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尔斯·曼森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查尔斯·曼森
Charles-mansonbookingphoto.jpg
出生 1934年11月12日 (1934-11-12)(79歲)
美国俄亥俄州辛辛那堤
被控 谋杀、共谋
刑罚 死刑,后减为终身监禁
现状 监禁中,下次假释听证会是在2027年
配偶 Rosalie Jean Willis Leona(姓不详),又名Candy Stevens
父母 Kathleen Maddox(母亲)
Colonel Scott(生父)
William Manson(继父)
儿女 Charles Milles Manson, Jr.(母亲Rosalie Jean Willis), Charles Luther Manson(母亲Leona), Valentine Michael "Pooh Bear" Manson(母亲Mary Brunner)

查尔斯·曼森英语Charles Milles Manson,1934年11月12日)是一名美国罪犯。他在20世纪60年代末在加利福尼亚州领导着臭名昭著犯罪团伙曼森家族。著名的Tate/LaBianca谋杀案也是由他的手下在其指示下犯下的。当有人犯罪时,其团体中的每位成员都会被指控有共谋罪,此为连坐制度。据此他也被指控为杀人犯[1][2]

曼森信仰他从披头四的一首同名歌曲中自己造出的所谓的“Helter Skelter”。根据他对披头士这首歌曲的描述,曼森坚信即将发生一场种族战争。同时,他也认为他犯下的谋杀案能够促成那场战争。在曼森后来臭名远扬后,他和摇滚音乐的这一关系也将他和一种流行文化联系起来了。他最终成为了精神错乱、暴力血腥的象征。这一词语也被曼森的检举人Vincent Bugliosi用于他写的关于曼森杀人案的一本书的标题。

在曼森家族形成之初,曼森是一个失业者,由于犯罪,他已在惩教机构度过了大半的人生。谋杀案之前,他是一名歌手兼词作家,主要通过偶然的和海滩男孩的创始人和鼓手Dennis Wilson的联系,生活在洛杉矶音乐产业的边缘地带。在后来曼森被控犯罪后,他的原创歌曲专辑也随之发布。包括枪与玫瑰瑪麗蓮·曼森在内的艺术家都引用了他的歌曲。

加州最高法庭1972年的一份决议暂时废除了该州死刑,曼森的死刑自动被改判为无期徒刑。而曼森现被关押在科克伦州立监狱,因而即便加州的死刑再度恢复也并不会影响到曼森了。

早年的生活[编辑]

童年[编辑]

曼森的母亲凯瑟琳·马多克斯(Kathleen Maddox)16岁便未婚先孕[3],在俄亥俄州辛辛那提总医院生下了他。一开始,他被命名为没有名字的马多克斯[4]:136–7[5][6],之后的一星期中,他被取名为查尔斯·米尔·曼森。在他出生后,他的母亲嫁给了一名叫做威廉·曼森的工人,因此取名为曼森。而他的生父似乎是一名“斯科特上校”,凯瑟琳·马多克斯在1937年向此人提出了私生子的诉讼,并最终对判决达成了一致。也有可能斯科特从不知道过他。

曼森1951年的案件档案中某些陈述暗示“斯科特上校”是一个非裔美国人。其中在他家庭背景部分中就有两句话说“父亲:不详。据说是一名名叫Scott的黑人厨师。曼森的母亲曾在怀孕期间和他有过性接触。”当曼森在1971年被Vincent Bugliosi律师问到这些官方的记录时,曼森断然否认他的生父有非洲血脉。

在《曼森自述》(Manson in His Own Words)这本书中,斯科特上校据说是曾在药店工作,也在一个附近的堤坝工程中打过短工。现在已经无法明确“附近”指的是哪里了。不过这段描述所在的报道中显示凯瑟琳·马多克斯在离开了自己在阿什兰的老家后,在辛辛那提生下了曼森。

凯瑟琳·马多克斯据说是一名酒鬼。据曼森的一位亲戚透露,凯瑟琳·马多克斯曾为了一大罐啤酒,将曼森卖给了一名无儿女的女服务员。几天后曼森的舅舅将其寻回。当曼森的母亲和哥哥因为在1939年抢劫了一家查尔斯顿的服务站而判处五年徒刑后,曼森只好住在McMechen的舅舅舅妈家。Kathleen于1942年获得假释后马上将曼森带回身边,住在一间破败的酒店中。曼森后来将他母亲在出狱后给与他的拥抱当做成了童年唯一的幸福回忆。

在1947年,Kathleen Maddox尝试将她儿子放在收养所,但由于没有这样的地方,最后也失败了。法庭将曼森判到特雷霍特的Gibault School for Boys。十个月之后,曼森从学校逃到了他妈妈那儿而他妈妈拒绝了他。

首次犯罪[编辑]

通过偷窃杂货店,曼森得以租房安顿自己。他还犯下了一系列的入室盗窃,但最终在偷窃时被逮捕到,送到印第安纳波利斯少年中心。一天后他逃了出去,然后不久又被逮捕,并被送到Boys Town。到那儿四天后,他和另外一个男孩逃走了。他们俩还在去另外那个男孩的叔父家的路上两次武装抢劫。

在随后的两次盗窃中,曼森在第二次又被抓住送到了Indiana Boys School。那时他才13岁。据他后来宣称,在那段时间他遭受了性虐待。不过多次尝试后,他于1951年再次和另外两个男孩逃走了。

三人在犹他州开着偷的车去加利福尼亚州时被抓获。同时他们在一路上也“光顾了”几处加油站。由于驾赃车越过其他州触犯了联邦法律,曼森被送到华盛顿的National Training School for Boys。虽然经历了四年的教育,智商测得结果也有109(后来再测为121),曼森仍然目不识丁。一个社会工作者认为曼森是一个极度反社会的人。

首次入狱[编辑]

1951年十月,在一名精神病专家的推荐下,曼森被转交到Natural Bridge Honor Camp。在距离一次假释听证会不到一个月的时候,他“在鸡奸另一名男孩的时候将剃须刀的刀片抵住了他的喉咙”。他又被转移到彼德斯堡的the Federal Reformatory,并且被认定为“危险的人物”。在1952年9月,大量的严重违纪行为使他转移到奇利科西的the Federal Reformatory。一个月之后,他几乎成为了教养院的一名模范。良好的工作习惯和教育水平的提高使他在1954年5月得到假释。

在和他舅舅舅妈短暂地为假释庆祝一番之后了,他搬到了他妈妈所在的州。1955年1月,他娶了一名医院女服务员Rosalie Jean Willis。据他自己描述,和她相处的时间是十分美满幸福的。这段时间里,他也通过一些零碎活儿和偷窃维持生计。

十月份左右,也就是在他和他怀孕的妻子开着自己在俄亥俄州偷的车到了洛杉矶三个月后,曼森再次被控告触犯了联邦法律。在精神学评估后,他被判五年缓刑。由于没有出现在随后的在洛杉矶的关于一个相同的控告的听证会,他在1956年3月在印第安纳波利斯再度被拘捕。缓刑被撤销,最后他被判处3年徒刑,关押在终端岛联邦教化所。

曼森入狱期间,Rosalie生下了他们的孩子,小查尔斯·曼森。入狱的第一年中,曼森时常得到妻子和母亲的探视——她们那时住在一起。在1957年3月,当他妻子不再来探视了,他妈妈告诉他说Rosalie和另外一个男人住在一起了。在离他预定的假释听证会不到两周时,曼森偷了一辆车,逃走了。接着他被判5年缓刑,假释也被拒绝。

再次入狱[编辑]

曼森在1958年9月得到了五年的假释。同年,曼森和Rosalie离婚。到11月份,他和一名16岁的妓女相好,还得到了一名家境富裕的女子的支持。1959年9月,他承认用伪造的国库支票兑换了现金,在审判过程中,一名曾经因卖淫而有入狱经历的年轻女子在法庭上含泪恳求说她和曼森“深深地相爱并且如果曼森能得到释放她将嫁给他。”他也得到了10年的缓期的判决。到年底,那名女子的确嫁给了曼森。也许是因为为在那些控诉他的辩词里证明不了她跟他有什么关系。

这名女子名叫Leona;作为一名妓女,她也曾用过Candy Stevens这一名字。以卖淫为目的,曼森带着她和另外一名女子从加州到了新墨西哥州,却因违反了曼恩法案(1910年6月美国国会通过的一项法案,禁止州与州之间贩运妇女)被控制住。虽然他紧接着就被释放了,但显然,他的动机正引起有关方面的注意。当他不见了时,因为违反了他的缓刑适用期,法院发布了逮捕令。1960年4月,因为违反了曼恩法案,又发布了一份针对他的控告。6月,曼森在拉雷多被捕。由于他在伪造支票中的罪行,他被勒令服刑。

1961年7月,一年呼吁撤销其缓刑未果后,曼森从洛杉磯城市監獄(Los Angeles County Jail)被转移到了the United States Penitentiary at McNeil Island。虽然违反曼恩法案的控告被撤除,但是图谋兑换公库支票仍然是一项联邦罪。他的1961年9月的年度回顾中提到说他有“强烈的让别人关注自己的欲望”,在1964年9月他又提到了这一点。1963年,Leona被准许离婚,她坦言她和曼森生了一个儿子,叫做Charles Luther。

1966年,曼森再次被送至终端岛联邦教化所。到1967年3月21日,他释放的当天,他已经在监狱和其他教育机构度过了一半以上的生命。他告诉当局监狱已经成为了他的家,请求继续待下去。这是他在1981年Tom Snyder对他的一次电视访问中透露的。

曼森家族[编辑]

在他刑满释放的那天,曼森获得允许前去旧金山,在旧金山一个他熟识的犯人的帮助下,他搬到了伯克利的一间公寓。他还在在监狱里的时候,抢银行的Alvin Karpis曾经教过他弹奏夏威夷吉他[4]:137–146[7][8]。如今,主要靠行乞为生的他很快就结识了Mary Brunner,一个从威斯康星大学毕业的23岁的姑娘。

Brunner在伯克利的一个加利福尼亚的大学当图书管理员,稍后曼森就搬去与她同居了。根据一个间接的说法,他使她克服了对他带其他女人回来一起住的抵制。不久以后,他们就与18个其他女人一起分享了Brunner的房子[4]:163–174

曼森使他自己在海特-黑什伯里区,这个在19世纪60年代“夏日之恋”成为嬉皮场所的标志的地方,建立了领袖的地位。他详细解说了一种包括他在监狱里学的科学论派的哲学理念,所以他很快就有了第一个年轻追随者团体,大部分成员是女性。根据一份在1961年7月曼森进华盛顿麦克尼尔岛的一所美国监狱时的人员评估信息来看,曼森使得科学论派作为了他的信仰。

在夏天结束前,曼森和8、9个狂热者挤进了一辆旧的他们以嬉皮士风格改造过了的校巴,在这辆校巴中,他们布置了彩色毯子和靠垫代替了他们搬开的那些座位。他们流浪到华盛顿州,然后向南经过洛杉矶、墨西哥和西南部。回到洛杉矶地区的时候,他们住在托潘加峡谷马里布威尼斯这些城市和美國西部[4]:163–174

在一份可选的解释中,曼森在他们旅行中的几个月,在某种程度上说,是在一个大众汽车的车厢里组建了他的家庭成员。很显然地他跟Brunner在一起。十一月的时候校巴带着扩张的队伍从旧金山出发了[9]

丹尼斯·威爾森, Melcher等的参与[编辑]

以谋杀而告终的那些事件以1968年晚春时的运动作为背景。据一些说法,那时海滩男孩的成员丹尼斯·威爾森,结交了两个搭乘曼森车队的女人还带着她们去他的太平洋帕利塞兹家几个小时。当丹尼斯·威爾森第二天凌晨时候从一个晚间录音场次回家的时候,刚从他家出来的曼森在他回家的路上跟他打招呼。很不安地,丹尼斯·威爾森问这个陌生人是否他打算伤害他。在使Wilson确信他没有这个想法之后,曼森亲吻了丹尼斯·威爾森的脚。

丹尼斯·威爾森在他的房里发现了12个陌生人,大部分都是女人。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因为他们的人数成倍了,曼森的那些让自己成为Wilson的日落大道家人的家庭成员,大约花费了丹尼斯·威爾森$100,000。这笔钱包括了一大笔用来治疗淋病的医药费,和花在他们对借的丹尼斯·威爾森未保险的车做的意外伤损费$21,000。丹尼斯·威爾森还给曼森唱歌说话,曼森的女人们被他们像对仆人一样对待。

丹尼斯·威爾森付钱给工作室时间来录制由曼森写唱表演的歌,他还把曼森介绍给他娱乐圈的有地位的熟人,其中包括Gregg Jakobson, Terry Melcher,和Rudi Altobelli(他拥有一栋即将租给女演员莎朗·蒂和丈夫波蘭斯基的房子)。Jakobson,这个被曼森身为艺术家、生活设计者和哲学家多重身份,“完整的查尔斯曼森包”留下深刻印象的人,也付钱录曼森的材料。

用曼森自己的话来说,解释是这样的,曼森第一次遇见丹尼斯·威爾森是在旧金山一个朋友家里,他去那获取大麻。恐怕是这个鼓手给了曼森丹尼斯·威爾森日落大道的地址还邀请他当他在洛杉矶的时候去顺便拜访。

Spahn农场[编辑]

在丹尼斯·威爾森的经纪人命令曼森家族搬出丹尼斯·威爾森家之后,1968年8月,曼森为他们在离托盘家峡谷不远的Spahn电影农场奠定了一个基础。整个家族迁址到了这个农场。

这个农场曾经是一个为西方产品而设的影视布景。然而,在19世纪60年代末,这座建筑已经破损,农场的收入主要靠提供骑马服务。

家族成员在马场做活。同时,曼森要要求家族的女人们,包括“唧唧叫”Fromme Lynette,偶尔要与近盲的80岁的农场主George Spahn做爱。这些女人还要充当Spahn的导向人。作为交换,Spahn允许曼森和他的组员免费住在他的农场。Squeaky获得她“唧唧叫”外号是因为当Spahn压紧她的大腿的时候她总是尖叫。

Charles Watson一个小镇德克士萨斯州人,他在大学时辍学搬去了加利福尼亚州,在Dennis Wilson家里遇见的曼森,他很快也加入了在Spahn农场的这个小团体。当丹尼斯·威爾森在他的车失事后搭乘的时候曼森也搭了他一乘。

Spahn因为Watson的德克士萨斯州拖音而叫Watson“Tex”。

Helter Skelter[编辑]

1968年11月月初,曼森在死谷郊区的总部组建了他的家族。在那儿他们占有两个未用或者只用了一小点的农场。组织的最初建立人Myers,被家族祖母认可为新女人。Barker被一个曼森曾向她介绍自己的稍老的当地女人和一个家族中为他们工作适用的音乐家认可。当这个女人同意让他们留下如果他们能修理器物的话的时

候,曼森用沙滩男孩给的一些中的一张金唱片作为赞誉。当回到Spahn农场的时候,不迟于12月,曼森和Watson拜访了一个托潘加峡谷的熟人。他给他们演奏了新近发布的甲壳虫乐队的“White Album”。曼森变得对这个乐队着迷。在麦克尼尔,他曾经告诉过他的同居者们,包括Alvin Karpis,他能在荣誉上超越这个乐队。对他的家族,他谈及“灵魂”组织和“无限之洞”。

有段时间,曼森一直说黑白人种间的人种压力已经增长了,黑人很快就要在美国城市引发叛乱。他强调马丁路德·金恩发生在1968年4月4日的暗杀。在Myers农场的一个酷寒的除夕夜,家族成员都围绕着大篝火聚集在外面,听着曼森解释他曾预测的社会骚动也被嬉皮士乐队预测。他宣称White Album里的歌,尽管秘密地,告诉了这一切。事实上,他确保(或者说要确保)这张唱片集被用于家族自己,一个特选的被教育要从即将发生的灾难中保护珍贵的团体。

在1969年1月初,家族摆脱了沙漠的酷寒,并通过搬往在离Spahn农场不远的Canoga Park的一个淡黄色的房子里,放置自己去监视洛杉矶假定的紧张。因为这个场所允许家族保持“潜在对外部世界感知之下”,曼森叫它黄色潜水艇,另外一个参考甲壳虫乐队的词。在这儿,家族成员为即将带来的天启做准备,绕着营火,曼森把它叫做“曼森杀人王”,在那首叫这名的歌后。

到了2月,曼森的远景已经完成了。家族创造了一张唱片集,这些歌就跟甲壳虫乐队的歌一样难以捉摸,将要引发预见的混乱。黑人造成的可怕的白人谋杀将会遭遇报复,而分裂的白人种族主义者和非种族主义者将会屈从于白人的自毁。黑人的胜利,可以说,只不过是先于他们被家族统治,这个可以顶住在“无底陷阱”的冲突:死谷之下的秘密城市。在Canoga Park的家里,当家族成员们为车辆工作和注视地图来为他们的沙漠逃脱做准备时,他们也为他们改变世界的唱片集工作。当他们被告知Terry Melcher要来房子里听材料时,女人们准备了饭菜清理了房间,但是Melcher从未到来。

与莎朗·蒂相遇[编辑]

在1969年3月23日,曼森强行进入了他作为Melcher居住者时知道的10050丰田车。这是Rudi Altobelli的所有物,那儿Melcher已不再是居住者。至于2月,莎朗·蒂和波蘭斯基是居住者。

曼森遇见了Shahrokh Hatami,一个摄影家也是莎朗·蒂的朋友。Hatami在这儿在Tate明天离开去罗马前给他拍照。Hatami通过窗户已经看见曼森接近主宅,Hatami已经去了玄关前问他想要什么。

当曼森告诉Hatami他在找什么人,这人的名字Hatami认不出。Hatami提醒他这个地方是波蘭斯基的居住地。Hatami建议他试试“后径”,他的意思是通向客宅的路,已经超出了主宅了。出于对陌生人所有物的考虑,Hatami在前路上朝下走来面对曼森。在Hatami身后房子前门出现的Tate问他谁在叫。Hatami说是一个男的在找谁。Hatami和莎朗·蒂停在他们的位置然而曼森,没有说一句话,回到了客宅,一两分钟后回来就离开了。

那天晚上,曼森回到了财产而且再一次的去了客宅。冒昧地闯进关闭的玄关,他与刚刚洗完澡的阿爾托貝利说话。尽管曼森问的是Melcher,阿爾托貝利(Altobelli)还是觉得曼森是来找他的。这与检察官Vincent Bugliosi后来的曼森显然在Melcher离开后更早的场合去过这个地方的发现是一致的。

阿爾托貝利通过内屏门告诉曼森Melcher已经搬去了马里布。他谎称他不知道Melcher的新地址。为了回应曼森的问题,阿爾托貝利说他在娱乐圈工作,尽管早些年在威爾森的家里遇见过曼森,他确定没事已经知晓这个。在威爾森,阿爾托貝利温和地赞称曼森的一部分Wilson演奏过的音乐。

当阿爾托貝利提醒曼森Melcher明天要离开这个国家时,曼森说他想在他回来之后马上跟他说话。阿爾托貝利又谎称他至少要去一年。为了回应阿爾托貝利的直接的问题,曼森解释道他被那个主宅的男人转移注意力到了客宅。阿爾托貝利传达了请曼森不要打扰他的居住者的意愿。

曼森走了。当第二天阿爾托貝利与莎朗·蒂飞去罗马的时候,莎朗·蒂问他“那个令人毛骨悚然的家伙”是否前一天已经回到客宅。

连环杀人案[编辑]

Crowe枪杀案[编辑]

1969年3月18日,Terry Melcher为了听Manson和女性信徒们唱歌而到访了Spahn农场。在那之后不久,Melcher安排了一次后续来访,这一次他带去了一个拥有移动录音设备的朋友。

在6月,曼森告诉家族成员他们可能如何启动给黑人的“Helter Skelter”计划。Manson告诉Watson,他急于获得金钱来准备家族的暴动,Watson于是向一个毒品贩子Bernard "Lotsapoppa" Crowe索取金钱。Crowe回复Watson说威胁要扫除Spahn农场里的每个人。而Manson给他的回答是,1969年7月1日,Crowe被射杀在他在好莱坞的公寓里。

Hinman谋杀案[编辑]

在1969年7月25日,曼森打发家庭成员Bobby Beausoleil,Mary Brunner和Susan Atkins去熟人Hinman的家里,想要说服他给他们钱。Hinman的不合作使他充当了两天的人质,在此期间曼森用一把剑削去了他的耳朵。在那之后,Beausoleil将Hinman刺死,遵从了曼森的指导。Beausoleil又用Hinman的血在墙上写了“政治的猪"并在墙上画了一个豹爪,黑豹的象征。

莎朗·蒂谋杀案[编辑]

Beausoleil在1969年8月6日被逮捕,在他驾驶Hinman的车时被抓获后。警方在轮胎处发现了作案工具。两天之后,曼森告诉在Spahn农场的家族成员们,“现在是实施计划的时候了。”

8月8日晚上,曼森指使Watson带着Atkins, Linda Kasabian,以及Patricia Krenwinkel“去那所房子,并且毁灭里面的所有人,以你们能做到的最可怕的方式。”他告诉女性成员们去做Waston指导她们做的。Krenwinkel是家族的早期成员之一,被威爾森顺道拉入伙。那所房子当时的租赁者们无一例外的与家族成员素不相识。

导演波兰斯基的妻子,怀有八个月身孕的女演员莎朗·蒂;她的朋友并且也是前男友,著名发型师Jay Sebring;波兰斯基的好友,志向远大的编剧Wojciech Frykowski;以及Frykowski的妻子,Folger咖啡店的女主人Abigail Folger。

1969年8月9日晚上,在好莱坞北面山谷中的一幢别墅里正在举行一个小小的家庭派对。屋主人是莎朗·蒂,為著名电影导演罗曼·波兰斯基的妻子。那天波兰斯基在欧洲拍电影,而已有8个月身孕的莎伦找了几个好朋友来家里聊天。谁也没有想到一场灾难就此降临到他们头上。

第二天早上,洛杉矶警察局接到凶杀报警。当警察来到波兰斯基家中时,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屋里总共有4个人倒在血泊中,都是被乱刀刺死的,最惨的一人身上一共有51处刀伤!莎伦身中16刀,连同肚子里的孩子一起死于失血过多。屋子外面的一辆车里还有一个青年被手枪打死在驾驶座上。

仔细搜查后还发现,屋子里几乎没有丢失任何东西,里屋的门上有凶手留下的一个词语:“猪”(PIG),是用莎伦·泰特的血写成的。据Watson回忆,Tate恳求他们让她活到生下孩子,甚至将自己作为人质以保全未出生的孩子。Watson,或者Atkins,又或者是他们两人共同,杀害了莎朗·蒂,捅了她16刀。在莎朗·蒂临死的时候,她呻吟着“妈妈…妈妈…”。

早些时候,当犯罪者离开农场出发行凶时,曼森指示她们“留下一些让人迷惑的标语”。用捆绑Frykowski双手的毛巾,Atkins用莎朗·蒂的在房子的正门上写下了「豬」(Pig)的字样。在房间里,罪犯们换下带血的衣服,将它们和作案凶器一起埋在了山里。

拉比安卡谋杀案[编辑]

莎朗·蒂谋杀案发生的当天,4名罪犯又带着另外两人Leslie Van Houten和Steve "Clem" Grogan,遵从曼森的旨意,“向她们展示怎样做”。几小时后,这六人到达了超市经理里歐·拉比安卡和他的妻子羅絲瑪莉的家。

几小时后,警方在离莎朗·蒂家几十公里之外的一幢房子里又发现了一起凶杀案,死者是一对姓拉比安卡的夫妇,是加州一家大型超市连锁店的老板。两人也都是被乱刀刺死的,六个凶手甚至还故意留下了一把插在男主人咽喉里的餐刀。不过凶手这次显然更从容,他们用被害人的血写下了三行字:“猪猡们去死吧”。

世纪审判[编辑]

调查[编辑]

1969年8月9日,Tate谋杀案成为了一件新闻。Polanski的女管家,Winifred Chapman,那个早上来工作的时候发现了这个谋杀的场景。8月10日,洛杉矶county sheriff`s部门的曾经审判过Hinman案件的侦探们,通知了洛杉矶政府部门侦探以确定Tate案在Hinman屋里的血书。考虑到Tate murders一系列的毒品交易,Tate的组织忽略了这一细节和其它的犯罪活动中的相同之处。Tate案的验尸已经开始(正在进行),但LaBianca的尸体还没有找到。

当时正在驾驶的枪击案受害者Steven Parent,是William Garretson的一个朋友,正住在客房。Garretson是Rudi Altobelli雇佣的一个年轻人,以便在他离开的时候照看他的财产。当谋杀者到来的时候,Parent已经离开Cielo Drive,拜访过Garretson之后,作为Tate怀疑的对象,G告诉警察在谋杀当晚他什么也没有听到或看到。1969年8月11日,G在通过一个测谎仪的测试,显示其并没有卷入谋杀之后获释。几十年后再次接受采访,G表示事实上他目击了谋杀案的一个部分,正如一个测试所暗示的。(见后文)

8月10日晚10点半,LaBianca犯罪现场被发现,大约在谋杀发生的19个小时之后。Rosemaryd与他前夫的儿子,也就是Leno的继子——15岁的Frank Struther,刚从一个露营旅行回来,被房子外面的情况所烦扰,他打电话给他的姐姐和姐姐的男朋友。姐姐的男友Joe Dorgan,陪着年幼的Struther进入后房子发现了Leno的尸体,而Rosemary的尸体随后也在警察的调查下被找到。1969年8月12日,洛杉矶政府告知新闻界,这个发现排除了Tate和LaBianca谋杀案之间有任何联系的可能。8月16日,郡长(郡法官)办公室搜查了Spahn Ranch并以“汽车偷窃团伙主要嫌疑人”的名义逮捕了包括曼森在内的26人,该团伙偷窃了Volksagens并隐秘地将其投入dune交易。尽管武器被没收了,但因为搜查令被弄错了所以不久之后该团伙便获释了。负责LaBianca案的侦探几乎都比Tate组织的成员年轻。在八月末的一个报道中,在所有的领导都已经离开了的情况下,他们发现了LaBianca屋血书与“歌手组合披头士的新专辑”之间的一个可能的联系。

突破[编辑]

仍旧与Tate案调查成员分头行动,十月中旬LaBianca案的调查成员检查了郡长办公室以寻找可能相似的案件。他们了解到了Hinman案。同时他们也了解到Hinman案中的探员曾与Beausoleil的女朋友Kitty Lutesinger有过交谈。不久之前她与曼森家族的成员曾一起被逮捕过。

他们在一个牧场被抓,当时家族成员搬去那个牧场并从此离开了当局监管者的视线,成员们一直为在陆地上找到一个藏身之所(即Bottomless Pit)而寻找“死谷” 一个由国家公园的护林员,加利佛利亚高速公路的巡查员,Inyo郡长办公室的官员,联邦、州、郡政府人事部门等构成起来的权力组织,搜查了Myer和Barker的牧场。跟随家族成员在烧毁一个属于国家纪念馆所以的earth mover时无意留下的线索,搜查者们发现了投来的dune交易和其它的汽车并逮捕了曼森在内的24人。躲在Barker浴室水槽下的储藏柜中的曼森是被一位高速公路巡逻员发现的。

在探员们与Lutesinger谈话一周后,L案的侦探们与一帮摩托(偷窃)团伙的成员进行了接触,她告诉他们曼森曾尝试以他保镖的身份入伍,当家族正在Spahn牧场时。而当帮派成员正在提供能够显示曼森与谋杀案之间的联系的信息时,Susan Atkins的一位室友将家族涉案的信息提供给了LAPD。作为在Barker被捕的一员,Atkins向郡长办公室的探员承认她曾如Lutesinger所说卷入过Hinman谋杀案,之后被booked for该案。搬去Sybil Brand机构(洛杉矶的一个拘留中心),她与同铺位的Romie Howard和Virginia Granham进行了交谈,并像她们描述了她所经历的事件。

逮捕[编辑]

1969年12月1日,基于以上信息及资料,LAPD宣布逮捕Tate案中的Watson,Krenwinkel及查收Kasabian的有关文件。LaBianca谋杀案中的有关嫌疑人都被提及,而已入狱的曼森和Atkins却丝毫没有被涉及。至于同样在“死谷”被捕的Van Houten与LaBianca案的关系还没有得到证实。

很久之前,实物证据如LAPD在Cielo Drive收集的Krenwinkel和Watson的指纹,在公众揭示的新证据之下得到了加强。1969年9月1日,一支独特的Watson曾用于射杀Parent,Sebrin,和Frykowski的22caliber Hi Standard,”Buntline Specal”左轮手枪被Steven Weiss找到并交给了警察。Steven Weiss是一个十岁的孩子,住在Tate住宅附近。在九月中旬,当LA时代杂志根据Susan Atkins提供给律师的信息发表了该案件的有关描述,Weiss的父亲打了几个电话并最终促使LAPD决定将Weiss所发现的枪支列入证据清单,并通过枪支测试将该证据和谋杀案联系在了一起。基于相同的报纸描述,当地一个电视台的全体工作人员迅速找到了一件被Tate谋杀者扔掉的血衣。 一把刀在Tate的休息室中的椅子坐垫下被发现,后经证实是Susan Atkins的,她在案发当时丢失了她的刀。

审判[编辑]

审判开始于1970年6月15日。起诉方的主要目击者是Kasabian,她和曼森,Krenwinkel,Atkins,一起因七宗谋杀和一宗阴谋而被控告。她并没有参与本次谋杀案,她用描述案发当晚细节的证词交换了免受起诉的权力。起初,Atkins与检察官签订了一个协议,只要Atkins保证起诉书的绝对可靠,检察官同意赦免她的死罪。一旦Atkins否认了证词,他们之间的协议便失效了。因为Houton只参与了LaBianca案,她只被控告犯有两起谋杀和一宗阴谋案。一开始,William Keene法官勉强同意曼森担任他自己的律师,但因为曼森的行为和审前动机,该许可也在审批开始之前失效了。曼森填写了一份不利于Keene的书面陈述,后来Keene被Charles H.Older.法官所代替。6月24日,星期五,审判的第一天,曼森出现在法庭上,他的额头上有一个X型的疤。他宣称他被认为“无力为自己辩护,并已经自己将自己判出了这个世界。”在接下来的一周里,许多女被告复制他的行为,在自己的额头上刻上了X标记,家族中的成员们也在两天之内也纷纷效仿。

该审判是导致了Helter Skelter开始的动机。犯罪现场的血淋淋的白色唱片所代表的——猪,反抗,Helter,都在证词中关于曼森预言Helter一开始犯下的谋杀黑人的罪行将有牵涉到墙上的”PIGs”的书写,在受害人的血液中。曼森曾经说过“现在是Helter Skelter的时代”已作为Kasabian证词的补充。证词说,在LaBianca谋杀案当晚,曼森曾考虑过将LaBianca的钱包扔在一个黑人邻居居住的街道上。在LaBianca家得到钱包的时候,他想让一个黑人捡到它并使用钱包里的信用卡,由此人们和某些机构便会认为这是一些有组织的黑人团伙实施了这起谋杀案。在曼森的指示之下,Kasabian将钱包藏在了一个黑人活动的公共场所的女洗手间里。“我甚至想告诉那些黑人怎么做。”与家族成员驾车离开LaBianca的房子时曼森如此说到。

审判中断[编辑]

审判其间,曼森的家族成员在法院大楼的入口和走廊上游荡。为了让他们远离法庭,检察官传唤他们作为潜在的目击证人。使得他们在其他人作证时无权进入法庭。家族成员们组织起了夜里在人行道上的值班,一些成员带着带鞘的猎刀,虽然在当时的观念来说是合法的。每一个成员都刻有X作识别标记。一些成员试图组织目击者作证,原告证人Paul Watkins和Juan Flynn都受到了威胁,Watkins在他的车里遭受了可疑的火灾。从前的家族成员Barbara Hoyt无意中听到Susan Atkins向家族成员Ruth Ann Moorehouse描述Tate谋杀案,Hoyt后来与Moorhouse去了夏威夷,在夏威夷,Moorhouse给她吃了一个掺有一定剂量LSD的汉堡包。Hoyt在火鲁努努的一个戒毒中心被发现,四肢摊开,处于吸毒后的半昏迷状态。Hoyt被带到了医院,在医院她竭尽全力确保自己能够成为Tate—Labianca谋杀案的一名证人。在遭遇这次事件后,她不再坚持之前的沉默了。

8月4日,不顾法庭采取的预防措施,曼森出示了一篇出现在LA时代杂志头版的文章,标题为“判曼森有罪震惊了尼克松”。该标题引用了美国总统尼克松之前的关于媒体美化曼森的一篇声明。在Older法官的严厉施压之下,陪审员们声称该标题并不能影响他们的审判,但是第二天,女证人们都站起并一致宣称在尼克松的光辉言论之下,没有必要再进行审判了。10月5日,曼森要求向其辩护律师拒绝了crossexamine的原告证人提问,但被法庭拒绝。曼森尝试跳过防护的桌子袭击法官。被法警制服在地后,他与后来起立一起吟唱拉丁文的女被告们一起被带离了法庭。之后,Older法官据说总是在他的长袍下藏着一把左轮手枪。

停止辩护[编辑]

11月16日,检察官喊停了这起案件。三天后,在关于被忽视的动机的争论之后,辩护在没有单独传唤任何一个证人的情况下终止,也使得法庭震惊。Atkins,Krenwinkel,和Van Houten表示了他们的不满,并强烈要求作证。

在密室里,妇女们的律师告诉法官她们的代理人,想证明他们谋划并对这个罪犯进行了谋杀,但曼森并没有牵涉其中。在休庭期间,辩方律师竭力阻止原告的行动,Van Houten的律师,Ronald Hughes,强烈表示他不会把当事人拒之门外。在检查方的观点中,正是曼森建议女人采用这种方式来自卫。从一份1987的文献中引例后,Krenwinkel说,“整个过程都只是Charlie创作的剧情而已”。第二天曼森自首了。以免他作出牵连同犯的陈述,违反了加利佛利亚最高法院在People v Aranda中作出的判决。陪审团离开了审判庭,讲述了长达一个多小时后,曼森说,在其它的东西中,音乐告诉年轻人起来反抗这个制度。他说,“为什么要把它归咎于我,这个音乐不是我创作的,坦白地说,”曼森也声明“我甚至都回忆不起这句‘拿起武器,换上衣服,做Tex说的事情’。”

随着主审过程的结束,最终辩护的来临,律师Ronald Hughes在一个周末旅行中消失了。当Maxwell Keith被任命在Hughes缺席的情况下代表Van Houten出席时,审判被推迟了两个多星期以便Keith能够熟悉冗长的审判卷宗。圣诞节前,审判一开始,被辩方打断的检方的最后陈述导致Older法官禁止这四个被告进入审判庭,因为这个罪恶局面的提醒,Older说很明显被告相互之间谋和,现在仅仅是在表演作秀。

定罪[编辑]

1971年1月15日,陪审团对4名被告的宣布了27条罪行。审判开始不久,陪审员发现曼森的表现是蓄谋已久的。Atkins, Krenwinkel, and Van Houten在法庭上说Hinman谋杀案只不过为了避开Bobby Beausoleil杀人的嫌疑。这一计划是Linda Kasabian(Bobby Beausoleil的追慕者)想出并指导家族成员执行的。

在审判中期,曼森剃了个光头。他对媒体表示:“我是罪犯,而罪犯一般情况下都是光头。”在一次姗姗来迟的认罪中,曼森的追随者们只承认了曼森的领导。她们执意也要剃成光头,直到陪审团表示将重新考虑死刑的判决。

曼森的追随者们让曼森免罪的努力最后以失败告终。1971年3月29日,陪审团对四名被告作出裁决。1971年4月19日,Older法官对四人判处了死刑。 就在判决下发的当日,有人在Ventura County发现了Ronald Hughes的尸体,那时尸体已经腐烂。传言说Hughes也为曼森家族所杀害。这并没得到证实,他也有可能死于一场洪水。不过家族成员Sandra Good则表示Hughes只是“家族报复行动的第一名牺牲者”。

余波未了[编辑]

由于Watson在被捕一月前移居到了德克萨斯州的老家,引渡导致了审讯被延迟,且Watson单独受审。在审讯于1971年8月开始,到十月份的时候,他被控告有七项谋杀罪和一项阴谋罪。和其他人不同的是,Waston以精神病为由为自己提出辩护。检查官Vincent Bugliosi为Watson精神错乱的理由进行了短期调查。和他的同谋者一样,Watson被判处死刑。 在1972年2月,由于加利福尼亚州最高法院在该州废除死刑,五方的死刑便自动更改为终生监禁。在他回监狱后,曼森那华丽而嬉皮的言辞并没有被接受。尽管后来他被雅利安兄弟会临时接受,但是他只是扮演一个接受组织成员性侵犯的角色。

在1971年的审判后,曼森杀害了Gary Hinman and Donald "Shorty" Shea的谋杀罪名成立,并被判处终身监禁。Shea是Spahn农场的一个特技表演者和牧马者,他在1969年8月16日突袭后大概十天后被杀害了。曼森怀疑Shea在那次突袭中暗中帮助了当局,而且白人Shea娶了一个黑人妻子,曼森认为这是一种罪过,加上Shea很可能知道Tate谋杀案的详细内情,所以曼森将Shea杀害了。在几次分开的审判中,曼森家族成员Bruce Davis和Steve "Clem" Grogan也与Shea的谋杀案有关。 在曼森的审讯下结论之前,《洛杉矶时报》的一位记者报道曼森的母亲已经再婚,现在住在太平洋西北部。他的母亲Kathleen Maddox称他的儿子在童年的时候没有被忽视,她甚至说他是被他周围的所有女人娇惯着的。

仍然活跃着的曼森家族[编辑]

1975年9月5日,这个家族再度吸引了国家的注意,由于Squeaky Fromme试图刺杀美国总统福特。当曼森被监禁在福尔瑟姆州立监狱时,他的跟随者Sandra Good搬到了萨克拉曼多州以接近曼森。在这儿她策划了刺杀美国总统的阴谋。紧接着,根据一个由Fromme,Good和曼森家族新兵共住的公寓中搜查出的证据,她们串谋起来发送带有威胁性的交流的邮件并且通过州与州之间的商业交流传播恐吓威胁。加上Good后来的部分行动,Good后也被定罪。而Fomme则成为第一个由“美国法典”第84章第18条,即关于企图刺杀美国总统的联邦罪,被判了15年有期徒刑的人。

1977年,当局得到Shea遗体的确切位置,尽管曼森家族一直宣称Shea已经被分尸并埋在几个不同的的地方。Steve Grogan与当时处理这个案子的检察官联系,说Shea的尸体在一个地方。他画了一张地图并精确指出了尸体的方位,这使得Shea的遗体重见天日。而Steve Grogan成为在1985年第一个被假释的人。截止到2009年,他也是唯一一个。

在20世纪80年代,曼森接受了四次非常著名的采访。第一次是在加州醫院(California Medical Facility)中,并于1981年6月13日在美国国际偶家广播公司旗下由Tom Snyder主持的《明日秀》(The Tomorrow Show)节目中播出。第二个次是在聖昆丁州立監獄英语,并在1986年3月7日在Charlie Rose主持的CBSNews Nightwatch中播出。第三次由Geraldo Rivera在1988年的访谈于1987年赢得艾美奖“最佳访谈录”。至少在Snyder采访时,曼森便已将前额刻上了纳粹党的十字标志。而在审讯期间,这儿刻着的是一个X标志。

1989年,Nikolas Schreck采访了曼森,并将材料整理后放进他的纪录片《巨星查尔斯曼森》中。这是第一次有的,同时也是被认为是最权威,最全面的,关于这个主题的纪录片。在审判下结论后对牧场几个妇女进行采访后,Schreck得出的结论是谋杀案背后的故事可能是假的。在Tate和Labianca的住所墙上用血写下的字迹很可能是个伎俩,关于Hinman的谋杀可能是不存在的,那么Beausoliel很可能是无罪的。

1984年9月25日,被关押在瓦卡维尔加州醫院的曼森,被一个囚犯泼了油漆稀释剂,然后给点燃了。另一个囚犯Jan Holmstrom解释说,曼森曾对那名囚犯的的克利须那圣歌表示反感,并口头威胁他。尽管曼森的身体超过20%是二度和三度烧伤,但是他还是恢复过来了。

1987年12月,由于企图刺杀总统被服刑的Fromme听到传闻说曼森得了癌症,逃脱了西弗吉尼亚州联邦战俘营,试着接近曼森。过后不久她又被逮捕了。她于2009年8月14日被Federal Medical Center假释。

后续事件[编辑]

Catherine Share ,曼森曾经的追随者,在1994年与曼森案的检查官Vincent Bugliosi的一次谈话时表示,自己在曼森审讯定罪阶段的证词是在曼森的明确指示下伪造的,目的是为了帮助他脱罪。Share的证词引进了叠影谋杀案的电影故事,这与其他三名女被告的证词吻合,根据她的证词,Tate and Labianca谋杀案是Linda Kasabian的主意。1997年在小报电视Hard Copy的片段中,Share暗示自己的证词是在曼森威胁要对自己进行身体伤害的情形下给出的。1971年8月,在曼森的审讯和量刑结束后,Share参加了在加利福尼亚州零售商店的暴力抢劫行动,目的是获得武器以救出曼森。

1996年1月,一个叫George Stimson当代的曼森追随者在Sandra Good的帮助下创建了一个曼森家族的网页。Good因为造成死亡威胁被判处了15年监禁,在服刑10年之后,于1985年被释放出狱。那个地址为ATWA.com曼森家族的网页也在2001年被关闭。

在1998-99年接受Seconds magazine的采访中,Bobby Beausoleil驳回了曼森指使他去杀Gary Hinman的说法。他说曼森确实去了Hinman的住所并且用一把剑猛砍他。在1981年接受Oui magazine的采访时,他却是否认这一点的。用Beausoleil的话说,当他在报纸上看到Tate谋杀案的时候,“在那个时候我还不是很确定,真的,我对这个案子是谁做的一无所知,直到曼森组织成员为此被捕。一个念头在我的脑海里闪了一下,我也许有了预感,杀戮可能跟他们有关…”而在面对Oui magazine的采访时,他却这样说:“当Tate-Labianca谋杀案发生的时候,我已经知道是谁干的了,我相当地肯定。”

Cielo Drive曾经的青年看门人William Garretson在1999年7月E!电台播放的节目中指出,事实上从他所在宾馆的位置,他听到并且看到了Tate凶杀案的一部分。这与Garretson在1969年8月10号接受测谎仪测试得到的非官方的结果一致,正是这个结果有力地排除了他的嫌疑。负责进行测试洛杉矶警察局警员总结Garretson在对犯罪的参与上是清白的,但对于他所说的听到了什么却是模糊的。Garretson没有解释为什么他在叙述自己对这件事情的了解时有所保留。

Susan Atkins在2008年年初宣布患有脑瘤,一份基于她健康状况的保外就医的申请在同年9月被驳回,她在09年9月2第18次也是最后一次被拒绝假释。22天后,在加州中部的Chowchilla女子监狱,Atkins由于自然因素死亡。

2007年9月5日,微软国家广播公司播出了Mind of Manson,这是1987年在加州圣昆丁监狱采访的完整版本。影片中“不羁的,不愿道歉的,不守规矩的”曼森的镜头被认为是“如此的难以置信”,其中只有7分钟最初为了The Today Show录制的曾在节目中播出过。

在探索频道节目Most Evil 2008年1月的片段中, Barbara Hoyt说自己为了避免在曼森受审阶段作证而陪Ruth Ann Moorehouse去夏威夷是错误的。Hoyt说自己跟曼森家族合作是为了设法不让他们杀害自己的家人,她表示,在(曼森)受审期间,自己不断地被这样威胁:你的家人会被杀死,凶杀案可能会在你家里上演。

美联社在2008年3月15号报道说法院的调查者上个月对Barker Ranch的人体遗骸进行了搜索。接着就有长时间的传言说曼森家族在Barker的时候杀了那些进入他们势力范围的旅行者和逃亡者,调查者表示,“两个可能的秘密墓穴已经被发现……还发现了一个额外的地点,真相还有待进一步调查。”尽管他们建议进行挖掘,但据CNN在3月28日的报道,Inyo的警长对他们用搜查犬调查的方法表示质疑,下令在挖掘之前必须进行附加测试。5月9日,在由于检测设备的损坏造成的延误之后,那名警长宣布检测结果显示是不确定的,将在5月20号开始试探性挖掘。在此期间,Tex Watson公开发表评论说Tate-Labianca凶杀案发生之后,他在那个荒凉的营地待的一个半月时间里没有人被杀害。5月21日,经过两天的工作,那名警长结束了搜索行动,四个可能的墓穴都被发掘了,里面没有人体遗骸。

2009年3月,加州改造官员向公众公布了一张74岁的曼森照片,照片上的曼森头发显得日渐稀少,胡子和头发也都已经灰白,但是前额上的纳粹十字记号纹身依旧突出。

历史频道于2009年9月在杀戮的40周年纪念日上播放了一部记录曼森家族活动和凶杀案的文献片。节目中包含了一个对Linda Kasabian的深度采访,这是她自1989在一家美国电视新闻杂志A Current Affair上露面后的首次公开讲话。对Vincent Bugliosi,Catherine Share,还有Sharon的妹妹Debra Tate的采访也包括在内。

2009年7月,Tate-LaBianca凶杀案40周年纪念日快要到来的时候,洛杉矶杂志刊登了《口述历史》,文中,之前的曼森家族成员,执法机关官员,以及其他与曼森有关的人员,那些抓捕人们,审查人员都提供了对于这件事情的回忆和感想,这使得曼森声名狼藉。在这篇文章里,与曼森和曼森家族有关系的Spahn Ranch的工作者Juan Flynn如是说:“查尔斯曼森总是从每一件事情中脱身。人们会说,他在监狱中服刑,然而,他恰好去了他想去的地方。”

09年11月,一个叫Matthew Roberts洛杉矶流行音乐节目主持人兼歌曲作家公布了一些生物学的和其他的证据,表明他的生父就是曼森。Roberts的生母声称自己曾是曼森家族的成员,但在遭到曼森强暴之后,于1967年夏天离开了该组织。她回到父母家里,在1968年3月22日完成了分娩,随后就让Roberts被收养了。曼森自己说他可能是孩子的父亲,并且承认在1967年与孩子的生母发生了性关系,这是在家族开始杀戮的近两年前。

洛杉矶时报在2010年报道说曼森在09年的时候带着一部手机,并且用它联系了加利福尼亚,新泽西,佛罗里达和不列颠哥伦比亚的一些人。加州罪犯改造所的发言人表示,曼森是否将该手机用于犯罪目的不得而知。

假释听证会[编辑]

California v. Anderson(即1972年颁布的废除了加州现有的死刑的决议)中的一处脚注表明“现在被判处死刑的任何囚犯…可以向高级法院提交人身保护状的请愿书,请求法院修改判决并为那些呗判处死刑的人提供从终生监禁或者剥夺法规中详细规定的假释权利的终生监禁中二选一的合适的处罚。”

这使得曼森在七年的监禁之后有资格申请假释。他的第一次假释听证会在1978年举行,到2007年3月23日,他第11次被拒绝假释。曼森将有资格在2012年再次申请假释,他的加州罪犯改造所和Corcoran州立监狱改造编号是B33920。

曼森的文化影响[编辑]

唱片[编辑]

主要文章:查尔斯曼森唱片资料 在1970年3月6日,也就是法院取消曼森作为自己的辩护人这一职务的这一天,曼森的新音乐专辑,LIE发布了。这张专辑包括了“Cease to Exist”,由曼森谱曲,the Beach Boys收录了这首歌,修改了歌词并且给它取名为“Never Learn Not to Love”。在接下去的几个月里面,这张专辑录制的2000张仅仅只卖出去了300张。

从那时候起,就陆续有一些曼森唱片发布出来——既有音乐剧也有歌曲。在曼森和其他家族成员被逮捕后,The Family Jams就收录了由曼森家族在1970年录制的曼森两张唱片。吉他乐和主歌部分由Steve Grogan演奏;副歌部分则由Lynette Fromme, Sandra Good, Catherine Share和其他人演唱。One Mind,一张包括音乐,诗歌和语录的专辑也2005年4月授权发行。

美国摇滚乐队Guns N' Roses录制了曼森的“Look at Your Game, Girl”这首歌并加入到他们1993年未上市的专辑"The Spaghetti Incident?"中。Marilyn Manson(与曼森没有关系,详情见下文解释)的专辑Portrait of an American Family中,"My Monkey,"这首歌的歌词也部分来自于曼森的专辑LIE中的“Mechanical Man”,Marilyn Manson也收录了好来坞(In the Shadow of the Valley of Death)专辑中的歌曲Sick City。Crispin Glover在他1989年发布的专辑The Big Problem ≠ The Solution,The Solution = Let It Be中也收录了歌曲"Never Say 'Never' To Always"。

包括“I'm Scratching Peace Symbols on Your Tombstone”(又名“First They Made Me Sleep in the Closet”),“Garbage Dump”,以及“I Can't Remember When”等在内的他的几首歌被用在了1976年的电视电影Helter Skelter中,由在电影中扮演曼森的Steve Railsback演唱。

当时有传言说,曼森在1965年末去顽童合唱团试音却被拒绝了。不过曼森那时候仍然被监禁在McNeil Island,因为传言也不攻自破。

文化上的反响[编辑]

在the Tate-LaBianca案几个月内,曼森成为了60年代反主流文化的地下杂志所大肆宣传的对象。当一位Rolling Stone的作家为了1970年7月的一个封面故事去拜访洛杉矶联邦地方检察官的办公室时,也对“Healter [sic] Skelter”这么一幅相片会把曼森与流行文化联系起来感到十分震惊。

一直以来,曼森都不时出现在时装,绘画,音乐和电影以及电视和舞台上。在1994年版本的纪实小说Helter Skelter的后记中,检察官Vincent Bugliosi引用了一位BBC职工的结论:在欧洲的“新的曼森的文化”正在兴起,大约70支摇滚乐队都在表演曼森的和“支持他”的歌曲便是最有力的说明。

曼森的一个流行音乐的样本的参考资料是Alkaline Trio的"Sadie,"这首歌用到了"Sadie G," "Ms. Susan A," and "Charlie’s broken .22"等这些词组。"Sadie Mae Glutz"是曼森杀人家族的成员之一Susan Atkins闻名于世的名字。正如先前所提到,Tex Watson用来攻击Wojciech Frykowski的左轮手枪是22口径的。"Sadie’s"这首歌的歌词也来自审讯过程中Atkins的证词。

曼森甚至已经影响到了音乐家的取名,比如Spahn Ranch, Kasabian, and Marilyn Manson,最后一个人的名字是“Charles Manson”和“Marilyn Monroe”的组合。曼森家族的故事也促使John Moran的歌剧The Manson Family和Stephen Sondheim的音乐剧Assassins的形成,后者甚至邀请了Lynette Fromme表演。这个故事已经成了好几部电影的主题,包括两部由电影Helter Skelter改编的电视剧。在South Park的Merry Christmas Charlie Manson这一集中,曼森成了一名卡通角色:他的编号06660也明显指代666,圣经中的“number of the beast.”。2002年出版的由John Kaye创作的小说The Dead Circus也有把曼森杀族的活动作为主要情节点来描写。

纪录片[编辑]

  • 《曼森》, Robert Hendrickson and Laurence Merrick导演. 1973年
  • 《巨星查尔斯·曼森》, Nikolas Schreck导演. 1989年

參考資料[编辑]

  1. ^ Prosecution's closing argument Page 1 of multi-page transcript, 2violent.com. Retrieved April 16, 2007.
  2. ^ Prosecution's closing argument Page 37 of multi-page transcript, 2violent.com. Retrieved March 28, 2009.
  3. ^ Internet Accuracy Project: Charles Manson, a websited dedicated to providing accurate information on the web. Accuracyproject.org. [2012-10-28]. 
  4. ^ 4.0 4.1 4.2 4.3 Bugliosi, Vincent with Gentry, Curt. Helter Skelter —The True Story of the Manson Murders 25th Anniversary Edition, W.W. Norton & Company, 1994. ISBN 0-393-08700-X.
  5. ^ Emmons, Nuel. Manson in His Own Words. Grove Press, New York; 1988. ISBN 0-8021-3024-0, p. 28.(If link does not go directly to page 28, scroll to it; "no name Maddox" is highlighted.)
  6. ^ Smith, Dave. Mother Tells Life of Manson as Boy. 1971 article; retrieved June 5, 2007.
  7. ^ 引用错误:无效<ref>标签;未为name属性为emmons的引用提供文字
  8. ^ Karpis, Alvin, with Robert Livesey. On the Rock: Twenty-five Years at Alcatraz, 1980
  9. ^ Sanders, Ed (2002). The Family. New York: Thunder's Mouth Press. ISBN 1-56025-396-7. Pages 13–20.

書目[编辑]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