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那识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末那识梵文manas-vijñāna),佛教術語,的分類之一,為瑜伽行唯識學派護法學系或法相唯識宗所说八识中的第七识。具恆審思量之性,又稱思量識;為第六識意識之所依識,為與第六識意識(mano-vijñāna)區別,稱為第七識、第七末那識[1]

音義[编辑]

末那(manas),義譯為,是思量、思考的意思。在《雜阿含經》中,意與經常一同出現,被當成同義詞[2]。是六處六識六根之一。

出處[编辑]

玄奘譯《瑜伽師地論》有關於識蘊有兩個說法:一為心意識三分,、「末那」與並列[3];二為本識和轉識二分,「末那」是七轉識之一[4]。玄奘譯《顯揚聖教論》中,提到識有八種,為阿賴耶識、五識、「意」及意識[5]安慧大乘廣五蘊論》記載為六轉識染污意和阿賴耶識[6]

瑜伽師地論》中記載,「末那」恆與我見我慢相應[7],常與阿賴耶識俱轉[8],意識依染污末那,而受相縛,不得解脫[9]真諦譯《決定藏論》對應段落稱意識依「心」得立[10]

玄奘譯《瑜伽師地論》中指示「末那」為意根[11],玄奘譯《顯揚聖教論》在相應段落將此處的「末那」直接稱為「意根[12],此二論一致記載:以阿賴耶識為所依,五識得以生起,又因阿賴耶識,而有意根,以意根為所依,第六意識得以生起。真諦譯《決定藏論》對應段落沒有提及「末那」作為意識的所依[13]

第二能變識[编辑]

瑜伽行唯識學派謂萬法皆為識之所變,故謂八識為能變。第一能變識:阿賴耶識。[14]第二能變識:末那識。[15]諸心所有法乃由八識和合運作而為變現,末那識能在初能變識阿賴耶配合下變現萬法,故名第二能變識。

末那識的功能[编辑]

第七识的一个主要功能是,对第八识(阿賴耶識)的进行主观感应并形成自我意识–恆執阿賴耶識為我、我所有。[16]《大乘密嚴經》卷1有這樣的說法:末那攀緣阿賴耶識,就如同磁石緊吸著鐵一般,染污的末那識,執取阿賴耶為自內我,末那識執持有情身一切法,以為他就是身心的主人。末那识特点是思量,而第六识的特点是识别。由于不可控,通过第七识会产生我痴、我见、我慢、我爱等四烦恼。

法相唯識宗認為,末那識是第六意識之所依根,故名意根,與前五根(眼根、耳根、鼻根、舌根、身根)同屬六根[17]之一,不同於前五根是有色根,是屬於色法;意根是心法,是八識中之第七識,心法無色,屬無色根。

  • 意根是不可見有對,是無色根。
  • 意根是意識所依根,所以稱為意根。
  • 意根是能引生意識的心,所以稱為意根。
  • 意根是意識生起後運作時必須依止才能運作的心,所以稱為意根。

歷史研究[编辑]

在龍樹著作中,不曾提到末那識,在唯識學派早期經典,如《解深密經》與《攝大乘論》中,也都沒有提到末那識。在八識學說中,末那識可能是最晚出現的。菩提流支譯《入楞伽經》中提到八識,其中第二識稱為意,即末那[18]。至《成唯識論》時,末那識學說已被確立,並形成八識體系。

學術界認為《瑜伽師地論》、《解深密經》與《攝大乘論》皆未明確說到末那識,日本學者結城令聞認為,《解深密經》時代尚未有末那識的說法,直到無著時代,末那識學說才被建立。印順法師認為,末那識是由《解深密經》中的阿陀那識與《攝大乘論》中的染污意識,逐漸發展而成[19]

地論宗南道派的法上在解釋《十地經論》中「三種同相智」時,以被認為是生死根本的阿梨耶識為第七識[20][21],體現了歷史上曾有個時段,有人不把「意」分立為第六意識和其所依意根即末那識[22]

相關條目[编辑]

參考文獻[编辑]

  1. ^ 《成唯識論》卷4:「是識聖教別名末那,恒審思量勝餘識故。此名何異第六意識?此持業釋如藏識名,識即意故,彼依主釋,如眼識等。識異意故,然諸聖教恐此濫彼故於第七但立意名。」
  2. ^ 《雜阿含經》卷12〈289經〉:「彼心、意、識,日夜時刻,須臾轉變,異生、異滅。猶如獼猴遊林樹間,須臾處處,攀捉枝條,放一取一。彼心、意、識亦復如是,異生、異滅。」
  3. ^ 《瑜伽師地論》卷63:「此中諸識,皆名心、意、識。若就最勝:阿賴耶識名心,何以故,由此識能集聚一切法種子」故,於一切時緣執受境,緣不可知一類器境;末那,於一切時執我我所及我慢等,思量為性;餘識名識,謂於境界了別為相。」
  4. ^ 玄奘譯《瑜伽師地論·攝決擇分》:「云何名為勝義道理建立差別?謂略有二識,一者阿賴耶識,二者轉識。阿賴耶識是所依,轉識是能依,此復種,所謂眼識乃至意識。譬如水浪依止暴流,或如影像依止明鏡。」
  5. ^ 玄奘譯《顯揚聖教論·攝事品》:「心者,謂心、意、識,差別名也。問何等為識?答識有八種,謂阿賴耶識、眼、耳、鼻、舌、身識、、及意識。」
  6. ^ 安慧大乘廣五蘊論》:「如是六轉識,及染污意,阿賴耶識,此八名識蘊。」
  7. ^ 《瑜伽師地論》卷51:「由此末那,我見慢等恒共相應,思量行相。若有心位,若無心位,常與阿賴耶識一時俱轉,緣阿賴耶識以為境界,執我起慢,思量行相。」
  8. ^ 《瑜伽師地論》卷51:「云何建立阿賴耶識與轉識等俱轉轉相?謂阿賴耶識,或於一時唯與一種轉識俱轉,所謂末那。何以故?……或於一時與二俱轉,謂末那及意識;或於一時與三俱轉,謂五識身隨一轉時;或於一時與四俱轉,謂五識身隨二轉時;或時乃至與七俱轉,謂五識身和合轉時。」
  9. ^ 《瑜伽師地論》卷51:「又復意識,染污末那以為依止,彼未滅時,相了別縛,不得解脫,末那滅已,相縛解脫。」
  10. ^ 真諦譯《決定藏論》:「阿羅耶識或共一識相應得生,如說於,心有我見憍慢為相,於有意識,於無意識,阿羅耶識恒相應生,此我慢心,取阿羅耶識為境,言是我,言有我為相。或二識俱生,謂於意識。或三識共生,謂於意、意識,於五識中隨取一識。或四識相應生,於五識取二識。乃至於五六七識共生,六塵現在前故。此意識,依得立,因心未滅之時,意識不解縛故,因心若滅,意識則解。」
    真諦譯《轉識論》:「五識,於第六意識、及本識、執識,於此三根中,隨因緣,或時俱起,或次第起。以作意為因,外塵為緣,故識得起。若先作意,欲取色、聲二塵,後則眼、耳二識,一時俱起,而得二塵;若作意,欲至某處、看色、聽聲、取香,後亦一時,三識俱起,得三塵;乃至一時,具五識俱起亦爾。或前後次第而起,唯起一識,但得一塵。皆隨因緣,是故不同也。如是七識,於阿梨耶識中,盡相應起,如眾像影,俱現鏡中,亦如眾浪,同集一水。問:此意識,於何處不起?答:離無想定,及無想天,熟眠不夢、醉、悶絕、心暫死,離此六處,餘處恒有。如此識轉,不離兩義,一能分別,二所分別,所分別既無,能分別亦無,無境可取,識不得生,以是義故,唯識義得成。」
  11. ^ 玄奘譯《瑜伽師地論》卷51:「為所依者:謂由阿賴耶識執受色根,五種識身依之而轉,非無執受。又由有阿賴耶識故,得有末那,由此末那為依止故,意識得轉。譬如依止眼等五根,五識身轉,非無五根,意識亦爾,非無意根。」
  12. ^ 玄奘譯《顯揚聖教論·攝勝決擇品》:「依止因者:謂由阿賴耶識所執色根為依止故,五識身轉,非無執受。又由有此識故,得有意根,由此意根為依止故,意識得生。譬如依止眼等五種色根,五識身轉,非無五根,意識亦爾,非無意根。」
  13. ^ 真諦譯《決定藏論》:「依託者:阿羅耶識持諸色根,五識得生,不持不生。有阿羅耶識時,意識得生。」
  14. ^ 《成唯識論》卷2:「論曰:初能變識大小乘教名阿賴耶。」
  15. ^ 《成唯識論》卷4:「第二能變其相云何?頌曰:次第二能變,是識名末那,依彼轉緣彼,思量為性相。」
  16. ^ 《大乘百法明門論疏》卷上
  17. ^ 《雜阿含經》卷11:「「何等為六根?眼根不調伏、不關閉、不守護、不修習、不執持,於未來世必受苦報;耳、鼻、舌、身、意根亦復如是。愚癡無聞凡夫眼根見色,執受相,執受隨形好,任彼眼根趣向,不律儀執受,住世間貪、愛、惡不善法,以漏其心,此等不能執持律儀,防護眼根。耳、鼻、舌、身、意根,亦復如是。如是於六根不調伏、不關閉、不守護、不執持、不修習,於未來世必受苦報。」 (CBETA, T02, no. 99, p. 76, a23-b2)
  18. ^ 菩提流支譯《入楞伽經》卷8:「復次,大慧!言善不善法者,所謂八識。何等為八?一者、阿梨耶識;二者、意;三者、意識;四者、眼識;五者、耳識;六者、鼻識;七者、舌識;八者、身識。」
  19. ^ 印順《以佛法研究佛法》〈阿陀那與末那〉:「須知末那譯曰意,是思量義;常談之恆審思量,乃玄奘增飾 ,非梵文本義,亦無著世親學所不談。末那之作用,在為六識生起之所依。上尋 『阿含』,則意處、意界,通為六識,別為意識之所依。一切有系之婆沙師、譬 喻師等,不知有細意,乃立識無間滅為意。上座分別說系,則於六識外別立同時 意界。龍樹立『現在意』(真諦有此義)。大眾系之根本識及意界是常等,雖立 名不同,而辨其為六識生起所依之意界則一。若見此義,則『解深密經』之阿陀 那識為依止,確指末那(意),無猶豫餘地。『解深密經』,本識一而轉識六, 本末合論唯七心。以阿陀那識執持身根故,能起六識,故阿陀那復當末那之名。 後之學者,偏據奘傳之八識差別論,偏據恆審思量之末那,乃於「心意識相品」 中不復能得末那。或者不忍『解深密經』無末那,乃欲離此品而別求。宗派意識不除,經論之真義難明,此豈偏激之談哉!」
  20. ^ 《十地論義疏》卷1:「三種同相智者:一緣起,二妄相,三真如。緣起者,第七阿梨耶識,是生死本也。妄想者六識心,妄生分別,邪著六塵。真如者,佛性真諦。第一義空也。此三解,無別異名,為同相。終日同處,染淨常別,名不雜。」
  21. ^ 《十地論義疏》卷1:「法身者,法性身。心者,第七心。意者,第六意。識者,五識識。」
  22. ^ 霍韜晦《安慧「三十唯識釋」原典譯注》:「後來玄奘糅譯成唯識論,即據後期唯識家義進一步把染污意列為第七識,並從音譯為「末那」(manas),一方面又借梵文複合詞的訓釋法說末那識是持業釋,「識即意故」,第六意識則是依主釋,「識異意故」(卷四、頁三五),於是徹底分裂為二。其實從末那識的建立經過上看,則與第六意識在存有上應為一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