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清鐵路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大清东省铁路(1897-1920年)
中国东方铁路(1920-1932年)
北满铁路(1932-1945年)
中国长春铁路(1945-1952年)
概覽
營運地區 中国
主要車站 满洲里哈尔滨绥芬河(北段)、大連(南段)
技術數據
路線長度 2,400公里(1,491英里)
北段:1480公里
南段:940公里
軌道標準 1524毫米(俄罗斯宽轨
营运信息
營運時期 1903年7月14日至今
营运单位 东省铁路公司

东清铁路俄语Китайско-Восточная железная дорога,缩写:КВЖД)指沙俄修筑的从俄国赤塔中国满洲里哈尔滨绥芬河到达海参崴(符拉迪沃斯托克)的铁路中在中国境内的一段铁路,简称“东清路”。中华民国成立后称中国东省铁路中国东方铁路中东铁路中东路满洲国和苏联共同运营时期北段改称北满铁路,南段改称南满铁路。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苏联控制该铁路,称为中国长春铁路,簡稱中長鐵路俄语Китайская Чанчуньская железная дорога)。

此鐵路係以哈爾濱為中心,往西延伸至滿洲里(今內蒙古境內),往東延伸至綏芬河(今黑龍江省牡丹江市),往南延伸至大連旅顺,路線呈丁字型,全長約2400公里

建造[编辑]

中日甲午战争之后,光绪二十二年(1896年),清政府特使李鸿章赴俄祝贺沙皇加冕典礼,与沙俄签订了《中俄御敌相互援助条约》(简称《中俄密约》),在这个《条约》中规定清俄协防日本和俄国建设东清铁路的事宜。12月俄国将铁路定名“满洲铁路”,遭到李鸿章的反对。李鸿章坚持“必须名曰‘大清东省铁路’,若名为‘满洲铁路’,即须取消允给之应需地亩权”。因此正式定名为大清东省铁路,又称中国东省铁路,简称东清铁路[1]

东清铁路从1897年8月动土兴建,以哈尔滨为中心,分东、西、南部三线,由六处同时开始相向施工。1898年清俄签订《旅大租地条约》。1903年7月14日,东清铁路全线通车营业。

同时修筑的从哈尔滨直达旅顺的支线铁路(“中东铁路南满支线”)习惯上也认为是东清铁路的一部分。

这条铁路的建成使得中国东北成了俄国的势力范围,也促使日本随后发动日俄战争。在日俄战争即将爆发的危局下,1904年7月13日西伯利亚大铁路最后一段:贝加尔湖区段以轮渡方式勉强通车,冬季则改在结冰的贝加尔湖湖面上直接铺设铁轨。到1905年绕贝尔加湖铁路正式竣工。

日俄战争爆发后,沙俄政府把西伯利亚大铁路(含东清铁路)的运力发挥到了极致:在一段时间内,西伯利亚大铁路由西向东开通连续的片面车流、单向运输,在列车集中到达的末端甚至将卸载后的空车推下路基、腾出车站到发线卸车。沙俄军队迅速把乌拉尔、西西伯利亚等腹地动员的大量兵员和军用物资运抵辽阳、奉天、铁岭、宽城子(今长春)等各车站,迅速集结起3个集团军33万兵力,超过了东清铁路战场日本陆军的27万兵力。使得沙俄陆军依托中东铁路南下支线在昌图-四平一线建立起巩固防御,日军由于兵力不足、储备物资与外汇消耗殆尽也无力突破沙俄陆军防线,为日俄朴次茅斯谈判沙俄保住了北满的势力范围。

日俄(苏)治期[编辑]

1905年9月日俄战争结束后,按照《朴次茅斯条约》的规定,长春以南至旅顺路段735KM改属日本,被称为南满铁路。其余部分仍称中东铁路。

旅順站
南满铁路新京火车站

日本获得南满铁路之后,为管理从宽城子(今长春)以南至大连、旅顺以及奉天(今沈阳)至安东的铁路,于1906年建立了南满洲铁道株式会社(简称“满铁”)。该株式会社除铁路运输外,还经营煤矿钢铁炼油、水运、汽车运输、电气等,并在铁路附属地内经营土地、房产和掌管行政。

与此同时俄国继续控制長春以北的中东铁路。俄国东省铁路公司还取得铁路两侧数十公里宽地带的行政管理权、司法管理权和驻军的特权,形成比一般租界规模大得多的“国中之国”。沿线兴起一批大小城镇,特别是东省铁路公司的管理中心,铁路枢纽哈尔滨。

西伯利亚大铁路阿穆尔区段(完全绕过整个中国东北)全线工程于1916年建成通车。

1917年起中國政府逐步收回附屬地的管轄權。1920年起东清铁路北段始称“中国东方铁路”,简称中东铁路。1922年苏联成立後,由中國與苏联共管長春以北的中东铁路。北京政府將鐵路沿線11公里內區域劃為東省特別區,接管哈爾濱及鐵路沿線的市政權。1924年中央政府批准東省特別區為與省並行的特別行政區。

1924年5月31日,《中苏解决悬案大纲协定》在北京签订。其中与中东铁路有关条文:

九、两国政府允在未来会议中根据左开原则,解决中东铁路问题:
(一)两缔约政府声明中东铁路纯属商业性质,除该路本身营业事务外,所有有关中国国家主权及地方权限之事项,如司法、民政、军警、市政、税务、地亩(铁路自用地皮除外),概由中国官府办理。
(二)蘇俄允诺中国赎回中东铁路,及该路所属一切财产。
(三)两国同意在未来会议中解决赎路之款额与条件,及移交该路之手续。
(四)两国同意关於中东铁路之前途,只能由中蘇两国解决,不许第三者干涉。
(五)蘇联政府承诺对一九一七年二月九日革命以前所持有中东铁路股票债权人负责。
(六)两国政府同意在未依本案第三项规定解决以前,暂行规定管理中东铁路办法。
(七)在中东铁路各项事宜未依照第二条所称之会议解决以前,两国政府承认一八九六年九月八日双方所签订有关管理中东铁路协定及合同内之无损中国主权者仍属有效。
十、蘇俄政府放弃帝俄根据各种条约、协定在中国取得之一切租界、租借地等之特权及特许。
十一、蘇俄政府允诺放弃俄国部分之庚子赔款。
十二、蘇俄政府允诺取消在华治外法权及领事裁判权

与《中苏解决悬案大纲协定》同日签订了附属条约《暂行管理中东铁路协定十一条》:

一、本铁路设理事会为议决机关,置理事十人,由中俄各选派五人组织之。中国政府派理事一人为理事长,即督办。蘇俄政府派定理事一人为副理事长,即会办。理事会之法定人数,以七人为至少之数,所有一切取决,须得六人以上之同意,才有执行之效力。
二、本铁路设监事会,由监察五人组织之。华监察二人由中国政府委派,俄监察三人由蘇俄政府委派,会长由华监察中选举之。
三、本铁路设局长一人,由俄人充任,副局长二人,华俄各一,均由理事会委派。
四、本铁路之处长、副处长由理事会委派之。如处长为华人,则副处长须用俄人;处长为俄人,副处长须用华人。各级人员,按照中俄两国人民平均分配原则任用。
五、理事会应将前俄政府一八九六年批准之中东铁路公司章程,按本协定及一九二四年五月三十一日所订中俄解决悬案大纲协定,从速改订完竣,但无论如何至迟不得晚於理事会成立六个月。其未改订完竣以前,该项章程与解决中俄悬案大纲协定不相牴触,暨不妨碍中国主权者,仍予继续适用。
六、理事会商议路务不能解决时,呈报两缔约国政府解决。
七、本协定自签字日起即发生效力。

至此,中东路已经不涉及中国主权问题,而是一个中苏共管的经济资产。

1925年底奉军冯玉祥国民军开战,苏联支持冯玉祥,因而拒绝奉军利用中东路运兵南下,奉军护路司令张焕相一度拘捕苏联中东路局长伊万诺夫,苏军则向满洲里集结,苏联驻北京大使加拉罕向中国政府提出最后通牒,限三日内放人。后经日本调停,张作霖下令释放伊万诺夫。

1928年6月南京政府外交部长王正廷发动了一场以修订不平等条约为中心的“革命外交”,将列强在华特权分为五类,革命外交将分为五期进行,包括恢复关税自主权、取消治外法权、收回租界、收回租借地,以及收回铁路利权、内河航行权、沿海贸易权等。

在南京政府革命外交兴起后,张学良“很想要施展一下子”,“想要把东北的地位提高了,那就必须跟外国人打胜一下子。”[2]。张学良把这一目标定在了苏联控制的中东路,而不是日本控制的南满铁路上。一个重要原因是,张学良此时得到这样的消息:苏联正在实行的农村集体农庄化,没收了富农的土地,导致与富农的尖锐对立,破坏了农业生产,苏联当时陷入严重的饥荒,传统粮仓乌克兰据信饿死了上千万人,人民奄奄待毙,对于苏维埃政权极度不满;欧美各国自十月革命一直高度仇视苏维埃政权,西方列强在外交上压根不承认苏联。张学良认为如果能趁这个机会将中东铁路路权收回,苏联此刻内焦外困无力反抗,西方列强也必会乐见其成。张学良在同苏联进行了数轮谈判不见效果后,他决定“吓唬一下苏联”,向斯大林苏联红军发出挑战。

张学良愤怒声讨红白两大帝国主义(苏、日)对中国东北进行疯狂渗透,导致北患无休无止。1929年7月,苏联违反苏奉协定,意图将北满路权私自转让给日本[來源請求]。张学良的东北政府决心夺回失去的主权,并切断苏联对中国共产党的支持。

张学良从1929年7月开始驱逐中东铁路苏联职员,查封哈尔滨市内的苏联商业机构。1929年7月18日苏联政府宣布对中国断交。苏军在中苏边境黑龙江吉林段准备武装介入。张学良不得不在1929年11月26日要求停战。张学良派出蔡运升与苏联谈判。12月20日,“ 中东路事件”以张学良接受苏方提出的恢复中东铁路中苏共管的原状、双方释放被俘人员而宣告结束。中国东北军伤亡2000名,被俘7000餘名;据苏方统计,苏军阵亡281人,受伤729人,没有被俘人员。1930年12月20日,在美国的调停下,张学良被迫在伯力(哈巴罗夫斯克)签订了《中苏伯力会议议定书》,议定书恢复了苏联在1929年7月10日以前在中东铁路的一切权益,会后苏军撤出中国东北,但继续占领中国领土黑瞎子岛等地。蒋介石与南京政府虽然支持张学良发动单方面收回中东铁路、驱逐苏联员工的行动,但对于《伯力协定》的签订,南京政府一直持反对态度,蒋介石本人也是不同意的。张学良与苏联签署的《伯力协定》,南京政府对此并不承认,并称以张学良为首的地方代表无权参与国与国之间的谈判,这是一项超越了东北军代表权限的谈判。

中东路事件对张学良的冲击也是巨大的。两年后面对突如其来的“九一八事变”,蓄意已久、周密准备、汹涌而来的日本关东军,张学良担心东北军孤军作战,做出“无谓的牺牲”,因而提出了“全国抗战论”。1931年9月18日深夜,张学良在他治疗重症伤寒病所住的北平协和医院召集在北平市的东北军高级将领开会,会上张学良说:“日人图谋东北由来已久,这次挑衅的举动,来势很大,可能再兴起大的战争。我们军人的天职,守土有责,本应和他们一拼,不过日军不仅一个联队,他全国的兵力可以源源而来,绝非我一个人及东北一隅之力所能应付。现在我们既已听命于中央,所以军事、外交均系全国整个的问题,我们只应速报中央,听候指示[3]。我们是主张抗战的,但须全国抗战;如能全国抗战,东北军在最前线作战,是义不容辞的。这次日本军队寻衅,又在柳河沟(准确地名是柳条湖)制造炸毁路轨事件,诬称系我方的军队所为,我们避免冲突,不予抵抗,如此正可证明我军对他们的进攻,都未予以还击,更无由我方炸坏柳河沟路轨之理。总期这次的事件,勿使事态圹大,以免兵连祸结,波及全国。”当时各将领亦以张学良的主张为然,连夜即照茱臻所报告的内容电报南京中央政府。[4]张学良在接见北平市各界人民抗日救国会代表时说:“我姓张的如有卖国的事情,请你们将我打死,我都无怨。大家爱国,要从整个去做,总要使之平均发展。欲抵抗日本,必须中国统一”。张学良对形势判断的依据是:中东路事件中,苏联是被动的,准备不充分,而东北军是做了充分准备的,东北军尚且失败;“九一八”事变是日本蓄谋已久的,早已作好充分准备,东北军孤军奋战,又谈何能取胜?1904年的日俄战争,俄国战败。日苏相比,日军战力明显强于苏联,那么,东北军与苏军作战都打不过,更何况要面对比苏联更加强硬的日本人了。1990年,张学良向唐德刚口述了自己的一生,整理后正式出版。该书7万多字内容中,关于中东路事件仅仅139个字。

1931年“九一八”后,日本侵占黑龙江,控制了除中东铁路以外的黑龙江地区各铁路。1932年,日本人的傀儡政权满洲国成立,中東鐵路改由蘇聯與滿洲國合營,更名為北滿鐵路,而南滿鐵路改归满洲国管辖,但在1933年2月满洲国又同满铁订立委托经营契约,将所控制的滿洲國有鐵道的管理与建设权交给后者,由同年3月在奉天成立的“铁路总局”统辖管理[5]。苏联于1935年3月將北滿鐵路以1亿4千万日元卖给满洲国。1945年,二戰後日本投降,鐵路被當時佔領東北的苏联接收。

二战结束后[编辑]

Wikisource-logo.svg 您可以在維基文庫中查找此百科條目的相關原始文獻:
  1. 中華民國與蘇維埃社會主義共和國聯邦關於中國長春鐵路之協定

1945年8月,中华民国政府与苏联政府签订《中华民国与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邦关于中国长春铁路之协定》[6],中东铁路和旧南满铁路合并为“中国长春铁路”,简称“中长铁路”。中长铁路由中苏共管,同年9月在长春成立了中国长春铁路公司理事会。

1946年上半年,中国共产党东北民主联军进入东北,4月占领哈尔滨,中国长春铁路公司理事会迁至沈阳。1946年7月25日,共产党方面在哈尔滨成立了东北铁路总局,由陈云吕正操分别担任正副总局长。1946年11月,苏联方面自沈阳撤走了中长铁路公司的苏联籍职员。1949年3月,中长铁路恢复通车。[7]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1950年2月14日中央政府主席毛泽东在苏联莫斯科签订了《中苏友好同盟互助条约》,苏联承诺归还旅顺军港、大连行政权和中国长春铁路的管理权等苏联在中国东北的一切利益。1950年5月1日成立了中苏共管的中苏合资中国长春铁路公司。为此,撤消了东北人民政府铁路管理总局下辖的哈尔滨铁路管理局沈阳铁路管理局齐齐哈尔铁路管理局管内的海拉尔铁路分局、昂昂溪铁路分局改为中长铁路海拉尔(满洲里)一分局;哈局管内的哈尔滨分局改为中长铁路哈尔滨二分局、牡丹江分局改为中长铁路牡丹江三分局;沈阳铁路分局管内改为中长铁路沈阳四分局;大连铁路分局管内改为中长铁路大连五分局。

1952年9月,中苏双方发表《中苏两国关于中国长春铁路移交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公告》,约定1952年12月31日前完成中长铁路移交。1952年12月31日,斯大林执政期间,中长铁路结束两国共管,全部移交中国政府。当时恢复设立哈尔滨铁路管理局,管辖中长铁路全部,包括哈尔滨到旅顺的哈大铁路

旗帜[编辑]

哈尔滨老火车站悬挂的1915-1925年间东省铁路旗帜

中东铁路旗帜使用两方国旗结合而成的旗帜,由于双方政权更迭,旗帜曾多次更易,根据历史照片还原的各时期铁路旗帜如下:

  • 1897-1915的东省铁路旗帜,采用三角黄龙旗和沙俄三色旗,上方空白三角处书写文字“大清东省铁路公司”。
  • 1915-1925年东省铁路旗帜,将三角黄龙旗替换为五色旗填充。
  • 1925-1932年东省铁路旗帜,改用上方五色旗,下方苏联国旗的旗帜。
  • 1932-1935年北满铁路旗帜,上方改为满洲国国旗。
1915-1925年东省铁路旗帜
1915-1925年东省铁路旗帜
1925-1932年东省铁路旗帜
1925-1932年东省铁路旗帜
1932-1935年北满铁路旗帜
1932-1935年北满铁路旗帜

現況[编辑]

今天,原有中長鐵路分為三條鐵路线,分属于哈尔滨铁路局沈阳铁路局管理,分別是:

参见[编辑]

註釋[编辑]

  1. ^ 哈尔滨铁路的百年历史发展
  2. ^ 《张学良口述历史》 作者: 张学良 口述 / 唐德刚 撰写 中国档案出版社 2007年7月版 ISBN: 9787801668431
  3. ^ 蒋介石于1931年8月16日曾有一“铣电”致张学良谓:“无论日本军队此后如何在东北挑衅,我方应予不抵抗,力避冲突。吾兄万勿逞一时之愤,置国家民族于不顾”。张学良曾将这个“铣电”转告东北各军事负责长官一体遵守。
  4. ^ 周亚兰 长江文艺出版社
  5. ^ 中东铁路百年变迁中国铁路官方网站:铁流网
  6. ^ 中华民国与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邦关于中国长春铁路之协定
  7. ^ 中东铁路的兴建和管理权的演变.吴秀明.2008年3月

参考资料[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