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林戰役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柏林戰役
第二次世界大戰的一部分
Bundesarchiv Bild 183-R77767, Berlin, Rotarmisten Unter den Linden.jpg
蘇聯士兵在柏林布蘭登堡門前。
日期: 1945年4月16日1945年5月2日
地点: 德國柏林
結果: 苏联决定性胜利
領土變更: 纳粹德国崩溃
苏联占领后东德领土
參戰方
 納粹德國
指揮官和领导者
白俄罗斯第1方面军: 白俄罗斯第2方面军: 乌克兰第1方面军: 维斯瓦河集团军群: 中央集团军群 柏林防区:
兵力
2,500,000名士兵
6,250輛裝甲車
7,500架飛機
41,600門火炮
766,750名士兵
1,519輛裝甲車
2,224架飛機
9,303門火炮
伤亡与损失
81,116名士兵陣亡
280,251名士兵受傷
1,997輛裝甲車,
2,108門火炮
917架飛機
92,000-100,000名士兵陣亡
220,000名士兵受傷
480,000名士兵被俘
22,000名平民死亡

柏林戰役第二次世界大戰歐洲戰場上的最後一場重大戰役。大量蘇聯陸軍在東面進攻柏林。這場戰役發生於1945年4月尾至5月初。在這場戰役終結前,阿道夫·希特勒自殺。納粹德國在這場戰役結束後第5日投降。

背景[编辑]

1945年開始,由於蘇聯於1944年8月發動巴格拉基昂行動,所以歐洲東部戰線相對地平穩。羅馬尼亞王國保加利亞王國被迫投降並向德國宣戰。另外德軍損失了布達佩斯和剩餘匈牙利王國的大部分。通往波蘭平原的門已為蘇聯紅軍打開。

華沙起義1944年10月初被德軍鎮壓之後,蘇聯軍隊在1945年1月奪取華沙。三日之後,四個紅軍方面軍組成一道寬闊的前線,由華沙越過納雷夫河展開攻勢期間,德國國防軍重新整合並在紅軍的正面作出戰略性後撤,以保能實力防線柏林城外的防線。四日後紅軍成功突破並以每天30至40公里的速度向西推進,先後奪取波羅的海三國、格但斯克東普魯士波茲南,最後到達柏林以東60公里,並沿著奧得河集結。

2月24日海因里希·希姆莱帶領新建的德國維斯瓦河集團軍反攻失敗,紅軍開進波美拉尼亞並清剿奧得河右岸。在南方,德軍企圖突破紅軍在布達佩斯的包圍失敗,布達佩斯2月13日落入紅軍手中。阿道夫·希特勒堅持要奪回多瑙河,原因是德軍若能夠重奪多瑙河的控制權,位於柏林南部的軍隊便能夠站穩住,同時柏林正東的防線亦不會那麼吃緊,不幸地計畫失敗。紅軍在同日反攻,在3月30日進入奧地利境內並於4月13日奪取維也納

此後,德軍戰敗只是時間的問題,戰爭已變成東西方陣營的較量。德國油料不足,戰機坦克的生產正顯著減少,即使生產出來的质素也比以前差很多。盟軍堅持德國無條件投降,以換取時間讓難民在紅軍到達前逃向西方。

希特勒不理其顧問反對,繼續留在柏林,在留守柏林的最後時期,希特勒動員全柏林城的人力物力(征召勉强受过训练的平民入伍),勉強整合了一個近120萬人的集團軍。雖然戰鬥力並不可靠,但這個集團軍是希特勒在柏林戰役中的唯一希望。這個集團軍分別有三個軍團,另外有一個接近40萬人的預備軍團,分別是國防軍第一國民軍團、國防軍第八護衛軍團、帝國衛隊第一菁英軍團(這是希特勒在戰敗前仍然對自己帝國的迷思)、國防軍第十六國民軍團(這是一個預備軍團)

盟軍初步計畫空投傘兵到柏林,而且丘吉尔从政治的角度认为攻占柏林可以提高美国和英国在二战后的国际地位,主张盟军进攻柏林,但最後取消計畫。因为艾森豪威爾認為不需要為一個戰後會落在蘇聯手中的城市而犧牲,而且執行計劃需要大量兵員和補給,不切實際;而且据其估计,若参与攻占柏林,美军至少付出要阵亡10万人的代价,而美国公众无法承受如此巨大的伤亡数字。[來源請求]

紅軍進攻[编辑]

準備工作[编辑]

史達林不認為盟軍會在戰後把戰前屬於蘇聯的土地歸還,因此他要求紅軍儘快向西方突進,但首要的任務是拿下柏林。因為柏林在戰後有很大的戰略價值,包括希特勒的核武計畫。蘇聯佔領的德國地區就成為了後來的東德

1945年4月9日東普魯士柯尼斯堡落入紅軍手中。令康斯坦丁·羅科索夫斯基元帥指揮的白俄羅斯第2方面軍得以向西推進至奧得河東岸。在4月首兩周,紅軍作了一個開戰以來最快速的前線調動,格奧爾吉·朱可夫元帥把沿著奧得河部署的白俄羅斯第1方面軍集結到希萊高地前,白俄羅斯第2方面軍就代替白俄羅斯第1方面軍沿著奧得河部署。調動進行的時候,防線一度出現一些缺口令一直被困在但澤附近的德軍第2集團軍群得以越過奧得河返回德軍控制區。

在南方,伊萬·科涅夫元帥把烏克蘭第1方面軍防御重點由上西里西亞移向西北方的尼斯河

三個蘇聯方面軍共有250萬人(78,556人屬於波蘭第一軍團);6,250輛坦克;7,500架飛機;41,600輛大砲和迫擊砲;3,255輛裝有喀秋沙火箭發射器的貨車(綽號「史達林風琴」)和95,383輛機械化車輛,很多都是由美國製造。

3月20日哥德哈德·海因里希將軍接替了海因里希·希姆莱出任維斯瓦河集團軍的指揮官。他是德軍最傑出的防守戰術家之一,上任後立即展開防御工作。他認為紅軍進攻主力會由奧得河發動並沿著東西行的高速公路進發。他決定放棄以小規模戰鬥來防御奧得河河岸,反而要求工程兵強化希萊高地的防御工事,希萊高地在奧德河以西17公里,柏林以东90公里,可以俯瞰穿過奧得河的高速公路,希萊高地是進入柏林城的最後一道防線,防線之後已是柏林城外的郊區,故此,德軍把希萊高地視作第三帝國存亡的關鍵,把德軍尚餘最精銳的黨衛隊第七裝甲軍團,連帶兩個國民步兵師都調至希萊高地防線之上。他把防線上大部份兵力調到希萊高地防御。德軍工程兵在河上游的水庫放水把原本已經因為秋季融雪而泛濫的奧得河變成一個沼澤,並在奧得河後方建立三條防線一直到柏林外圍。這些地帶由反坦克壕溝、反坦克炮台和大量戰壕碉堡所組成。

此外,哥德哈德·海因里希將軍把原本駐防在柏林城內的國防軍外調,以增緩在希萊高地的軍隊,的確,在當時柏林周圍仍然能抵擋紅軍攻勢的軍隊中,國防軍是唯一可依靠的力量。

奧得河尼斯河的戰鬥[编辑]

1945年4月,紅軍喀秋莎砲轟柏林

4月16日清晨,戰鬥以砲擊揭幕,數以千計的大砲和喀秋莎火箭炮開始砲轟德軍陣地,砲擊持續了數天之久。日出前,白俄羅斯第1方面軍越過奧得河展開攻擊。同日清早,烏克蘭第1方面軍也越過尼斯河展開攻擊。白俄羅斯第1方面軍雖然軍力強大,但分配予它的任務比較困難,更要面對大部份德軍。

白俄羅斯第1方面軍的進攻一敗塗地。海因里希已預料到紅軍進攻,早於紅軍砲擊前已經把第一道防線的兵力撤回。紅軍原本有意用143盞探射燈的燈光擾亂德國守軍的視線,卻因為早晨的濃霧而分散,反而讓德軍看清楚紅軍的編隊。而沼澤地亦妨礙了紅軍的攻勢,還暴露在德軍砲火之下,紅軍死傷枕藉。緩慢的推進令朱可夫感到挫敗,他收到史達林的命令,把原本計劃直至有突破性進展才動員的後備軍也投入戰鬥。到傍晚時,紅軍前進了大概6公里並取得一些地區,但德軍防線仍然原封未動。

在南方,烏克蘭第1方面軍的進攻按著計畫進行,朱可夫向史達林報告希萊高地的戰鬥遇到一些挫折。史達林為了刺激他,告訴朱可夫將向科涅夫下達由南方進攻柏林的命令。

第二天,白俄羅斯第1方面軍把後方剩下的兵力都投入到戰場中。蘇聯的人海戰術徹底失敗。4月17日黃昏前,德軍的防線依然原封未動。在南方,由費迪南德·舍納爾將軍指揮的中央集團軍卻未能阻擋南方的攻勢。在他北翼的第4裝甲軍團因為烏克蘭第1方面軍的攻勢而往後撤。他卻把自己的兩個裝甲師用來防御南部,而不用來協助第4裝甲軍團。這是这次戰鬥的轉捩點,黃昏後維斯瓦河集團軍和中央集團軍的南部已經不能防守,除非他們後撤到與第4裝甲軍團連成一線。因為科涅夫成功突破了舍納爾的差勁防御,也拉開了海因里希那條出色的防線。

4月18日,兩個蘇聯方面軍穩步推進,但傷亡仍然很多。黃昏時,白俄羅斯第1方面軍已經奪取了霍斯,推進至德軍第三條、也是最後一條的防線,並準備向郊區進發。

4月19日,戰鬥開始後第四天,白俄羅斯第1方面軍突破了德軍施勞弗高地的最後防線,往柏林的路線已經暢通無阻。德國第9軍團的殘餘部隊仍然守著希萊高地。德國第4裝甲軍團也有被烏克蘭第1方面軍包抄的危險,蘇聯的第3親衛軍團、第3及第4親衛坦克軍團已經突破了德國第4裝甲軍團的防線,轉向北聯同白俄羅斯第1方面軍往柏林進發。其餘的烏克蘭第1方面軍向西方盟軍戰線推進。當天後,德軍東面戰線基本上已經不再存在,剩下來的只是一些被包圍的德軍反抗。這次戰鬥紅軍代價非常大,由4月16日至19日損失超過2,807輛坦克,同一時期西線盟軍只損失了1,079輛坦克。

對柏林的包圍[编辑]

4月20日,是希特勒生日,紅軍大砲向柏林中心展開砲擊,一直到柏林投降後才停止。戰後蘇聯指出柏林戰役砲擊投下的炸藥重量比盟軍轟炸機投下的總重還要多。白俄羅斯第1方面軍向柏林東及東北部推進。

烏克蘭第1方面軍穿越了北翼德軍中央集團軍最後一個陣地並經過特博格北部,佔據美軍馬格德堡易北河防線前一大片德國土地。北部斯特丁施韋特由白俄羅斯第2方面軍佔領。

4月21日紅軍第2親衛軍團向柏林北部推進了50公里,並攻擊威諾亨西南方。其他紅軍部隊已經抵達柏林防線外圍。蘇聯計劃先包圍柏林然後包抄德國第12軍團。

德國第4裝甲軍團第9軍團被困霍斯北部,因此由第4裝甲軍團轉隸第9軍團,該軍團仍然守著科特布斯。當第4裝甲軍團成功向北方的烏克蘭第1方面軍作出反擊後,希特勒向第9軍團下達死守科特布斯,並向西方設立一條新戰線的命令。這樣就能夠與由南方突圍北上的第4裝甲軍團包抄烏克蘭第1方面軍。他們預計第4裝甲軍團會在南方向白俄羅斯第1方面軍發動攻擊,而斯坦納將軍的武裝親衛隊第11裝甲軍團會由柏林南下包抄。但斯坦納將軍根本沒有足夠兵源發動反攻,海因里希向希特拉的參謀表明,如果第9軍團不立即撤退就會被紅軍包圍。他強調往西北撤回柏林已經太遲,一定要往西撤退,如果不獲希特勒許可向西撤退,他就要求解除自己指揮官的職務。

4月22日中午的會議,希特勒得知他的計劃並無實現而怒不可遏。他宣佈戰敗而自己會留在柏林直到最後一刻然後自殺。為了令希特勒冷靜下來,阿爾弗雷德·約德爾將軍推測面對美軍的德國第12軍團可以撤回柏林,他認為守在易北河的美軍已經不會再向東推進。希特勒同意這個想法,幾小時後禾特·溫克將軍收到命令,讓第12軍團脫離美軍戰線向東北撤退增援柏林,海因里希也收到向西撤退並與第12軍團會合的命令。

蘇聯逐步向勝利邁進。白俄羅斯第2方面軍在奧得河東岸設立了橋頭堡,並與德國第3裝甲軍團交戰。但第9軍團受到來自東面的猛攻,失去了科特布斯。一支紅軍裝甲先頭部隊已經集結在柏林東部,另一支已經突破了柏林內圍的防御圈。

4月23日,白俄羅斯第1方面軍和烏克蘭第1方面軍繼續收緊包圍網,包括切斷德國第9軍團與柏林的聯繫。烏克蘭第1方面軍的部隊向西面推進與企圖增援柏林的德國第12軍團交戰。希特勒任命黑爾姆特·魏德林將軍為柏林防衛司令官。

4月25日,白俄羅斯第2方面軍突破了第3裝甲軍團的防線。他們可以順暢地向西方的英國第21集團軍和向北方波羅的海港口施特拉爾松德推進。蘇聯第5親衛軍團的第58親衛師在易北河與集結在托爾高附近的美軍第69步兵師接壤。

柏林戰役[编辑]

插上柏林国会大厦圆顶的胜利旗

城內由德軍和武裝黨衛軍殘存部隊、警察、希特勒青年團和國民突擊隊防御,國民突擊隊由一些一戰老兵和曾經參軍的人所組成,為了有效率地指揮尚餘的軍隊,希特勒授命海里因希把平民和突擊隊員,以及自願參軍的青年組成戰鬥力等同國民級數的帝國第5軍團,作為防守柏林內防衛圈的主要力量,在柏林戰役的最後數天,這群良莠不齊的軍隊竟然能勉強抵住紅軍猛烈的進攻。

柏林西部有第20機械化步兵師,北部有第9空降師,東北部有慕欽堡裝甲師,希特勒把他們組成帝國第84軍團,防衛柏林較西南方的區域,東南部有武裝親衛隊第11北歐志願裝甲擲彈兵師(坦培霍夫機場以東),中心1地區有第18裝甲擲彈兵師。

德國國會大厦毛德橋亞歷山大廣場施潘道(柏林一個區)的哈維爾橋都是戰鬥最激烈的地方,在戰役最後的數天,德蘇兩方的戰鬥特別激烈,戰鬥的規模和策略已經變成爭奪每棟大樓的每一間房,柏林每一吋土地都成為極有價值的戰略目標,更誇張的是,有些德蘇雙方的軍隊前線相隔只有數間房遠,夜晚還聽到對方說話的聲音。

4月28日海因里希拒絕了希特勒死守柏林的命令,翌日他被解除職務並由克特·司徒登將軍接任。

4月30日,紅軍已經推進至柏林中心。希特勒迎娶了愛娃·布勞恩,愛娃服食氰化物後希特勒跟著舉槍自盡。

4月30日21时50分,紅軍将胜利旗插上柏林国会大厦圆顶。

4月30日30日深夜,德军通过广播请求临时停火,要求与紅軍进行谈判。

5月1日凌晨3时55分,德国陆军总参谋长汉斯·克莱勃斯将军打着白旗钻出帝国办公厅的地下掩蔽部,前往紅軍近卫第8集团军的前线指挥所谈判。

黑爾姆特·魏德林將軍在5月2日向紅軍投降。

結論[编辑]

戰役在一周後結束,德軍已經沒有士兵和補給再打下去。德軍的補給點都位於外防線之外,柏林戰役開始不久就被紅軍奪取了。德軍在城內只有幾輛坦克,而反坦克榴彈發射器大量分配到平民手上,即使有裝甲和防護網保護,紅軍仍然損失2,000輛裝甲車。紅軍士兵在城內大部份地方搶劫、強暴婦女和殘殺平民,情況持續了幾周。這些行為紅軍軍官們都視若無睹,直到從入侵變成佔領德國,軍方和蘇維埃祕密警察組織才開始阻止這些事件。[來源請求]

紅軍在城內有20,000至25,000人死亡,整個行動中共85,000人死亡,280,000人受傷。德軍共320,000人伤亡,包括了平民、受傷或失蹤的;現在柏林市內仍有2,000名蘇聯紅軍士兵埋葬於市內。[來源請求]

根據希特勒的遺囑,他死後卡爾·鄧尼茨海軍元帥會接任帝國總統約瑟夫·戈培爾接任納粹黨黨主席。但戈培爾在1945年5月1日自殺,由鄧尼茨與盟軍商討投降事宜。德軍統帥部于1945年5月8日在柏林凯特尔元帅代表签署无条件投降协议,协议于柏林时间1945年5月9日0时生效,是日(因时差关系,德国以西欧美国家为5月8日,以东欧洲国家为5月9日)为歐戰勝利纪念日第三帝國正式覆亡。

參考書目[编辑]

  • Beevor, Antony,Berlin: The Downfall 1945, Penguin Books, 2002, ISBN 0-670-88695-5
  • Krivosheev, G. F., Soviet Casualties and Combat Losses in the Twentieth Century, Greenhill Books, 1997.
  • Read, Anthony, The Fall of Berlin, London: Pimlico, 1993. ISBN 0-7126-0695-5
  • Ryan, Cornelius,The Last Battle, ISBN 0-684-80329-1
  • Ziemke, Earl F., Battle For Berlin: End Of The Third Reich, NY:Ballantine Books, London:Macdomald & Co, 1969.
  • Marta HillersA Woman in Berlin: Six Weeks in the Conquered City Translated by Anthes Bell, ISBN 0-8050-7540-2
  • Hastings, Max, Armageddon: The Battle for Germany, 1944-1945, Macmillan, 2004, ISBN 0-333-90836-8

另見[编辑]

其他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