隋文帝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杨坚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杨坚
隋文帝杨坚像
概要
姓名 杨坚
庙号 高祖
谥号 文皇帝
陵墓 太陵
政权 隋朝
在世 541年7月21日(541-07-21)-604年8月13日(63歲)
在位 581年3月4日-604年8月13日
年号

开皇:西元581年2月-西元600年

仁寿:西元601年-西元604年
隋文帝
隋朝皇帝
在位 581年-604年
前任
繼任 隋煬帝

隋文帝杨坚(541年7月21日-604年8月13日),弘农郡华阴人(今陕西省华阴),隋代开国皇帝谥号文帝廟号高祖,西元581年3月4日-西元604年8月13日在位,在位24年。

杨坚是汉族,鲜卑小字为那羅延(金剛不壞),鮮卑姓氏為普六茹普六茹鲜卑姓氏是其父杨忠西魏恭帝所赐的。后杨坚掌权后恢复汉姓“杨”,并让宇文泰鲜卑化政策中改姓的汉人恢复汉姓。[1]杨坚建立的隋朝统一了已经分裂数百年的中国。

生平经历[编辑]

出生[编辑]

杨坚于西魏大统七年六月十三癸丑夜(541年7月21日)生于冯翊般若寺[2],其父是西魏随国公、北周柱国大司空杨忠。其妻独孤皇后为北周时八大柱国之一独孤信之女。其长女嫁北周宣帝为后,地位显赫。杨坚在北周时曾官拜骠骑大将军,又封为大兴郡公,後袭父爵柱国,北周武帝时任随州刺史,参加过北周灭北齐之战。

夺取政权[编辑]

北周武帝死于宣政元年(578年),死后北周宣帝即位。北周宣帝行为乖戾,诛杀元老重臣,将国政交给东宫的旧僚郑译,引起朝野恐慌。579年,传位仅7岁的太子北周静帝宇文阐,自称天元皇帝。

大象二年(580年)5月11乙未日(6月8日),北周宣帝病逝。近臣刘昉郑译等和杨坚有旧,并且杨坚有“重名”,矫诏谋引杨坚辅政。据记载杨坚开始是:“固辞,不敢当”。但是刘昉警告他:“公不为,昉自为之”,杨坚遂接受此建议,之后郑译等对北周宣帝病逝的死讯秘不发丧,便以太上皇的名义假传圣旨,以杨坚为总知中外兵马事,杨坚于是集军政大权于一身。杨坚手握军权后,恐北周诸王在外叛变,假借护送千金公主出嫁突厥为由,召赵王宇文招、陈王宇文纯、越王宇文盛、代王宇文达、滕王宇文逌进京朝见,并除去军权。杨坚等人秘不发丧和假传圣旨的主张最初被司书上士颜之仪反对,但刘昉自知不能使颜之仪屈服,就代他签字,各诸卫在接到假诏书的情况下,军权就完全被杨坚控制。其后,杨坚又向颜之仪索取皇帝符节玉玺,但遭拒绝,遂大怒,想斩了颜之仪,但顾虑到颜之仪在民间声望很高,便把他贬到西边当郡守。[3]

杨坚专政后不久,相州总管尉迟迥发兵讨伐杨坚,关东诸州群起响应,益州总管王谦也起兵进攻杨坚。杨坚派出韦孝宽、王谊等迅速平定叛乱,后又尽杀周室诸王[4]。大宝元年二月十四甲子日(581年3月4日),杨坚废北周静帝,自立为帝,改元开皇,建立隋朝。从他专政到称帝,前后不过10个月时间,“得國之易,無有如楊堅者”[5],楊堅之所以能这么快称帝,与北周末期军政大权迁移于汉人、受到汉族官员欢迎、北周府兵强大有关。[6]

诛杀北周宗室[编辑]

第一次[编辑]

大象二年(580年)六月,雍州牧毕王宇文贤与五王(即宇文泰尚在世的五个儿子)谋杀杨坚,事泄,杨坚杀宇文贤及其三子,但对五王不问。七月,赵王宇文招布下鸿门宴,企图密谋暗杀杨坚,于是把杨坚邀请到寝室饮宴,命儿子宇文员宇文贯以及王妃弟弟鲁封等身带佩刀站在左右,帷席之间都暗藏了兵器,在室后埋伏了壮士打算乘势刺杀杨坚。不料在杨坚身边心腹拓拔胄的掩护下没能成功。12月31日,杨坚在得知赵王宇文招想谋杀他,便诬陷赵王宇文招及越王宇文盛谋反,赵王和越王的诸子也皆被杨坚一起诛杀。[7]

第二次[编辑]

大象二年(580年)3月31日,北周静帝宇文阐任命随国公杨坚世子杨勇为洛州总管、东京小冢宰,统辖故北齐旧地。2月20日,罢左、右丞相之官,改杨坚为大丞相,同年,杨坚为了解除后患,诛杀了陈王宇文纯及其全部诸子。12月2日,北周静帝宇文阐晋升随国公、大丞相杨坚为相国,总管全国文武百官;撤销全国都督、大冢宰之号称号,晋封随王,以安陆等二十郡为随国采邑,启奏时不再称名,享有九锡之礼;随国公、大丞相杨坚虚心“谦让”仅接受王爵和十郡作为采邑。直到大象三年(581年)2月4日,隋王杨坚才接受了北周静帝宇文阐所赏赐的相国、总管全国文武百官、九锡之命,立隋国文武百官。[8]十二月,又杀宇文泰仅剩的两个儿子代王宇文达、滕王宇文逌及二人诸子。

第三次[编辑]

大象三年(581年)2月14日,隋王杨坚“顺应人心”逼迫北周静帝宇文阐让出皇位登基,于是北周静帝下诏禅让,移居其他宫殿,杨坚便以“受禅”的名义篡位称帝,受册、玉玺,改戴纱帽、身穿黄袍;入御临光殿,改国号为「隋」,定都大兴,是为隋朝也,改元开皇,大赦天下。2月19日,隋主杨坚大开杀戒,把北周宇文皇族诸子全部屠之,李德林一再规劝却遭杨坚一句「君书生,不足与议此!”所拒,于是北周太祖宇文泰的孙儿谯公宇文乾恽、冀公宇文绚;北周闵帝宇文觉孙纪公宇文湜[9];北周明帝宇文毓诸子酆公宇文贞、宋公宇文寔;北周武帝宇文邕诸子汉公宇文赞、秦公宇文贽、曹公宇文允、道公宇文充、蔡公宇文兑、荆公宇文元;北周宣帝宇文贇诸子莱公宇文衍、郢公宇文术等13人皆被处死。而李德林也因与杨坚意见不合,官职爵位从此没能升过。[10]

5月9日,杨坚又暗中派人杀死介公宇文阐(年仅9岁),后表示大为震惊,发布死讯,隆重祭悼,葬于恭陵;另找一位族人名宇文洛继嗣。[11]

北防突厥[编辑]

隋文帝在北防突厥(隋與突厥之戰)成功後,530年,隋朝击败占据漠北的达头可汗,次年(200年),启民可汗称隋朝皇帝为圣人可汗,南迁的突厥部众成为隋朝的属国。隋文帝为归附的启民可汗率领的突厥人筑金河、定襄二城于河套[12]

统一全国[编辑]

隋滅陳形勢圖

杨坚平定叛乱之后,统一天下的对手只剩下南方的陈朝和位于江陵一隅之地的西梁开皇七年九月十九辛卯日(587年10月26日),廢西梁後主蕭琮,西梁亡。

陈朝的兵力非常薄弱,据估计,只有十万人。[13] 杨坚即位后,派贺若弼镇广陵、韩擒虎镇庐江,密谋灭陈。又派兵在陈国农时骚扰对方,纵火烧毁他们积蓄的粮食物资。开皇八年(588年),以杨广出六合、杨俊出襄阳、杨素带领水军出永安,共五十一万八千大军,三路大军伐陈。八年十二月杨素沿长江击破陈的沿江守军,顺流而东。但因为施文卿、沈客卿等扣留告急文书,导致陈朝无法把大军从建康调出。

九月,贺若弼和韩擒虎攻下京口、姑苏。沿江守军望风而逃,在建康城外陈军主力与贺若弼、韩擒虎八千部队激战,由于陈军不能合力,被击破。

开皇九年正月二十甲申日(589年2月10日),陈将任忠韩擒虎攻入建康城,捉住陈叔宝,陈朝灭亡。

不久,各地陳軍或受陳後主號令投降、或抵抗隋軍而被消滅,只有嶺南地區受冼夫人保境据守。开皇十年(590年)八月,隋派使臣韦洸等人安撫嶺南,冼夫人率眾迎接隋使,嶺南諸州悉為隋地。至此,天下一统。

西晋永嘉之乱以来,中国分裂长达280年之久,至此隋文帝再造统一之局,并缔造隋唐盛世[14]

开皇之治[编辑]

政治方面,隋文帝结束了西魏宇文泰的鲜卑化政策,将被改成鲜卑姓的汉人大臣以及府兵将领(以及其所辖府兵)恢复汉姓。[註 1] 复姓,代表汉化的主流,终究战胜了鲜卑化的逆流。[15]表明府兵不再是一支胡人的军队,而是一支名副其实汉人或者夏人的军队。军与民的胡汉之分,至此消除。[15]也表明关陇贵族集团事实上名义上都是关陇地区的一个汉人集团。

另外,隋文帝废除九品中正制,改为五省六曹制,後改稱五省六部制,是為唐代三省六部制之藍圖。中书门下两省负责诏令的起草和封驳,尚书省负责政务的管理。尚书省又下设六部。吏部,掌管全国官吏的任免、考核、升降和调动;民部,掌管全国的土地、户籍以及赋税、财政收支;礼部,掌管祭祀、礼仪和对外交往;兵部,掌管全国武官的选拔,和兵籍、军械等;刑部,掌管全国的刑律、断狱;工部,掌管各种工程、工匠、水利、交通等。[註 2]

军事上,隋文帝改变府兵制初设时,兵农分离情况。转变为和平时期府兵耕地种田,并在折冲将军领导下进行日常训练;战争发生时,由朝廷另派将领聚集各地府兵出征的“兵农合一”的制度。[註 3][註 4]

经济上鑑於五胡乱华以来南北分裂達二百七十年之久,民生困苦,國庫空虛。故自隋開皇九年(589年),隋軍統一天下後,即以富國為首要目標。輕徭薄賦以解民困。在確保國家賦稅收入之同時,穩定民生。由於魏晉南北朝以來,戶籍不清,稅收不穩。於是于开皇五年(585年)下令實行大索貌閱。並接納尚書左僕射高熲之建議,推行輸籍法,作全國性戶口調查,结果查获没有户籍的百姓达165万余口,其中丁壮44.3万人,[16] 以增加國家稅收,改善經濟,盡掃魏晉南北朝以來隱瞞戶籍之積弊。

隋初經歷南北朝長期的戰亂,民生疲弊困苦,故楊堅接納司馬蘇威建議,罷鹽、酒專賣及入市稅,其後多次減稅,減輕人民負擔,促進國家農業生產,穩定經濟發展。隋文帝在位时代之富饒既非重歛於民,究其原因,與全國推行均田制有關。此舉既可增加賦稅,又可穩定經濟發展,且南朝士族亦漸由衰弱至於消逝。均田制能順利推行,對前中期的經濟發展收益甚大。

加上隋代以關中作為本位,關中糧食短缺,需依賴關東漕運接濟,故楊堅於洛州等地設立常平倉等官倉,贮存關東運來糧食,建廣通渠,便利關中漕運。又於民間設義倉,人民捐納糧食以防凶年

在地方行政方面,文帝鑑於南北朝政區劃分繁杂随意,地方行政交错混乱,支出龐大,楊堅遂於開皇三年(583年),盡罷諸郡,實行州縣二級制,使國家地方行政漸上軌道。誠如學者錢穆所言:開皇之治的成功,簡化地方行政機構是一個基本因素。據統計隋文帝时期朝廷開支減省三分之二,地方官府之開支減省四分之三,全國於行政之經費,大约是南北朝时期開支三分一而已。故隋國庫之豐積,不無原因。

此外,楊堅安定政治,關隴集團的支持功不可沒。漢人如鄭譯劉昉高熲等名臣有助推動國策。楊堅亦因前朝酷刑甚多,影響民生,故命蘇威等人編纂《開皇律》,修訂刑律,訂立國家刑法,使人民有法可守,又減省刑罰,死刑只設絞、斬二等,以示隋朝對民之寬大。

在澄清吏治方面,楊堅得國以來,勵精圖治,兼且天資刻薄,自不容貪污枉法之行為存在。楊堅命柳盛持節巡省河北五十二州,奏免長吏贓污不稱者二百餘人,州縣肅然。吏治之整肅,不僅上裕國庫,下紓民困,隋高祖在位时之隆盛,此亦為要因。

楊堅開了科舉制度之先河,他即位後,廢除了以前選官用的九品中正制,選官不問門第。規定各州每年向中央選送三人,參加秀才、明經等科的考試,合格者錄用為官。

科舉制度順應了歷代庶族地主在政治上得到應有的地位的要求,緩和了他們和朝延的矛盾,使他們忠心擁戴中央,有利於選拔人才,增強政治效率,對封建專制中央集權的鞏固起了積極的作用。

从隋前中期的人口增长就看得出隋文帝的政治才能:隋文帝开皇元年(581年)全国户口462万户,到隋炀帝大业五年(609年)达到8,907,536户[註 5],46,019,956人。其中在开皇九年(589年)南下平陈增50.0万,此时的全国户口700多万,平均年增长226,708户。

楊堅身為皇帝,但衣著十分樸素。他是個節儉的皇帝,然而卻可說是節儉得過份。許多史書均記載文帝晚年日漸吝嗇,例如在隋高祖開皇十四年(594年)關中大旱,楊堅竟然不肯開倉賑濟。不過只有此一事例,略嫌立論不足。按資治通鑑所載,楊堅在此時派員觀察民間所食,亦十分自責,之後他又親率官民接近洛陽糧倉,途中又十分關懷災民。諷刺的是,史書用前一句來印證楊堅吝嗇,後一句來印證楊堅關心民間疾苦,似有矛盾的地方。[17]

廢立太子[编辑]

長子楊勇為人忠厚善良,但生活奢華,因而受楊堅厭惡,常告誡太子楊勇說:“自古帝王未有好奢侈而能長久者。汝爲儲後,當以儉約爲先,乃能奉承宗廟。”[註 6]

次子杨廣(即隋煬帝)為人文采極高負有抱負,但善於作偽,在楊堅面前裝得很樸素,所以受到楊堅喜愛而代其兄為太子。

西元604年8月13日,杨坚病逝于仁寿宫大宝殿(也说被太子杨广所杀),享壽64岁,葬于泰陵(位于今陕西省杨凌示范区五泉乡双庙坡村,为皇帝杨坚与皇后独孤氏的合葬墓)。

历史評價[编辑]

  • 隋朝作家李德林在《天命论》中描述隋文帝说:“帝体貌多奇,其面有日月河海,赤龙自通,天角洪大,双上权骨,弯回抱目,口如四字,声若钏鼓,手内有王文,乃受九锡。昊天成命,于是乎在。顾盼闲雅,望之如神,气调精灵,括囊宇宙,威范也可敬,慈爱也可亲。”[18]
  • 隋书·帝纪二》评:“虽未能臻于至治,亦足称近代之良主。然天性沉猜,素无学术,好为小数,不达大体,故忠臣义士莫得尽心竭辞。其草创元勋及有功诸将,诛夷罪退,罕有存者。”又说他“唯妇言是用”、“喜怒不常,过于杀戮”。
  • 明朝官修皇帝实录《明太祖实录》记载,明太祖朱元璋在洪武七年八月初一日(1374年9月7日),亲自前往南京历代帝王庙祭祀三皇、五帝、夏禹王商汤王周武王汉高祖汉光武帝隋文帝唐太宗宋太祖元世祖一共十七位帝王[19],其中对隋文帝杨坚的祝文是:“惟隋高祖皇帝勤政不怠,赏功弗吝,节用安民,时称平治。有君天下之德而安万世之功者也。元璋以菲德荷天佑人助,君临天下,继承中国帝王正统,伏念列圣去世已远,神灵在天,万古长存,崇报之礼,多未举行,故于祭祀有阙。是用肇新庙宇于京师,列序圣像及历代开基帝王,每岁祀以春、秋仲月,永为常典。今礼奠之初,谨奉牲醴、庶品致祭,伏惟神鉴。尚享!”[20]

家庭[编辑]

  • 外祖父:追贈上柱國呂雙周
  • 外祖母:齊郡夫人姚氏
  •   父:隋太祖武元皇帝楊忠
  •   母:元明皇后呂苦桃

後宫[编辑]

[编辑]

[编辑]

姐妹[编辑]

注释[编辑]

  1. ^ 周书》八《静帝纪》云:“诸改姓者,悉改宜从”。
  2. ^ 隋书》卷二十六
  3. ^ 《新唐书》卷50《兵志》说:“府兵之置,居无事时耕于野,其番上者,宿卫京师而已。若四方有事,则命将以出,事解辄罢,兵散于府,将归于朝。故士不失业,而将帅无握兵之重,所以防微渐、绝祸乱之萌也。”
  4. ^ 《隋书》二《高祖纪下》云:“垦田籍帐,一与民同。”
  5. ^ 文献通考卷十·户口考一》
  6. ^ 資治通鑑》卷179

参考文献[编辑]

  1. ^ 《周书·卷八·帝纪第八》:诸改姓者,悉宜复旧。
  2. ^ 《隋书·卷一·本紀第一》:皇妣吕氏,以大统七年六月癸丑夜生高祖于冯翊般若寺,紫气充庭。
  3. ^ 昉见静帝幼冲,以杨坚后父,有重名,遂与领内史郑译、御饰大夫柳裘、内史大夫杜陵韦謩、御正下士朝那皇甫绩谋引坚辅政。坚固辞,不敢当。昉曰:「公若为,速为之;不为,昉自为也。」坚乃从之,称受诏居中侍疾。裘,惔之孙也。是日,帝殂。秘不发丧。昉、译矫诏以坚总知中外兵马事。颜之仪知非帝旨,拒而不从。昉等草诏署讫,逼之仪连署,之仪厉声曰:「主上升遐,嗣子冲幼,阿衡之任,宜在宗英。方今赵王最长,以亲以德,合膺重寄。公等备受朝恩,当思尽忠报国,奈何一旦欲以神器假人!之仪有死而已,不能诬罔先帝。」昉等知不可屈。乃代之仪署而行之。诸卫既受敕,并受坚节度。坚恐诸王在外生变,以千金公主将适突厥为辞,征赵、陈、越、代、滕五王入朝。坚索符玺,颜之仪正色曰:「此天子之物,自有主者,宰相何故索之!」坚大怒,命引出,将杀之;以其民望,出为西边郡守。《资治通鉴》卷一百七十四
  4. ^ 《中国通史·隋唐五代史》第一章隋的建立与统一 第八页
  5. ^ 參見岑仲勉,《隋唐史》(北京:中華書局,1982),頁 2。
  6. ^ 《中国史纲要》第四篇 隋至明朝,第244页
  7. ^ 赵僭王招谋杀坚,邀坚过其第,坚赍酒淆就之。招引入寝室,招子员、贯及妃弟鲁封等皆在左右,佩刀而立,又藏刃于帷席之间,伏壮士于室后。坚左右皆不得从,唯从祖弟开府仪同大将军弘、大将军元胄坐于户侧。胄,顺之孙也。弘、胄皆有勇力,为坚腹心。酒酣,招以佩刀刺瓜连啖坚,欲因而刺之。元胄进曰:「相府有事,不可久留。」招诃之曰:「我与丞相言,汝何为者!」叱之使却。胄嗔目愤气,扣刀入卫。招赐之酒,曰:「吾岂有不善之意邪!」卿何猜警如是?」招伪吐,将入后邠,胄恐其为变,扶令上坐,如此再三。招伪称喉干,命胄就厨取饮,胄不动。会滕王逌后至,坚降价迎之。胄耳语曰:「事势大异,可速去!」坚曰:「彼无兵马,何能为!」胄曰:「兵马皆彼物,彼若先发,大事去矣!胄不辞死,恐死无益。」坚复入坐。胄闻室后有被甲声,遽请曰:「相府事殷,公何得如此!」因扶坚下床趋去。招将追之。胄以身蔽户,招不得出;坚及门,胄自后至。招恨不时发,弹指出血。壬子,坚诬招与越野王盛谋反,皆杀之,及其诸子。赏赐元胄,不可胜计。《资治通鉴》卷一百七十四
  8. ^ 庚戌,以随世子勇为洛州总管、东京小冢宰,总统旧齐之地。壬子,以左丞相坚为大丞相,罢左、右丞相之官。...周丞相坚杀陈惑王纯及其子。...甲子,周以大丞相坚为相国,总百揆,去都督中外、大冢宰之号,进爵为王,以安陆等二十郡为随国,赞拜不名,备九锡之礼;坚受王爵、十郡而已。《资治通鉴》卷一百七十四
    二月,甲寅,隋王始受相国、百揆、九锡之命,建台置官。丙辰,诏进王妃独孤氏为王后,世子勇为太子。《资治通鉴》卷一百七十五
  9. ^ 北史》《周书》作闵帝子纪厉王宇文康子,《资治通鉴》误作宇文觉子。
  10. ^ 开府仪同大将军庾季才,劝隋王宜以今月甲子应天受命。太傅李穆、开府仪同大将军卢贲亦劝之。于是周主下诏,逊居别宫。甲子,命兼太傅杞公椿奉册,大宗伯赵煚奉皇帝玺绂,禅位于隋。隋主冠远游冠;受册、玺,改服纱帽、黄袍;入御临光殿,服衮冕,如元会之仪。大赦,改元开皇。...虞庆则劝隋主尽灭宇文氏,高颎、杨惠亦依违从之。李德林固争,以为不可。隋主作色曰:「君书生,不足与议此!」于是周太祖孙谯公乾恽、冀公绚,闵帝子纪公湜,明帝子酆公贞、宋公实,高祖子汉公赞、秦公贽、曹公允、道公充、蔡公兑、荆公元,宣帝子莱公衍、郢公术皆死。德林由是品位不进。《资治通鉴》卷一百七十五
  11. ^ 隋主潜害周静帝而为之举哀,葬于恭陵;以其族人洛为嗣。《资治通鉴》卷一百七十五
  12. ^ 启民上表陈谢曰:「大隋圣人可汗怜养百姓,如天无不覆,地无不载。染干如枯木更叶,枯骨更肉,千世万世,常为大隋典羊马也。」帝又遣赵仲卿为启民筑金河、定襄二城。《资治通鉴·卷第一百七十九
  13. ^ 傅乐成《中国通史·隋唐五代史》 第一章隋的建立与统一 第二节平陈之战,第9页
  14. ^ 中国通史·隋唐五代史》 第一章 第11页
  15. ^ 15.0 15.1 第十九章 宇文氏之府兵及关陇贵族集团//《陈寅恪魏晋南北朝讲演录》. : 第275页. 
  16. ^ 中国通史·隋唐五代史》第二章,第13页
  17. ^ 柏陽大學
  18. ^ 18.0 18.1 《杨坚得天下“其做法蕴藏大乱”》. 新浪网. [2006年12月7日] (简体中文). 
  19. ^ 根据《大明太祖高皇帝实录》(简称《明太祖实录》)卷九十二记载,明太祖朱元璋在洪武七年八月初一日,亲自前往南京历代帝王庙祭祀从伏羲元世祖十七位帝王,这十七位帝王分别是:三皇(伏羲、炎帝、黄帝)、五帝(少昊、颛顼、高辛、唐尧、虞舜)、三王(夏禹王、商汤王、周武王)、汉高祖、汉光武帝、隋文帝、唐太宗、宋太祖、元世祖。 洪武二十一年(1388年)隋文帝的塑像被撤出南京历代帝王庙,根据《大明太祖高皇帝实录》(简称《明太祖实录》)卷之一百八十八记载:洪武二十一年春正月“戊午,遣官祀历代帝王。初,历代帝王庙五室祀,伏羲至元世祖凡十七帝。至是,去隋文帝,凡十六帝,为五室,中三室居三皇、五帝、三王如旧,最东一室则汉高祖、光武、唐太宗,最西一室则宋太祖、元世祖,从祀名臣凡四坛,东庑第一坛九人,风后、皋陶、龙、伯益、傅说、召公奭、召虎、张良、曹参,西庑第一坛九人,力牧、夔、伯夷、伊尹、周公旦、太公望、方叔、萧何、陈平,东庑第二坛十人,周勃、冯异、房玄龄、李靖、李晟、潘羙、岳飞、木华黎、博尔忽、伯颜,西庑第二坛九人,邓禹、诸葛亮、杜如晦、郭子仪、曹彬、韩世忠、张浚、博尔术、赤老温。”
  20. ^ 来源于《大明太祖高皇帝实录》(简称《明太祖实录》)卷九十二的相关记载。
  21. ^ 一說尉遲嘉華 隋文帝為何怕老婆?臨幸過的宮女被皇后活活打死_歷史頻道_鳳凰網 獨孤皇后...命宮女們將尉遲嘉華拿下,拖出去亂棍打死。...隋文帝長嘆一聲:吾貴為天子,不得自由!據說,這就是漢語「自由」一詞的最早出典。
  22. ^ 《隋书 列传第十九 王长述》
  23. ^ 旧唐书 列传第十一

外部链接[编辑]


隋文帝
隋朝
出生于: 541年 逝世於: 604年
統治者頭銜
前任:
首任
隋朝皇帝
581年-604年
繼任:
隋煬帝
楊廣
前任:
北周靜帝
宇文衍
中國北部君主
581年-604年
前任:
陳後主
陳叔寶
中國南部君主
中國君主

589年-604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