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過雲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林過雲
出生 1955年5月22日 (1955-05-22)(59歲)
香港 英屬香港
别名 雨夜屠夫
香港屠夫
雨夜殺手
定罪 四項謀殺罪
刑罚 環首死刑(後按慣例特赦改判終身監禁)
现状 服刑中

林過雲(1955年5月22日),原名林國裕,又名林友強香港出生,香港連環殺手強姦犯,有「雨夜屠夫」之稱。

小學畢業後,林進入深水埗利瑪竇中學就讀,一面報讀理工夜校,學習冷氣機維修,畢業後便開始在觀塘康寧道父親開設的電單車店任職,稍後在一名親戚處當冷氣學徒。

他於1973年在紅磡鶴園街一個公廁附近,用刀脅迫一名女子進入公廁,用手撫摸對方下體,結果被捕。醫生指林精神方面有問題,不適宜受審或判監,被判入青山精神病院接受治療,接受一百零二日治療後獲准出院,並改名為林友強。

1978年取得的士牌正式當上的士司機後改名為林過雲,約1980年轉任夜間的士司機。1981年突然對攝影發生濃厚興趣,開始研究攝影技術,並且加入攝影會。

1982年2月至7月間殺了4名女子,每次作案後均會肢解人體、拍攝殘肢、制成標本,並拿去一間沖晒店冲洗,同年8月18日於尖沙咀一沖晒店被捕。他最終被判死刑,並於1984年8月依照慣例改判終身監禁,而他已由赤柱轉往石壁監獄服刑。長期監禁刑罰覆核委員會在考慮大眾的關注和憂慮下,不會假釋林過雲。

2009年《壹週刊》1010期曾刊登林過雲在獄中的圖片,只見他已變成禿頭的中年人,2014年《蘋果日報》報道指林過雲未有提出申請假釋。[1]

案發[编辑]

他在犯案前為一名值夜班的的士司機,而案件中受害者均為女性。犯案時多為下雨晚上,他以的士把目標接載到僻靜地方後勒死,並將一名受害者姦屍,林把屍體性器官部份肢解作為標本,存放在位於土瓜灣貴州街安慶大廈2樓F室的寓所。

受害者[编辑]

案情资料出自1991年香港出版社聚賢館出版的《殘酷肢解案》

第一名死者陳鳳蘭,任職舞女。案發當日,陳鳳蘭於1982年2月3日凌晨4時收工後與朋友飲酒,酒後在尖沙咀地區搭乘被告駕駛的的士。林過雲載酒醉未醒陳鳳蘭到目的地觀塘後,把她載回土瓜灣住所樓下,返回家中取電線後,在車上將酒醉未醒的陳鳳蘭勒死,並將屍體帶回家藏在客廳梳化底下。第二天,待屋中的人外出後,林將屍體身上的衣服脫光,然後為屍體拍照。林從陳鳳蘭的錢包裡取出五百塊錢,到街上買了個電鋸,然後將陳鳳蘭支解成七塊,肢解屍體情況拍照錄影,性器官放入膠盒用米酒防腐,再用報紙包好肢體放入膠袋內,於該晚上班時將肢體分別棄於沙田好運中心對開城門河,富豪花園對開的火炭橋和火炭一處山坡草叢。

第二名受害者陳雲潔,任職收銀員,31歲。於1982年5月29日凌晨5時20分下班,大雨中乘搭林過雲駕駛的的士回家。林過雲在途中停車用刀指嚇,再用手銬銬住陳雲潔,最後用電線勒死受害者。今次林過雲用外科手術刀進行肢解,並將死者的一雙乳房、整個陰部完整割出,進行防腐處理。屍體的其餘部分,則用報紙包好,再放入麻包袋內,將碎屍放在的士車尾箱待入夜後肢體棄於銅鑼灣大坑道山坡草叢。林過雲其後將陳鳳蘭及陳雲潔肢解屍體情況拍照錄影帶命名為「嚴肅的秘密」。

第三名受害者梁秀雲,任職清潔工,29歲。於1982年6月17日凌晨4時下班乘搭林過雲駕駛的的士,不久遇害。林將屍體帶返家中拍照與錄影肢解,錄影帶名為「雨夜行動」。 林過雲為方便「工作」,將攝錄機放在碌架牀上,採用自拍功能,拍下他的行動。 由於無需操縱攝錄機,林過雲的肢解工作較上兩次更仔細,他甚至將死者的腹部剖開,挑出腸臟,放在口中品嘗。 林過雲原有一嘗人肉的衝動,但最後由於感到嘔心而放棄。 肢體棄於銅鑼灣大坑道山坡草叢。

第四名受害者梁惠心,學生,17歲。她於1982年7月2日在尖沙咀參加謝師宴,晚上11時在酒店門外等候的士時,上了林過雲所駕駛的的士。林過雲說,梁惠心是與他相處最久的死者。他殺死對方之前,逼她戴上手銬,與她在的士內交談了很久,內容都是有關學校、前途、家庭、宗教、靈魂等等。但是,最後林過雲還是選擇用電線勒死她,然後將她的屍體帶回去姦屍,是唯一一個被林過雲姦屍的受害者,再進行肢解拍照錄影。錄影帶名為「第四次行動」,肢體棄於銅鑼灣大坑道山坡草叢。

1986年11月16日,林父在圓玄學院,為四名死者供奉靈位,林過雲拍下的錄影帶與照片現時已成為警方教材,部分受害者器官現時保留在灣仔法醫總部作為實物教材,這宗案件更促成本港成立「香港齒科法醫小組」[2]

揭發[编辑]

资料出自1991年香港出版社聚賢館出版的《殘酷肢解案》

林過雲在家中無黑房沖曬照片[3],故林習慣把菲林拿到尖沙咀一間沖曬店進行沖灑,因為林與在攝影會認識的店員張仔(假名)較熟。林對張仔說自己到殮房兼職攝影師,為他們拍攝解剖屍體的照片,張仔覺得他的解釋合理,為免其他同事受驚,由張仔親自替林過雲沖灑照片。

1982年8月10日,林過雲想將第四名受害者梁惠心的肢解相片放大,事有湊巧,張仔任職的沖晒公司,放大機有故障,張仔於是將林過雲交來的底片,交到同一機構的旺角分店代為放大,由於放大照片工作,整個過程都由人手操作,當分店沖晒員將影片沖晒後進行品質檢查時,發現那些照片似乎與人體肢解有關,將照片交由上司作決定。沖晒公司負責人認為事有可疑,於是報警。

8月18日,林過雲到尖沙咀店取相離去時,警方把他拘捕,林胡亂堆砌表示照片是一名在《東方日報》工作的「四眼佬」叫他取的,並相約在土瓜灣貴州街《東方日報》門市部門外會合,但警方發現根本就沒有「四眼佬」這個人,最後警方帶隊押林過雲返貴州街安慶大廈2樓F室住所進行搜查,揭發兇案。

流行文化[编辑]

這案件在香港轟動一時,在社會中留下深刻印象。

1986年香港殿堂級搖滾樂隊BEYOND成員黃家駒當年為了探索林過雲的思路歷程及對死亡的抽像而創作出了一首叫Dead romance part2的歌曲。

1991年香港出版社聚賢館出版《殘酷肢解案》一書,書中刋載大量林過雲背景資料、從犯案到被捕案情,甚至刊登受害者肢體照。

電影電視劇直接或間接以此為題材。比如《壹號皇庭》裏就有根據這個事件編寫的劇情。1982年香港女演員林建明唯一一部導演的電影《熱浪》,巧合誤中話題[4]

1991年黃霑主持的亞洲電視節目《香港奇案》根據個案改編成單元劇《香港奇案之霧夜屠夫》[5],1992年出品的電影《羔羊醫生》描述林過雲的犯罪情節,單元劇與電影一樣由任達華飾演林過雲(單元劇《霧夜屠夫》監製鄧衍成正是電影《羔羊醫生》的執行導演),同年自由人出版有限公司根據電影出版精裝漫畫《機密檔案林過雲》,由香港漫畫家何志文執筆繪畫,漫畫內容同電影情節一樣。

2006年亞洲電視製作的奇案式劇集《香港奇案實錄》根據個案改編成單元劇《雨夜狂屠》,由吳岱融飾演林過雲。

2010年美國犯罪刑緝頻道以林過雲的連環兇殺案為題材,製作《Crime Investigation Asia - Jars Murderer》記錄片[6][7]

外部連結[编辑]

参考资料[编辑]

參考文獻[编辑]

  • 重案組黃Sir 著:《殘酷肢解案》 聚賢館1991年出版
  • 重案組黃Sir 著:《香港重案實錄(第一集)驚人兇殺案》 博益出版集團有限公司1990年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