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立人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梁立人 (2008)

梁立人(1947年),生於中國大陸,籍贯 广东梅州,是客家人。擁有美國國籍。曾當過紅衛兵[1]文革後期偷渡到香港。来港后,报读香港无线电视第一期艺员训练班,毕业后一年转任编剧,及后成为香港和华语影视界的编剧,也是香港和华语电视业的资深电视人、电影人,香港殿堂级的影视创作人,香港现代戏剧(电视剧、电影)创作鼻祖。梁立人也从事平面新闻媒体评论主笔及管理层工作,在香港多家平面媒体开设专栏,如《东方日报》、《太阳报》、《文汇报》、《成报》等,梁也曾任《成报》社长,是香港言论界的笔锋人物。梁立人发明创作了九方和快码的中文输入法,并将输入法推广到中國内地台湾东南亚

背景[编辑]

梁立人曾经担任香港丽的电视、香港亚洲电视香港无线电视新加坡新传媒电视的管理层,也担任多家华语电视台电视剧创作部高管,新加坡广播局戏剧处处长。曾创作、主理了上百部经典华语电视剧,如香港电台电视部的《狮子山下》、《小时候》等,香港亚洲电视的《大地恩情》、《变色龙》、《大内群英》、《我来自潮州》、《我和僵尸有个约会》等,香港无线电视的《绝代双骄》、《僵尸奇兵》、《大运河》、《成吉思汗》等,新加坡电视剧《人在旅途》等,台湾华视电视剧《包青天》等,绝对是香港首屈一指的编剧家,被称为“金牌编剧”、“香江戏剧神笔”。

梁立人主政香港和新加坡媒体期间,曾协助香港丽的电视(及后的亚洲电视)、香港无线电视、以及新加坡广播局组建戏剧创作组,为兩地电视文化带入了“创作主导制作”的方针策略及激活了电视剧的创作文化。从此香港电视剧和新加坡电视剧进入重视原创性、重视创新创意的阶段。而梁立人也鼓励唯才是用,喜欢起用新派模式和思维的创作人,使得香港电视剧在七十年代开始至今,进入题材鼎盛的百花齐放时代。

梁立人创造了香港电视业的编剧制度,也创造了香港电视剧“十字法”的编剧蓝本和模式,并培育了大批顶尖的编剧,如张华标陈静仪韦家辉林超荣黎文卓郑丹瑞高志森文隽司徒慧焯陈十三周旭明谷德昭等编剧名家,均是梁立人的徒子徒孙。梁立人帮助香港成立了香港电影编剧家协会,并担任副主席。目前梁立人穿梭中港两地经常开班授徒,与香港和中國内地多个部门团体一道筹办编剧训练班,积极加紧为香港和内地培养优秀的编剧人才,激活香港和内地新生代的创意和创作能力[2][3]

不止幕后人才,梁立人也擅于发掘幕前精英,不少原本名不经传的明星,均由梁立人发掘重用,且为其塑造出彩角色使其成为天王巨星,如影帝万梓良杜汶泽姜大卫谢雪心冯宝宝陈庭威等。

梁立人兼任作词人,曾经创作过多首经典粤语歌曲。而其主编的电视剧《狮子山下》香港电视史、华语电视史上脍炙人口的经典。

其父親是前中國國民黨軍官,家族显赫,曾于内地文化大革命期间,家族被打成右派,而梁立人也要成为知青,其后在上山下乡期间,游水偷渡到香港。及后在著作《大逃港》中,梁立人也有细说当中的辛酸经历[3]

梁立人政治立场极其亲共亲建制派,梁立人在香港多家报刊均不断发表亲共和亲建制派的言论,也利用专栏文章传播中央政府和特区政府的观点和方针。

梁立人亦是一名發明家,早年與劉文建合作,發明了快碼及九方輸入法,並創立了九方科技控股有限公司,並為該公司主席总裁。梁立人也将科技公司业务推广至内地和东南亚。

政治立场[编辑]

梁立人政治立場保守亲共,近年不時在報章(主要是東方日報太陽報文汇报)上發表爭議性及主觀的時事評論文章,批評民主政制,遭到部分人士的強烈反彈,視之為極其親人物,是階級鬥爭的信徒,其文章往往香港多個網上論壇或討論區的用戶轉貼到網絡上进行讨论。

簡歷[编辑]

作品[编辑]

由梁立人編劇的代表作有《人在旅途》、《碧血青天楊家將》、《碧血青天珍珠旗》、《大內群英》、《我來自潮州》、《霧鎖南洋》、《我和殭屍有個約會》、《僵尸奇兵》、《包青天》、《爸爸兩邊走》等等。

梁立人曾經為歌曲填詞,作品有王馨平主唱的《夢裡是誰》、《愛債幾時還》、葉振棠主唱的《勝利雙手創

2002年,梁立人經由虹本文化策略出版自撰的《窮才子.富才子.梁立人》,以自己昔日窮才子的身分,教導讀者如何致富。

爭議[编辑]

對“爱国”立場[编辑]

2010年,梁立人在中资左派报纸文汇报中发表文章「爱国就要支持共产党」惹起轩然大波。而梁立人也与中联办、中央政府等高层人士关系密切。[4]

政改方案[编辑]

2005年政治改革方案被否決後,梁指方案「將全體區議員納入行政長官選舉委員會,立法會功能選舉新增5席都給區議會界別,使這兩項選舉的選民基礎擴大至300萬人」,但事實上行政長官選舉委員會仍然只有1600人。即使是親建制派,也大多定議「選民基礎」為可直接投票的人,而非把「間接代表」也計算進去,被批評為建制派護航。[5]

對泛民主派[编辑]

梁多次指民主派實為「反對派」、「廢柴」。領匯第一次上市失敗後,梁不點名批評鄭經翰為「無良政客,利用個別不名一文的公屋居民所狙擊」。[6]

對同性戀立場[编辑]

梁曾公開指「同性戀的道路是悲慘的、陰暗的」,又指歌手張國榮「如果他沒有陷入同性戀的泥潭,他會活得更開懷、更快樂,他的歌唱成就會更高」,但文章又提不出任何理據,受到極大爭議。[7]

梁指2004年美國總統選舉中,美國民主黨候選人克里落敗是因為他支持同性戀婚姻,更說「克里敗就敗在支持同性戀婚姻一點,其餘的均不足以決定成敗」 [8],然而事實上克里在大選期間並無明確提及在同性戀方面的立場,而支持同性戀權益一直是民主黨的政治立場。梁立人反對同性戀,其理據在於維持社會道德,及反對政府以公帑來鼓吹同性戀為重點。 [9]

反對不和基本法的所谓司法獨立[编辑]

梁曾公開撰文反對所谓民主派提出的司法獨立,理據是「萬一他的個人取向有所偏差,整個社會就得承受嚴重後果」,实际从港英时期开始香港司法制度从未独立。

参考资料[编辑]

評論文章[编辑]

新聞組內文章存檔[编辑]

注释[编辑]

  1. ^ 大眾文存. 电脑专家——“包青天”. 
  2. ^ [1]
  3. ^ [2]
  4. ^ 香港文汇报梁立人专栏“顶天立地”:愛國就要支持共產黨
  5. ^ http://www.inmediahk.net/public/article?item_id=89762&group_id=29
  6. ^ http://www.inmediahk.net/public/article?item_id=7060&group_id=29
  7. ^ http://www.inmediahk.net/public/article?item_id=33155&group_id=29
  8. ^ http://www.inmediahk.net/public/article?item_id=2244&group_id=26
  9. ^ http://www.inmediahk.net/node/32330

参考资料[编辑]

參看[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