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亞語言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東亞語言狹義上指由漢語日語朝鮮語越南語組成的受漢字文化影響的語言群(漢字圈),廣義上也包括東南亞其他漢藏語係壮侗语系南島語系的語言。

漢字圈[编辑]

漢語、日語、朝鮮語、越南語中含有大量古漢語起源的詞彙,把文言文(漢文)作為書面語。

在中國以外的地區,作為書面語被利用的古漢語文言文對沒有文字的民族的語言的文字化帶來了影響。古漢語的詞法和語言生成規則也被應用到這些的語言。近代,日本利用漢字發明的漢熟語和制漢語在中文也被再借用,中國人大多未意識到那些是日本製造的詞彙。(類似大量引入古希臘拉丁詞彙的英語,現在按照希臘拉丁係構詞法利用羅馬字母製造新詞又逆輸入羅曼語系諸語中。)

現在,源自古漢語的詞彙的表記用傳統漢字(包括漢語<以及中國大陸、台灣、香港、澳門>,日語<舊字體>,朝鮮語有時用漢字表示漢字詞),簡化的漢字(漢語<中國、新加坡等>,日語<新字體>),表音文字(朝鮮語,日語有時用假名)以及改良的羅馬字越南語國語字)。東亞語言的軟體相關的語言支持請參照CJKV

地域語言特徵[编辑]

其他地域特徵漢字圈以外也可見到。

語法[编辑]

  • 音節語素是漢語、越南語、緬甸語、泰語,老撾語及其他東南亞大陸和中國南部的語言的典型特性之一。該特徵在日語、朝鮮語、南島語系的語言不多見。
    • 單音節語素不一定是單音節語言的必要因素。現代漢語的多音節詞較多。多音節的語素即使在越南語也存在,那些大多是來自其他的語言的借用語。
  • 聲調:漢語、越南語、緬甸語、泰語、老撾語及其他東南亞大陸和中國南部的語言大多是聲調語言。日語、朝鮮語及南島語系的語言不是聲調語言。(日語和朝鮮語被相信可能屬於同一語系,他們存在著漢藏語係和其他的語系沒有的幾個特徵。)越南語、漢語、藏語原本沒有聲調,而後邊發展出了聲調(tonogenesis)的觀點被提及。
  • 孤立構造:漢語和東南亞的語言是具有高度孤立性的語言。詞性,人稱時態語氣 不需要根據單詞而活用。這些單詞相對獨立,加以不活用的修飾語來表達意義,這些也有不是拘束語素的情況。
  • 量詞、單位詞:中日韓越及東南亞大陸和島嶼地區語言的量詞較發達。(名詞和量詞的關係不嚴密,在這個點上並不比其他的語言都更具孤立性。)
    • 根據不同的分類搭配不同的量詞,這一特徵在南北美洲大陸西側的原住民語言中也存在。量詞發達的特點可以說是環太平洋地區語言的共同的特徵。

語義學[编辑]

  • 敬語系統發達是爪哇語藏语、日語、朝鮮語共同存在的特徵。
    • 近代化的實際需要,敬語走向簡單化的道路。這樣的現象出現在印尼語汉语中,避開複雜的敬語,追求平等主義。
  • 日語、馬來·印尼語等的語言代名詞不穩定,使用也較少。新的代詞、總結性語言及號召的形式作為屢次表示尊敬和社會的地位的方法使新名詞變得發達。另外的看法是如果按照印歐語系的基準,這些語言的的代詞就是完全不存在。
    • 汉语中的敬语体虽消失了,例外的、几千年前就存在的汉藏语系,所有的人都一直使用稳定的人称代名词至今。

構文[编辑]

漢語(官語)例如:
今天 晚飯 已經 吃過 了。
今天 晚饭 已经 吃过 了。
转录: Jīntiān de wǎnfàn yǐjīng chīguò le.
训诂: 今天 (所有格) 晚飯 已經 吃-(经验词) (新陈述)
翻译: 今天的晚飯我已經吃過了。 (主語: 今天的晚飯; 謂語: 我已經吃過.)
粤語例如:
今日 晚飯 已經 食咗 喇。
转录: Gam1yat6 ge3 maan5faan6 ngo5 ji3ging1 sik6zo2 la3
训诂: 今天 (所有格) 晚飯 已經 吃-(经验词) (新陈述)
翻译: 今天的晚飯我已經吃過了。 (主語: 今天的晚飯; 謂語: 我已經吃過.)
台灣福建話例如:
今仔日 暗飯 已經 食過 矣。
转录: kin-á-ji̍t ê àm-pn̄g góa í-king chia̍h-kuè ah
训诂: 今天 (所有格) 晚飯 已經 吃-(经验词) (新陈述)
翻译: 今天的晚飯我已經吃過了。 (主語: 今天的晚飯; 謂語: 我已經吃過.)
日本語例如:
今日 晩御飯 もう 食べた。
转录: Kyō no bangohan wa tabeta.
训诂: 今天 (所有格) 晚飯 (主語) 已經 吃-(完成式)
翻译: 今天的晚飯我已經吃過了。 (主語: 今天的晚飯; 謂語: 已經吃過.)
琉球語沖縄口例如:
今日 夕御飯ー なー 噛だん。
转录: chuu nu yuu'ubanoo naa kadan.
训诂: 今天 (所有格) 晚飯-(主語) 已經 吃-(完成式)
翻译: 今天的晚飯我已經吃過了。 (主語: 今天的晚飯; 謂語: 已經吃過.)

(在沖縄話中,主語是用长元音标记如果前词是短元音;如果前词有长元音,“や”标记主語;如果前词有-N/-n鼻元音,后面加上-oo代表主語。)

朝鮮語例如:
오늘 저녁밥 이미 먹었다.
转录: Oneul ui jeonyeokbab eun imi meok-eotda.
训诂: 今天 (所有格) 晚飯 (主語) 已經 吃-(完成式)
翻译: 今天的晚飯我已經吃過了。 (主語: 今天的晚飯; 謂語: 已經吃過.)

可是,在越南语中这就不一样:

越南語例如:
漢喃字: 𩛖𩛷 𩛖啐 𣋚𠉞。
国语字: Tôi đã ăn bữa ăn tối hôm nay.
训诂: 已經 吃-(完成式) 晚飯 今天
翻译: 今天的晚飯我已經吃過了。

在这个例如中,主語(今天的晚飯)不在謂語(已經吃過)之前.

語言的關係[编辑]

東亞語言的特徵與鄰接的大洋洲語言印度太平洋大語系古西伯利亞語言以及印歐語系闪含语系對比鮮明。与东亚相隔更远的非洲各语言中有一部分同样是具有单音节且带有声调,名词多样化等特征但这些特征被认为是非洲各语言独立发展出来的。

東亞、東南亞的語言被分成多个語系,意味着它们不存在共同的源头。伴隨的這些地域性特徵的是數千年的借用方式,即典型的言語聯合。屬於這個語言的最原始語系假定如下:

關聯項目[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