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逋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林和靖图,北山寒严

林逋(967年或968年─1028年),漢族,北宋诗人。字君复,后人称为和靖先生钱塘人(今浙江杭州[1]

出生於儒學世家,恬淡好古,早年曾遊歷於江淮等地,隐居于西湖孤山,终身不仕,未娶妻,与梅花仙鹤作伴,称为“梅妻鹤子”。宋真宗聞其名,賜粟帛,詔長吏歲時勞問。性孤高自好,喜恬淡,不趋名利,自谓:“然吾志之所适,非室家也,非功名富贵也,只觉青山绿水与我情相宜。”

林逋善為詩,其詞澄浹峭特,多奇句。其诗大都反映隐居生活,描写梅花尤其入神,蘇軾高度讚揚林逋之詩、書及人品,並詩跋其書:“詩如東野不言寒,書似留臺差少肉。”宋仁宗天聖六年(1028年)去世,享壽六十二歲[2],仁宗賜諡“和靖先生”。留有《林和靖诗集》。宋代桑世昌著有《林逋傳》。

張岱在《西湖夢尋》說,南宋滅亡後,有盜墓賊挖開林逋的墳墓,只找到一個端硯和一支玉簪。现在杭州西湖孤山面对北山路一侧,仍有“放鹤亭”和“林和靖先生墓”,便是纪念林和靖的景胜。

著名诗词[编辑]

诗作[编辑]

【小隐自题】

竹树绕吾庐,清深趣有余。

鹤闲临水久,蜂懒采花疏。

酒病妨开卷,春阴入荷锄。

尝怜古图画,多半写樵渔。


【宿洞霄宫】

秋山不可尽,秋思亦无垠。

碧涧流红叶,青林点白云。

凉阴一鸟下,落晶乱蝉分。

此夜芭蕉雨,何人枕上闻。


【猫儿】

纤钓时得小溪鱼,饱卧花阴兴有余。

自是鼠嫌贫不到,莫惭尸素在吾庐。


【山中寄招叶秀才】

夜鹤晓猿时复闻,寥寥长似耿离群。

月中未要恨丹桂,岭上且来看白云。

棋子不妨临水着,诗题兼好共僧分。

新忧他日荣名后,难得幽栖事静君。


【园池】

一径衡门数亩池,平湖分张草含滋。

微风几入扁舟意,新霁难忘独茧期。

岛上鹤毛遗野迹,岸旁花影动春枝。

东嘉层构名今在,独愧凭阑负碧漪。


【山园小梅】

众芳摇落独暄妍,占尽风情向小园。

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

霜禽欲下先偷眼,粉蝶如知合断魂。

幸有微吟可相狎,不须檀板共金樽。


【孤山寺瑞上人房写望】

底处凭栏思眇然,孤山塔后阁西偏。

阴沉画轴林间寺,零落棋枰葑上田。

秋景有时飞独鸟,夕阳无事起寒烟。

迟留更爱吾庐近,只待春来看雪天。


词作[编辑]

【霜天晓角】

冰清霜洁,昨夜梅花发。甚处玉龙三弄,声摇动,枝头月?

梦绝金兽,晓寒兰烬灭。要卷珠帘清赏,且莫扫,阶前雪!


【点绛唇·金谷年年】

金谷年年,乱生春色谁为主?余花落处,满地和烟雨。

又是离歌,一阕长亭暮。王孙去。萋萋无数,南北东西路。


【相思令·吴山青】

吴山青,越山青。两岸青山相送迎,争忍有离情?

君泪盈,妾泪盈。罗带同心结未成,江头潮已平。


宋史本傳[编辑]

林逋,字君复,杭州钱塘人。少孤,力学,不为章句。性恬淡好古,弗趋荣利,家贫衣食不足,晏如也。初放游江、淮间,久之归杭州,结庐西湖之孤山,二十年足不及城市。真宗闻其名,赐粟帛,诏长吏岁时劳问。薛映、李及在杭州,每造其庐,清谈终日而去。尝自为墓于其庐侧。临终为诗,有“茂陵他日求遗稿,犹喜曾无《封禅书》”之句。既卒,州为上闻,仁宗嗟悼,赐谥和靖先生,赙粟帛。

逋善行书,喜为诗,其词澄浃峭特,多奇句。既就稿,随辄弃之。或谓:“何不录以示后世?”逋曰:“吾方晦迹林壑,且不欲以诗名一时,况后世乎!”然好事者往往窃记之,今所传尚三百余篇。

逋尝客临江,时李谘方举进士,未有知者,逋谓人曰:“此公辅器也。”及逋卒,谘适罢三司使为州守,为素服,与其门人临七日,葬之,刻遗句内圹中。

逋不娶,无子,教兄子宥,登进士甲科。宥子大年,颇介洁自喜,英宗时,为侍御史,连被台移出治狱,拒不肯行,为中丞唐介所奏,降知蕲州,卒于官。

注釋[编辑]

  1. ^ 一说大里黄贤村人,今浙江奉化市裘村镇黄贤村
  2. ^ 《咸淳臨安志》卷六五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