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延嗣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楊希
時代 北漢 → 北宋
主君 北漢帝劉繼元→宋太祖趙匡胤→宋太宗趙光義
延嗣
官職 帳前校尉
籍貫 麟州(今陝西神木
別名 楊七郎
諡號 敏烈候

楊希,字延嗣楊家將小說、戲曲及民間傳說中人物;原籍麟州(今陝西神木)人,金刀老令公楊業的第七子,故稱“楊七郎”。七子最為年輕,少有力气與衝勁,敢作敢為,衝動魯莽與好玩的性格給家人帶來憂煩;擅使丈八蛇矛。因為沒有任何戰場經驗,所以在杨家军中作帐前校尉,楊家將中擔任後勤位置,同時也負責協防父親和長兄們。

生平[编辑]

楊七郎,字延嗣,《金枪传》编写七郎的专属武器虎頭烏金槍,死后封敏烈候

力殺四門[编辑]

七郎延嗣因把潘豹錯手打死,被宋太宗貶黜京外,楊家都遷到雄州居住。宋太宗被困幽州八賢王建議寫血書楊家將來救援,讓呼延贊偷出南城去送書。楊業接到血書道知後,延嗣知道宋主向楊家求救,等於原諒自己。趁著上菜招待呼延贊之際,偷偷到幽州救援。來到城外,七郎挑死遼將梁興州,並遇到遼軍大將蕭天佑的挑釁,沖上前交鋒,數次閃避蕭天佑的攻擊,並反攻擦破了對方大腿,蕭天佑敗退。延嗣接著把城外的敵營都攻破,在西門城下請求城門。潘仁美知道後,反而想報失子之仇,打算把延嗣累死在城外。派潘虎以不吉利為由,拒絕開西門,要延嗣去北門才開給他。延嗣抱怨之際唯有去北門,途中把遼將蘇天龍擊退,饥饿得無法追擊。來到北門,潘虎又說父親在東門,沒有命令不能開門,要延嗣去東門。宋兵們想開給延嗣,但都不敢開,都叫延嗣小心遼兵。延嗣來到東門還沒有叫開門,遼將沙裡海沙裡江上前打算殺延嗣,延嗣把怒氣一次發洩在這兩人身上,反手刺中沙裡江頭部,沙裡海嚇怕逃跑,但被延嗣一手捉起來,扔在地下摔死。來到東門看到潘仁美,但潘仁美故意拖延時間。韓昌來到正中潘仁美下懷,延嗣饑餓向潘仁美要食物,潘仁美故意說沒有食物而拒絕,眾將和眾門的守兵都恨潘仁美。延嗣頓時明白潘仁美公報私仇,被激得要把韓昌打敗後進去吃一頓飽;可惜延嗣剛想攻擊韓昌,饑餓的他丟了武器,差點下馬。[1]韩昌大笑并向延嗣刺去时,辽兵营忽然被许多用枪的人突袭而混乱。六郎使枪飞在韩昌头上,把他的耳环刺烂,随后杨家的杨令公,大郎,二郎,三郎,四郎,五郎都赶来救延嗣。韩昌见势不妙,便撤退了。

陳家谷之戰[编辑]

其父杨业在次日,率領着六郎延昭和七郎到狼牙村,其父與耶律奚數戰個回合。楊業追至斜谷口,豈料中了耶律奚埋伏。耶律奚守住斜谷口,箭雨矢石齊下,宋軍死者不計其數。六郎延昭和七郎二騎拼死衝進,在箭矢下不能進退,部將儘被遼兵所殺。六郎延昭发现大势已去,派延嗣冲出重围,找主帅潘仁美,搬救兵求援,六郎則自己殺進谷口。[2]杨延嗣冲出重围,至雁门关见到主帅潘仁美搬兵求救,不料潘仁美对其怀恨在心,将他绑在阵前令军士乱箭将其射死。[3]

家庭[编辑]

父親[编辑]

母親[编辑]

[编辑]

[编辑]

[编辑]

歷代扮演[编辑]

参考文献与注释[编辑]

  1. ^ 這時候,韓昌掄叉劈頭一砸,七郎用兵刃剛想往外磕,就覺得頭暈眼花,丈八蛇矛掉在地上,大頭沖下摔了下來。韓昌一看,哈哈大笑,舉叉奔七郎正要紮下去,忽然番營一陣大亂,象翻江倒海一樣,軍兵亂喊:“哥兒!兄弟呀,不得了啦!哪來這麼多使槍的?太厲害了。快閃開呀,不然紮個透心涼。”還沒等弄清是怎麼回事,從對面奔來一騎戰馬,這匹馬賽騰雲駕霧一般,從番兵腦袋頂上飛過。馬上一位白袍將軍,手端金槍,眨眼工夫到了韓昌近前,說時遲、那時快,正好韓昌大又要紮七將軍的時候,這個人馬到近前,用大槍“當”往外一磕,大叉被磕开了。然后一抖大枪,“噗噗噗”扎了三枪。韩昌吓坏了,一扭头,“呛嘟”一声,左耳金环被穿掉了。韩昌魂都要吓飞了,带马观看:见此人身高八尺,金盔金甲素罗袍,白龙驹,蟠龙金枪,双眉倒竖,二目放光,鼻似玉柱,牙排似玉,一表人才。韩昌吓了一跳:“什么人?”“俺乃杨令公之子、余太君所生、你家六爷杨景杨延昭!”“啊,杨六郎!”韩昌早有耳闻,杨家将中,头一个数六郎杨景,此人够帅才,国家没启用。今日见面,真是名不虚非传。韩昌正端叉发愣,这时,金刀令公、大郎、二郎、五郎也都到了。韩昌见势不妙,大叉一举:“撤兵!”军兵“哗!”往回撤。六郎下马把七郎扶起来:“七弟,七弟!”连喊带叫。
  2. ^ 楊業只料谷口有宋兵來應,回望不見一騎,大驚,複馬殺回,已被斜軫截住穀口。香眾萬弩齊發,箭如雨點。宋軍死者不計其數。比及延昭、延嗣二騎拼死沖入,矢石交下,不能 得進。耶律奚底回兵抄出東壁,正遇賀懷浦。二騎相交,戰不兩合,被奚底一斧劈于馬下。部眾盡被番兵所殺。延昭謂延嗣曰:“汝速殺出圍中,前往潘招討處求救。吾殺入穀口,保著爹爹。”延嗣奮勇沖出重圍而去。且說延昭望見谷中殺氣連天,知是南軍被圍,怒聲如霄,直殺進穀口。
  3. ^ 第十九回 瓜州营七郎遭射:却说杨延嗣回爪州行营,见潘仁美泣曰:“吾父被番兵困于陈家谷,望招讨急发兵救之。不然,生死决矣!”仁美曰:“汝父子素号无敌,今始交兵,便来取救耶?军马本有要备,我营难以发遣。”延嗣大惊曰:“吾父子为国家计,招讨何以坐观其败乎。”仁美令左右推出帐外。延嗣立地骂曰:“无端匹夫!使我若得生还,与汝老贼势不两立!”仁美大怒曰:“乳臭竖子!仇恨莫报。今杀代之权在我,尔径来寻死路那?”乃令左右缚于高处射之。军校得令,将延嗣系于舟柏之上。众军齐齐发矢,无一箭能着。仁美惊曰:“真乃奇异!何众人所射,皆不能中?”延嗣听得,自思难免,乃曰:“大丈夫临死,有何惧哉?只虑父兄存亡未卜。”因教射者:“可将吾目蔽障,射方能中。”众军依言,遂放下,割其眉肉,以蔽其眼,然后射之。可怜杨七郎万箭着身,体无完肤,见者无不哀感。

外部鏈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