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经济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朝鲜)經濟
Fábrica máquinas-herramienta Huichón (5).jpg
北韓觀光
平壤的地鐵站販賣部 外匯商店
平壤 國營貨輪
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經濟
貨幣 朝鮮圓
財政年度 历年
統計
國內生產總值
購買力平價

282亿美元(2010年估算,美国国务院)[1]/400亿美元[2]
排名 第名
GDP增長 3.7%(2009年)[3]
人均GDP 1,800美元(2010年估算)[2]
各產業GDP 工业:43.1%;服务业:33.6%;农业及渔业:23.3%。(2008年估算)[1][4]
主要產業 军工产品、采矿业(煤、铁矿石、石灰石、菱镁矿、石墨、黄铜、锡、铅及贵金属)、冶金业、纺织业、食品加工业、旅游观光
對外
出口 20.62亿美元(2008年)[2]
出口貨品 矿产、冶金产品、制造品(包括武器)、纺织品、农产品及渔业产品。
主要出口夥伴 中国:42%;韩国:38%;印度:5%(2008年)[2]
進口 35.74亿美元(2008年)[2]
進口貨品 石油、焦煤、机械设备、纺织品、谷物
主要進口夥伴 中国:57%;韩国:25%;
俄罗斯:3%;新加坡:3%(2008年)[2]
外債 125亿(2001年估算)[2]
公共財政
收入 28.8亿美元
支出 29.8亿美元
主要數據來源:美國中央情報局世界概況
除非另外說明,所有數據均以美元表示。

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的经济目前還是以高度計劃經濟和集體農場為主,小範圍開放外商投資和企業自主。

歷史[编辑]

日本統治時代,北朝鮮因多山地的地形,水能水力丰富而水力发电发达,是日本重工業主要基地,集结了朝鲜半岛80%以上的重化工企业,如具有代表性的由野口遵日语野口遵興南地区日语興南区域创办的朝鲜氮肥化学厂组合企业和由日本製鐵株式會社日语日本製鐵株式會社在今黄海北道松林市创办的日本製鐵兼二浦炼铁厂日语日本製鐵兼二浦製鉄所,相反以平原地形为主的南朝鲜则以農葉與輕工業為主,其比例占朝鲜半岛的60%至70%。[5]

二戰結束後朝鲜半岛南北分治,随着北部政权的稳固,金日成从苏联回国,开始在北朝鲜进行社会主义改造,并受到了苏联的支持。1946年3月北朝鲜政府颁布土地改革法,过去宗教团体、当地地主和日本人所拥有的土地被无偿没收,分配给贫农佃农,这场土地改革仅用了20天完成。地主们也无充足时间进行反抗,此外也有许多厌恶社会主义制度的地主逃亡南部,使得这次土改较为顺利的进行了[6]。同年8月颁布重要产业国有化法令,对矿山、铁道和大规模商业设施以及之前日本人拥有的主要产业设施无偿没收,进行国有化的改造。这样北朝鲜在中央指令的基础上对国家经济进行管理,指令性计划经济的社会主义化程度迅速推进[7]。1947年-1948年实行了两次国民经济一年计划,进行了改造后的经济重建,农业、采矿业和矿业稳步发展。1950年-1953年因朝鮮戰爭的關係,经济遭到严重破坏,其两次国民经济一年计划也因此而打断[8]。戰後朝鮮政府開始一系列有計畫的經濟發展政策,1954年-1956年是经济恢复时期。1957年实行第一个五年计划,并于1958年完成了对生产资料私有制的社会主义改造,各地掀起了建设社会主义的千里马运动;1961年开始改革管理体制,建立了大安事業体系、新的农业领导体系(青山里方式)和计划的一元化体系。第一个七年计划始于1961年,中间过渡了一个六年计划(1971年-1976年),第二及第三个七年计划分别始于1978年和1987年。

1960年代,北朝鲜在中苏交恶后在敌对的蘇聯中國之间左右逢源,以保证自身的最大利益[9],但总体上中朝关系仍然是较为稳定的友好关系[10]。同时尽管北韓与苏联也有过多次矛盾,但双方关系总体上也较为稳定[11]。在蘇聯的支援下,北韓的經濟穩步上揚,當中特別以工業的發展最為顯著。時至1976年北韓的人均國內生產總值(GDP)一度甚至領先南韓[12]。1989年,在朝鲜首都平壤举行了第十三届世界青年与学生联欢节日语第13回世界青年学生祭典,以示与韩国在1988年举办的夏季奥林匹克运动会相对抗。朝鲜政府对此活动及相关活动设施的建设投入了大量人力物力,也邀请了许多国外人士前来参与,但政府的这笔巨额投资对国家经济也产生了负面影响[13]

然而在七十年代末,北朝鮮在經濟政策日益混亂,多用政治運動性式的速度戰進行,加上建設大量紀念碑式非生産性的建築,對經濟建設帶來惡劣影嚮。

工业[编辑]

朝鮮食品严重短缺,工业资源管理不善,并缺乏投资。工业有机器制造、化学采矿冶金纺织食品加工等。矿产有磷酸盐。约有48%的劳动力从事农业生产,经营大型集体农场为主。农产品有玉米蔬菜小麦大麦油菜甜菜高粱大豆烟草畜牧伐木渔业[14]朝鮮经济改革后,新义州开城两个接近边境的城市发展起来,工业等也有一定起色,但是成效并不明显,朝鮮的经济也仅仅是从前几年的饥荒中复苏而已。农业产出虽然前几年有所成长,总体实力依然很弱。由于严重肥料短缺,连续的自然灾害以及较少可耕种面积导致国家粮食产出比所需要的粮食最低标准低了一百多万。朝鮮农业实行承包制度,经济改革后农民收入显著增加。核试美国的贸易制裁对朝鮮经济更是雪上加霜。据2009年CIA报告,朝鮮婴儿死亡率为千人中51.34人。

朝鮮在1991年開始有少量私人商业,有少量私人商业出现在羅津先锋特区,2002年在開城設工业区。

北韓在工業上同樣實行指令經濟,政府會為工廠提供燃料和材料,廠方則會按政府的要求製造所需產品和數量。在1950年代,北韓的工業快速發展,其總工業產出量在1953年至1960年間增長了39%,是為全球之冠[15]。同時,北韓也是繼日本後的第二大東亞工業國[16]。然而隨著蘇聯解體,北韓失去了主要盟友,能源入口量大減工業嚴重衰退,在2002年全國共有四分三的工廠倒閉,北韓經濟更為嚴峻[17]

為舒困工業政府在同年進行改革方案,中央下放權力於企業,廠方可自行決定生產計劃,企業又需自負盈虧,工人的工資也會按其產量增減。此外還開發了開城南浦新義州等工業區,容納外國企業在當地設廠,以圖增加工業產量和學習其技術和生產模式。


然而這些措施成效有限,據南韓《中央日報》報導,在2005年150間與北韓簽下合約的南韓企業中,只有45間合約多於6年,22間會在當地設廠5年[18]。2008年的另一篇報導則指出,80%的南韓企業都表示在當地營運困難,主因為交通和通訊問題[19] 。另外,開城等工業特區也時因政治因素而關閉,在2013年4月初,北韓忽然宣佈因「『好戰分子』試圖將開城工業園作為衝突的焦點,進一步使朝鮮半島危機升級」而關閉開城工業園區,並撤出園區內所有工人,令南韓企業造成損失[20]。隨後,朝鮮又在同年6月表示可重開工業區[21]

雖然如此工業還是現時北韓最主要產業,並以重工業以及國防工業為主[4]除了少數容許外資的經濟特區外,熙川市是本土國營工業重鎮,其主要製品有機器製造、化學、採礦、冶金、紡織、食品加工[4]。礦產有石墨、磷酸鹽、[4]。其中煤礦、鎢礦、石墨較為豐富。同時北韓是全球最15大的產萤石國,也是12大的產國和產鹽國[22]。2003年,北韓公佈電腦發展計劃書,並計劃在2023年成為全球主要的軟件大國[23]

商業[编辑]

朝鮮的商业几乎全部由国家控制。商店分为便民店,国营店和外汇商店。外汇商店出售的是各种进口商品,有食物,家具等。经济改革后,外汇商店的美圆标价全部改为朝鮮圓。倘若要去那里购物,可持外币;但如外國人持朝鮮圓購物,必需出示兌換許可證,而且朝鮮人普遍不接受外國人使用朝鮮圓購物、相反地只接受遊客以美元歐元人民幣付款。朝鮮的外汇商店平壤有第一百货等三家。朝鮮国营商店全部是本国产品。朝鮮便民店的东西则多数从中国大陆地区进口。在朝鮮,在除便民店以外的商店裏购物的人很少。朝鮮目前開放了部分外匯的匯兌,朝鮮元以與歐元的聯繫匯率制為基礎。现在朝鲜的毒品很多在中国东三省泛滥,据说每个集体农庄都被125英亩土地种植罂粟。数据表明朝鲜每年生产40吨鸦片,是世界第三大鸦片出口国和第六大海洛因出口国,年出口毒品收入5亿美元。[24]朝鲜经济也依靠造假币,有女特工被派到中国换人民币。[25]

朝鮮已经开通移动通信服务,但是最初费用高达近800美圆的开通费以及使用地区的限制使拥有手机成为特权。直到近年高麗電信成立後有所改善,手機普及率猛增,朝鮮旅遊觀光客也已經可以攜帶手機入境,但要申報並購買北韓發行的國際電話sim卡只能用於打國際。此外北韓還有如招商银行中國建設銀行中國農業銀行等中資銀行,為鼓勵民眾使用銀行服務,朝鮮曾推新以新幣換舊幣的政策,又在2003年推出債券,並宣傳「買債券就是愛國」的口號[26]

朝鮮依然自稱是典型社会主义国家。它实行“住房免费(改革后有些变动)”,“医疗免费”,“教育免费”,这是朝鮮人骄傲的“社会主义优越性”。为在短期内解决住房问题,平壤市大力建设统一大街,在1990年一年内兴建了3万套现代化住房。在1990年代後,隨著國家分配系統的失靈,國營店無法提供各種的必需品於市民,加上通漲的出現,民眾的薪金不足應付日常需要。為了賺取額外收入,民眾在街上擺賣自家製作的日用品和食物,這種的小買賣可佔一個家庭的八成收入[27]。儘管這些的買賣有違北韓的意識形態,但由於政府可從中取得稅收,平壤當局不但未表反對,反而大表讚同,更宣稱這是「實踐式的社會主義[28]。及後,北韓又承認市場的存在,鼓勵民眾租賃攤位經營,社區的商品和街邊的固定攤位也因而如雨後春筍般的出現,景區出現了擺賣飲料的小販,北韓的經濟環境出現變化[29]

農業[编辑]

示範農家

自1948年立國後,北韓則沿用蘇聯的集體化生產,農民會從國家分配到種子農具肥料機器,並按照政府的要求耕種。農民要將收成上貢政府,他們則會取得食物和其它日用品作酬勞。然而,由於北韓山多平地少,可耕地面積只佔國土的22%,耕地大多集中在如咸鏡兩道江原道等東部地區,加上蘇聯解體後,北韓失去了支援,造成肥料和燃料短缺,農產量頓時下降,在1994年至1996年間,該國的糧食產量就銳減六成[30],並從而造成了饑荒的出現。

北韓政府2002年推行的改善措施中推行承包制,又提高農作物的收購價格[29]。私人農場也在此時被政府提出,農民可以擁有自己的自留地,並自行決定所種的作物[14]。在這些的政策下,北韓的糧食產量有所增長,2004年,該國的農產量躍升至4百萬噸,是1997年的兩倍[31]。然而,由於缺乏肥料、機器協助生產和天災,儘管產出有所增長,但農產量還是相當有限,並依不時出現局部性的饑荒或糧食短缺。2007年發生的水災,就令南部出現糧食不足的情況[32]。有鑑於此,北韓政府在2012年決定進一步改革農業﹕集体農場可有更大的自由度選擇耕作的作物及對其的處置權[33]

稳定的国际粮食援助对满足人民的基本食品需求十分重要。药物供应以及农业援助之类的其他人道救援被限制实施。人口中营养不良的比例为全球最高。由饥荒所导致的死亡不计其数,慈江道两江道都是饥荒的重灾区,1997年是朝鲜饥荒最厉害的一年[來源請求]。目前中华人民共和国是朝鮮最大的援助国。每年向朝鮮提供大量的粮食和燃料等援助。

近年来,朝鮮在取得40多年经济建设成就的基础上,进一步加强社会主义民族经济的发展,进行了发电厂(站)建设、企业改建和扩建工程,推进了沙里院钾肥联合企业等重要项目的建设;兴修了2000公里水渠把大同江礼成江鸭绿江大宁江连成一个大灌溉网,解决了西部产粮区农田的灌溉问题。

幣改事件[编辑]

由于2009年11月底朝鲜货币改革彻底失败,朝鲜新币不断加速贬值,朝鲜市场各类商品均是有价无市,朝鲜经济已经走向崩溃。2009年朝鲜货币改革失败导致经济瘫痪后,原朝鲜劳动党计划财政部部长朴南基因主导货币改革而被免职。[34]2010年3月18日,韩联社引述多名在北韓的消息人士指稱,朴南基已经在平壤顺安区域被强加了“作为大地主的儿子,潜入革命队伍,蓄意置国家经济于死地”的罪名而被枪决[35][36],然而有南韓消息稱“朝鲜的精英以及普通老百姓都几乎不相信朴南基的罪名。”“大部分都认为,朴南基是朝鲜领导班子的替罪羔羊。”[35]

根据韩国中央银行的报告显示,2009年、2010年和2011年的朝鲜经济增长率分别为负0.9%、负0.5%与0.8%[37]

未來展望[编辑]

朝鮮一家外汇商店陈列的商品,以欧元和朝鮮元标价

1991年起朝鮮经济建设的主要任务是优先发展国民经济的先行部门;在高水平上实行生产正常化,进一步提高人民的物质生活水平。具体是:在投资上优先保证采掘工业、电力工业、冶金工业和铁路运输业的发展;加快“10月9日”計畫钢铁厂、发电站、沙里院钾肥联合企业等重点项目的建设,迅速发展农业和轻工业;建设更多的现代化住宅。

但是後續的蘇聯解體和大水災使北韓國民經濟崩潰,饑荒死傷無數,但另一方面也促進了經濟改革,外商投資特區的放寬和朝鮮旅遊的扶植都是這一背景下的產物,金正恩上台後其核武計畫逐漸開花結果,讓北韓感覺安全已經有所保障可以開始減低軍事預算投入民生,所以2013年發表了「核武和經濟並行」的雙軌發展規劃,可以預見未來民生經濟著力將增強。現時中华人民共和国是北韓的最大貿易國,出入口分別佔了42%和57%。

参见[编辑]

参考资料[编辑]

  1. ^ 1.0 1.1 Bureau of East Asian and Pacific Affairs. Background Note: North Korea. U.S. Department of State. August 2009 [2009-10-27]. 
  2. ^ 2.0 2.1 2.2 2.3 2.4 2.5 2.6 CIA World Factbook: North Korea. CIA World Factbook. 2010-04-26 [2010-05-17]. 
  3. ^ Young-jin, Oh. NK's Economy Records 1st Growth in 3 Years. The Korea Times. June 28, 2009. 
  4. ^ 4.0 4.1 4.2 4.3 (英文)世界概況. Korea、North. 中央情報局. 2012年 [2013年6月13日]. [失效連結]
  5. ^ 日本貿易振興会 (1991) p.40、今村 (2005) pp.92-93、木村、安部 (2008) pp.21-23、三村 (2010) pp.54-55
  6. ^ 朴貞東 (2004) pp.20-24、今村 (2005) pp.93-94
  7. ^ 鐸木 (1992) pp.44-45、今村 (2005) pp.94-95、三村 (2010) pp.54-55
  8. ^ 日本貿易振興会 (1991) pp.40-41、鐸木 (1992) p.45、今村 (2005) p.95
  9. ^ 凤凰网:中朝关系60年来多次面临重大考验
  10. ^ 新浪网:中朝关系六十年梳理
  11. ^ 日本NHK电视台纪录片《北朝鲜》
  12. ^ Country Study 2009, pp. XXXII, 46
  13. ^ 玉城 (1993) pp.55-63、今村 (2005) p.135
  14. ^ 14.0 14.1 Ralph Hassig,Kongdan Oh. "The Hidden People of North Korea: Everyday Life in the Hermit Kingdom". 198
  15. ^ Charles K. Armstrong, . "The Destruction and Reconstruction of North Korea, 1950 - 1960 ." Asia-Pacific Journal. (2012)
  16. ^ HISTORY OF NORTH KOREA
  17. ^ Ralph Hassig,Kongdan Oh. "The Hidden People of North Korea: Everyday Life in the Hermit Kingdom". 75
  18. ^ "Groups: Most inter-korean business runs badly" 《中央日報》 21 6 2006
  19. ^ "Doing business in North Korea still difficult: poll" 《The Korea Herald》29 1 2008
  20. ^ "朝鮮暫時關閉開城工業園區" 《BBC News》 8 4 2013
  21. ^ "韓國「接受」北韓就開城園區會談提議" 《BBC News》 6 6 2013
  22. ^ World Mineral Production British Geological Survey 2008
  23. ^ 張慧智、李敦球. 《朝鮮﹕神秘的東方晨曦之國》. 68
  24. ^ 朝鲜毒品攻陷东三省
  25. ^ http://qnck.cyol.com/html/2012-06/06/nw.D110000qnck_20120606_3-04.htm
  26. ^ Ralph Hassig,Kongdan Oh. "The Hidden People of North Korea: Everyday Life in the Hermit Kingdom". 80-81
  27. ^ "It's not all doom and gloom in Pyongyang". 《Asia Times》 24 9 2011
  28. ^ Ralph Hassig,Kongdan Oh. "The Hidden People of North Korea: Everyday Life in the Hermit Kingdom". 77
  29. ^ 29.0 29.1 張慧智、李敦球. 《朝鮮﹕神秘的東方晨曦之國》. 63
  30. ^ AMNESTY INT’L, supra note X, at 11
  31. ^ "Report on U.S. Humanitarian assistance to North Koreans" United States House Committee on Foreign Affairs 2006.
  32. ^ "UN fears tragedy over North Korean food shortage" 《The Guardian》 17 4 2008
  33. ^ "朝鮮嘗試農業改革 推廣“分田到戶”" 《朝鮮日報》中文版 25 7 2012
  34. ^ 美媒称朝鲜货币改革失败 财政部长朴南基被免职. 万景新闻. [20100318]. 
  35. ^ 35.0 35.1 “负责朝鲜货币改革的朝鲜前劳动党财政部长被枪决”. 韩联社. 2010-03-18 [2010-03-19]. 
  36. ^ 韩媒称朝鲜高官因货币改革失败被枪决. 腾讯新闻. [20100318]. 
  37. ^ 朝经济3年来 首次恢复增长. 联合早报. 2012-07-09. 

参考书籍[编辑]

  • (日文)日本貿易振興会『ジェトロ貿易市場シリーズ316 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国』、日本貿易振興会、1991年 ISBN 4-8224-0535-4
  • (日文)今村弘子『北朝鮮「虚構の経済」』、集英社、2005年 ISBN 4-08-720296-8
  • (日文)木村光彦、安部桂司『戦後日朝関係の研究』、知泉書房、2008年 ISBN 978-4-86285-040-9
  • (日文)*小牧輝夫編『経済から見た北朝鮮 北東アジア経済協力の視点から』、明石書店、2010年 ISBN 978-4-7503-3175-1
    • 朴在勲「朝鮮における経済再建の動き」
    • 三村光弘「朝鮮における鉱工業の発展」
    • 澤池忍「日朝経済関係」
  • (韓文)(日文)朴貞東『北朝鮮は経済危機を脱出できるか』姜英之翻译、社会評論社、2004年 ISBN 4-7845-0284-X
  • (日文)鐸木昌之『東アジアの国家と社会3 北朝鮮 社会主義と伝統の共鳴』東京大学出版会、1992年 ISBN 4-13-033063-2
  • (日文)玉城素、渡辺利夫編『北朝鮮 崩壊かサバイバルか』サイマル出版社、1993年 ISBN 4-377-1098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