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藩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李藩
出生 754年
唐朝
逝世 811年11月20日
唐朝長安
职业 唐朝官员

李藩(754年-811年11月20日[1][2]),字叔翰唐朝官员,唐宪宗年间任宰相

家世[编辑]

李藩生于唐玄宗年间的754年。[3]出自赵郡李氏南祖[4],李藩的曾祖父李至远武则天年间任壁州刺史,祖父李畲在玄宗年间任考功郎中,都名重一时。[3]

唐德宗年间[编辑]

年少成名[编辑]

李藩的父亲李承唐德宗年间为湖南观察使[5]少年时的李藩恬静淡泊,仪表文雅,又好学。[3]783年李承去世,[5]留给李藩一笔巨额家产。亲戚来奔丧,李藩任由他们任取财物,还广为布施,于是几年间耗尽家产,陷入贫困。[3]李藩四十多岁了还没有当官,在扬州读书,无力应付家用,妻子因此埋怨,他也处之泰然。[3]

东都洛阳留守杜亚与李承为友,上任后辟李藩为从事[6]李藩到任后,洛阳发生了一起大劫案。有人诬陷是牙将令狐运所为,杜亚信以为真,刑讯逼供迫其认罪。李藩知道令狐运无辜,为他辩护,但他的说辞不被接受,于是辞职。后来真正的劫犯宋瞿昙被捕,李藩更知名了。[3]

徐泗濠继承危机[编辑]

后来,徐泗濠节度使张建封辟李藩为从事。800年或更早时,张建封染病,下属濠州刺史杜兼企图接替,未经张建封下令就赶到首府徐州。李藩斥责了他,称如果杜兼不立即返回濠州,就上奏朝廷。杜兼害怕了,只得听从。800年春,张建封病卒,朝廷派韦夏卿继任,但徐州军叛乱,支持张建封之子张愔继任。淮南节度使杜佑泗州刺史张伾先后为徐州军所败,朝廷让步,任张愔为徐州团练使,但接管了泗州、濠州并将其并入淮南。

事后,李藩离开徐州返回扬州。杜兼因记恨李藩剥夺了他接管徐泗濠的机会,上表德宗弹劾李藩鼓励徐州叛军。德宗大怒,敕令杜佑处决李藩。杜佑却不想杀李藩,向他出示敕令,而李藩并不怕死。杜佑上表为李藩辩护。德宗仍不信任李藩,召他进京面讯,觉得他仪态自然优雅,认为不可能会是谋反罪人,任他为秘书郎[7]

当时户部尚书王纯当权,想会见李藩,表示只要李藩顺从他就会予以提拔,但李藩拒绝会见。当时王仲舒韦成季吕洞郎官广交朋友,经常聚在一起喝酒。他们知道李藩有名声,就请他也来共饮。李藩拗不过他们,去了,却厌恶他们轻浮的言行和席间的杂戏,再也没有加入他们。李藩后又历任主客员外郎右司员外郎[3]

唐顺宗年间[编辑]

805年,唐德宗崩,子唐顺宗继位。顺宗立皇子李淳为太子。尽管李淳还不是皇帝,王纯却改名王绍以避其讳,时人非之,认为他是在讨好太子。李藩却说:“自古以来,总有不识大体的大臣坏事,王绍的所为不足为奇。”[3]

唐宪宗年间[编辑]

担任京官[编辑]

当年末,顺宗病重,传位李淳,即唐宪宗。不久,李藩被任为吏部员外郎,又晋为吏部郎中。他负责任命低阶官员,但一次因使者误导而作出了不当任命,因此被降为著作郎,后又历任国子从业给事中[3]他负责复查起草的诏书,发现自认为不妥之处,就在草诏用的黄纸上写下意见。有管事的官员说:“应该写在白纸上再粘上去。”李藩说:“那么我就是上表,而不是更正诏书了。”宰相裴垍经常推荐李藩是当宰相的材料。[8]

直率的宰相[编辑]

809年,宪宗认为宰相郑絪太过沉寂,罢为太子宾客,升李藩为门下侍郎,授同中书门下平章事,为实质宰相。李藩知无不言,宪宗很器重他。年末,在李藩、裴垍建议下,宪宗与吐蕃和谈。[8]

810年,一次,宪宗和宰相们谈论神仙,问:“真的有神仙吗?”李藩猜测宪宗想依方士所言服药以求长生,便举出先前秦始皇汉武帝寻求长生失败、唐太宗更因服药而染病的例子,建议宪宗立志于建立太平盛世,拒绝方士之说,称这样宪宗自然就能获得尧、舜的寿命。[9]与此同时,李藩倡议节俭。[3]

反对授节度使荣衔[编辑]

同年,王锷被任为河东节度使,想获得宰相荣衔,贿赂宪宗左右。宪宗密敕李藩和宰相权德舆授王锷宰相荣衔。李藩草诏时在任命王锷的诏书上划掉授其宰相荣衔的文字,以示反对。权德舆也反对,却惊愕于李藩的行为,问:“你可以反对,但在诏书上划掉字句合适吗?”李藩答:“事出紧急。一旦敕书发出,就不能收回了。太阳正在落下,我们哪有足够的时间反对它呢?”宪宗得知李、权都反对,就搁置了授王锷宰相荣衔一事。[3][9]

下台和去世[编辑]

年末,裴垍因病辞相,811年春,尽管李藩反对,李吉甫仍成为继任宰相。[9][10]李吉甫因此记恨李藩。他到长安面见宪宗后,指出故彰义节度使吴少诚死后,不应由吴少阳继任,并归咎于宰相李藩。宪宗不悦,罢李藩为太子詹事。几个月后,宪宗又开始怀念李藩,召他议事。当年,李藩出任华州刺史兼御史大夫,但未及离京即去世,赠户部尚书。时人认为,李藩能力不及裴垍,严肃不及韦贯之,但为人清正循规,和裴、韦也是一流人物。[3]

注释及参考文献[编辑]

  1. ^ 兩千年中西曆轉換. www.sinica.edu.tw. [2009-03-22]. 
  2. ^ 《旧唐书》卷一十四:“十一月壬辰朔。癸巳,新授华州刺史李藩卒。”
  3. ^ 3.00 3.01 3.02 3.03 3.04 3.05 3.06 3.07 3.08 3.09 3.10 3.11 《旧唐书》卷一百四十八
  4. ^ 新唐书》卷七十二[1][2]
  5. ^ 5.0 5.1 《旧唐书》卷一百一十五
  6. ^ 杜亚于788年上任,直至793年被董晋取代。李藩必然是在此期间在杜亚手下为从事的。见《旧唐书》卷一百四十六杜亚的传和卷一百四十五董晋的传。
  7. ^ 《资治通鉴》卷二百三十五:“徐、泗、濠节度使张建封镇彭城十馀年,军府称治,病笃,累表请除代人。辛亥,以苏州刺史夏卿为徐、泗、濠行军司马。敕下,建封已薨。……军士怒,壬子,数千人斧库门,出甲兵擐执之,围牙城,劫建封子前虢州参军愔令知军府事,……  徐州乱兵为张愔表求旄节,朝廷不许。加淮南节度使杜佑同平章事,兼徐、濠、泗节度使,使讨之。佑大具舟舰,遣牙将孟准为前锋。济淮而败,佑不敢进。泗州刺史张伾出兵攻桥伾,大败而还。朝廷不得已除愔徐州团练使,以伾为泗州留后,濠州刺史杜兼为濠州留后,仍加佑兼濠泗观察使。兼,正伦五世孙也,性狡险强忍。建封之疾亟也,兼阴图代之,自濠州疾驱至府。幕僚李藩与同列,入问建封疾,出见之,泣曰:"仆射疾危如此,公宜在州防遏,今弃州此来,欲何为也!宜速去,不然,当奏之。"兼错愕出不意,遂径归。建封薨,藩归扬州,兼诬奏藩于建封之薨摇动军情,上大怒,密诏杜佑使杀之。佑素重藩,怀诏旬日不忍发,因引藩论佛经曰,"佛言果报,有诸?"藩曰:"有之"。佑曰:"审如此,君宜遇事无恐。"因出诏示藩。藩神色不变,曰:"此真报也。"佑曰:"君慎勿出口,吾已密论,用百口保君矣。"上犹疑之,召藩诣长安,望见藩仪度安雅,乃曰:'此岂为恶者邪!"即除秘书郎。”
  8. ^ 8.0 8.1 《资治通鉴》卷二百三十七:“给事中李藩在门下,制敕有不可者,即于黄纸后批之。吏请更连素纸,藩曰:"如此,乃状也,何名批敕!"裴垍荐藩有宰相器。上以门下侍郎、同平章事郑絪循默取容,二月,丁卯,罢絪为太子宾客,擢藩为门下侍郎、同平章事。藩知无不言,上甚重之。……至是,吐蕃复请和,随又五上表,诣执政泣请,裴垍、李藩亦言于上,请许其和。上从之。”
  9. ^ 9.0 9.1 9.2 《资治通鉴》卷二百三十八:“八月,乙亥,上与宰相语及神仙,问:"果有之乎?"李藩对曰:"秦始皇、汉武帝学仙之效,具载前史,太宗服天竺僧长年药致疾,此古今之明戒也。陛下春秋鼎盛,方励志太平,宜拒绝方士之说。苟道盛德充,人安国理,何忧无尧、舜之寿乎!"……庚戌,以前河中节度使王锷为河东节度使。上左右受锷厚赂,多称誉之,上命锷兼平章事,李藩固执以为不可。权德舆曰:"宰相非序进之官。唐兴以来,方镇非大忠大勋,则跋扈者,朝廷或不得已而加之。今锷既无忠勋,朝廷又非不得已,何为遽以此名假之!"上乃止。……中书侍郎、同平章事裴垍数以疾辞位。庚申,罢为兵部尚书。”
  10. ^ 《新唐书》卷一百六十九:“李吉甫复相,藩颇沮止。会吴少阳袭淮西节度,吉甫已见帝,潜欲中藩,即奏曰:"道逢中人假印节与吴少阳,臣为陛下恨之。"帝变色不平。翌日,罢藩为太子詹事。后数月,帝复思藩,召对殿中,事浸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