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遂犯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Scale of justice 2.svg
大陸法系刑法
犯罪论
二階論三階論
构成要件

客体·行为作为·不作为
危害结果·因果关系·犯罪主体
主观要件故意·過失
未遂·既遂·中止·预备

違法性

阻卻違法事由
正當防衛·緊急避難

罪責

心神喪失·精神耗弱
原因自由行為·責任能力
期待可能性·犯罪意識

正犯共犯

直接正犯·間接正犯
共同正犯·共謀共同正犯
教唆犯 ·幫助犯

罪數

想像競合·牽連犯·連續犯
數罪併罰

刑罰論
法定刑

死刑 ·無期徒刑
有期徒刑·罰金·科料
拘役·没收
褫奪公權·剥夺政治权利
量刑 ·宣告刑
自首 ·減刑 ·緩刑

保安處分
法律原則
罪刑法定原則·罪責原則
正當法律程序·比例原則
信賴保護原則·平等原則
刑事訴訟法 ·刑事政策

未遂犯[1]刑法的概念,「未遂」即「尚未達成」的意思,未遂繼續發展就會變成「既遂」(「已遂」)。在刑法的學說中,判斷某人有罪與否,首先必須確認此人的行為是否符合(該當)刑法法條中的構成要件,而「行為」又細分為:行為主體、行為本身及行為結果三者加以探討,而「未遂」的概念即建立在結果的發生與否上。

此外,非故意行為不算是未遂。

未遂犯的入罪[编辑]

假如犯罪行為尚未產生犯罪結果,何以定罪於人呢?究其原因,乃是這種犯罪行為所帶來的潛在危險,已經嚴重危害到法益了,若繼續進行下去,直到產生犯罪結果,將會造成不可收拾的後果,故必須以刑法事先加以防範。

然而,因果環環相扣,危險的結果有危險的肇因(未遂行為),危險的肇因又有其肇因(未遂行為的未遂行為),倘若無止盡地追究下去,則人類生活動彈不得,故未遂犯的認定理應以具體的內容作嚴格的限制。

另外,刑法中有一些罪,只有未遂犯,不可能有既遂犯,例如:內亂罪,以刑法學的笑話來解釋:「內亂罪的既遂犯就會成為國父。」

犯罪過程[编辑]

犯罪行為的過程大致如下:

陰謀犯(幾乎無危險可能)→→預備犯(輕度危險可能)→→著手(具體危險可能)→→未遂犯(法益危殆化)→→實行行為(危險實現)→→犯罪結果發生(法益侵害)。

說明[编辑]

犯罪行為,從腦袋裡的構思,到發生真正的侵害,是一段很漫長的過程,倘若僅是腦袋裡的構思即構成未遂犯,這種過於嚴格的法律規範將使人類生活受到壓縮,是故,為了審慎未遂犯的判斷,國內外發展出「著手」的學說。

源自德國的主觀主義,將著手定義為「犯意飛躍」之時,顯然是受到天主教的影響。但既然行為人的內在主觀意思(人心)是難以捉摸的,這種學說會擴大法官的心證範圍,對被告相當不利。

是故,客觀主義認為,著手是某種行為在客觀上累積了「相當程度的危險可能」之時。

著手之後,將「危險可能」完全化成「危險」的行為就稱為「實行行為」。

未遂犯類型[编辑]

形式上區分[编辑]

  1. 著手未遂,又稱為未了未遂,指完成著手,但尚未完成實行行為。
  2. 實行未遂,又稱為終了未遂,指完成實行行為,但尚未發生結果。

實質上區分[编辑]

  1. 中止未遂:又分為「己意中止」與「防果中止」,前者顧名思義是犯罪者出於自己的意思,停止犯罪行為,使得結果不發生,例如:停止開槍;後者則是積極地防止結果發生,例如:下毒後幫助解毒。
  2. 障礙未遂:指犯罪行為或結果,因為外來的干涉,使得犯罪行為無法繼續或結果不能發生。
  3. 不能未遂:又分為「絕對不能」與「相對不能」,前者例如:以稻草人詛咒他人;後者例如:準備射殺他人,卻忘記裝填子彈。

未遂犯的補充[编辑]

未遂犯因為有不能未遂的問題,所以必須判斷犯罪行為是否會產生具體的危險,如果沒有,就不予處罰。未遂犯既然是實害未發生,從某個角度來看,未遂犯其實也是危險犯的一種,特別是實害犯與危險犯也同樣是結果層面的論述。但需要注意的是,未遂犯有結果不能的除罪情況,但危險犯卻有抽象危險犯的入罪化而仍屬有罪的情況。

參考資料[编辑]

  1. ^ 李茂生(2012),刑法總則講義P.152以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