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東亞文字排列方向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橫書
Forbidden City Gate of Heaven 1.jpg
天安門的簡化字標語採用橫排,由左邊讀起。
汉语名称
简化字 横书/横写/横排
繁体字 橫書/橫寫/橫排
朝鲜语名称
谚文 가로쓰기/횡서
朝鲜汉字 橫書
日语名称
日本汉字 横書き/横組み
假名 よこがき/よこぐみ
英语名称
英语 horizontal writing
縱書
Hebei Wen'an jin fasheng dizhen - Beijing you zhengan.png
繁體中文報章經常會橫排、縱排混用,以遷就排版。
汉语名称
简化字 纵书/直书/直写/纵排/直排/竖排
繁体字 縱書/直書/直寫/縱排/直排/豎排
朝鲜语名称
谚文 세로쓰기/종서
朝鲜汉字 縱書
日语名称
日本汉字 縦書き/縦組み
假名 たてかき/たてぐみ
英语名称
英语 vertical writing

東亞漢字圈語文使用的方塊字可以橫書或者縱書橫排文字左右並排;縱排則指由上而下排列。一種語文沒有限定書寫方向,而橫排、縱排、甚至混用均可,是現代語言文字比較少見的現象,是方塊字語文的一種特色。

傳統的漢文、以及受其影響的日文朝鮮文都是縱排的,亦即先由上至下書寫,一行寫完再向左方發展。因此,縱排的書籍都是開左邊、往右邊翻的。漢字以及日語假名的筆劃結構也適合這種書寫原理。

傳統上漢字只能直寫,匾額招牌這些右至左橫排書寫的特殊情形,其實是一字一行的直寫。在歐洲語文的影響下,漢字圈於近代開始出現由左至右橫排書寫,寫完一行向下發展。時至今日,中國大陸的普通印刷品和朝鮮文甚至幾乎完全不用縱排。

同属东亚的蒙古的拼音文字蒙古语则有两种书写方式:在中國内蒙古使用的傳統蒙古语字母是縱排的,即先由上至下書寫,但與中、日、韩文不同的是,写完一列後向右发展,而不是向左;在蒙古国则使用从俄国引入的西里尔字母,由左至右横排。此外滿文亦是由上而下書寫。而越南文在早期使用模仿自漢字的喃字,也可直書(如春聯),而拉丁化的越南文由於採用西式的橫書方式,無法像喃字一樣以直書表示。

橫書與縱書之別[编辑]

雖說漢字文化圈的文字縱排和橫排均可,但在書法中因為運筆方法等原因而比較常用縱書。另外,橫排和縱排文字有些個別字元寫法會不一樣:

繁体中文(蓝色)与日文(红色)的横排、纵排方法及日文标点
橫排與縱排的標點符號規範
臺灣 臺灣  中国大陆  香港  澳門  日本
逗號
句號
,。
置於中間
,。
橫排時置於左下
縱排時置於右上
,。
(無嚴格規範)
橫:、。/,。 置於左下
縱:、。 置於右上
嘆號
置於中間

橫排時置於左邊
縱排時置於右邊

(無嚴格規範)

置於中間
頓號
置於中間

橫排時置於左下
縱排時置於右上

(無嚴格規範)
中黒
置於中間
冒號
置於中間

橫排時置於左邊
縱排時置於右邊

(無嚴格規範)

橫排時置於中間
縱排時旋轉90°
省略號 ……
置於行中
縱排時旋轉90°
同左
(無嚴格規範)
……
置於行中
縱排時旋轉90°
引號 橫排:「『』」
縱排:



橫排:“‘’”
縱排:



(無嚴格規範) 橫排:「『』」
縱排:




(無嚴格規範)
着重号 .
橫排時置於字下,縱排時置於字右
.
(無嚴格規範)
专名号
下划线
_
橫排時置於字下,縱排時置於字左
_
(無嚴格規範)
  • 標點符號中的逗號頓號句號在方塊裏的位置。橫排標點符號置於左下角,縱排置於右上角,但是在臺灣則統一置於行中。引號括號書名號破折號等會旋轉90度書寫。
  • 香港沒有一套成文的標點符號規範,但民間使用的基本和台灣標準相同,有時也會使用大陸標準,或者二者混用。商務印書館 (香港)出版的詞典(橫排)大多句讀點居中,使用和大陸相同的引號。
  • 日語長音棒線()也會和破折號一樣,旋轉90度書寫;中文注音符号中的「」(i)直寫時寫作一,而橫寫時可以寫成橫,亦可以寫成
  • 日語的拗音假名(等)和促音假名(),位置和逗號等標點符號一樣;橫排置於方塊左下角,縱排置於右上角。
  • 用於表示生僻字發音的旁註標記,橫排時置於上方,直排時置於右方。橫排文本標記注音符號時,有時會將注音放在每個漢字的右邊。

至於表示數字,橫排多會使用阿拉伯數字,而縱排多會使用漢字數字。縱排如要使用阿拉伯數字或拉丁字母,則可以照常書寫,或順時針90度旋轉並排,以配合縱排行文方向。

現代橫排絕大多數是由左至右書寫的。看似由右至左書寫的橫排,多數其實是每行只有一個字元空間的縱排,常見於牌匾、日式門簾等。汽車車身或標誌牌的右側,可能也會右起橫排書寫。汽車右側是因為行文方向是從車頭往車尾;標誌牌則是為了配合另一邊的書寫方向。

蒙古文如果使用畏兀儿蒙古字母则由于字母形状多用縱排,同样如果使用西里尔字母则必须横排。

歷史[编辑]

中文[编辑]

北京紫禁城乾清宮。左右兩旁對聯豎排;上方「正大光明」橫匾從右至左書寫。
南宋楊輝三角形。由圖可知,中文在傳統上僅有豎排寫法,標題則一字一行。

甲骨文主要的文字排列由上自下,至於左右順序學者意見不一。據推測,縱向由右至左的排列方式主要來自於書寫竹簡時右手持筆,左手持簡並順勢將其排列的方式[1]

日本書法家石川九楊不着眼於書寫媒體與漢字字序(text direction)間之關係,而着眼於漢字字序本身所蘊含的文化心理功能。他認為出現在商代甲骨上的草創漢字的上下垂直字序,是天與地、人與神之間互相溝通的一種表示,這垂直的構文格局[2],植根於殷代帝王和社會的宗教意識。

世上哪本才是首本橫排的中文書刊並無定論,以下是各方學者的主張:

  • 19世紀初,英國傳教士馬禮遜澳門印行的《华英字典》(Dictionary of the Chinese Language),是首本漢英字典;
  • 卢戆章的著作《一目了然初阶》(1892年),以漢字和拉丁拼音對照[3]
  • 嚴復的《英文汉诂》(1904年)[4]
  • 1915年1月,創刊的《科學》雜誌。當時創刊號謂:「本雜誌印法,旁行上左,並用西文句讀點之,以便插寫算術及物理化學諸程式,非故好新奇,讀者諒之。」[5]

無論如何,橫排中文書籍直到20世紀初仍然是稀罕之物。1917年,《新青年》第三卷第三期發表了由钱玄同寫給陳獨秀的公開信,錢認為閱讀縱排的文字既費力、也不符合人體眼睛設計,而且漢字筆劃也符合左起橫排[6]。钱玄同多次發表同類主張,而陈独秀也認同,但始終未能成為主流。[5]但是到了1940年代,不僅是學術著作,尋常書刊也出現了自左至右橫排的現象。

簡體中文[编辑]

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於實施汉字简化政策之前,已逐漸推廣印刷品文字橫排。1955年1月1日起,《光明日報》等率先改為橫排;1956年1月1日起,《人民日報》等中央、地方報一律改為橫排[7]。縱排文字一直到1980年代早期还在中国少数出版物(如某些連環畫)中使用。目前基本只有新印古籍、學術著作和現當代人的古體詩文集還使用縱排,而引进的日本漫画至今还使用縱排。

大陸對招牌書寫方向限制較寬鬆,橫書、直書混用的招牌仍很常見。
黨政部門牌匾使用右起直排。

中國大陸新加坡推行簡體中文之後,縱排文字已經不多見於出版物,但在排版空間受限的場合會使用,如書脊、標題等。早期的簡體中文出版物有時會採用縱排,但現今則幾乎都是橫排的。有些简体字书报以横排为主,但部分版面会使用纵排。传统文化内容,如大部分书法作品(硬笔书法除外)、请帖、和全部对联即使用简体字仍然直写,排印出版的古籍大多數也仍用繁體字縱排(如果採用简化字,則極少縱排)。引入的日本漫畫仍會保留原有的排版方式,面向中國讀者的日文讀物、中日對譯讀物有時也使用縱排,包括中文部分。

由於日本漫畫翻譯時多保持縱排,輕小說的實體書版又以繁體字版(幾乎全為縱排)比較齊全、翻譯較快,因此對年輕的簡體字使用者來說,仍有很多閱讀縱排及繁體字書刊的誘因。

在出版界以外,縱排文字主要出現在黨政部門牌匾、招牌、廣告、旗帜等。有些人的私人书信也是縱書的。[8]

另外,根據新國標《道路交通标志和标线GB5768-2009》,中國大陸的路面改用從「下」往「上」閱讀的豎排標識,該標準引起了坊間的爭議,交警解釋稱這種書寫方向「不容易分散驾驶人员的注意力」。[9]

新加坡教育部於1974年起也規定教科書和華文考試需用左起橫排印刷[10]

繁體中文[编辑]

中華民國對於文字的政策,包括規範字體、書寫方向,過去無任何強制政策,民間則慢慢的養成「直排由右至左、橫排由左至右」的默契,而後政府也將此默契訂為規定,但文字排列方法混用隨處可見,有時會造成困擾。例如早期火車站之站名牌採右橫書,舊山線泰安車站(1998年廢止)即成了「安泰」,英文部份亦迁就其排序成了「AN TA」(註:TA疑為誤用,應為TAI),保留至今成為一大觀光特色。

2005年1月1日,中華民國政府頒佈公文橫式書寫,將沿襲已久的公文直式書寫習慣全面改成橫式書寫。其目的在避免需要混用英文等外文的文書出現閱讀障礙。

至於臺灣香港澳門以及海外華人等使用繁体中文的社群則沒有規定出版物的文字方向,1990年代起有多使用橫排的趨勢[11]。但在可見的未來,縱排書刊還是很普及且常見於流行領域:未成年者會閱讀的休閒書刊(如漫畫輕小說)也多使用縱排;許多報紙甚至同一版會有橫排和縱排的文章[12],或者標題以橫排為主、內文以縱排為主(台灣主要報紙都會有這樣的情況)。

日文[编辑]

昭和13年(1938年)發行的50錢鈔票。可見「大日本帝國政府紙幣」等橫排文字從右邊讀起。

日文由於模仿了漢文的書寫方式,因此傳統的日文也是縱排的,先由上而下、再從右至左書寫。偶爾也會因為書寫面積限制而採用橫排,如日式門簾和寺廟的牌匾,但仍然是從右邊讀起,是為每行只有一個字的縱排。直到江戶時代,傳統的縱排文字受到蘭学(洋學)潮流的影響,而開始出現模仿歐洲文字的橫排書寫。

使用直書和右起橫書日文的舊式廣告

橫排日文廣為流行之前,外文和日文並排的文字閱讀甚為不便:外語會如常橫排印刷,日語卻由於要縱排而旋轉90度印行。明治18年(1885年),首次出現日文橫排印行的書籍《袖珍插圖德日辭典》(袖珍挿図独和辞書)。直至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前,除了混合歐洲文字書寫的文字之外,以一般大眾為對象的報紙、廣告排版等,如需橫排則仍然由右邊讀起。

根據屋名池誠的研究,在1940年左右,日本各地開始出現討論統一橫排文字方向的趨勢。1942年7月,文部省轄下的諮詢機構國語審議會,發表統一為左起橫排的報告[13]。但軍方在與英美等國戰爭的背景下,基於軍國主義民族主義,拒絕文部省左起橫排的意見,認為這是「米英崇拜」(按:米國即美國)的媚外行為,當時有些愛國的報館甚至拒絕刊登左起橫排的日文廣告,而「左起橫書」在日本政府內部以及社會輿論之中也引起了強烈的反對聲浪與爭議。戰後,駐日盟軍總司令派遣美國的教育使節團到日本,檢討學制改革。使節團的報告書提出採用羅馬字廢除漢字等運動,從而引出「模仿西歐的左起橫排是革新的、右起橫排是保守的」觀念與形象,右起橫書從而更進一步衰落。1946年1月1日的《讀賣報知新聞》、以及1948年3月發行的B50紙幣,成為了左起橫排的開端。供日本政府各官廳使用的公文格式的指引《公文作成要領》,也指出「為了增進職務效率這一目的,文件書寫方法……應當盡量廣泛使用左起橫排」。[14]

現代日文中,橫排和縱排都會使用,但使用縱排的場合較多。由於縱排是傳統書寫的方法,書法國語教科書、小說詩歌等文藝作品、報刊的部分版面等,多會沿用縱排,但是使用縱排也不限於傳統用途,如漫畫、日式個人名片(日文的一面多會縱排、另一面英文的則橫排)。橫排則用於外語、數學、科學、音樂等類別的書刊,較正式的文本如商業書信、簡報書、論文等通常幾乎都是橫書的,這樣不僅便於插入西方文字,電腦排版也比較方便。豎排書刊也可能會有些欄目或頁面使用橫排,以遷就版面設計。

韓文[编辑]

傳統的韓文亦是直排的。

朝鮮半島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大韓民國也以和中國大陸處理中文類似的方法處理韓文。受推廣橫書影響,韓文縱排格式分为右起和左起两种。現今的主流為左起橫排,比較特殊的是外語電影字幕,一般而言卻是置於畫面右側,並使用直排。

另外,直排及橫排的標點符號在南韓標準語(표준어)有不同寫法。直排使用類似日文的標點符號,橫排則使用西式半形標點。

其它文字[编辑]

除上述三类使用較大的文字外,还有蒙古文满文西夏文回鹘文東亞文化圈文字在古时多以縱排。

而對於西方文字,通常只在橫向空間非常有限的情況下會使用一字母一行的左起「直排」,也有時將文字旋轉90度排列,從下往上和從下往上讀的情況都有。

實例[编辑]

漫畫[编辑]

日本漫畫閱讀方向

由日本發揚光大的漫畫,多數採用縱排文字;書冊左開往右翻,每格的圖畫也會因應配合,由上方先看右、再看左,再往下看。這種排版方式也適合漢字圈的市場(包含中文、韓文),所以日本漫畫的中文版也同樣會採用縱排。不過,這些漫畫要打入文字不能縱排的市場,則可能需要稍作改動。一些翻譯成英文版的日本漫畫,可能會保留原有的排版方式,但會預先「教導」讀者如何翻頁閱讀;還有一些版本會印刷原圖的鏡像,讓全冊右開往左翻,適合英文行文方向。

其他[编辑]

部分汽車的一側會採用右起橫書,以便在行進時讓行人閱讀。

縱排的書刊一般會左開往右翻、橫排的書刊則右開往左翻,不過也有例外的情況,中国的报刊有时会使用竖排左起格式。

香港大部分報章均為左開往右翻;不過2003年改版後的《明報》雖然全部使用橫排,但繼續沿用適合縱排的左開往右翻設計。

另外,由於中國大陸通常使用橫排,美國的繁體中文報章《世界日報》改成橫排後,被一些讀者視為立場偏向親北京的舉動。[15]

除了常規的排版方式外,中文有時也「遷就」其他語言的排列方向,例如許多阿拉伯語(右起橫書,rtl)辭典的中文部分也是從右往左閱讀的。

電腦文書處理[编辑]

電腦是由使用左起橫排的英語國家美國發明的,所用的阿拉伯數字系統也是橫排的,因此就初期性能較差的電腦來說,橫排具有壓倒性的優勢。當時用電腦排版的漢字圈語文,多數也採用橫排。

但由於臺灣公文書、文史教科書、文學向來都使用直排,台灣出產的電腦軟體在很早之前就開始支援縱排功能。除倚天中文系統本身以列印碼方式提供縱排功能(即畫面顯示是橫排,列印出來才是豎排)外,專業的排版軟體如新人類莎士比亞從最早版本就一直支援在同一個版面上進行橫縱排並陳的排版。而中國金山公司WPS也加入了縱排支援。日本則有一太郎排版系統支援縱排,且日本早年流行的文書處理器均有支援縱排的功能。

這使國外的排版軟體也必須支援縱排才能在東亞的市場上有競爭力。Microsoft Word文書處理軟件就引入了縱排系统。後來的一些電子書籍賀卡製作軟件等,也加入了兼容縱排的功能。

目前能夠進行縱排編輯與桌面出版電腦文書軟件Adobe IndesignMicrosoft WordQuarkXPress等等,這些軟體對於中文縱排編輯的支援主要有:增加中英文混排,可以將中文字型與西方語言字型結合成自訂的字體集;避頭尾功能,能自動不讓標點符號出現在行首或行末,減少中文排版上的不美觀[16]。過去這些功能必須要進行外掛程式才能夠實現,目前新的桌面出版軟體則都支援了中文縱排功能。

但另一方面,在臺灣行政院規劃提出後,立法院於2004年將政府公文一律改成橫排印刷,以方便e政府運作、並方便混合西方語文及數字的排版。雖然有保守派藉機鬥爭,但從2005年起,臺灣政府仍積極推動公文橫式書寫,規定公務機關與學校使用統一的直書橫式格式,以改善臺灣境內語文排列的紊亂現象。

互聯網[编辑]

进入互联网时代,大部分网页在显示东亚语文的时候会采用横排方式。但由于有将支持縱排的文字处理软件(如Microsoft Word)所编辑之文档转换为网页的需求,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引入了一些CSS扩展以表达这样的文本。2001年,添加writing-mode支持的草案被提出[17],但最后并没有成为标准。目前,只有微软的Internet Explorer能直接支持縱排方式;雖如此,但也證明東亞文字的直行傳統在網路時代也有其可延續性(sustainability)[18]

2011年夏,CSS Writing Modes Module Level 3重新提上議程[19],目標是讓世界各種文字皆能按其傳統字序行款在網頁上舒展自如,而不必定要以歐式右向橫行為唯一標準。

範例[编辑]

目前,透過CSS有多種方式可以實現文字直排,但相容性均不佳,許多瀏覽器並未予以支援。下圖是微軟IE9顯示的HTML直行文本網頁一例:

Shijitai33.png

以下是各種實現文字直排方法的範例,若您的設備支援,文字將垂直排列。直排時,text-align属性与vertical-align属性的效果变为上下对齐,即“text-align:right;”的意义变为底部对齐[20]

利用CSS實現文字直排
属性 writing-mode layout-flow -webkit-writing-mode
代碼 writing-mode:tb-rl; layout-flow:vertical-ideographic; -webkit-writing-mode:vertical-rl;
繁體中文效果
「我等之見解為,下述真理不證自明:凡人生而平等,秉造物者之賜,擁諸無可轉讓之權利,包含生命權、自由權、與追尋幸福之權。」
——《美國獨立宣言
「我等之見解為,下述真理不證自明:凡人生而平等,秉造物者之賜,擁諸無可轉讓之權利,包含生命權、自由權、與追尋幸福之權。」
——《美國獨立宣言
「我等之見解為,下述真理不證自明:凡人生而平等,秉造物者之賜,擁諸無可轉讓之權利,包含生命權、自由權、與追尋幸福之權。」
——《美國獨立宣言
简体中文效果
“我等之见解为,下述真理不证自明:凡人生而平等,秉造物者之赐,拥诸无可转让之权利,包含生命权、自由权、与追寻幸福之权。”
——《美国独立宣言
“我等之见解为,下述真理不证自明:凡人生而平等,秉造物者之赐,拥诸无可转让之权利,包含生命权、自由权、与追寻幸福之权。”
——《美国独立宣言
“我等之见解为,下述真理不证自明:凡人生而平等,秉造物者之赐,拥诸无可转让之权利,包含生命权、自由权、与追寻幸福之权。”
——《美国独立宣言
日文效果
「天の人を生ずるは億兆皆同一轍にて、之に附与するに動かす可からざるの通義を以てす。即ち其通義とは人の自から生命を保し自由を求め幸福を祈るの類にて、他より之を如何ともす可らざるものなり。」
――『アメリカ独立宣言』
「天の人を生ずるは億兆皆同一轍にて、之に附与するに動かす可からざるの通義を以てす。即ち其通義とは人の自から生命を保し自由を求め幸福を祈るの類にて、他より之を如何ともす可らざるものなり。」
――『アメリカ独立宣言』
「天の人を生ずるは億兆皆同一轍にて、之に附与するに動かす可からざるの通義を以てす。即ち其通義とは人の自から生命を保し自由を求め幸福を祈るの類にて、他より之を如何ともす可らざるものなり。」
――『アメリカ独立宣言』
說明 幾乎只有IE能顯示為直排。 幾乎只有IE能顯示為直排。 部分瀏覽器會顯示為文字旋轉了90度的「直排」。IE會顯示為橫排。

註:由於技術原因,「中文效果」一欄的高度被固定為200px,「日文效果」一欄的高度被固定為300px

相關事例[编辑]

武汉大学正门题字
  • 熊貓」原稱「貓熊」,意思是臉型像那樣的[21]。有指1940年代重慶北碚博物館展示了貓熊,標示以左書(此處的「左書」特指「隸書」而不是自左而右書寫)為「貓熊」。由於當時很多中文使用者已經開始習慣左到右的中文讀法,所以被誤解成「熊貓」,在以訛傳訛下,「熊貓」和「貓熊」一起,成為該種動物的稱呼[22]。但,据分析,上述观点为讹传,详见大熊猫#名稱的訛傳
  • 台灣高雄市中國鋼鐵公司過去在廠外招牌和制服上製作右起的「中國鋼鐵」四字,因此該公司常有人戲稱「鐵鋼國中」。[23](「國中」是台灣對初中的稱呼)
  • 武汉大学正门牌坊上题字「国立武汉大学」是右起的,常被学生戏读为「学大汉,武立国」。
  • 中華民國九十九年蔣經國10圓紀念幣之中文排版,采用左起橫書,與現行之普通拾圓硬幣採一字一行的縱排相反;其中所鑄文字「國泰民安」中的「國泰」,有時會被誤認成「泰國」(Thailand),引為趣談。
  • 廣州海珠橋於2013年修繕完畢準備通車時,網友發現胡漢民的右起題字「海珠橋」被調轉順序,變為左起。廣州市建委對此解釋是「为了配合现代阅读习惯」,而專家則認為,既然用了繁體字,就應該尊重當時文字特點,用回从右到左的排列方式。同時,海珠橋的紀念雕塑碑文(使用簡體字)被發現豎排使用橫排標點,其中更有幾個錯別字,市建委负责人解释是因为「制作单位简单地将横排版印刷的文字调整为竖排版,导致标点的使用和位置都没有改过来」[24]。經反映後,相關工作人員修改了問題碑文。

参考文献[编辑]

  1. ^ 許進雄. 〈本論・第二節 書寫方向〉//《簡明中國文字學》. : 18~20頁. 
  2. ^ Explaining Why Chinese Characters Move Vertically (tb-rl). 
  3. ^ 方舟子汉语拼音化的先驱
  4. ^ 劉德隆商務印書館〈英文漢詁・敘〉釋文
  5. ^ 5.0 5.1 樊洪业(2000年):汉字“横行”第一刊,載《科学旧踪》,江西教育出版社。
  6. ^ 原文:“人目係左右相並,而非上下相重。試立室中,橫視左右,甚為省力,若縱視上下,則一仰一俯,頗為費力。以此例彼,知看橫行較易於直行。且右手寫字,必自左至右,均無論漢字、西文,一筆一勢,罕有自右至左者。然則漢字右行,其法實拙。若從西文寫法,自左至右橫迤而出,則無一不便。”
  7. ^ 新中国初期语言文字工作重要大事,載中國語言文字網
  8. ^ 温家宝总理的更正信. 人民网. 2009-10-13. 
  9. ^ 警方:竖排从下往上是新国标. 海南日报. 2012-08-11. 
  10. ^ 谢世涯(1997年)新加坡汉字规范的回顾与前瞻,發表於「第四届国际汉字讨论会」。
  11. ^ 見「海外媒體的相異性降低」段,程曼麗:海外華文媒體的新變化,原載《新聞戰線》2004年第十期。
  12. ^ 香港蘋果日報》2005年副刊排版。
  13. ^ 屋名池 誠. 横書き登場 -日本語表記の近代-. 岩波書店. 2003年. ISBN 4004308631. 
  14. ^ 公用文作成の要領》,1951年10月30日,日本國語審議會審議決定,1952年4月4日内閣官房長官依命通知。
  15. ^ 美国华文报纸调转方向. 纽约时报. 2002-03-25. 
  16. ^ Adobe InDesignCS 中日韓模組初探
  17. ^ W3C. CSS3 module: text W3C Working Draft 17 May 2001. W3C. 2001-05-17 [2009-01-17] (英文). 
  18. ^ 直行網頁說明. 
  19. ^ CSS Writing Modes Module Level 3. W3C (英文). 
  20. ^ writing-mode - DIV+CSS. DIVCSS5 (中文(中国大陆)‎). 
  21. ^ [1],環華百科全書(R049/1132),第13冊,第389頁。
  22. ^ 大熊猫的命名. 甘肃省野生动植物管理局. [2013-11-18]. 
  23. ^ 王純瑞. 《再見,中鋼:王鍾渝在中鋼的故事》. 2002. ISBN 9570823585. 
  24. ^ 海珠桥新桥名确系胡汉民真迹. 新快报. 2013-08-28. 

参见[编辑]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