于1952年1月28日飞过平康郡该军驻地,战壕雪地上发现多种昆虫,有内蚤、蝇和类似蜘蛛的昆虫。志愿军司令部随后在一項報告中說:美國的飛機掌握朝鲜制空權,並且偶爾飛越中國領空散播天花病菌。報告認為這是導致當時爆發的霍亂、瘟疫以及其他傳染病的原因。中國政府旋即命令取證調查,同時又派傳染病防治人員赴朝鲜。2月2日42军给司令部的进一步报告中称,第375团战士李广福称28日当天在驻地金谷里附近发现大量昆虫。但因42军卫生科技术设备及水平受限,尚无法确认昆虫是否带有细菌,遂报告上级[24]

2月18日中國人民解放軍代總參謀長聶榮臻發電給毛澤東周恩來,商討取證調查事宜,並要求蘇聯細菌專家及設備的幫助。聶榮臻同時命令中國人民解放軍總後勤部衛生部門開始相應的準備工作。该日发布了《中央军委聂荣臻代总参谋长就美军在朝鲜投撒带菌昆虫情况及处理意见的报告》。[16]:6-4

2月19日,毛澤東將聶榮臻的來電轉批周恩來注意這個問題,並為此做出必要的準備。[16]:6-42月19日晚,军委代总参谋长聂荣臻和副总参谋长粟裕就与外交部副部长章汉夫、军委总后勤部卫生部部长贺诚研究确定:将国内现存的全部340万份鼠疫疫苗、9000磅消毒粉剂和其他防疫用具连夜装运,三天内全部空运安东然后转送朝鲜前线,并立即赶制1000万份鼠疫疫苗分批送到朝鲜[25][9][26]

2月21日,毛澤東史達林發電報,告之美帝國主義在中國東北使用細菌武器。

2月22日,朝鲜外相朴憲永再度發表官方聲明,指稱美國在朝鲜戰場使用細菌戰。[9]:205[27]聲明說,美國飛機分別於1月18日、29日,2月11、13、15、16日在朝鲜地區空投了數種攜帶瘟疫、霍亂及其他細菌的昆蟲。與此同時,朝鲜的廣播電台也報導說,在平壤北部發現了美國的細菌彈,裡面裝滿了能夠在寒冷氣候下生存的帶菌蒼蠅。同日,在慶祝社會主義陣營“反殖民主義國際日”之後,蘇聯發表聲明,指責美國使用細菌戰。[16]:6-3中國官方新聞媒體開始大規模報道關於美國在朝鲜戰場使用細菌戰的消息。[9]:206

2月24日,在調查取證沒有任何結果的情況下,中國外交部長周恩來發表聲明,支持北韓外务相對美國细菌战的指控。[16]:6-3與此同時,中國衛生組織公佈:中國東北部等地也發現了帶菌昆蟲。

美軍在韓戰中使用細菌彈的消息立即通過官方控制媒體傳遍社會主義陣營中的各國。事實上,早在半年前的1951年夏季,朝鲜已經大面積流行過瘟疫。而幾乎沒有衛生設施和條件的中國人民志願軍士兵中,各種傳染病如斑疹傷寒天花霍亂等等,也開始大面積流行。由於幾乎沒有醫藥可以救治,眾多的中國軍人不是死於戰鬥,而是死於流行病。

2月25日,中央军委发表《关于反细菌战防疫工作给志愿军的指示》。志愿军后勤衛生部长吳之理在22與24日对中央军委做的報告中,因為檢驗不出細菌,而對細菌戰的說法保持懷疑態度。《防细菌战指示》中首页即对其进行了批评,并强调部队须统一认识[28]

2月27日,中央軍委决定由東北軍區派遣戴正華代表軍委會衛生部前往調查。[29]

2月28日,聶榮臻再度發電給毛、周二人,指稱美國仍然在38度線一帶和50軍團上空散播帶菌昆蟲。並報告說,他已經動員44位中國昆蟲學家、細菌學家、傳染病學家、毒素學家、病理學家和營養學家赴朝,次日抵達前線。

1952年2月,蘇聯駐聯合國代表雅科夫·馬利克在聯合國會議上指責美國在朝鲜戰場使用化學武器。他不久前才在联合国安全理事会上提議各国批准《关于禁用毒气或类似毒品及细菌方法作战议定书》,結果沒有通過[6]

3月4日,沉默多日的美國終於開口。美國國務卿迪安·艾奇遜發表聲明說:“我想清晰、明確地指出,這些指責是完全錯誤的。聯合國軍過去沒有,現在也沒有使用任何種類的細菌戰。”[9]:206-207艾奇遜在聲明中同時要求指控美國使用細菌武器的國家,允許國際紅十字會調查團前往調查。同日,「民主律師國際協會」派出的委員會進入朝鲜,進行調查。[16]:6-5

3月8日,外交部長周恩來發表聲明,嚴重抗議美國政府用細菌武器屠殺中國人民。聲明說:“美軍侵略軍自1952年1月28日在朝鲜發動大規模的細菌戰之後,又自2月29日起至3月5日止,先後以軍用飛機68批、448架次侵入中國東北領空,並在撫順、新民、安東、寬甸、臨江等地散布大量傳播細菌的昆虫……。美國政府為了要達到其擴大朝鮮戰爭、破坏遠東和世界和平的目的,不僅在朝對和平人民朝中人民武裝力量使用了國際公約和人類道德所絕對禁止的細菌武器,甚至還擴大這種罪行,對於中國東北的和平人民,也使用這一非法的細菌武器,來進行野蠻的挑舋。”聲明接著說,“對於美國政府這種公然破壞國際公約,違反人道的殘暴行為,中國人民是絕對不能容忍的。”[16]:6-3

周恩來還指責美國使用蛤蚧、紙包、衣物包裝、各種陶器和金屬制品作為容器,以蜘蛛等節肢類動物和小型嚙齒類動物等18種帶菌動物,散播家禽白血病等動、植物病菌[30]。官方報紙《人民日報》發表社論,要求嚴懲撒布細菌的美國凶手。中國政協中共和十二個民主黨派、團體聯合發表了《對於美帝國主義進行細菌戰的抗議書》。

3月11號,在發表否認聲明,並要求指責國家允許國際社會進行調查的一個星期之後,美國國務卿艾奇遜直接向國際紅十字會發出要求,希望在有關地區進行調查。

3月12日,國際紅十字會對美國政府的請求做出反應:按照國際慣例接受這一請求,並立即向中國政府和北韓政府提出申請,希望調查行動得到中國和北韓的合作。並告知,印度政府將對調查行動提供必要的幫助。國際紅十字會計劃由一名巴基斯坦代表、兩名印度代表和三名瑞士代表組成的小型調查團,赴事發地展開調查工作。

3月15日,中國政府組成「美帝國主義細菌戰罪行調查團」開始就美國使用細菌武器一事,分赴朝鲜和中國東北進行調查。国际民主法律工作者协会和由一些科学家组成的“调查在朝鲜和中国的细菌战事实国际科学委员会”也进行了现场调查,调查的人员认定美军存在细菌战。19日,民主律師國際協會派出的委員會結束在朝鲜的調查。[16]:6-5

3月中旬,聯合國軍總指揮馬修·李奇微將軍再度否認關於細菌戰的指控,他並補充說:“設計出這些指控,明明是為了掩蓋共産主義者在對付一年一度普遍發生在中國和朝鲜的傳染病的無能和及時救助犧牲者工作方面的無能。”

3月20日,聯合國秘書長特呂格韋·賴伊世界衛生組織將就美國在北韓散佈細菌的指控提供調查的議案,以電報形式發往平壤,徵詢意見。

3月26日以後,美國國務卿迪安·艾奇遜再度公開正式否認對美國的這項指控。

3月20日至27日,民主律師委員會在北京進行調查。

3月28日,國際紅十字會就調查美國使用細菌武器一案,再度向中國、北韓發出請求合作的呼籲。

3月29日,聯合國秘書長特呂格韋·賴伊再度將世界衛生組織就美國在北韓散播細菌提供調查的議案,以電報形式發往平壤政府,徵詢回答。

3月中旬至4月中旬,蘇聯新聞媒體以其四分之一的版面和內容,大力宣傳“美國使用生物戰”。

3月下旬,平壤官方公佈:美軍在朝鲜北部散佈細菌達八百多次,散佈範圍達四十多個郡。但對聯合國和國際紅十字會的調查要求置之不理。

3月29日,聯合國秘書長特呂格韋·賴伊三度將世界衛生組織將對在北韓戰場散播傳染病一事提供調查的議案發往平壤。

3月31日,國際紅十字會第三度向中國、北韓發出請求合作調查的呼籲。同日,民主律師國際協會委派的委員會的調查報告在北京發表,指責美國在1951年5月6日至1952年1月9日期間,使用化學武器。[16]:6-5

4月2日,民主律師國際協會委派的委員會在北京發表第二份報告。報告指控美國軍隊在中國領土使用細菌武器,違反1925年禁止使用細菌武器的日內瓦議定書英语Geneva Protocol防止及懲治滅絕種族罪公約[16]:6-5這個委員會直接接受了指控者所提供的證據及其結論。報告結論說:“我們認爲上述事實構成了美國的侵略行徑、美國的種族滅絕特別是反人類的罪行。它如同一個重大威脅脅迫著全世界,其限度和影響無法預知。”

4月6日,聯合國秘書長特呂格韋·賴伊第四次向北韓政府發出請求,要求允許並配合世界衛生組織進入朝鲜有關地區進行調查。北韓對此事繼續置之不理。

4月7號,中國政府自己的調查委員會發表報告,報告指出:美國政府對中華人民共和國採取野蠻的和卑劣侵略行經。不僅犯下了侵略罪行,而且犯下了反人類的罪行。

4月10日,國際紅十字會第四次向中國政府、北韓政府發出呼籲,要求准許紅十字會調查團進入朝鲜和中國有關地區進行調查。並表示,如果在4月20日以前,北京政府、平壤政府仍然不做出回應,紅十字會將視爲對這一請求的否決。

4月30日,由於中國政府和朝鲜政府都沒有回答國際紅十字會的多次請求,國際紅十字會表示,決定停止有關這項調查的努力。

5月开始,中朝方陆续公布了25名美军被俘飞行员关于美军进行细菌战的供词,其中3名上校军衔的战俘分别供述了美国官方关于进行细菌战的决策情况[6]。36个被俘的美国飞行员也供述他们投放了感染瘟疫的跳蚤和染毒的鸡毛[8]。战后,费席尔回忆到为了细菌战的供词他被人反复拷打。[31]

1952年5月22日,聯合國軍指揮馬修·李奇微將軍在再度聲明否認這項指控。他說:“聯合國軍沒有任何必要,在任何時間、以任何形式,使用細菌戰和毒氣戰”。

1952年6月20日,美國在聯合國安理會提案,要求國際紅十字會調查細菌戰的指控,將結果向安理會報告。安理會6月23日討論美國提案,蘇聯則提案邀請中朝代表列席安理會。安理會7月1日會議對蘇聯提案進行表決,以1票贊成(蘇聯),10票反對,沒有通過。安理會7月3日對美國提案進行表決,以10票贊成,1票反對(蘇聯),提案被蘇聯否決。美國再度提案:「指出中朝拒絕國際紅十字會調查,卻一再指控細菌戰,而蘇聯重複中朝的指控,卻在安理會使用否決權阻止調查,安理會因此認為指控不實,並譴責偽造與散布不實的細菌戰指控」。安理會7月9日對美國新提案進行表決,以9票贊成,1票棄權(巴基斯坦),1票反對(蘇聯),提案被蘇聯否決[2]

1952年3月29日,郭沫若奧斯陸召開的世界和平理事會執行局擴大會議上,建議由世界和平理事會組織一個國際委員會,來調查細菌戰。世界和平理事會是一個共黨外圍組織。[32]6月23日至8月31日,由來自英国,法国,意大利,瑞典等國六位科学家组成的一個“國際科學委員會(International Scientific Commission)”[33],以李約瑟博士爲首,進入朝鲜和中國,进行实地考察的所见,並做出指控為實的報告,然而冷戰後才發現是蘇聯協助中國設局假場景所誤導,因此李約瑟上了美国政府的黑名单,直到1970年代才从名单中移出,李約瑟的傳記作者西蒙·溫徹斯特表示:「李約瑟在智識方面愛上了共產主義,但事後才發現共產主義間諜首腦和幹員,已經無情地欺騙了他。」[34]:212[35]

8月2日,《五个月反细菌战防疫工作综合报告》中说,敌人使用细菌的省份为“辽东……湖北,河南,云南,四川等十九个省区”。”[36]

1952年10月20日,美國向聯合國大會提案,指出蘇聯在安理會使用否決權阻止調查,要求聯合國大會調查細菌戰的指控。聯合國第一委員會在1953年3月27日到4月8日間討論美國提案,蘇聯則提案邀請中朝代表列席第一委員會,其他國家則指出:中朝只需要協助調查,列席第一委員會沒有必要;蘇聯提案以15票贊成,40票反對,沒有通過。16國在4月8日對美國提案提出修正案,由五國(巴西、埃及、巴基斯坦、瑞典、烏拉圭)組成委員會調查,提案以52票贊成,5票反對通過,提交聯合國大會[3]。聯合國大會在1953年4月23日以51票贊成,5票反對,4票棄權通過第一委員會提案,成為706號決議,由五國組成委員會調查細菌戰的指控[1]。聯合國大會主席在1953年7月28日報告,706號決議已經通知了中朝美日韓,美日韓表示配合調查,中朝則沒有答覆[3]

战俘實驗[编辑]

中国人民解放軍第四國際認為除了通过空军撒布病毒外,美军还在中国人民志愿军和北朝鲜军队战俘身上注射化学药剂,其中包括LSD海洛因大麻美国中央情报局希望通过这些人体实验而分析此类药物是否可以作军事目的用途[37][9]。早在1951年,中国的报道就声称美军在战俘身上做细菌实验。[38]

战后研究[编辑]

  • 歷史學家张曙光教授,從中國取得新史料,指出在中國方面,目前完全沒有任何資料可以解釋當時中國科學家如何推出1952年的疾病爆發是美國發起生物戰的結論,據此,張张曙光進一步推論,此指控來源為毫無根據的謠言,而中國方面是刻意忽略相關指控的科學調查以利其國內和國際宣傳[39]
  • 著名的親共記者貝卻敵英语Wilfred Burchett在戰時曾經報導細菌戰,研究冷戰史的歷史學家現在對這些報導多數不予採信。[5]他的同事 Denis Warner 認為:貝卻敵所有細菌戰的報導都是編造的,並且指出了這些報導和傑克倫敦的科幻小說的相似之處 [40][41]。Tibor Méray,一名到场采访但在1956年匈牙利事变后出逃的匈牙利记者否认了这种可能,他说关于细菌战的宣传“必然是经过了庞大的阴谋网设计实施的”[42]。根據俄國解密的檔案[43]Robert Manne英语Robert Manne教授與Herbert Romerstein英语Herbert Romerstein教授認為贝却敌被蘇聯KGB收買,並且說謊否認他是共產黨員[44][45]
  • 哈佛大學費正清教授認為细菌战是中共編造的謊言,[46]並以酷刑迫使美軍被俘飛行員配合說謊。[47]
  • 國立政治大學藤井志津枝教授在1995年10月《國立政治大學學報》發表之〈第二次中日戰爭期間日本發展生物化學戰重要人物之研究〉一文中,声称美國徵調前日軍「731部隊」部隊長石井四郎中將與北野政次中將及「100」細菌部隊部隊長若松勇次郎中將率領前731部隊成員在韓戰期間赴韓國發動細菌戰以阻止中共軍隊之南進[10]。其中提到1950年10月19日中国人民志愿军出乎聯合國軍統帥麥克阿瑟意料之外加入韓戰战场,聯合國軍遭遇重大打擊,向南撤退。聯合國軍為求扳回劣勢即決定施行生化戰。三部隊長及日本醫師會會長田宮猛雄來至北緯38度南北韓分界線勘察,並以防衛38度線為目的。12月,在美军南撤时所用之細菌武器為731部隊在中國東北所研製的流行性出血熱(epidemic hemorrhagic fever)病原體。細菌戰的對象為下列五種:
  1. 軍隊炊事房
  2. 警察餐廳
  3. 軍隊、政府、共產黨的宴會場
  4. 城市的水池河川
  5. 共產黨高級幹部的任宅

美軍因此於1952年豁免日本陸軍軍醫官佐1000餘名。北野政次與美軍C.B. Philip 上校之聯繫也被公開[10]。 (註:流行性出血熱可能就是後來鑑定的由漢他病毒引起的漢他出血熱。此外,藤井的说法存在基本错误,1952年B级C级战犯的全体释放是由于旧金山和约第11条,及杜鲁门总统10393令允许日本政府减免战犯刑罚,之后在日本国内4000万人签字的戦犯赦免運動[48]背景下,1952年12月9日众议院所决定。“52年的东京大审判”更是匪夷所思,因為东京审判在1948年就結束了。且声称731部队军官如石井四郎参与战争早在五十年代就已提出。[49]目前尚难以断定藤井是否是直接抄的战时材料。

  • 美國軍醫在1997年出版的《Medical Aspects of Chemical and Biological Warfare》中,引用了1952年8月細菌戰指控達到高潮時,朝鲜政府給波蘭的信,信中要求資金用來買衣服,而不是如以前用來買血清與疫苗。令人懷疑朝鲜政府是否相信真有細菌戰[50]
  • 「中国人民好朋友」[51]史蒂芬·艾迪科特教授[52]在書中寫到:澳洲卸任外交部長約翰·伯頓英语John Burton (diplomat)於1952年前往中國,曾聽當時澳洲外交部長艾倫·瓦特英语Alan Watt (diplomat)提到美國表示曾使用細菌武器,但是僅僅是以“試驗”為目的[53]紐約時報的書評則形容艾迪科特這本書「爛透了」[54]。艾迪科特的父親詹姆士·艾迪科特被稱為「中國人民的老朋友[55],他是共黨外圍組織「世界和平理事會」的成員,因為譴責美國的細菌戰,1952年獲得斯大林和平奖[45]。艾迪科特和海哲曼的书作出了美国使用细菌武器的结论,但也承认“公开供大众查阅的档案中,找不到明确的直接的证据,证明美国曾经在朝鲜战争中使用过细菌武器”[56]
  • 1998年1月,日本《产经新闻》刊登12份苏联秘密档案的节选(由於俄羅斯總統府檔案不准複印,這些文件由記者手抄[57]:1)。其中提到:“参与假造所谓使用细菌武器的“证据”这一行为的苏联工作人员,将受到严厉的惩处。”[58]
    • 加拿大的史蒂芬·艾迪科特和海哲曼对這些檔案则持否认态度,因为并非直接来自苏联官方,而是出自《产经新闻》记者得到的纯手抄版本,其他学者无法查证档案的来源[59][60]
    • 马里兰大学的研究员Milton Leitenberg出版了《朝鲜战争細菌戰指控已解决》(The Korean War Biological Warfare Allegations Resolved)一书,引用了這批苏联文献,称斯大林早已知道細菌戰是朝中方的虚假宣传[61][62][63]
    • 美國冷戰國際史項目的歷史學家 Kathryn Weathersby 與 Milton Leitenberg 則將據稱是蘇聯解密的檔案翻成英文,在交叉比對研究了檔案內容後,反駁艾迪科特的觀點,認為档案內容可信,細菌戰的指控是中朝蘇精心策畫的一場騙局[57],美國政府刊物在引用他們的研究時稱來源為蘇聯檔案。[64]CNN》、《美國新聞與世界報導》報導了他們的研究[65][66]美聯社則報導了 Weathersby 的研究結果,而對艾迪科特的報導要求置之不理[60]
    • 沈志華教授相信這些檔案是真的,不大可能假造,但是事關重大,要到俄國去把原件找出來才行[67]
    • 北明認為這十二份檔案是真的,將檔案翻成中文,發表於《北京之春》月刊[68]
    • 俄國政府的檔案,從1990年開始部分解密,但没有学者见过这些档案的原件,因此这些档案的真偽還有爭議。[69][70][71][72]
    • 中國军事科学院的齐德学認為:在俄罗斯没有公布完整的原始档案文献之前,在中国档案文献能够证明这些档案抄件的内容之前,任何对这些档案真实性的判定都只是一种推测,而不能形成确切的结论。美国《冷战国际史项目公报》在发表这一批抄件时专门指出,在正式的档案文献公布前,这批文件的真实性将始终受到怀疑[26]
  • 《Chemical And Biological Warfare》中引用了苏联外交官拉祖耶夫在1953年4月写给贝利亚的信,提到“经我检查中国人的说法是虚假的……疫区和坟墓是被人为造出来的”。一些例子表明取证的时候相当草率,曾经有安东市某村的羽毛验出炭疽杆菌,后来发现是枯草菌。小白鼠注射后死去,但是并未细究其死因,就当作证据[73]
  • 中国纪录片说1993年历史学家在美国解密的档案中找到了一份有关细菌战的美军文件。在这份文件中,美国陆军司令部曾制定了使用毒气和生化武器的作战计划。[74]历史学家同时指出,它仅仅是一份计划。[75]
  • 2000年7月15日南韩的一家电视制作公司(MBC)播出了一部韩战细菌战的记录影片,纪录片描述了一个特别行动中心‘联合行动中心’监督细菌弹任务。并称行动代号为“起飞”,全部命令口头下达,以不留下证据。该片因违反《保密法》被韩国政府官方禁止。[76][77]
  • 据中方報導,2001年7月26日至8月5日,日本静岡大学歷史教授 Mori Masataka [78]带领一个日本“朝鲜战争细菌战调查团”在朝鲜和中国东北,调查在战争期间美国是否有使用细菌弹。在访谈中,他说通过这次调查,再次确认一个事实 :那就是美国的确在朝鲜战争中使用了细菌弹。Mori Masataka说一些美国媒体和日本隐瞒了细菌战的事实。他们的组织将收集美方证人,同时敦促美国释放的信息给公众[79]
  • 2002年,美国陆军军事历史研究所所長 Conrad Crane 發表論文,認為美國在韓戰期間沒有能力或意願進行細菌戰。[80]
  • 2002年,普林斯頓大學 Ruth Gogaski 教授發表論文,對細菌戰提出新的解讀角度,認為中國的反細菌戰運動與接下來的愛國衛生運動,都是毛澤東動員群眾的政治運動,是向大自然與帝國主義宣戰的開始。從大躍進到修建三峽大壩,都可以看到這種挑戰大自然的精神。[81][82]
  • 2004年,中國人民大學教授杨念群发表文章,从社会历史学的角度解读1952年的反细菌战事件和爱国卫生运动,認為是中国利用公众对细菌战的恐惧情绪和民族主义的对外抵抗意识,來培養民众普遍的集体抵抗意识,从而为现代民族主义式的群体行为构筑心理基础。[83]
  • 2008年出版李约瑟传记的作者西蒙·温彻斯特(Simon Winchester英语Simon Winchester)评价道:“李约瑟理智地爱着共产主义,然而共产党的间谍人员却无情地欺骗了他。”[34]:199–200
  • 劍橋大學的Bowett教授在2008年出版的《聯合國軍法律研究》指出,美國1952年提議由國際紅十字會調查,與聯合國大會1953年706号決議由五個中立國組成委員會調查,中朝都置之不理,因此細菌戰屬實的可能性極小[84]
  • 美國科學家聯盟表示,沒有流行病学資料顯示朝鲜當時有流行病,细菌戰的指控也沒有證實。[85],美国科学家联盟列举的實驗,地點都在美國國內[85]
  • 2010年阿拉伯半岛电视台得到的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曾于1951年建議进行细菌战实验的文件影印本。艾迪科特1998年出的書有這份文件的影印本[86]。半岛电视台还曾要求美国国防部和国务院就朝鲜战争期间是否展开细菌战等问题接受采访,但被对方拒绝[87][88]
  • 2013年11期炎黄春秋登载志愿军卫生部部长吴之理的回忆,说“52年(美国投放)细菌战是一场虚惊。这事是我几十年的心病,只觉得对不起中外科学家,因为他们可能知道真相,但服从政治斗争需要,他们是受我们骗了!我不止一次向黄克诚(总参谋长)说对不起他们。黄说,你不用这么想,搞政治斗争嘛”。[89][90]

相关[编辑]

参考文献[编辑]

  1. ^ 1.0 1.1 1.2 Question of impartial investigation of charges of use by United Nations Forces of bacteriological warfare. UN General Assembly Resolution 706. 聯合國大會. 1953年4月23日 [2013年3月20日].  (英文)
  2. ^ 2.0 2.1 Bacterial Warfare (PDF). 1952 Yearbook of the United Nations. United Nations. : 327–331頁 [15 July 2013]. (英文)
  3. ^ 3.0 3.1 3.2 3.3 The Question of Impartial Investigation of Charges of Use by United Nations Forces of Bacterial Warfare. (PDF). 1953 Yearbook of the United Nations. United Nations. : 152–162頁 [11 February 2013]. (英文)
  4. ^ 調查在朝鮮和中國的細菌戰事實國際科學委員會報告書. 人民網. 1952年9月17日. 
  5. ^ 5.0 5.1 Steven Casey英语Steven Casey. Wilfred Burchett and the UN command's media relations during the Korean War, 1951-52 (PDF). Journal of military history. 2010年, 74 (3): 824. ISSN 0899-3718.  (英文)
  6. ^ 6.0 6.1 6.2 6.3 6.4 《中国人民志愿军战史》国防大学战史简编编写组,国防大学出版社,1992年08月,ISBN 7506519313,章节“反‘绞杀战’和反细菌战的斗争”。
  7. ^ 謝爾頓·H·哈里斯(Sheldon H. Harris),王選譯. Factories of Death: Japanese Biological Warfare 1932-45 and The American Cover-up 《死亡工廠——美國掩蓋的日本細菌戰犯罪》. 上海人民出版社. 1994.  ISBN 0415932149
  8. ^ 8.0 8.1 Li Onesto. U.S. POWs during the Korean War. GlobalResearch.ca. 2008-9-3 [2010-2-14] (English). 
  9. ^ 9.0 9.1 9.2 9.3 9.4 9.5 9.6 《抗美援朝战争史》军事科学院军事历史研究部,军事科学院出版社,2000年9月,ISBN 7-80137-394-4,第十三章“粉碎美国的细菌战”。
  10. ^ 10.0 10.1 10.2 吳天威. 美軍在韓戰實施細菌戰的新證據. 《海峽評論》65期-1996年5月號. 
  11. ^ Neil L. O'Brien. Antecedents and Controversy. An American Editor in Early Revolutionary China: John William Powell and the China Weekly/Monthly Review. Psychology Press. 2003: 218. ISBN 0203492838. (英文)
  12. ^ Geoffrey L. Zubay. Agents of Bioterrorism: Pathogens and Their Weaponization. Columbia University Press. 2005: 132. ISBN 978-0-231-13346-3. 
  13. ^ Then & Now: U.S. Biological Weapons Research. 美國公共電視. (英文)
  14. ^ 中國人民志願軍抗美援朝戰爭大事記(1951年3月). 人民網. 2010年09月27日. 
  15. ^ Halpern Abraham Meyer. Bacteriological Warfare Accusations in Two Asian Communist Propaganda Campaigns. Rand Corporation. 1952年: 6–7.  (英文)
  16. ^ 16.0 16.1 16.2 16.3 16.4 16.5 16.6 16.7 16.8 16.9 Milton Leitenberg. Chapter 6 False Allegations of U.S. Biological Weapons Use during the Korean War. (编) Anne L. Clunan; Peter R. Lavoy; Susan B. Martin. Terrorism, War, or Disease: Unraveling the Use of Biological Weapons. Palo Alto, CA: Stanford University Press. 2008. (英文)
  17. ^ Report on the National Lawyers Guild, legal bulwark of the Communist Party. United States Congress House Committee on Un-American Activities. 1950年9月17日. "The current international Communist front for attorneys is known as the International Association of Democratic Lawyers. This organization is sometimes referred to as the International Association of Democratic Jurists."  (英文)
  18. ^ Central Intelligence Bulletin (PDF). Central Intelligence Agency. 5. October 4, 1958. "pro-communist International Association of Democratic Lawyers" (英文)
  19. ^ International Association of Democratic Lawyers. "The Association was described in a CIA Report on Soviet Propaganda Operations prepared at the request of the House Intelligence Committee and published by the committee in 1978, as "one of the most useful Communist front organizations at the service of the Soviet Communist Party."" (英文)
  20. ^ Vladimir M Kabes; Alfons P. Sergot. Blueprint of Deception: Character and Record of the International Association of Democratic Lawyers. Mouton. 1957. 
  21. ^ Richard Felix Staar. Foreign Policies of the Soviet Union. Hoover Press. 1 January 1991: 80 [1 August 2013]. ISBN 978-0-8179-9103-6. 
  22. ^ Robert Chandler. Shadow World. Regnery Publishing. 25 August 2008: 304–305 [2 August 2013]. ISBN 978-1-59698-580-3. 
  23. ^ 军事科学院历史研究所研究员 曲爱国. 抗美援朝战争反细菌战的历史考察(上). 《文史参考》. 2010年08月02日14:02, (第12期). 
  24. ^ 《第42军给志愿军司令部的报告》,1952年2月2日
  25. ^ 《中央军委聂荣臻代总参谋长就美军在朝鲜投撒带菌昆虫情况及处理意见的报告》1951年 北京
  26. ^ 26.0 26.1 齐德学. 朝鲜战争中的反细菌战是中国方面的造假宣传吗?. 中国社会科学网. 2013年2月24日 10:29. 
  27. ^ Wada Haruki. The Korean War: An International History. Rowman & Littlefield Publishers. 21 November 2013: 215. ISBN 978-1-4422-2330-1. 
  28. ^ 《中央军委关于反细菌战防疫工作给志愿军的指示》,第1页
  29. ^ 抗美援朝战争后勤经验总结资料选编卫生类,333頁
  30. ^ Stockholm International Peace Research Institute. The problem of chemical and biological warfare [化學與細菌戰的問題]. Almqvist and Wiksell. 1971 [16 July 2013]. ISBN 0391002007. (英文)
  31. ^ Harold E. Fischer Jr., an American Flier Tortured in a Chinese Prison, Dies at 83. New York Times. 2009-05-08. (英文)
  32. ^ Peter A. Toma. The World Peace Council: a case study of a communist international front organization. University of Southern California, School of International Relations. 1958. (英文)
  33. ^ 中國科學院編年史 (1949--1955). 新華網. 
  34. ^ 34.0 34.1 Simon Winchester. Bomb, Book and Compass: Joseph Needham and the Great Secrets of China. Penguin Books Limited. 25 September 2008: 236. ISBN 978-0-14-188989-4. 
  35. ^ [可疑Joseph Needham (1900-1995), A more detailed biography of Joseph Needham.
  36. ^ 抗美援朝戰爭後勤經驗總結編輯委員會編. 抗美援朝戰爭後勤經驗總結資料選編(衛生類). 北京: 金盾出版社. 1986年: 353頁. 
  37. ^ Peter Schwarz. German documentary charges US used biological weapons in Korean War. 第四國際. 2002-11-13 [2010-2-14] (English). 
  38. ^ 高士其. 《细菌战犯必须受到严厉的制裁!》. 《科学大众(中学版)》. 1952年, (04期). 
  39. ^ 张曙光. Mao's Military Romanticism: China and the Korean War, 1950-1953 [毛澤東的軍事浪漫主義:中國與朝鮮戰爭, 1950—1953 年]. University Press of Kansas. 1995年: 186頁. ISBN 0700607234.  (英文)
  40. ^ Ben Kiernan (ed.). Burchett: Reporting the Other Side of the World, 1939-1983. London: Quartet Books. 1987.1: 170. ISBN 0704325802 (英文). "Burchett's Thirty Years' War" 
  41. ^ Warner, Denis, Not Always on Horseback: An Australian Correspondent at War and Peace in Asia, 1961-1993, St Leonards: Allen and Unwin. 1997:  196-197 
  42. ^ Tibor Méray. On Burchett. Kallista, Victoria, Australia: Callistemon Publications. 2008.1: 64–65. 
  43. ^ 俄國總統府檔案 b2/128gs
  44. ^ Robert Manne. Agent of Influence - Reassessing Wilfred Burchett. The Monthly. June 2008. (英文)
  45. ^ 45.0 45.1 Herbert Romerstein. Disinformation as a KGB Weapon in the Cold War. The Journal of Intelligence History (International Intelligence History Association). Summer 2001, 1 (1): 57–58. (英文)
  46. ^ John K. Fairbank; Mary C. Wright. Documentary Collections on Modern Chinese History-Introduction. The Journal of Asian Studies. Nov. 1957, 17 (1): 55.  (英文)
  47. ^ China: Time for a Policy. The Atlantic. 1957年4月. "Peking has fabricated intricate lies like germ warfare and forced them upon tortured American fliers."  (英文)
  48. ^ 靖国論集 新版
  49. ^ 抗議侵朝美軍的滔天罪行. 科学通报 (中国科学院). 1952年, (第3期). 
  50. ^ Eitzen, Edward M.; Takafuji, Ernest T. Medical Aspects of Chemical and Biological Warfare (PDF). United States Government Printing. 419. ISBN 9997320913. (英文)
  51. ^ 子承父業讓世界瞭解中國 記中國人民好朋友文忠志. 新華網. 2005年09月06日 16:21:56. 
  52. ^ About the Authors. (英文)
  53. ^ Stephen Lyon Endicott; Edward Hagerman. The United States and biological warfare: secrets from the early cold war and Korea. Indiana University Press. 1998年: 1. ISBN 9780253334725 (English). 
  54. ^ Regis, Ed. "Wartime Lies?", The New York Times, June 27, 1999. Retrieved January 7, 2009.
  55. ^ 藍天. 揭秘中國人民老朋友:基辛格和中共五代領導人皆交好(2/41). 香港: 大公報. 2013-7-25. 
  56. ^ 美在朝鲜战争中对朝中两国进行细菌战(附图). 中国青年报. 2003年7月28日. 
  57. ^ 57.0 57.1 Weathersby, Kathryn; Leitenberg, Milton. New Evidence on the Korean War (pdf). 冷戰國際史項目. 1998 [15 February, 2013].  (英文)
  58. ^ Brendon O'Connor; Martin Griffiths. Anti-Americanism: Comparative perspectives. Greenwood Publishing Group. 2007: 54–55 [15 July 2013]. ISBN 978-1-84645-026-6. 
  59. ^ 美在朝鲜战争中对朝中两国进行细菌战. 中国青年报. 2003年7月28日. "“新证据”的蹊跷出笼 有鉴于此,艾迪科特和海哲曼对此进行了批驳。这两位学者认为:首先,这12份文件的真实性值得怀疑。其次,《产经新闻》公布的这些文件的内容主要涉及斯大林逝世后苏共高层的权力斗争,和细菌战关联不密切。再次,从纯学术的角度来看,这些“文件”不是学术研究所能依赖的证据:这些“文件”在莫斯科的原始来源没有被透露;档案名称和登记号也没有公开,其他学者无法依此找到和检阅这些档案;这些“文件”不是原件的复印件,而是手抄件或据称是从原件中做的笔记。另外,为什么一个神秘的消息提供者会把这些东西交给一个日本右翼报纸的记者也是个谜。" 
  60. ^ 60.0 60.1 Endicott, Stephen; Hagerman, Edward. Twelve Newly Released Soviet-era `Documents' and allegations of U. S. germ warfare during the Korean War. York University. 1998.  (英文)
  61. ^ Milton Leitenberg. The Korean War Biological Warfare Allegations Resolved. Center for Pacific Asia Studies at Stockholm University. 1998年 [16 July 2013].  (英文)
  62. ^ Stephen Endicott; Edward Hagerman. Comment on Milton Leitenberg's article, "New Russian Evidence on the Korean War Biological Warfare Allegations: background and analysis". [16 July 2013]. (英文)
  63. ^ Did the US use bioweapons in Korea?
  64. ^ North Korea Persists in 59 Year Old Disinformation (PDF). American News & Views (美國國務院). 2010-6-3: 第1–3頁.  (英文)
  65. ^ No U.S. biological warfare in Korean War, Soviet documents show. CNN. 1999-3-11.  (英文)
  66. ^ Bruce B. Auster. Unmasking an Old Lie. 美國新聞與世界報導. 16 November, 1998 [15 February, 2013] (英文). 
  67. ^ 鳳凰網專訪沈志華:歷史研究的偉大就在於追求真相. 鳳凰網. 2009年08月23日. 
  68. ^ 北明. 證據:俄國總統檔案解密 揭破韓戰中「美國使用細菌戰」的謊言——新發現的俄國總統檔案. 北京之春. 2000年8月. 
  69. ^ "Archives in Russia". International Institute of Social History.  (英文)
  70. ^ Rachel Donadio. The Iron Archives. New York Times. 2007-04-22. (英文)
  71. ^ Access to Russian Archives. Technological Innovation and Cooperation for Foreign Information Access. (英文)
  72. ^ Dr. Yuri N. Zhukov. Russia's Archives: Opportunities & Restrictions. Institute for the Study of Conflict, Idelogy, and Policy.  (英文)
  73. ^ 杨念群. 《再造病人》. 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 2006.1.1: 323. ISBN 730007118X. 
  74. ^ 纪录片《朝鲜战争》12集:细菌战 时间:2010-06-22 16:53:32[完整来源]
  75. ^ 常少平. 板门店:从谈判桌到细菌弹. 《时代商报》. 2011-1-12. "然而历史学家同时指出,遗憾的是它仅仅是一份计划" 
  76. ^ 일급비밀 - 미국의 세균전일급비밀 - 미국의 세균전2008.09.08 12:10
  77. ^ The US Biological Warfare in KoreaA Munhwa Broadcasting Corp (MBC - South Korea) DocumentaryA Review by Lee Wha Rang, July 15, 2000
  78. ^ Julian Ryall. Did the US wage germ warfare in Korea?. The Daily Telegraph. 2010年6月10日.  (英文)
  79. ^ www.baywatch.cn/a/lunwenziliao/wenxuelunwen/lishiyanjiulunwen/2013/0417/22312.html《朝鲜战争中的细菌战的研究》中国期刊网
  80. ^ Dr. Conrad C. Crane. "No practical capabilities": American biological and chemical warfare programs during the Korean war. Perspectives in Biology and Medicine. 2002 Spring, 45 (2): 241–249. "Though the American military services did try to increase their abilities in the fields of chemical and biological warfare during the Korean conflict, the American military forces possessed neither the ability, nor the will, to utilize offensive chemical and biological warfare in the manner described in Communist accusations."  (英文)
  81. ^ Ruth Gogaski. Nature, Annihilation, and Modernity: China's Korean War Germ-Warfare Experience Reconsidered. The Journal of Asian Studies. May 2002, 61 (2): 381–415. (英文)
  82. ^ 陈时伟. 从英国档案解读朝鲜战争中围绕细菌战问题发生的三场政治动员//《近代中国、东亚与世界国际学术讨论会论文集(下册)》. 2006年. 
  83. ^ 杨念群. [http://www.chss.iup.edu/chr/CHR-2004Fall-08-YANG-article-final.pdf Disease Prevention, Social Mobilization and Spatial Politics: The Anti Germ- Warfare Incident of 1952 and the“Patriotic Health Campaign” [《卫生防疫、社会动员与空间政治学一-1952 年的反"细菌战"事件与"爱国卫生运动"的兴起]] (PDF). 《中国历史评论》. Fall 2004, 11 (2): 155−182. 
  84. ^ D. W. Bowett; G. P. (COL) Barton. United Nations Forces: A Legal Study. The Lawbook Exchange, Ltd. 1 January 2008: 56–57 [17 July 2013]. ISBN 978-1-58477-715-1. 
  85. ^ 85.0 85.1 Biological Weapons. Federation of American Scientists. 2008年5月30日 [2013年7月19日].  (英文)
  86. ^ Stephen Lyon Endicott; Edward Hagerman. Appendix 1-U.S. Joint Chiefs of Staff on Biological Warfare. The United States and biological warfare: secrets from the early cold war and Korea. Indiana University Press. 1998年: 201. ISBN 9780253334725.  (英文)
  87. ^ Dirty little secrets. 半岛电视台. 2010年4月4日. 
  88. ^ http://sales.yonhapnews.co.kr/YNA/ContentsSales/EngSales/YISW_PopupPhotoPreview.aspx?CID=PYH20100319053600341
  89. ^ 吳之理. 周恩來為何不讓再批美軍細菌戰:志司承認做了手腳. 《炎黄春秋》 (鳳凰網). 2014年01月01日 10:40. 
  90. ^ 吴之理. 1952年的细菌战是一场虚惊//《炎黄春秋》杂志2013年第11期目录. 《炎黄春秋》杂志. 2013年, (第11期).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