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执信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朱執信

朱执信(1885年-1920年),名大符,字执信以字行。广州人,祖籍浙江萧山,出生于廣東番禺(今廣州市越秀区豪賢路)。中国近代革命家、理论家。是孙中山的笔杆子。

生平[编辑]

執信學校
沙河頂的朱執信墓

父亲朱埭诧做过张之洞等人的幕僚。光绪二十八年(1902年)他入广州教忠学堂学习,在校组织群智社。1904年朱执信官费留学日本,入东京法政大学速成科读经济。在日本期间,他结识了孙中山。1905年7月他在日本加入中国同盟会,任评议部评议员兼书记。1905年起,他还在《民报》上接连发表文章。1905年至1907年间,他参与同立宪派大论战,发表《论满洲虽欲立宪而不能》等文,驳斥立宪派保皇论调。1906年1月,朱执信写《德意志社会革命家小传》,介绍马克思恩格斯活动和《共产党宣言》、《资本论》片段,成为最早把马克思阶级斗争剩余价值等理论介绍给中国读者作品。[1]

1907年他回国,先后在广东高等学堂政治学堂两广方言学堂任教。1908年,他和赵声邹鲁等策划发动广州新军起义,但因事泄而流产。1910年他参加广州新军起义。1911年参加广州黄花岗起义,参加“选锋”(敢死队),随黄兴攻打督署,失败後逃往香港[1]

1911年武昌起义爆发後,他在广东发动民军攻打省城广州,此后任广东军政府总参议,帮助姚雨平组成北伐军。南北议和成功後,他任广阳军务处督办和广东核计院院长,遣散民军,整饬财政。1913年他参加二次革命,失败後与廖仲恺逃到日本。1914年9月,他奉命返回广东,帮助邓铿主持广东讨袁的军事指挥,并且受邓铿委派到新加坡马来亚等地筹款,后来又主持了驱逐袁世凯手下的广东都督龙济光的军事活动,但遭到失败。1915年11月,他到日本加入孙中山中华革命党,12月任中华革命军广东司令长官。[1]

1917年爆发护法运动,他任广州大元帅府军事联络,并掌管机要文书,成为孙中山主要助手,随孙中山率北洋政府起义海军南下护法。1918年5月,护法运动失败,孙中山辞去大元帅职务,朱执信随孙中山从广州到上海,参与办理海外华侨捐款事宜,并负责联络福军陈炯明军,以驱逐占据着广州的旧桂系五四运动期间,他协助孙中山撰写《建国方略》,并发表了《革命党应该如何》等文章赞颂俄国十月革命。他还在上海创办《民国日报》副刊《星期评论》以及《建设》杂志,并参加编辑。[1]

1920年6月,他被派往漳州,督促驻扎漳州的粤军西进讨伐桂系。此后他到广州,策动军队讨伐桂系。经他策动,虎门要塞司令丘渭南宣布独立。1920年9月21日,朱执信到虎门调停桂军东莞民军冲突,不幸被乱枪击中身亡,時年35岁。[1]

1920年12月15日,朱执信灵柩由宝璧舰运回广州。1921年1月16日,下葬于东沙马路驷马岗(即今先烈路)。[1]

朱執信突然過世,使孫中山失去軍事上一個重要依靠,使學習軍事的蔣中正在孫中山面前地位不斷提高。孫在給蔣的電文中提到「執信忽然殂逝,使我如失左右手,計吾黨中知兵事而且能肝膽照人者,今已不可多得。惟兄之勇敢誠篤與執信比,而知兵而又過之。」蔣中正亦在《祭總理文》中称,朱執信死後「吾師(指孫中山)並以執信之責任歸諸中正。」

纪念[编辑]

孙中山为了纪念他对民主革命的卓越贡献,以他的名字在广州市开办了执信中学。初时有衣冠冢位于该校内,每逢清明,都会有大量的师生校友前来悼念缅怀。其主坟位于沙河顶先烈路,为广州市文物保护单位。后因为白蚁问题主坟迁至执信中学,原执信中学内的衣冠冢迁至沙河顶。

上海交通大学徐汇校区内有执信西斋

[编辑]

朱执信墓
广州市文物保护单位
所在  中国广东省广州市
先烈东路127号
执信南路152号
分类 革命遗址及革命纪念建筑物
时代 1921年
编号 1-1
登录 1963年

朱执信遗体于民国十年(1921年)1月16日葬于先烈东路127号的驷马岗上,墓园占地6670平方米,四周有围墙。园门为西式花岗石牌坊,拱形门、两边各有一根圆柱,牌坊的额板上刻阳文“朱执信先生墓道”。墓道两旁有两座六角亭,墓道中央有一亭,亭中在一个方形青石碑上刻有孙中山题的“朱执信先生墓”。墓后有5米高的墓表,正面阴刻“朱执信先生墓表”、为汪兆铨题、内文为汪兆铭撰并书,刻1千多字的朱执信生平事迹。在墓园西北角有朱执信生平史迹展览馆。1936年秋季发现该墓地有白蚁,将遗骸迁至执信中学内,此墓则为衣冠冢。沙河顶墓地1983年归属广州市十九路军淞沪抗日阵亡将士陵园管理处管理。而执信中学内的朱执信墓,占地500平方米,墓包呈馒头形,高3米多,周长10余米。1963年3月广州市人民委员会公布两处墓址均為广州市文物保护单位[2]

著作[编辑]

著作编成《朱执信文集》。[1]

参考文献[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