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自成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大顺皇帝
File:Lee zicheng.jpg
概要
姓名 李自成
政权 大顺
在世 1606年-1645年(39歲)
在位 1643年-1645年
年号 永昌

李自成(1606年9月22日-1645年),原名鸿基[1]陕西米脂人。世居米脂李继迁寨。原是陕北驿卒。崇祯帝采信大臣裁撤驿卒的建议,造成失业驿卒武夫起义,李自成参与起义军。高迎祥被明朝处死后,李自成稱闖王李闖,成为末起义领袖之一,率起义军于河南歼灭明军主力。1644年在西安建立大顺 (政权),後进攻明都北京,与崇禎帝谈判破裂后进入北京,崇祯帝自缢,李自成称帝,至此明朝在中国北方的统治结束。

生平[编辑]

兵变[编辑]

李自成少年喜好枪马棍棒。其父死后他於明朝负责传递朝廷公文的驿站擔任驿卒一職,负责照看马匹[2]。明朝末年的驿站制度有很多弊端,明思宗崇祯元年(1628年)全国三分之一的驿站被裁撤,李自成因丢失公文被裁撤[3],失业回家,并欠了债。同年冬季,李自成因欠舉人艾詔的债,又無力償還,被艾舉人告到米脂縣衙。縣令晏子賓將他“械而遊於市,將置至死”,後由親友救出後,年底,杀死債主艾诏,接着,因妻子韩金儿和村上名叫盖虎的通奸,李自成又杀了妻子。两条人命在身,于是就與侄儿李过于崇祯二年(1629年)二月到甘肃甘州(今张掖市甘州区)投军。当时,杨肇基甘州总兵王国参将。李自成不久便被王国提升为军中把总。同年在榆中(今甘肃兰州榆中县)因欠饷问题杀死参将王國和当地县令,发动兵变[4]

征战[编辑]

李自成起事后转战汉中,参加了王左掛的農民军。1629年,後金第一次入塞,北京震動,大将袁崇焕被皇帝凌遲處死。1630年王佐挂被朝廷招降,李转投奔张存孟(不沾泥),为队长。[5]1631年4月,张存孟在陕北战败,也降明。十月,洪承畴正式接任三边总督,逐渐剿灭陕西境内農民军。1633年李自成率餘部东渡黄河,在山西投奔了他的舅父“闯王”高迎祥,称“闯将”。同年,曹文诏率千人关宁铁骑击败山西境内的農民军,高迎祥、李自成、张献忠等均逃到河南被曹文诏、左良玉等多路明军包围。

然而次年崇禎七年(1634年)後金军第二次入塞,曹文诏被调到大同抗金,被围農民军从王朴处突围。是年六月,新任五省总督陳奇瑜乃引軍西向,約會陝西、鄖陽、湖廣、河南四巡撫圍剿漢南農民軍。高迎祥、张献忠、罗汝才、李自成等部見明軍雲集,誤走興安(今陝西省石泉以東的漢江流域)車箱峽[6]。峽谷之中為古棧道,四面山勢險峻,易入難出,唯一出口為明軍所截,“馬乏芻多死,弓矢皆脫”,情勢危殆,李自成用顧君恩之計,賄賂陳奇瑜左右人士,向官兵詐降[7]。此時陳奇瑜釋放李自成等人,派五十多名安撫官將農民軍遣送回籍,甫出棧道,自成立刻殺安撫官復叛[8][9]

1635年洪承疇任五省总督后围剿農民军,農民军退到河南洛阳一带。高迎祥、張獻忠、老回回、羅汝才、革裡眼、左金王、改世王、射塌天、橫天王、混十萬、過天星、九條龍、順天王等十三家七十二營起义军在河南荥阳召开荥阳大会[10],李自成提出“分兵定向、四路攻战”方略。会后高迎祥、张献忠、李自成率部攻下南直隶凤阳,掘明皇室的祖坟,焚毁朱元璋曾经出家的“皇觉寺”,殺宦官六十多人,斬中都守將朱國相。因争夺鳳陽皇宮的俘虏小太監和鼓吹樂器,李自成與張獻忠結怨,李自成分軍西走甘肃。

崇禎九年(1636年)高迎祥在安徽被新任五省总督盧象昇击败包围在郧阳山区。同年四月后金建国改,六月清军第三次入塞。盧象昇调任宣大总督抗清。兵部侍郎王家桢继任五省总督,高迎祥等突围。高迎祥从子午谷进攻西安时兵败被新任陕西巡抚孙传庭所杀。高迎祥残部投奔李自成,李便被推为“闯王”[11],继续征战四川甘肃陕西一带。《明史》称其为「闯贼」。

崇禎十年(1637年),楊嗣昌會兵10萬,增餉280萬,提出“四正六隅,十面張網”策略,限制農民軍的流動性,各個擊破,最後殲滅。此舉在二年內頗見成效。张献忠兵败降明,李自成在渭南潼关南原遭遇洪承畴孙传庭的埋伏被击溃,带着劉宗敏等残部17人躲到陕西东南的商洛山中。

崇祯十一年(1638年)八月,清兵从青口山(今河北迁安市东北)、墙子岭(今北京密云东北)两路毁墙入关,发动了第四次入关作战。楊嗣昌為貫徹其「安內方可攘外」的戰略,力主與清議和,但遭到宣大總督、勤王兵總指揮盧象昇等人的激烈反對。崇禎和戰不定,盧象昇在河北巨鹿战死。清兵撤退后,孙传庭、洪承畴等人均被调往辽东防范清军,李自成在山中得以喘息。冬天李驻扎在富水关南的生龙寨,並娶妻生子[12]

稱王[编辑]

崇祯十二年(1639年)張獻忠在谷城(位于湖北襄阳)再次反叛,李自成從商洛山中率數千人馬殺出。崇祯十三年(1640年)河南大旱,李自成趁杨嗣昌的明軍主力在四川追剿張獻忠之際入河南,收留飢民,鄭廉在《豫變紀略》載李自成大賑饑民的盛況:“向之朽貫紅粟,賊乃藉之,以出示開倉而賑饑民。遠近饑民荷鋤而往,應之者如流水,日夜不絕,一呼百萬,而其勢燎原不可撲”。自此李自成軍隊發展到數万,提出“均田免賦”口號,即民歌之“迎闖王,不納糧”。崇祯十三年(1640年)十二月張獻忠所部逃出四川,偷袭襄阳,杀死襄王朱翊铭,杨嗣昌去世。

崇禎十四年正月二十日(1641年2月27日)攻克洛陽,殺萬曆皇帝的儿子福王朱常洵,從後園弄出幾頭鹿,與福王的肉一起共煮,名為“福祿宴”[13],與將士們共享,“发藩邸及巨室米数万石、金钱数十万赈饥民”[14]。稱“奉天倡義文武大元帥”。

崇祯十四年二月初,李自成趁明军惊魂未定之时,长途奔袭,意图攻下河南省开封。开封守将高名衡陳永福王燮黄澍等人竭力抵抗,农民军受到重创,李自成被箭射伤左目。[15]二月十九日撤兵。是年十二月二十三日,农民军第二次围攻开封,再次遇到了顽强抵抗,开封的“巨商巨族,各送饼千百不等”[16]。次年正月十五日,李自成再次撤军。這一年半之內李自成三圍省城開封[17],崇祯十五年(1642)四月李自成第三次包圍开封,使得開封形成了一座孤城。九月十五日黄河决口[18],十六日洪水首先冲开曹门,然后四门皆被冲开,城中平民遇难者甚众。日後李自成部先后殺陝西總督傅宗龍汪喬年,李自成部隊日益壯大[19]。李自成刻苦简樸,史載“不好酒色,脫粟粗糲,與其下共甘苦”“所为闯王者,躬步拜如常卒,衣帽不异人,故军中亦无识之者”[20]。与此同時明朝對清朝戰事不利,崇禎十三年清军围困锦州,洪承疇增援对峙,十四年洪承疇兵败松山,据守松山城。崇祯十五年三月,清军破城,洪承疇降清。11月,清軍第五次入塞,深入山東,掠走36万人。

1643年正月李自成在襄陽稱「新順王」,招抚流亡的贫苦农民,“给牛种,赈贫困,畜孽生,务农桑”[21],又“募民垦田,收其籽粒以饷军”[22]。5月張獻忠克武昌,称“大西”王。10月,李自成攻破潼關,殺死督師孫傳庭,占領陝西全省。1644年1月李自成在西安稱王,以党項李继迁为太祖,建國號“大順”。11月,张献忠成都大西皇帝。

入京[编辑]

崇禎十七年(1644年)一月李自成率军五十万東征北京,二月初二(3月10日),在沙涡口造船三千,渡过黄河,攻下汾州(今汾阳)、阳城(今晋城阳城县)、蒲州(今永济),隔日攻下怀庆(今河南焦作),杀卢江王载堙。初五日(3月13日)攻克太原,牛勇,王永魁等督兵五千人出战尽殁,初八日以守将张雄作内应,炮轰破城,蔡懋德自缢死。在太原休整八天。十六日,克忻州(今山西忻州),官民迎降,代州(今属忻州)守关总兵周遇吉凭城固守,雙方大战十餘日,遇吉因兵少食尽,退守宁武关(今山西寧武境)。周遇吉悉力拒守,最後火藥用盡,開門力戰而死,全身矢集如猬毛,夫人刘氏率妇女二十餘人登屋而射,全被燒死。三月初一日(4月7日)李自成克宁武关,前后死将士七万餘人,傷亡慘重,《罪惟录》记“后贼陷京师,多有手足创者,皆经战宁武者也。”[23],李自成下令屠城[來源請求]當晚,大同总兵姜瓖投降,宣府总兵王承胤降表亦到,又连下居庸关昌平。三月初八日,兵至阳和。十一日,大顺军开进宣府,“举城哗然皆喜,结彩焚香以迎”[24]。崇桢急調辽东总兵吴三桂蓟辽总督王永吉昌平总兵唐通山东总兵刘泽清入衛京城,並号召在京勋戚官僚捐助饷银。

三月十五日(4月21日)農民军抵达居庸关监军太监杜之秩总兵唐通不战而降,同时,刘芳亮率领南路军,东出固关后,真定太守邱茂华游击谢素福出降,大学士李建泰保定投降。三月十六日,李自成部过昌平,抵沙河。十七日进高碑店、西直门,以大砲轟城,入午攻打平则门彰义门西直门。三月十七日半夜,守城太監曹化淳率先打開外城西側的廣甯門,農民軍由此進入今復興門南郊一帶(此事存疑,參見曹化淳條目)。三月十八日,李自成派在昌平投降的太監杜勳入城與崇禎帝秘密談判。據《小腆紀年附考》卷四載,李自成提出的條件為:「闖人馬強眾,議割西北一帶分國王並犒賞軍百萬,退守河南……闖既受封,願為朝廷內遏群寇,尤能以勁兵助剿藩。但不奉與覲耳。」雙方談判破裂。三月十九日清晨,兵部尚书张缙彦主动打开正阳门,迎刘宗敏所部军,中午,李自成由太监王德化引导,从德胜门入,经承天门步入内殿。此時崇桢带著太监王承恩上煤山瞭望,又返回乾清宫,大臣皆己逃散,最後崇禎前往景山自縊,史稱甲申之變。李自成下令將崇禎“礼葬”,在东华门外设厂公祭,后移入佛寺。二十七日,葬于田贵妃墓中。

李自成入住紫禁城,封宮女竇美儀為妃。大順軍入燕京之初,兵不满二万[25],李自成下令:“敢有伤人及掠人财物妇女者杀无赦!”[26]京城秩序尚好,店舖營業如常,“有二贼掠缎铺,立剐于棋盘街。民间大喜,安堵如故”[27]。但從二十七日起,農民軍開始拷掠明官,四處抄家,规定助饷额为“中堂十万,京堂锦衣七万或五万三万,道科吏部五万三万,翰林三万二万一万,部属而下则各以千计”[28],刘宗敏制作了五千具夹棍,“木皆生棱,用钉相连,以夹人无不骨碎。”[29]城中恐怖氣氛逐漸凝重,人心惶惶,“凡拷夹百官,大抵家资万金者,过逼二三万,数稍不满,再行严比,夹打炮烙,备极惨毒,不死不休”[30],“牵魏藻德方岳贡丘瑜陈演李遇知等,勋戚冉兴让张国纪徐允桢张世泽等八百人追赃助饷。”[31]谈迁《枣林杂俎》称死者有1600餘人。李自成手下士卒搶掠,臣將驕奢,“杀人无虚日,大抵兵丁掠抢民财者也”[32]。大順軍於佔領區皆設官治事,首為追餉,例如在城固縣,“賊索餉,加以炮烙”[33];在汾陽,“搜括富室,桁夾助餉”[34];在絳州,“士大夫慘加三木,多遭酷拷死”[35];在宣化,“權將軍檄徵紳弁大姓,貫以五木,備極慘毒,酷索金錢”[36]。四月十四日,西长安街出现告示:“明朝天数未尽,人思效忠,定于本月二十日立东宫为皇帝,改元义兴元年。”十三日,由李自成亲率十萬大軍奔赴山海关征讨吴三桂留守北京者为刘亮李侔[37]

據說李自成入燕京後,從宮中搜出內帑「銀三千七百萬錠,金一千萬錠」,「舊有鎮庫金積年不用者三千七百萬錠,錠皆五百(一說五十)兩,鐫有永樂字」[38]。時人許重熙在《明季甲乙兩年匯略》借談遷之口謂曰:「損其奇零,即可代兩年加派,乃今日考成,明日搜括,海內騷然,而扃鑰如故,豈先帝未睹遺籍耶?不勝追慨矣。」但可信度並不高。計六奇認為:「予謂果有如此多金,須騾馬一千八百五十萬方可載之,即迴圈交負,亦非計月可畢,則知斯言未可信。」照前列說法,內帑中的銀兩總數就有185億兩(或者是18.5億兩;3700萬錠,一錠五百或者是五十兩)。但依據梁方仲估計,1390年至1486年,中國內地白銀總產量只有三千萬兩上下。明亡前,雖有大量西班牙銀元與其他外籍銀元流入,但也只有四千五百萬兩。亦有人估計明末時,全國流通的銀兩總數不可能超過7.5億兩。

覆滅[编辑]

四月二十一日,李自成率兵六万[39],與駐守山海關將領吳三桂進行一片石戰役。战至四月二十二日,吳軍渐渐不支。吳三桂乃降於清朝攝政王多爾袞,兩軍聯手擊潰李自成,主将刘宗敏受伤,急令撤退。二十六日(5月31日)李自成逃到京城,僅三萬餘人,怒杀吴三桂家大小34口。二十九日(6月3日)李自成在北京武英殿稱帝,以李繼遷為太祖,追尊七代考妣皆為帝后;立妻高氏為皇后,使牛金星代行郊天禮[40]。次日逃往西安,由山西河南两路徹退。臨行前火燒紫禁城和北京的部分建築。多尔衮命吴三桂不得入京城,直接追擊李自成军,在保定以南的望都一战,大顺军一度重创清军,五月初二日在定州清水河(今河北省定州市),李自成再次大败,大将谷可成陣亡。五月初三日(6月7日)多尔衮军入主北京城,立即派出两路大军,一路由多铎率领南下攻打南明,一路由阿济格率领攻打李自成军。阿济格吴三桂部从保德州渡河,突破農民军的北部防线,经绥德、延安,直逼西安,七月李自成军渡黄河败归西安,不久,弃西安,经蓝田,商州,走武关。由於南明弘光帝朝廷的建立和大順軍的節節敗退,很多投降李自成的原明朝將領復投南明或清朝,李自成於是疑心日盛,終於妄殺李岩等人,致使人心離散。

順治元年(1644年)十二月,清軍出擊潼關,李自成軍列陣迎戰,清軍因主力及大砲尚未到達,堅守不戰。順治二年(1645年)清軍以紅衣大炮攻破潼關[41],李自成採避戰的方式流竄,經邓州襄陽[42],入湖北,“声言欲取南京,水陆并进”,試圖與武昌的明朝總兵左良玉聯合抗清,左良玉東進南京去南明朝廷「清君側」征討馬士英病死途中。四月李自成入武昌,但被清軍一擊即潰。五月在江西再敗,後在湖北通山縣南九宮山被忠於明朝的程九伯地方民兵殺死,屍首不知何處[43][44][45],自成战死后,農民军悲怒交集,立即扫荡九宫山区,对当地民眾予以报复性打击[46]。《明史》也記載,李自成死於湖北通城。大顺军餘部称李自成为先帝,其妻高氏为太后,李錦推舉李自成三弟李自敬為首領。

失踪[编辑]

出家[编辑]

另說李自成兵败后脫逃,在湖南省石門縣夾山寺削髮為僧,名奉天玉和尚,至康熙十三年(1674年)圆寂于该寺。又說李自成隱居到甘肅蘭州青城。何璘《书李自成传后》曾记载:“李自成实窜澧州。因旁询故老,闻自成由公安(今湖北省公安县)奔澧(今湖南省澧县),其下多散亡,至清化驿(今澧县境),随十余骑走牯牛坝(今临澧县境),复弃骑去,独窜石门夹山寺为僧,今其坟尚在云。”《湖南通志》载,何璘号十樵,系宛平举人。在乾隆十一年(1746)调任澧州知州,因修澧志,得九溪卫教授孙某所告,谓石门夹山寺已故和尚奉天玉即李自成,经过一番实地考察和考证,撰写《书李自成传后》一篇,以纠正《明史》李传所记。根据湖南常德人周新国、周波所著《武陵藏珍-沅澧流域历史文化图说》一书及书中收集到的流散在澧水流域的文物说明,何璘所记“李自成禅隐夹山寺”应是可信的。1981年考古工作者在石门夹山风景区夹山寺清理了奉天玉大和尚墓,经专家考证奉天玉大和尚即为李自成,并在墓葬的基础上修建了一座陵园。1993年10月28日全国李自成学术研讨会在石门召开,会上肯定李自成兵败禅隐夹山寺,化名奉天玉,并圆寂于此。

但后来也有文章指称,1979年后通山与石门两地相互争夺李自成安葬地,是经济利益所致,其论据也是以此为目的编造而成。[47]

湖北九宫山被杀说[编辑]

在今湖北省咸宁市通山县九宫山牛迹岭的一处墓葬,被认为是李自成墓或李自成部将墓地,列为第三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同属咸宁市的通城县亦有一处李自成墓。

湖南归隐说[编辑]

《明季北略》持此说法,丁玲自称李自成后人,也持此说法。

其他[编辑]

注釋[编辑]

  1. ^ 费密荒书》记载,“自成产时,其父梦一黄衣人入其土窑,故小名黄娃子。”《明季实录》所收米脂县知县边大绶塘报稿中说:“闯贼李自成,幼曾为僧,俗名黄来僧”。又冯苏见闻随笔》云:自成“小字磑生”;《鹿樵纪闻》卷下,《闯献发难》条,记“李自成,初名鸿基,小字黄来儿,又字枣儿。”
  2. ^ 康熙六年《陕西通志》卷三一,《李自成传》,说他“少孤贫,为驿卒”;费密《荒书》也说其“父为农,贫甚”。顧誠明末农民战争史》亦稱:“明末米脂县知县边大绶,在崇祯十五年正月,掘毁李自成的祖父和父亲的坟墓后,给陕西总督汪乔年的报告里描述的情况是:墓在荒山野冈之中,没有墓碑,除了下葬时从土中挖出的一个黑碗以外,没有任何殉葬品,足以证明自成的祖父和父亲都是非常贫穷的。”
  3. ^ 康熙二十年《米脂县志》卷一,《舆地》第一,记“崇祯三年,大旱,夏秋无收。李自成以驿卒失公文,盗起。”
  4. ^ 明季北略》(卷5):“凡初获者,必缚五日始释。有逃而复获者,则截其耳,或黥其面。兵遇之,反指为真贼,解官请赏,主将不之省,斩首示众。故不愿作贼者,既为贼所掠,亦无如之何而从之矣,由是众至数万。”
  5. ^ 康熙十九年《延安府志》,记载崇祯四年十一月,“降贼不沾泥张存孟复叛,陷安定王承恩讨克之。贼走绥德银川驿马夫李自成往从之,为队长。”康熙十二年《延绥镇志》中说,自成从驿站被裁后,“谬相推为里长,使主征会以自给。值催科甚迫,县令笞之,加以杻。自成脱去,窜入王左挂子、苗美队中,号八队闯将。八队者:一队眼钱儿、二队点灯子、三队李晋王、四队蝎子块、五队老张飞、六队乱世王、七队夜不收、八队李自成也。”
  6. ^ 王世正:《興安知州金公遺墨跋》說:「金公遺游擊將軍唐通手書也,按公作書為崇禎七年甲戌四月三十日,是時大軍在楚蜀。賊入漢南,秦督洪公(洪承疇)所雲:賊在平利旬陽,間者數萬,自巴州西鄉者二三萬。其自棧道犯城洋者又東下石泉漢陰之間,畢會於漢興,旁突商洛,秦事大可憂者,正其事也。是年八月,遂有車廂峽受降之舉。」
  7. ^ 《烈皇小识》卷4:“李自成采用顾君恩伪降以苟全之计,密遣人贿陈奇瑜,每抚一名,纳银50两,陈奇瑜利其贿,许之。”
  8. ^ 丁文:《李自成兵困車廂峽考》
  9. ^ 日本作家高島俊男《中國大盜賊──成王敗寇的潛規》則認為陳奇瑜困李自成於車箱峽實無其事,詳見高島俊男(Toshio Takashima)著,張佑如譯,《中國大盜賊──成王敗寇的潛規》第三章 人氣最旺的闖王——李自成 /車箱峽詐降事件
  10. ^ 顾诚《明末农民战争史》:“所谓荥阳大会召开的起因和议题,同基本的历史事实凿枘不相容,显然出于好事之徒的附会”,结论是“荥阳大会是一个虚构事件”;王兴亚《李自成起义史事研究》:“史书中关于荥阳大会的记载,是经不起查核的”
  11. ^ 边大绶:《虎口余生记》載崇侦九年(1636年)李自成回米脂,“自通姓名,回家祭祖,号称闯将,人始知其姓名”
  12. ^ 《商南县志》(乾隆十七年编纂)载:“闯逆入商州军岭川,参将郑国栋都司艾文彬合兵击贼,大败之,(贼)东下商南,娶王姓女,称娘娘,富水关人。”
  13. ^ 出自吳偉業鹿樵紀聞》。姚雪垠《李自成傳》稱李闖拿朱常洵的血跟鹿血混在一塊兒調酒,稱“福祿酒”,《明史》則稱李自成厚斂朱常洵“桐棺一寸,載以斷車”。
  14. ^ 《明季北略》,卷17
  15. ^ 柳义南《李自成纪年附考》:“……十七日壬戌,守备陈德财伤闯贼李自成左目,……闯贼杂众贼中至城下窥视,陈守备射之中左目下,深入二寸许,……闯瞎子之名自此始。”姚雪垠的小说《李自成》声称李自成只被射伤,眼睛并没有瞎。
  16. ^ 守汴日志
  17. ^ 郑廉:《豫变纪略》,卷6,140页,浙江古籍出版社。《明季北略》,卷18。《守汴日志》載当时李自成的兵力有“精兵三千,胁从之众不过三万”。
  18. ^ 黃河為何決堤?史料記載不一。一說是賊兵所為,一說是明軍官所為。例如:《明史·庄烈帝本纪》说“九月壬午,贼决河灌开封”。《明史紀事本末·李自成之亂》的說法是“巡撫高名衡、推官黃澍等城守且不支,恃引河水環濠以自固,更決堤灌賊,可潰也。”
  19. ^ 《怀陵流寇始终录》载當时“步贼十万、马贼三万…胁从之众近百万”。
  20. ^ 《国寿录》卷一
  21. ^ 《明清史料》乙编,兵科钞出湖广郧阳府推官朱翊奏本
  22. ^ 《石匮书后集》卷六三
  23. ^ 《小腆纪年》也记载:“进入京师,有半面失手足者,皆宁武所砍伤”,《明季北略》:“二十五日,贼集头目计曰:宁武虽破,受创已深,自此达京,尚有大同兵十万,宣府兵十万,居庸兵二十万,阳和等镇兵合二十万,尽如宁武,讵有了遗哉?不若回陕休息,另走他途。”。
  24. ^ 《明史》卷二六三《朱之冯传》
  25. ^ 李天根,《爝火录》卷一:“贼破京城,兵不满二万,而孩子居其半,京师自守不固,非贼之能攻也。合料贼众并唐通,白广恩,陈永福之兵不过五六万耳”
  26. ^ 刘尚友:《定思小纪》,69页,浙江古籍出版社
  27. ^ 《流寇志》,卷10,161页
  28. ^ 《甲申核真略》
  29. ^ 《甲申纪事》
  30. ^ 《明季北略》卷20
  31. ^ 《怀陵流寇始终录》,卷18,334~335页。
  32. ^ 《甲申传信录》
  33. ^ 《城固縣志》卷7
  34. ^ 《汾陽縣志》卷4
  35. ^ 《絳州志》卷3
  36. ^ 《明季北略》卷20
  37. ^ 赵士锦《甲申纪事》说,“惟留李岩居东城,牛金星居朝中,以为守备。”陈济生《再生纪略》说,“伪相牛及贺(有威)、郭(之纬)两伪将留守京师”《甲申传信录》说,“制将军李過(过)及贺锦二将留守京都,禁约军丁。”杨士聪《甲申核真略》说,“惟留一姓李伪都督居东,与牛金星共为守备。”在《平寇志》和《怀陵流寇始终录》说,李牟和牛金星“以老弱万人守京师。”《鹿樵纪闻》则说李过留守。談遷《国榷》记“牛金星、李牟、李友等居守。”
  38. ^ 《明季北略》卷二十
  39. ^ 查继佐:《罪惟录》卷三十一,《明史》流贼列传率兵二十万
  40. ^ 《平寇志》卷11:“……追尊七代考妣为帝、后,伪丞相、天佑阁大学士牛金星代行郊天礼,六政府各颁一敕书,称大顺永昌元年。自成加衮冕,列仗受朝,鸿胪赞拜……”
  41. ^ 河南《内乡县志》载:“国朝顺治二年春,英王统兵追逆闯入潼关。逆闯败奔内乡县,正月二十九日歇马,三月十八日始拔营去。”
  42. ^ 《邓州志》记:“顺治二年春二月,李自成屠邓州。清兵入潼关,自成败奔邓州,弥漫千里,老弱尽杀之,壮者驱而南下,留精兵三千平城、塞井灶。自武关至襄、汉间,千里无烟。”
  43. ^ 《清世祖实录》卷十八,顺治二年闰六月阿济格奏:“贼兵尽力穷窜入九公山,随于山中遍索自成不得,又四出搜缉。有降卒及被擒贼兵俱言自成窜走时携随身步卒仅二十人,为村民所困,不能脱,遂自缢死。因遣素识自成者往认其尸,尸朽莫辨,或存或亡,俟就彼再行察访。”
  44. ^ 明史纪事本末》记载:“李自成南奔辰州,将合张献忠。献忠已入蜀,遂留屯黔阳。部贼亡大半,然尚拥众十余万。乏食,遣贼将四出抄掠,黔阳四境鸡犬皆尽。川湖何腾蛟进攻之。自成营于罗公山,倚险筑堑为久屯计。势弥蹙,食尽,逃者益众。自成自将轻骑抄掠,何腾蛟伏兵邀之,大败,杀伤几尽。自成以数十骑突走村落中求食,村民皆筑堡自守,合围伐鼓共击之。自成麾左右格斗,皆陷于淖。众击之,人马俱毙,村民不知为自成也。截其首献腾蛟,验之左胪伤镞,始知为自成。李过闻自成死,勒兵随赴,仅夺其尸,灭一村而还,结草为首,以衮冕葬之罗公山下。”
  45. ^ 《烈皇小识》卷八附湖广等地总督何腾蛟隆武元年的奏疏中说:“天意亡闯,以二十八骑登九宫山,为窥伺计,不意伏兵四起,截杀于乱刃之下,相随伪参将张双喜系闯逆义男(张鼐),仅得驰马先逸;而闯逆之刘伴当飞骑追呼曰:‘李万岁爷被乡兵杀死下马,二十八骑无一存者。’一时贼党闻之,满营聚哭。及臣抚刘体仁(纯)、郝摇旗湘阴,抚袁宗第、蔺养臣(成)于长沙,抚王进才、牛有勇于新墙,无不众口同辞。……张参将久住湘阴,郝摇旗现在臣标,时时道臣逆闯之死状。嗣后大行剿抚,道阻音绝,无复得其首级报验。……”
  46. ^ 康熙四年《通山县志》记载,“顺治二年五月初四,闯贼数万入县,毁戮四境,人民如鸟兽散,死于锋镝者数千,蹂躏三月无宁宇”
  47. ^ 拨乱反正 还史于民
  48. ^ 但是顧誠在《南明史》中認為大順政權所以未能在北京站住腳,絕非領導變質,失去了群眾支持。恰恰相反,大順軍政權的失敗在於它未完成質變,繼續執行打擊官紳地主的政策,引起縉紳的強烈不滿。加之軍事部署嚴重失誤,導致滿洲貴族與漢族官紳勾結在一起,構成了對大順軍的壓倒優勢,「說李自成等大順軍領導人因驕致敗,是指他們目光淺短,驕傲輕敵,而決不能解釋為他們驕奢淫逸。」(郭小凌,〈文章不寫一句空——評顧誠《南明史》的治史方法與治史精神}-》)

參考[编辑]

參見[编辑]

前任:
明思宗
中國皇帝
1644
繼任:
清世祖
前任:
大順皇帝
1644
繼任:
李自敬
未稱皇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