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永久秀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松永久秀
松永久秀
月冈芳年所绘松永久秀像
時代 战国时代
出生日期 约1510年
出生地點 不明,有阿波国、山城国西冈、摄津国五百住等说法
逝世日期 1577年11月19日
逝世地點 信贵山城
假名 まつなが ひさひで
羅馬字 Matsunaga Hisahide
改名 号:道意
别名 霜台
通称:松永弹正
戒名 妙久寺殿祐雪大居士
墓所 奈良县王寺町达磨寺
京都府京都市下京区妙惠会墓地
奈良县生驹郡三乡町
朝廷官位 从四位下、弹正忠·山城守·弹正少弼
幕府職位 相伴众
主君 三好长庆→三好义继→织田信长
氏族 松永氏(自称藤原氏、源氏)
兄弟 弟弟:松永长赖
正室 三好长庆之女
側室 小笠原成助之女
嗣子 松永久通
嗣女 长女(伊势贞庆正室)
養子 松永永种

松永久秀(1510年-1577年11月19日),日本戰國時期大和国大名,通稱松永彈正

松永久秀早年事迹不详,后出仕于三好长庆担任要职。但松永久秀阴谋篡夺三好家实权,三好长庆及嫡子三好义兴、弟弟安宅冬康十河一存之死都与其有嫌疑。三好长庆死后,松永久秀与三好三人众掌握家中实权。1565年,松永久秀与三好三人众谋杀室町幕府征夷大将军足利义辉,史称永禄之变。但不久双方反目,松永久秀随后与三好三人众、大和国国人筒井顺庆长期交战。1568年,松永久秀臣服于上洛织田信长,但数次发动叛乱,最终于1577年11月19日在信贵山城之战战败后自杀身亡。

松永久秀一生有多次下克上的经历,织田信长向德川家康介绍松永久秀时,指出他曾做出三件常人不可为的恶事:篡夺主家、谋杀将军和火烧东大寺[1]

生平[编辑]

早年[编辑]

松永久秀出身记载不明,一说出生于1510年,出生地有阿波国山城国西冈摄津国五百住等多种说法,出仕前身份可能为商人、土豪或三好长庆的宠童,甚至有观点认为松永久秀与斋藤道三是旧相识。[2]

三好家臣[编辑]

1540年,松永久秀成為細川晴元部下三好長慶右筆,在1542年有作为武将在山城国南部出阵的记录。松永久秀作为三好长庆的亲信,深得长庆的信任。1549年,三好长庆将细川晴元及足利义晴、义辉驱逐至近江国,成功控制京都后,松永久秀出任三好氏家宰。1551年,松永久秀与弟弟松永长赖相国寺之战中击败三好政胜香西元成。三好长庆平定摄津国后,1553年,松永久秀出任摄津国泷山城城主。同年,与弟弟松永长赖进攻丹波国波多野晴通,再次击退三好政胜、香西元成的援军。1556年,被任命为京都奉行,获得弹正忠的官位,后又迎娶三好长庆的女儿作为正室。[2][3][4]

1559年,三好长庆委任松永久秀攻取大和国。9月,松永久秀将居城移至大和国信贵山城。1560年6月,三好长庆征讨河内国,松永久秀率军封锁信贵山城与河内国之间的道路。11月,松永久秀平定大和国北部,在信贵山城营造四階橹天守阁,同年又攻破兴福寺,成功控制了大和一国,三好家势力达到全盛期。松永久秀因为攻取大和国的功绩获得了极高的地位,他自称为藤原氏源氏的后代,被授予从四位下·弹正少弼的官位,与三好长庆的嫡子三好义兴一起担任将军足利义辉的相伴众,并获得足利义辉的允许,可以使用带有自己家纹涂舆[2][4][3][5]

篡夺主家[编辑]

1561年,松永久秀与三好义兴在将军地藏山之战中败于六角义贤军。[2]

畿内霸主三好家自1561年开始接连遭受打击,逐渐走向衰落。这一年,有“鬼十河”之称的三好长庆的四弟十河一存与松永久秀在有马温泉疗养时突然死亡。据说当时十河一存骑了一匹苇毛马,松永久秀探望十河一存时说此马不祥,但十河一存没有听从松永久秀的劝告,在乘马前往有马温泉的途中坠马身亡。也有观点认为十河一存与松永久秀长期不睦,他的死是松永久秀下的毒手,但这种观点尚无确切证据。[6]

1562年,三好长庆的二弟三好义贤久米田之战畠山高政根来众交战中战死。畠山高政乘胜包围了三好长庆的居城饭盛山城,三好长庆在三好一门众及松永久秀、筱原长房等重臣联军的帮助下,成功解围,并在随后的教兴寺之战中大败畠山高政联军。10月,松永久秀奉命成功讨伐背叛三好长庆的幕府政所执事伊势贞孝贞良父子。同年,松永久秀又在大和国营造了多闻山城,大和国人十市远胜降服。但教兴寺之战的胜利只是回光返照,悲剧仍然不断地降临在三好家。

1563年9月,三好长庆最为器重的嫡子三好义兴在芥川山城突然死亡,有观点认为松永久秀害怕三好家出现一位出色的接班人,因此毒杀了三好义兴,[註 1]接连遭受丧亲之痛的三好长庆随后一病不起。12月,松永久秀将家督让与嫡子松永久通后宣布隐居,但仍掌握实权。1564年,松永久秀向三好长庆进谗言,诬陷三好长庆的三弟安宅冬康谋反,三好长庆随后将安宅冬康召至饭盛山城命其切腹。同年8月10日,三好长庆病逝,一说他被松永久秀或三好三人众毒杀。三好长庆死后,他的养子三好义继继承家督,而家中实权则落入松永久秀及三好三人众手中。[2][3][5][4]

永禄之变[编辑]

三好长庆死后,作为室町幕府征夷大将军的足利义辉致力于恢复幕府的荣光,他一方面向剑术家冢原卜传上泉信纲学习剑术,成为剑豪将军;另一方面积极调停大名之间的冲突,这引起了松永久秀和三好三人众的不安。1565年6月17日,松永久秀和三好三人众以参拜清水寺为名,向京都集结了约1万人的军队,随后袭击了将军官邸二条御所。足利义辉虽奋力迎敌,斩杀多人,但无奈叛军人数众多,自身受伤多处,最后被长枪刺死,[註 2]足利义辉的三弟足利周暠也遭到杀害,母亲庆寿院自杀身亡,这场震惊日本的谋杀行动史称永禄之变或永禄大逆。松永久秀和三好三人众随后立足利义维之子足利义荣为傀儡将军,[7][6]而足利义辉的二弟、在兴福寺出家的觉庆在细川藤孝一色藤长等人的帮助下,投靠近江国和田惟政,后辗转前往越前国投奔朝仓义景,还俗后改名为足利义昭[8]

松永久秀像

争夺畿内[编辑]

永禄之变过后半年,松永久秀与三好三人众迅速反目。1565年12月,三好三人众率军袭击了松永久秀控制下的饭盛山城,三好义继被迫到高屋城避难。得到主公三好义继、三好康长安宅信康等三好一门众支持的三好三人众联合了大和国人筒井顺庆,又向将军足利义荣征得了讨伐令。陷入孤立的松永久秀随后与畠山高政、安见直政及根来众结盟。1566年,双方在近郊交战,上芝之战爆发,松永久秀不敌逃亡至堺,筒井顺庆趁势夺回了筒井城。但松永久秀随后邀请堺的豪商津田宗达作为调停人,双方达成合议。

1567年,不满作为傀儡的三好义继投奔松永久秀,三好三人众于是联合筒井顺庆等反松永势力向大和国进兵,随后在东大寺布阵。同年11月19日,松永久秀与三好义继联合军夜袭三好、筒井联军,双方交战时东大寺被战火烧毁,由于大火迫使三好、筒井联军撤兵,松永久秀取得胜利,但东大寺是否被松永久秀主动放火烧毁尚存争议[註 3]

松永久秀虽然取得了东大寺之战的胜利,但与实力强大的三好三人众交战时仍处于劣势。1568年7月,信贵山城被攻克,松永久秀被迫据守多闻山城。当松永久秀即将败亡的时候,上洛的织田信长挽救了他的命运。[5][4][3]

背叛信长[编辑]

1568年9月,织田信长拥立足利义昭上洛,三好三人众不敌,败逃至阿波国。松永久秀与嫡子久通和三好义继在芥川山城迎接织田信长,久秀向织田信长献上名茶器九十九发茄子和名刀天下一振之吉光,并允诺献出人质,以此为条件,向织田信长降服。织田信长则许诺赦免松永久秀杀害将军足利义辉的罪名,并答应帮助他夺回大和国的支配权。在得到细川藤孝、和田惟政和佐久间信盛2万援军的帮助下,松永久秀展开反攻。次年,大和国被平定,筒井顺庆的势力遭到驱逐。[6]

1570年,织田信长出兵讨伐越前国的朝仓义景,却在途中得知妹夫浅井长政背叛的消息。织田信长腹背受敌,被迫分散撤退。在撤退过程中,松永久秀成功说服近江国的朽木元纲,让信长顺利通过他的领地返回岐阜城。同年,松永久秀将自己的女儿过继为织田信长的养女,随后送往三好三人众处作为人质,双方达成和解。[6]

1571年,不甘心成为傀儡将军的足利义昭联合武田信玄、浅井长政、朝仓义景、本愿寺、三好氏、六角义贤及延历寺组成信长包围网。松永久秀起兵响应,联合三好义继发动叛乱,但遭到已降服于织田信长的筒井顺庆的攻击。辰市城之战,松永、三好联军大败,筒井城、高田城等城池相继被夺,最后在佐久间信盛、明智光秀的仲介下,双方议和。1573年,武田信玄病死,信长包围网破裂。[9][3][5][4]在反织田势力逐个被消灭的背景下,松永久秀亲自前往岐阜城,向织田信长献出多闻山城和不动国行之刀等宝物表示降服。[10]

位于奈良县王寺町达磨寺的松永久秀墓

身亡[编辑]

1576年,松永久秀随佐久间信盛参与了石山合战。但在次年,松永久秀的宿敌筒井顺庆被织田信长授予大和守护的职位。9月,松永久秀撤回了协助信长进攻石山本愿寺的兵力,并呼应上杉谦信毛利辉元、本愿寺等反织田势力,据守于信贵山城再次反叛。织田信长派松井友闲安抚,但松永久秀拒绝降服。

织田信长得知消息后,下令将松永久秀作为人质的两个孙子在京都六条河原处死,随后以织田信忠为总大将,[11]筒井顺庆、明智光秀、细川藤孝、佐久间信盛、羽柴秀吉丹羽氏胜为副将,率军4万包围信贵山城。一说织田信长多次派人劝说松永久秀献出茶器古天明平蜘蛛投降,但遭到松永久秀的拒绝。松永久秀本想依靠信贵山城的坚固进行防战,但前往本愿寺求援的家臣森好久却被筒井顺庆用金子三十两收买,入城的200名织田军铁炮队在三之丸叛变,织田军迅速攻破城池。松永久秀随后在信贵山城的天守阁放火,久秀、久通父子二人切腹或投火自尽。另一個流傳甚廣的说法是松永久秀将炸藥放入古天明平蜘蛛,点燃炸药爆炸身亡。[12][5][9]

松永久秀的首冢位于今奈良縣王寺町達磨寺,其墓所位于今京都市下京區妙惠會墓地。此外,奈良縣生驹郡三鄉町还有松永久秀的供养塔

逸事[编辑]

  • 松永久秀的死亡日期与十年前烧毁东大寺为同月同日,被认为是因果报应。[13]
  • 松永久秀晚年患有中风,死前因为害怕中风手抖而无法进行切腹,所以特地进行了针灸[6]
  • 松永久秀的茶道师从武野绍鸥,拥有九十九发茄子、古天明平蜘蛛等著名茶器。
  • 松永久秀曾邀請幻术师果心居士到多闻山城,久秀向果心居士說:「自己在戰場上從未遇過任何一件恐怖的事情,看看你的幻術是否能讓我體驗一下恐怖的感覺」。果心居士于是把房間的燈熄滅,然後再叫久秀的属下退出房間,接着變出一個女人的幽灵。幽灵不断接近接近久秀,这时屋外正好下起雷阵雨,闪电划过天空,松永久秀的脸色苍白,然後让果心居士赶紧停下来,幽靈突然消失。這個女人的幽灵就是松永久秀已去世的妻子,据说松永久秀的身体因害怕而发出顫抖,好久都没有停下來。[14]
  • 路易斯·弗洛伊斯评价松永久秀具有惊人的天赋,博学精干,政治手腕辛辣,性格狡猾。[2]而《足利季世記》指出松永久秀为人吝啬。
松永氏家纹:茑

家臣[编辑]

注释[编辑]

  1. ^ 三好义兴被松永久秀毒杀的说法记载于《足利季世记》,但《续应仁后记》否认此观点。
  2. ^ 《信长公记·卷一·公方殿生害》记载足利义辉为自杀。
  3. ^ 路易斯·弗洛伊斯所著《日本史》记载东大寺被三好军吉利支丹所烧毁。

參考資料[编辑]

  1. ^ 《日本外史·卷十四·德川氏前记·织田氏下》:德川公尝谒信长,见一老人侍侧,问其为谁。信长笑曰,此松永弹正者也。此夫为人所难能者三。弑公方,一也;叛三好氏,二也;燔大佛殿,三也。久秀俯伏流汗,意不自安。
  2. ^ 2.0 2.1 2.2 2.3 2.4 2.5 长江正一. 《人物丛书·三好长庆》. 吉川弘文馆. 1989年4月. ISBN 9784642051545. 
  3. ^ 3.0 3.1 3.2 3.3 3.4 今谷明. 《戦国三好一族·天下に号令した戦国大名》. 洋泉社. 2007年. 
  4. ^ 4.0 4.1 4.2 4.3 4.4 福岛克彦. 《戦争の日本史11·畿内、近国の戦国合戦》. 吉川弘文館. 2009年. 
  5. ^ 5.0 5.1 5.2 5.3 5.4 朝仓弘. 《奈良県史11·大和武士》. 名著出版. 1993年. 
  6. ^ 6.0 6.1 6.2 6.3 6.4 陈杰. 《日本战国史:叛乱癖患者》. 陕西人民出版社. 2009年12月. ISBN 9787224091113. 
  7. ^ 见《信长公记·卷一·公方殿生害》。
  8. ^ 见《信长公记·卷一·流亡将军》。
  9. ^ 9.0 9.1 谷口克广. 《信長と消えた家臣たち》. 中央公論新社. 2007年. 
  10. ^ 《信长公记·卷六·弹正游泳》:去年冬(应为翌年正月)、松永久通は反逆の罪を赦免され多聞山の城を明け渡した…そしてこの年の正月8日、その父の松永久秀が濃州岐阜へ下り、天下無双の名物不動国行の刀を献じて宥免の礼を述べた。
  11. ^ 《信长公记·卷十·人质哀歌》:ところが8月17日、父子は突如として叛逆し、天王寺砦を退去して大和国信貴山城へ籠ってしまった。これに対し、信長公は松井友閑を遣わして「いかなる仔細によるものか。よく存念を申し聞かせるならば、望むところを叶えよう」と問わせしめたが、すでに逆心した後のことであり、父子が釈明に現れることはなかった…そののち子らは上京一条の辻で車に乗せられ、六条河原まで引かれていった。河原には都の貴賎が見物に集まっていた。その中で子らは色もたがえず落ち着いて西へ向かい、小さな掌を合わせ、二人で声高に念仏を唱えながら処刑されていった。9月27日、信忠殿は松永討伐の軍勢を率いて出立し。
  12. ^ 见《信长公记·卷十·久秀往生》。
  13. ^ 《信长公记·卷十·久秀往生》:ところで、奈良の大仏殿が焼け落ちたのは先年の10月10日夜のことであった。これは弾正久秀の仕業によるもので、三国に隠れもなき大伽藍は故なくして灰燼に帰してしまった。
  14. ^ 中山三柳. 《醍醐随笔》. 中村七兵卫. 167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