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匡筹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李匡籌
出生 生年不詳
唐朝
逝世 895年1月25日
唐朝
职业 卢龙节度使

李匡筹(?-895年1月25日?[1][2][3]),晚唐军阀,893年推翻兄长李匡威后成为卢龙节度使直至894年末或895年初战败。

家世及接管卢龙[编辑]

李匡筹生年不详,是卢龙首府范阳人。[4]李全忠于885年推翻时任节度使李可举,自任节度使;886年李全忠死后,李匡筹兄李匡威接管卢龙,[5]随后被任为节度使。[6]

李匡威当政时,李匡筹的表现记载不多,只知道他时任兵马留后、检校司徒,并娶了国色天香的张氏为妻。[4]893年,河东节度使李克用攻李匡威盟友成德节度使王镕,李匡威准备率军往救。在家人送他出征的家宴上,李匡威酒醉,强奸了张氏,[1]李匡筹因此怀恨。[4]李匡威军成功打退李克用后正从成德返回,李匡筹夺取军府,自称留后,下令召还士卒。李匡威军大部弃之而去投奔李匡筹,使李匡筹在李匡威没有进一步军事行动的情况下接管了卢龙。后李匡威评价李匡筹:“卢龙没有脱离我家的控制,我有什么好记恨的!只可惜李匡筹才短,不能保守,能到两年,就是幸事了。”[1]

随后,王镕迎李匡威来成德,出于感激,事之如父[1](王镕时年只有19岁[7]),但李匡威试图从王镕手中夺取成德,被忠于王镕的士兵所杀。得知李匡威死讯,李匡筹上表唐昭宗请求攻成德为其报仇,昭宗不许。同时,幽州将领刘仁恭蔚州,所部思归,刘仁恭率军攻李匡筹。李匡筹在居庸关败刘仁恭,刘仁恭逃奔河东投李克用。同年,李匡筹不顾昭宗未授权,攻成德辖下乐寿武强,声称为李匡威报仇。894年春,李匡筹被任为卢龙节度使。[1]

败亡[编辑]

刘仁恭到河东后,得李克用厚待。他经由李克用谋主盖寓请求李克用给他一万人,可取卢龙。李克用同意了,但最初只给他数千人。刘仁恭初攻卢龙因此失败。李匡筹因此错判形势,自信可败河东军,屡侵河东。李克用大怒,同年冬,亲自率军大举进攻卢龙,很快攻占武州,围新州。李匡筹所派援军在段庄被李克用大败,新州向李克用投降。李匡筹的另一路军队被李克用及其养子李存审所败。李匡筹率族人奔邻镇义昌军府沧州。义昌军节度使卢彦威却贪图李匡筹携带的辎重和妓妾,派军伏击李匡筹,杀之,尽俘其众。幽州投降李克用,[1]李克用让刘仁恭掌控卢龙。张夫人因哺乳未能逃脱,刘仁恭将她俘虏后献给李克用,为李克用所纳,后成为其宠姬。[6]

注释及参考文献[编辑]

  1. ^ 1.0 1.1 1.2 1.3 1.4 1.5 《资治通鉴》卷二百五十九:李匡威之救王镕也,将发幽州,家人会别,弟匡筹之妻美,匡威醉而淫之。二月,匡威自镇州还,至博野,匡筹据军府自称留后,以符追行营兵。匡威众溃归,……王镕德其以己故致失地,迎归镇州,为筑第,父事之。……李匡威在镇州,为王镕完城堑,缮甲兵,训士卒,视之如子,匡威以镕年少,且乐真定土风,潜谋夺之。李抱真自京师还,为之画策,阴以恩施悦其将士。王氏在镇久,镇人爱之,不徇匡威。匡威忌日,镕就第吊之。匡威素服衷甲,伏兵劫之,镕趋抱匡威曰:"镕为晋人所困,几亡矣,赖公以有今日;公欲得四州,此固镕之愿也,不若与公共归府,以位让公,则将土莫之拒矣。"匡威不以为然,与镕骈马,陈兵入府,会大风雷雨,屋瓦皆振。匡威入东偏门,镇之亲军闭之,有屠者墨君和自缺垣跃出,拳殴匡威甲士,挟镕于马上,负之登屋。镇人既得镕,攻匡威,杀之,并其族党。……李匡筹奏镕杀其兄,请举兵复冤;诏不许。  幽州将刘仁恭将兵戍蔚州,过期未代,士卒思归。会李匡筹立,戍卒奉仁恭为帅,还攻幽州,至居庸关,为府兵所败。仁恭奔河东,李克用厚待之。……李匡筹出兵攻王镕之乐寿、武强,以报杀匡威之耻。……乾宁元年甲寅,公元八九四年  春,正月,……  以李匡筹为卢龙节度使。……刘仁恭数因盖寓献策于李克用,愿得兵万人取幽州。克用方攻邢州,分兵数千,欲纳仁恭于幽州,不克。李匡筹益骄,数侵河东之境。克用怒,十一月,大举兵攻匡筹,拨武州,进围新州。……十二月,李匡筹遣大将将步骑数万救新州,李克用选精兵逆战于段庄,大破之,斩首万馀级,生擒将校三百人,以练〈糹斥〉之,徇于城下。是夕,新州降。……壬子,匡筹复发兵出居庸关,克用使精骑当其前以疲之,遣步将李存审自他道出其背夹击之,幽州兵大败,杀获万计。甲寅,李匡筹挈其族奔沧州,义昌节度使卢彦威利其辎重、妓妾,遣兵攻之于景城,杀之,尽俘其众。存审本姓苻,宛丘人,克用养以为子。丙辰,克用进军幽州,其大将请降。匡筹素暗懦,初据军府,兄匡威闻之,谓诸将曰:"兄失弟得,不出吾家,亦复何恨!但惜匡筹才短,不能保守,得及二年,幸矣。"
  2. ^ 中央研究院 两千年中西历转换
  3. ^ 895年1月25日是李匡筹弃卢龙试图逃奔义昌军节度使卢彦威辖区的日子;但卢彦威伏杀李匡筹。因此李匡筹之死是在1月25日当天还是稍后并不确切。
  4. ^ 4.0 4.1 4.2 《旧唐书》卷一百八十:李全忠,范阳人。……全忠惧,率其余众掩攻幽州。可举死。三军推全忠为留后,朝廷因以节钺授之,光启元年春也。  全忠卒,子匡威自袭父位,称留后。……景福初,镇州王镕诱河东将李存孝。克用怒,加兵讨之。时镕童幼,求援于燕;匡威亲率军应之。二年春,河东复出师井陉,再乞师,匡威来援。  匡威弟匡筹,妻张氏有国色。师将发,家人会别,匡威酒酣,留张氏报之。匡筹私怀忿怒,匡威军至博野,匡筹乃据城自为节度。匡威部下闻之,亡归者半。匡威退无归路,……镕以匡威再来援己,致其失师,遣使迎归府第,父事之。匡威为镕城郛缮甲,指陈方略,视镕如子。每阴谋骤施,以悦人心。镇之三军,素忠于王氏,恶其所为。会镕过匡威第慰忌辰,匡威缟衣裹甲,伏兵劫镕入牙城。镕兵逆战,燔东偏门,军士呼噪登屋,矢下如雨。镕仆墨君和乱中扶镕登屋免难,而斩匡威以徇。  是岁,匡筹出师攻镇之乐寿、武强以报耻。匡威部曲刘仁恭归于河东。乾宁元年冬,河东听仁恭之谋,出师进讨。二月,败燕军于居庸,匡筹挈其族遁去,将赴京师。至景城,为沧州节度使卢彦威所杀,掠其辎车、妓妾。匡筹妻张氏产于路,不能进,刘仁恭获之,献于李克用,后立为夫人,嬖宠专房。
  5. ^ 《资治通鉴》卷二百五十六:李全忠既丧师,恐获罪,收馀众还袭幽州。六月,李可举窘急,举族登楼自焚死,全忠自为留后。……秋,七月,以李全忠为卢龙留后。……八月,卢龙节度使李全忠薨,以其子匡威为留后。
  6. ^ 6.0 6.1 《新唐书》卷二百一十二:全忠遁还,尽失刍粮仗铠,惧得罪,乃裒馀众反攻幽州,可举度不支,引其族登楼自燔死。  李全忠,范阳人。……可举死,众推为留后。光启元年,拜节度使,未几卒。  子匡威嗣,领留后,进为使。……匡威自将援镕,将行,置酒大会。其弟兵马留后、检校司徒匡筹妻张,国艳,匡威酒酣,报之,弟怒,匡威军次博野,乃据城自为留后。……匡威麾下多去,屏营无所归,……匡威引抱贞登城西大悲浮屠,顾望流涕,美其山川,乃共图镕。阳为镕缮甲,治城堑,施授方略,阴施予,以倾士心。镇军忠于王氏,皆恶之。匡威亲忌日,镕过慰。匡威士衷甲劫镕入牙城,战不胜,镇人斩匡威以徇。匡筹表诉诸朝,檄暴镕罪,攻乐寿、武强以报。  始,匡筹之夺也,燕人不以为义。刘仁恭出奔太原,克用倚其谋,下武、妫二州,败匡筹于居庸关。李存审与战,匡筹又败,挈其族奔京师,次景城,沧州节度使卢彦威杀之,掠入车马僮妓。妻方乳,不能进,仁恭获之,纳于克用为嬖夫人。始,匡威见逐,叹曰:"兄失弟得,皆吾之宗,无所悔,然其材恐不足以守。"果亡,而幽州地归克用,以仁恭为帅。
  7. ^ 《资治通鉴》卷二百五十五:“中和三年癸卯,公元八八三年  春,正月,……成德节度使常山忠穆王王景崇死,军中立其子节度副使镕知留后事,时镕生十年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