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严 (蜀汉)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李嚴(?-234年),后改名李平,正方中国三国荊州南陽郡(治今河南省南陽市)人,蜀汉的將領和重臣,与諸葛亮同為劉備臨終前的托孤大臣;因為北伐延誤糧草押運,推卸責任,被貶為庶民。後來諸葛亮病逝,得知沒有人重新起用自己,憂憤病死。

生平[编辑]

李严少為郡職吏,以才幹稱,早年任职于荊州牧劉表麾下。曹操入荊州時,李嚴流亡入,被劉璋任命為成都,因能於政事而頗有名聲。

倒戈相投[编辑]

建安十八年(213年),李嚴被刘璋臨時任命为護軍,与參軍费观綿竹军拒劉備;李嚴、费观陣前倒戈,率眾投降,同拜裨將軍刘备攻取益州后,李嚴為犍為太守、興業將軍。益州因在劉璋治理下,法紀鬆弛,德政不舉,威刑不肅。劉備於是命军师将军諸葛亮、扬武将军暨蜀郡太守法正、昭文將軍伊籍、左將軍西曹掾劉巴和李嚴5人一起制定《蜀科》,後來成為了蜀漢的法律體系的基礎。

才幹優越[编辑]

建安二十三年(218年),劉備漢中交戰正酣,蜀中盜賊馬秦高勝等在郪聚眾數萬造反,攻佔資中縣。當時中大部分兵力民力都前往支援漢中前線,李嚴無法調集別處的軍隊,於是只率領著犍為郡五千士卒討伐反叛,成功地消滅了叛軍。不久後,越巂夷帥高定率軍圍攻新道縣李嚴前往解圍,高定被擊敗後逃走。劉備於是加封李嚴為輔漢將軍,領郡如故。南中雍闓益州作亂,李嚴寫了六張紙的書信給雍闓,向他解釋利害,但雍闓不聽,依舊煽動南中叛亂,後諸葛亮只得率軍平定南中。

由於諸葛亮率軍進駐從漢中,李嚴被委以管理後方事務,於是移屯江州(今重慶市一帶),留護軍、征西将军陳到駐永安,江州、永安等地軍政皆歸屬李嚴負責。當時李嚴寫信給先前叛將、曹魏新城太守孟達,勸其反戈一擊,回歸蜀漢,信中說:“我與孔明都受到先帝的託付,憂慮重重、責任艱巨,所以想找到復興大業的良伴。”諸葛亮後來也寫信給孟達,信中曾言道:“處理事務像流水般迅速而又條理,決定重大事項的取捨時毫不猶豫,這就是李正方的性格啊。”

受命托孤[编辑]

222年,先主召李嚴到永安宮,拜尚書令,輔助丞相諸葛亮處理國政。223年,夷陵兵败的刘备臨終時,托孤丞相诸葛亮和李严輔佐少主,委任李嚴為中都護,統內外軍事,留鎮永安。同年,李嚴受封為都鄉侯,假節,加光祿勳。建興四年,轉前將軍。

自視甚高[编辑]

犍為太守上,表現出其優秀治政能力:鑿通天社山,修築沿江大道,大興土木,把郡城整修一新,以致“吏民悅之”,“觀樓壯麗,為一州勝宇”。李嚴性情孤傲,難以與人相處,在任期間大蓋房舍滿足一己之私,曾因遷移郡治官邸一事與持反對態度的郡功曹楊洪爭執,楊洪一氣之下主動辭職引退。都督江州後,又與屬下牙門將王沖發生摩擦,王沖自知為李嚴所疾恨,懼怕因此被誣陷罪名而叛逃降魏。李嚴自視甚高,護軍輔匡等年齡與地位與李嚴差不多,但李嚴卻不願主動與他們來往。

腹有鱗甲[编辑]

226年,諸葛亮在漢中,準備發兵伐魏,於是想調李嚴率軍鎮守漢中,但李嚴想盡辦法推脫不去,卻要求劃分五個郡作為巴州,讓他擔任巴州刺史,諸葛亮沒有答應。此前又曾勸諸葛亮應該受九錫,慫恿諸葛亮進爵稱王,被諸葛亮加以駁斥。二人由此不睦,逐漸形合影離。李嚴的同鄉尚書令陳震出使東吳前,私下裡對諸葛亮說“李正方腹中有鱗甲”,暗示李嚴心術不正,可能會製造事端。諸葛亮以“大事未定,漢室傾危,伐平之短,莫若褒之”,認為自己與李嚴還是可以相忍為國、並肩合作的。

心懷不軌[编辑]

230年,曹魏大司马曹真发兵三路伐诸葛亮准备遣军西入陇右武威击退曹魏偏师。为加强汉中防务,遂要求李严率二万人赶赴汉中阻击敌军。李严不满被调离江州,在私下传言说司马懿等已经设置了官署职位来诱降他,诸葛亮知其意,于是上表迁李严为骠骑将军,又表其子李丰為江州都督督軍,接替管理江州防务,李严这才愿意北上汉中。诸葛亮命李严以中都护署丞相府事务。李严改名为李平。

難辭其咎[编辑]

231年春天,诸葛亮率军北伐,李严负责后勤补给。夏末之时,李严写信给诸葛连称由于连天大雨,運糧不繼,希望诸葛亮撤军,诸葛亮听取了他的意见。但是当诸葛亮退軍时李严表示「軍糧饒足,何以便歸」,希望以此推卸自己运粮不力之責。李严又上表蜀汉后主刘禅,說「軍偽退,欲以誘賊與戰」。结果諸葛亮出具其前後手筆書疏,李严辭窮情竭,被撤职后安置梓潼

234年,諸葛亮五丈原逝世的消息傳到梓潼後,李嚴認為以後的繼任者不可能再給他戴罪立功的機會了,於是悲憤而亡。子李豐後來官至朱提太守。

家庭[编辑]

子女[编辑]

  • 李豐:李严去世后,李丰在蜀汉官至朱提太守。

三國演義情節[编辑]

劉璋任命李嚴守綿竹抵抗劉備,和黃忠戰了四十多回合不分勝負,被孔明安排黃忠詐敗包圍後投降。劉備死前,召諸葛亮和李嚴聽受遺命。亦提及李嚴運糧不繼,假稱東吳來侵犯,使得諸葛亮退兵,但又向後主奏說糧食充足,不知諸葛亮為何退兵,結果被諸葛亮貶為庶民。到諸葛亮死時,李嚴亦因失去復官機會,大哭病死。

評價[编辑]

  • 諸葛亮:「部分如流,趨捨罔滯,正方性也。」[1]
  • 諸葛亮:「平為大臣,受恩過量,不思忠報,橫造無端,危恥不辦,迷罔上下,論獄棄科,導人為姦,情狹(一作狹情)志狂,若無天地。自度姦露,嫌心遂生」[2]
  • 陳壽:都護李嚴性自矜高。[3]
  • 陳壽:「李嚴以幹局達……覽其舉措,迹其規矩,招禍取咎,無不自己也。」[4]
  • 陳震:正方腹中有鱗甲,鄉黨以為不可近。[5]
  • 常璩:其太守,漢興以來,鮮後顯者。(《華陽國志·蜀志》)
  • “嚴少為郡職吏,用性深刻,苟利其身。鄉里為嚴諺曰:‘難可狎,李鱗甲’。”(《太平御覽》引《江表傳》)

參考[编辑]

  1. ^ 陳壽著,〈蜀書·劉彭廖李劉魏楊傳第十〉,《三國志》,北京中華書局,1959年,第999頁
  2. ^ 裴松之注引諸葛亮《公文上尚書》,刊陳壽著,〈蜀書·劉彭廖李劉魏楊傳第十〉,《三國志》,北京,中華書局,1959年,第1000頁
  3. ^ 《季漢輔臣贊》,刊陳壽著,〈蜀書·鄧張宗楊傳第十五〉,《三國志》,北京,中華書局,1959年
  4. ^ 陳壽著,〈蜀書·劉彭廖李劉魏楊傳第十〉,《三國志》,北京,中華書局,1959年,第1005-1006頁
  5. ^ 陳壽著,〈蜀書·董劉馬陳董呂傳第九〉,《三國志》,北京,中華書局,1959年,第985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