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因坊秀哉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日語寫法
日語原文 本因坊 秀哉
假名 ほんいんぼう しゅうさい
平文式罗马字 Honinbō Shūsai
左為本因坊秀哉,右為吳清源

本因坊秀哉(1874年-1940年),日本圍棋棋手,本名田村保壽,生於東京芝櫻田町,父親田村保永。法名日溫。

保壽十歲進入方圓社,受村瀨秀甫五子,之後開始做方圓社的塾生。十三歲初段,與另外兩個塾生石井千治杉岡榮次三人倍受期待,合稱「方圓社三小僧」。1891年受不了塾生嚴苛的功課與壓力,加上年歲漸增卻遲遲不能升段,於是逐漸討厭下棋,而離開方圓社開始流浪。

流浪了幾個月後,一無所成,人窮志短下到千葉的某寺廟當教棋師,勉強過活。某天後藤像二郎伯爵(本因坊秀榮好友,方圓社常客)來廟裡瞻拜,保壽趕忙請求幫助,於是像二郎介紹保壽給岩田周作,周作與之對局後知道保壽實力不小,便將他送去秀榮門下,秀榮與保壽下了盤讓三子入門考試,保壽大勝,於是秀榮便把保壽收為內弟子。但是在入門考試棋上,保壽因在塾生時代受過嚴苛訓練,正襟危坐、嚴肅異常,而秀榮向來討厭這種人,是以保壽與秀榮間便存在著芥蒂。

保壽做了內弟子後,反而比做塾生更加勞累,內弟子還需替師父做家事,各種僕役事務樣樣來,但保壽實在不敢再次逃走,1892年保壽先著勝了秀榮後跳升四段。三年後與石井千治進行受先十番碁,直到後來第五次十番碁(第五次時,保壽已經七段,千治已改名中川龜三郎二世,六段),連降五級,反而倒過來讓先二。1897年升上五段,三年後六段,1905年更是升上了七段。

保壽升上七段,環顧坊門,絕無對手,天下對秀榮都只有先二的份,只有保壽可以受先,眾人都認為定是本因坊繼承者,無奈秀榮心存芥蒂,加上保壽生性小氣,且頗為自負,升上七段後反而遭到秀榮的疏遠。同年,雁金準一離開方圓社加入坊門,早在1898年秀榮在自己辦的研究會「四象會」上遇到準一(二段,小保壽五歲),就喜愛非常(據說是因為兩人長的很像)。於是在準一入坊門後,保壽益發被秀榮忽視,甚至1906年以後秀榮都規定保壽不可晉見。

翌年,秀榮病危,保壽並沒前來探望,於是秀榮將保壽開除家籍,並且在遺書中立準一為繼任家督,沒多久就去世了。此事震驚天下,坊門雖然是傳統家元,聽命於家督,但還是有幾位棋士為保壽打抱不平,於是坊門就分裂成兩派,一派支持準一,並握有本因坊大印,另一派支持保壽。無奈準一忠厚老實,在記者追問誰強誰弱下,準一自承無論棋力、入門資歷都不敵(當時五段),登時保壽一派勢力大增,準一那派一時手足無措,便請已經退休許久的秀元再襲家督。

但是秀元心中卻是支持保壽的,當時準一派成立了敲玉會,保壽派成立了圍棋研究會,而彼時方圓社副社長中川龜三郎二世自立為同志會,在四強局面(上述三者加上方圓社)下,由某雜誌安排,同志會會長與圍棋研究會會長來場十番碁(其實就是保壽、千治第五次十番碁),結果保壽將龜三郎二世降了級,秀元趁機就傳位給保壽,是為第二十一世本因坊秀哉,並升為八段。

當上家督後,秀哉將天下所有棋士都降到先二,在1914年被推舉為名人。沒多久,當時天下三鼎足的方圓社、坊門(圍棋研究會)、裨聖會(因方圓社社長廣賴平治郎專權,瀨越憲作鈴木為次郎等中堅份子退社組裨聖會)合併成立日本棋院(但是秀哉要求保留其本因坊名號),看上去碁界五十年來的分裂終於結束,但秀哉對於舊裨聖會的人感到芒刺在背。不久就假藉名義將這些人從日本棋院給踢除,再次造成了棋正社與日本棋院的對立,可惜日本棋院資金多、制度好、棋士又多,在院社對抗賽下以車輪戰將棋正社拖垮(其中秀哉與準一的對局備受矚目),碁界終宣告統一(僅存的井上家不成氣候)。

在穩定的發展下,圍棋逐漸發揚光大,更在之後木谷實吳清源兩人的「新佈局」達到第三次盛世,其中吳清源(五段)與秀哉二先二先著的一局「星位三三天元」更是轟動當時,自古都不成文的規定只能下在小目,吳此舉被認為對名人嚴重不敬,據說秀哉最後之所以取勝,是因為他的弟子前田陳爾幫他出了一好招,即第160那一子「妙手」。許多人認為,秀哉屢次提出暫停(打掛),回去和弟子們研究,把一局棋延長三個月,未免不公正。從此,日本棋院規定一日內不能結束的比賽,採用「封棋製」的規定,就是輪到下子的一方將要下子的位置畫到棋譜上,交裁判保管,但對手無法得知,繼續比賽時放置到棋盤的相應位置繼續比賽。。

早在1923年,秀哉就已轉讓本因坊名號(可能原因為秀哉愛徒、創下時事新報圍碁新手合三十二連勝大紀錄、被視為定是二十二世本因坊的小岸壯二(號秀立)在此年去世的緣故),但是直到1936年才開始籌組本因坊戰。同年,與木谷實下了引退棋,正式結束了百年來本因坊家支持碁界的使命,1940年,秀哉去世,無法看到隔年由實力產生的第一屆本因坊頭銜得主。

雖然被稱為「不敗的名人」,但是後世的評價不高,雖然棋風奔放,卻不夠漂亮,有點蠻力的感覺。秀哉因當代第二強棋手也是先二的份,所以一生下了非常多讓子棋,讓子棋功夫被稱為天下絕品,二、三段的棋士受三子稍微不慎也將大敗,後世的評論「如果是沒貼目的棋,黑棋要照秀策的下法,白棋則要照秀榮的下法,讓子棋則非學秀哉下法不可。」

参考资料[编辑]

前任:
秀元
本因坊家
(世襲最後一位)
1908年-1936年
繼任:
秀格
(名譽頭銜)
前任:
本因坊秀榮
名人
(舊制最後一位)
1914年-1936年
繼任:
本因坊治勲
(名譽頭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