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石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桃花石是古代中亚和西亚对中国的一种称呼。13世纪《長春真人西遊記》記載,阿里馬城“土人唯以瓶取水,戴而歸。及見中原汲器,喜曰:桃花石諸事皆巧。桃花石,謂漢人也。”

在非汉语文献中有多种与“桃花石”语音相近的称呼。拜占庭帝国历史学家Theophylact Simocatta 7世纪初所写的《历史》第7卷中,有一段提到Taugast(希腊语Ταυγάστ)的统一。汉学家卜弼德(Boodberg)认为这是指577年北周北齐[1]

8世纪后突厥汗国鄂尔浑碑铭以Tabgac(古突厥语𐱃𐰉𐰍𐰲‎)称呼中国。[2]“桃花石”和Taugast应该都来源于Tabgac一字。

來源論點[编辑]

來自阿尔泰语系音轉[编辑]

伯希和提出Tabgac正是北魏皇族的姓氏拓跋[3]一般普遍认为突厥人後來用桃花石稱呼中國,就是來源拓跋一词無異。

但值得指出的是,汉文中的“拓跋”与后突厥碑文上的Tabγač(音:桃花石)并无关系,据李盖提和台湾学者林安庆的研究,拓跋实质上为两个阿尔泰语系词汇所组成,即tog(拓)和beg(跋,即贝伊),tog有尘土、泥土之意,beg为氏族和部落首领,两者皆为后世突厥的官号。林安庆还发现,今天厦门方言中的“拓跋”发音,与这两个对应词汇几乎没有分别,并接着补充汉字“拓跋”二字并不是后突厥碑文上的Tabγač对音转写,而是tog和beg这一复合词组的对音转写,其词义正是土地之主人,完全证实了北魏官方史书《魏书》开编中的“北俗谓土为托,谓后为跋,故以为氏”自己的解释。[4][5]

來自「唐家」二次音轉[编辑]

而至于其他Tabγač的汉文对应词,德国学者夏德(F.Hirth)就曾提出是“唐家”一词的突厥文对音转写的说法,后来日本学者桑原骘藏在此基础上也提出“唐家子”一说 。[4]这种观点是可以成立的,因为拜占庭史家摩喀塔所著《历史》撰写于610年至638年,[6]而书中出现“桃花石”一词的《莫利斯皇帝大事记》成书于628年,当时唐朝已建立,相当于贞观年间。而《莫利斯皇帝大事记》虽陈述唐以前的事件,即莫利斯(卒于602年),文中的Taugast可能为后世才出现的假托代名词。[7]但在高昌回鹘文献中,“大唐”在回鹘语的对音转写是Tayto。[8]

來自「大汉」二次音轉[编辑]

最新的解释据芮传民(1998),[4]则认为Tabγač形成于匈奴时期,突厥继承此名号,“č”为突厥语敬词,因此Tabγa对应于“大汉”。[9]但汉文词汇“大”在突厥语中应为Tay而不是Tab,故此說爭議甚大。[8]

参考文献[编辑]

  1. ^ Peter A. Boodberg. Marginalia to The Histories of The Northern Dynasties. Harvard Journal of Asiatic Studies. 1938, 3 (3/4): 223–253 [2011-01-31]. 
  2. ^ 阙特勤碑毗伽可汗碑暾欲谷碑中出现𐱃𐰉𐰍𐰲段落
  3. ^ 伯希和. l'Origine du nom « Chine ». T'oung Pao. 1912, 13 (5): 727–742 [2011-01-31]. 
  4. ^ 4.0 4.1 4.2 罗新,论拓跋鲜卑之得名,历史研究,2006年第六期。
  5. ^ 北俗谓土为托,谓后为跋,故以为氏。《魏书·卷一·帝记第一
  6. ^ Whitby (1988), pg. 39-40.
  7. ^ Gibbon (1895), pg. 72.
  8. ^ 8.0 8.1 李树辉,博采众长、兼容并蓄的高昌回鹘文化 丝绸之路民族古文字与文化学术讨论会会议论文集,2005年。
  9. ^ 芮传民,《Tabγač语原新考》,学术集林卷十,19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