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永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柳永(987年?-1053年?),字耆卿本名三变,字景庄,后改名。排行第七,又称柳七。福建崇安(今福建省武夷山市)人。北宋文學家、词人,婉约派代表人物。 宋仁宗朝进士,官至屯田员外郎,故世称柳屯田。他自称“奉旨填词柳三变”,以毕生精力作词,并以“白衣卿相”自诩。其词多描绘城市风光和歌妓生活,尤长于抒写羁旅行役之情,其中慢词独多,铺叙刻画,情景交融,语言通俗,音律谐婉,在当时流传极其广泛,有“凡有井水饮处,皆能歌柳词”之说。柳永作为婉约派最具代表性的人物之一,对宋词的发展有重大影响,代表作有 《雨霖铃》、《八声甘州》、《凤栖梧》等 ,现存有大量诗篇。

生平[编辑]

淳化三年(992年),柳永父柳宜通判全州,柳永被安置於福建崇安。至道元年(995年)回到汴京。柳永與張先齊名,並稱張柳。柳永的父親、叔叔、哥哥三接、三復都是進士,連兒子、姪子都是。柳永本人卻仕途坎坷,四十六歲時,参拜宰相晏殊時,因《定風波》中“彩线闲拈伴伊坐”一句被掃地出門[1]

景祐元年(1034年),才賜進士出身,是時已是年近半百。曾授屯田员外郎[2],又称柳屯田。出言不逊,得罪朝官,貶為平民,從此出入名妓花楼,自称奉旨填词柳三变[3]

柳永一生都在妓院巷裡親熱唱和,大部分的词诞生在青樓笙歌艳舞、锦榻绣被之中[4],當時歌妓們的心聲是:“不願君王召,願得柳七叫;不願千黃金,願得柳七心;不願神仙見,願識柳七面。”柳永晚年窮愁潦倒,在潤州去世時一貧如洗[5],是他的歌妓姐妹們集資營葬。[6]柳永墓在丹徒山(北固山)下[7],死後亦無親族祭奠,每年清明節,歌妓都相約赴其墳墓祭、,並相沿成習,稱之“弔柳七”或“弔柳會”。

詞風[编辑]

柳永開始大量作長調,作品多慢詞,以長調的形式和手法為主,使北宋詞至此而一變,由小令時期進入慢詞時期。柳永精於音律,詞調多自創,作品音律諧婉,詞意妥貼,宜於歌唱。

柳詞風格婉約,細緻含蓄,纏綿悱惻,表現深刻,情感真摯,意境秀麗,情景交融。柳詞長於鋪敘,曲盡形容,善於白描,多用口語,語言通俗顯淺,普遍使用方言俗語。

題材內容上,柳永開拓和擴展詞的內容,鋪敘城市風物,觸及城市生活較廣的一面,寫妓女的不幸而寄予同情,沉溺都市繁榮生活的男女心理及男女之情;柳永也寫羈旅愁思,離情別緒,山川勝景以及懷古喟嘆。當時人說宋仁宗朝四十二年的太平景象全寫進柳永的作品裡。[8]

柳词可分俚、雅两派。苏轼稱“世言柳耆卿曲俗,非也,如《八声甘州》之‘霜风凄紧,关河冷落,残照当楼’,此语于诗句不减唐人高处。”[9]秦觀深受其影響,苏轼為此还批评秦觀“不意别后,公却学柳七作词。”秦观答以“某虽不学,亦不如是。”东坡指出:“‘销魂当此际',非柳七语乎?”[10]张先讥诮他的早行词“语意颠倒”[11]

作品[编辑]

柳永詞流传甚广。其作品仅《乐章集》一卷流传至今。描写羁旅穷愁的,如《雨霖铃》、《八声甘州》,以严肃的态度,唱出不忍的离别,难收的归思,如“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一句极富感染力。陈振孙《直斋书录解题》评說“耆卿词格固不高,而音律谐婉,语意妥帖,承平气象,形容曲尽,尤工于羁旅行役。”

轶事[编辑]

  • 三秋桂子,十里荷花:據說金國海陵王完顏亮讀罷柳永的《望海潮》一詞,稱讚杭州之美:“東南形勝,三吳都會,錢塘自古繁華……有三秋桂子,十里荷花”,“遂起投鞭渡江、立馬吳山之志”,隔年以六十萬大軍南下攻宋。[12]
  • 凡有井水处,即能歌柳词:宋叶梦得避暑录话》记载:“柳永为举子时,多游狭邪,善为歌辞。教坊乐工每得新腔,必求永为辞,始行于世,于是声传一时。余仕丹徒,尝见一西夏归朝官云:‘凡有井水处,即能歌柳词。’”

注釋[编辑]

  1. ^ 张舜民《画墁录》中记载:“柳三变既已词忤仁庙,吏部不敢改官。三变不能堪,诣政府。晏公曰:‘贤俊作曲子么?’三变曰:‘只如相公亦作曲子。’公曰:‘殊虽作曲子,不曾道’彩线慵拈伴伊坐‘。’柳遂退。”
  2. ^ 张津《乾道四明图经》卷七中记载:“晓峰场,在县西十二里。柳永字耆卿,以字行,本朝仁庙时为屯田郎官,尝监晓峰盐场,有长短句,名《留客住》,刻于石,在廨舍中。后厄兵火,毁弃不存。今词集中备载之。”
  3. ^ 柳永《鶴沖天》中有“忍把浮名,換了淺斟低唱”句,北宋仁宗曾批评他:“此人好去‘淺斟低唱’,何要‘浮名’?且填詞去。”將名字抹去。柳永自称:“奉旨填词。”(吴曾《能改斋漫录》)
  4. ^ 張舜民《畫墁錄》載:晏殊斥柳永“彩線慵拈伴伊坐”乃俗艷之詞。
  5. ^ 叶梦得《避暑录话》卷下记载:“永终屯田员外郎,死旅,殡润州僧寺。王和甫为守时,求其后不得,乃出钱葬之。”
  6. ^ 但也有人说,据《柳氏家谱》记载,由于柳永本人及親人为官者众多,柳永并没有潦倒到如此,也并不是“群妓合葬之”。
  7. ^ 《万历镇江府志》卷三十六
  8. ^ 祝穆:《方輿勝覽》卷十一
  9. ^ 赵令畴《候靖录》卷七
  10. ^ 《词林纪事》引《高斋诗话》
  11. ^ 阮阅《诗话总龟》引《艺苑雌黄》
  12. ^ 羅大經:《鶴林玉露》卷一

研究書目[编辑]

  • 宇野直人著,張海鵬等譯:《柳永論稿》(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