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儒門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楊儒門
Yang ru men.jpg
艺人
羅馬拼音 Yang Ru Men

楊儒門(1978年12月24日),台灣農家子弟彰化縣二林鎮人,2003年到2004年間,在台北放置17次爆裂物,因在放置爆裂物時,多在爆裂物上放置「反對進口稻米」、「政府要照顧人民」等字條要求政府重視台灣開放稻米進口(因為台灣已經在2002年1月1日加入WTO)之後的農民生計問題,因此警方以及媒體多稱呼為「白米炸彈客」或「稻米炸彈客」,此為「白米炸彈案」。楊儒門在2004年11月26日被逮捕,之後又有媒體稱呼為是「白米炸彈犯」。2007年6月21日,楊儒門獲得特赦

人物簡史[编辑]

楊儒門家中務農,曾在彰化縣秀水高工就讀電機科,但念到二年級時以志趣不合為由申請休學,在校期間課業表現平平,平常話不多,但和同學間的相處不錯。父母離婚後,楊儒門隨父親楊萬福在2002年遷至基隆市,轉行賣。楊儒門在家中排行第二,2000年12月從中華民國陸軍101兩棲偵察營(海龍蛙兵)退伍後便在家中協同經營祖業,並且在2002年之後以販雞營生;2003年8月開始,楊儒門每個月捐款給台灣世界展望會來資助貧童。2003年11月23日,楊儒門放置了第一枚貼有「炸彈勿按」字條的爆裂物,並附有「反對進口稻米」、「政府要照顧人民」等字條。2004年11月26日,楊儒門被逮捕時,台灣媒體在報導中多以為,楊儒門之所以具備有製作爆裂物的技能,就是在特種部隊服役時所習得。

2005年1月24日,台灣台北地方法院檢察署(台北地檢署)依恐嚇、非法製造炸彈等罪名將楊儒門起訴。檢方表示,楊儒門犯案所用專業技能,是利用服役期間向一名受過爆破訓練的情治人員學習所得知識,之後結合其透過網路、電視、書籍自行鑽研所知悉的警方辦案與採證技巧,加上作案前反覆、細心地勘驗、評估現場與周邊環境,才能連續作案17件,均未被警方緝獲。[1]

2005年10月19日,台灣台北地方法院(台北地院)依據《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判處楊儒門有期徒刑7年6個月,併科罰金新台幣10萬元(台北地院94年重訴字第3號判決[2])。楊儒門的辯護律師丁榮聰說,楊儒門早預料到結果,但與預期5年有期徒刑落差太大,「雖然他(楊儒門)神情鎮定,仍感到失望。」[3]楊儒門先是表示不會上訴,後又改口表示對判決結果無法接受,故決定上訴。台灣高等法院(台灣高院)二審,改判有期徒刑5年10個月,併科罰金新台幣10萬元(台灣高院94年矚上訴字第7號判決[4])。

2005年11月21日,楊儒門在台北看守所擬定書面聲明〈我的決心─楊儒門獄中絕食抗議聲明〉,表態將絕食抗議WTO第六次部長級會議[5]

2005年12月13日10時整至同月19日10時整,楊儒門在台北看守所展開連續絕食144小時,以抗議WTO第六次部長級會議;聲援楊儒門聯盟則於同月13日於立法院中興大樓召開記者會聲援楊儒門[6]國立清華大學中國文學系教授方聖平代楊儒門宣讀書面聲明。[7][8]楊儒門表示,台灣農民追求的是公平交易、不是自由貿易的迷思。[9]

2006年2月17日,楊儒門入獄服刑。2007年6月19日,中華民國總統陳水扁基隆市參加中華民國海軍131艦隊端午節餐會時,說楊儒門「其情可憫,並已服刑年餘,表現良好,應無再犯之虞」,宣布特赦楊儒門。2007年6月21日14時10分,陳總統在高雄簽署「華總一義字第09600080361號」令,特赦楊儒門[10];同日14時30分,法務部收到行政院函轉陳總統批准的「華總一義字第09600080361號」特赦令;同日17時20分左右,位於花蓮縣光復鄉自強外役監獄收到陳總統的特赦令,當下釋放楊儒門;但是,特赦的內容根據法務部建議,只免除剩餘刑期,仍然保留犯罪紀錄。[11]

2007年8月4日,楊儒門發表新書《白米不是炸彈》,書中集結自己在牢獄中所寫的書信和文章。在該書發表會上,楊儒門說,他不會再使用激烈的炸彈引爆問題,而是要用文字和誠意;他說,要走遍全台灣,拜訪各個農民團體,研究有機農法,為台灣農業尋找出路。他同時表態反對政治人物不斷加碼老農津貼[12]

2007年12月12日上午將近10點整,楊儒門與邱宇馨(楊儒門繼母吳湘榆與前夫所生的女兒)在基隆地方法院公證結婚;兩人互稱「妹妹」與「二哥」,但無任何血緣關係。當天晚上,楊儒門跑到立法院前,聲援樂生療養院[13]

2008年7月18日,楊儒門在台北市忠孝東路四段248巷成立248農學市集,自任248農學市集召集人[14]

2009年3月,楊儒門接受《自由時報》專訪時表示,台灣與中國簽訂ECFA時,若內容不當,將會傷害台灣農業;而且國共兩黨紀錄不佳,例如曾經聯手對台灣農民開出「購買1200噸台灣柳丁」的空頭支票惡整台灣農民[15]

2011年8月1日,楊儒門與郭鎮維等人進駐新北市瑞芳區猴硐國民小學舊校區,成立「猴硐生態教育園區」。郭鎮維表示,此為永續經營計劃,希望結合社區以及大眾之力,實踐友善環境的在地生活理念。

2011年12月17日,2012年總統大選第二場電視辯論會第二階段公民提問,楊儒門於提問時批評,三位總統候選人馬英九蔡英文宋楚瑜都未反對《土地徵收條例》修正案:「立法院通過《土地徵收條例》修正案,在場三位都沒有提出反對意見,也不願提出在條文中加入公平正義公義原則。在此表達農團對各位的『叉叉』(╳╳)[16]。」楊儒門又問三人,支不支持將總統府停車場「變成農田,種植有機無毒的農產品」;馬英九答「很有創意」、「還需要做進一步的評估」,宋楚瑜答「我覺得事實上有困難」,蔡英文未回答[16]。楊儒門在電視辯論會會後公民團體記者會說,馬英九、蔡英文與宋楚瑜都像太極拳高手,難度高的問題不答,簡單的問題也沒有正面回應;他說,下一場辯論會如沒有像看電影一樣有點心、爆米花,他就不來了[17];他又說,「叉叉」(╳╳)的意思就是他很不高興,但是礙於公開場合發言「不太好意思直接就在現場罵髒話」,他只好自動把髒話消音[18]

2012年6月19日,楊儒門接受《聯合報》訪問時直言,讓他放棄激進抗議手段的,不是入獄的經歷,而是他覺得向政府抗爭的效果不大:例如台灣進口美國牛肉問題等重大農產品開放政策,政府對外談判的代表都不是農業專家,「政府決定要犧牲某一個農產品來換貿易自由化,誰去講都沒用。」他認為,政府在開放台灣農產品市場時考量的標準是誰的產值大、利益糾葛大,「沒選票的產業常是被犧牲的對象。」他說,台灣農民爭取的是公平交易,若國外競爭者能站在同一基礎上競爭,「台灣農民沒在怕」;但他質疑,政府在準備開放農產品市場前,對於進口農產品的檢疫、原產地標示等配套機制仍漏洞百出,「台灣農民真的能和競爭者站在同一平台上較量嗎?」他說,「台灣農民好騙但難教」;教導台灣農民種出健康、有機、具競爭力的產品,才是台灣農業面對台灣加入WTO後新一輪市場開放的最大本錢[19]

2012年6月21日,楊儒門說:「台灣農業的特色與劣勢,在於小農太多。小農只會悶著頭耕種,卻不會行銷、販賣,這是台灣農業最大的致命傷。因此我建議:政府應該從提供場地、提供教育機會與篩選機制,有計畫地輔導小農成立248特色農夫市集,創造更多農民與消費者溝通、接觸的機會,才能讓台灣小農走出自己的路。……我也希望國人盡量選擇國產、當季食材,這樣一定可以減少生病機會,讓身體更健康,還可降低食物里程碳排放量;人人實際身體力行,才能真正保護環境,從根本善待台灣農民。」[20]

2013年7月18日,楊儒門與友人李建誠帶著兩桶油漆到總統府前潑漆,當場被執勤兵與警察逮捕,帶回台北市政府警察局中正第一分局介壽派出所偵訊,隨後移送台北地檢署複訊;他自稱犯罪動機是大埔事件,「我要抗議政府拆大埔」;台北地檢署檢察官複訊後,認定沒有必要羈押楊儒門及李建誠,依侮辱公署及毀損罪嫌將他們請回[21]

評價[编辑]

楊儒門被捕後,民主行動聯盟勞動人權協會聲援楊儒門聯盟等台灣社會運動團體發起「聲援楊儒門」連署運動。他們認為:楊儒門的行為並不為台灣的體制所容許,但是部分弱勢者的聲音很難被聽見;[註 1]在楊儒門被逮捕的同時,政府以及社會應該注意農業問題。並提出3點訴求:

  1. 「白米炸彈」事件不應被視為單純的刑事案件,司法機構應衡情論理,對良心犯楊儒門的刑責做適度的減免。
  2. 「白米炸彈」事件所揭示出來的農業問題,應受到執政當局的重視,並採取更積極的政策,挽救台灣的農業。
  3. 農業兼具糧食安全、國防安全、生態安全、社會安全和文化安全等五大功能。台灣進入WTO國際貿易體系,不應以農業作為犧牲品,更不能成為政府放任國外農產品席捲台灣市場的藉口。政府在對外談判時,台灣的「糧食主權」應受到合理的捍衛。農民的生計活路,不能淪為國際強權夾縫下的祭品,更不容成為野蠻市場或買辦外交的賭注。

楊儒門的祖父楊永塗認為,陳水扁政府沒有妥善照顧農民,楊儒門才會做出那樣的行為,「阿扁也要負一點責任。」[22] 第18屆金曲獎最佳客語歌手獎得獎人林生祥感謝楊儒門為台灣農業所做的犧牲與付出:「在我的心目中,楊儒門無罪。」[23]

也有部分人認為楊儒門所採取的手段過於危險、很可能造成巨大傷亡,本質上不值得讚許,也不符合良心犯的定義;對媒體在報導時將楊儒門「英雄化」感到不滿,並將這些報導視為台灣媒體爭議之一。對於國民黨立法院黨團等要求特赦,而陳水扁總統也順應要求特赦,有些人表達不滿,其中包括民進黨立委蔡啟芳。蔡啟芳批評:「不管楊的出發點是多善意,結果就是對社會造成危害。別把罪犯『英雄化』!」[24]

在此同時,根據國際特赦組織定義之良心犯為因種族、宗教、膚色、語言、性向、與信仰而入獄,但是從來沒有使用或是宣傳暴力的個人。(It refers to anyone imprisoned because of their race, religion, color, language, sexual orientation, or belief, so long as they have not used or advocated violence.) 楊儒門的行為基本上並不符合良心犯的定義。

檢察官改革協會表示,刑罰的目的在於教化;不能因為楊儒門這個案例,導致日後犯罪者都頂著「社會正義」的名義來合理化犯罪。[25]

台灣政治評論家江春男說:「崇高的目的,不能為非法的手段脫罪,何況是採用炸彈這種激烈手段。楊儒門是一位良心犯,應該早點特赦;但他的行為,恐不足為訓。」[26]

無黨團結聯盟2004年中華民國立法委員選舉候選人林明義表示,他不能認同楊儒門的行徑,但他覺得可以支持楊儒門維護農民權益的訴求,其實楊儒門才是真正的「農業之父」,希望藉以喚醒台灣農民的覺醒。[27]

當初追緝楊儒門到案的台北市政府警察局中正第一分局警員施正懋說,他當初就覺得楊儒門很聰明,本性也不壞;他認為,楊儒門只是選擇了錯誤的方式來表達意見。[13]

著作[编辑]

改編電影[编辑]

  • 2014年,導演卓立以白米炸彈案為腳本改編,拍攝電影《白米炸彈客》,由演員黃健瑋飾演楊儒門。

備註[编辑]

  1. ^ 例如,差事劇團團長鍾喬認為:「楊儒門的坐牢,是為弱勢發聲的一個重要的行動;他的坐牢和其他人不一樣,因為他是在為弱勢爭取應有的權力。」(聲援楊儒門聯盟,〈「聲援楊儒門聯盟」針對陳水扁總統特赦楊儒門談話之回應〉,2007年6月19日)

參考資料[编辑]

  1. ^ 蘇恩民 台北報導,《白米炸彈犯被起訴》,《自由時報》2005年1月25日
  2. ^ 臺北地院94年重訴字第3號判決
  3. ^ 陳朝政 整理報導,《司法棄弱勢 社運團體聲援楊儒門》,《台灣立報》2005年10月20日
  4. ^ 台灣高院94年矚上訴字第7號判決
  5. ^ 楊儒門,〈我的決心─楊儒門獄中絕食抗議聲明〉,2005年11月21日
  6. ^ 王己由、王超群 台北報導,《反WTO 楊儒門絕食 勞團赴港抗議》,《中國時報》2005年12月13日
  7. ^ 曹宇帆 台北2005年12月13日電,《楊儒門獄中絕食反WTO 學界社運界聲援》中央通訊社2005年12月13日
  8. ^ 陳朝政 台北報導,《反WTO 楊儒門獄中絕食》,《台灣立報》2005年12月14日
  9. ^ 汤惠芸,《台湾对世贸香港会议结果反应》,《美國之音中文網》2005年12月19日
  10. ^ 中華民國總統府《特赦楊儒門》,2007年6月21日
  11. ^ 台北綜合報導,《重獲自由 總統特赦楊儒門》,《公視晚間新聞》2007年6月21日
  12. ^ 林靜梅、陳柏諭 台北報導,《楊儒門出新書 籲各界關心農業》,《公視晚間新聞》2007年8月4日
  13. ^ 13.0 13.1 蔡進男、李文正、張景閎 連線報導,〈楊儒門娶妹妹 穿拖鞋公證〉《蘋果日報》(台灣)2007年12月13日
  14. ^ 248農學市集-關於我們
  15. ^ 歐祥義 專訪,〈中國有敵意 推ECFA危及農業〉,《自由時報》2009年3月9日
  16. ^ 16.0 16.1 林秉儀、王偉帆 台北報導,〈公民另類問 農團表達「XX」府前種菜〉TVBS新聞台2011年12月17日
  17. ^ 何哲欣,《公民團體諷3人「像太極拳高手」》,《蘋果日報》(台灣)2011年12月18日
  18. ^ 許儷齡、王偉帆 台北報導,〈公民提問妙 「地球防衛軍」源美國卡通〉,TVBS新聞台2011年12月18日
  19. ^ 王茂臻 台北報導,〈開放是趨勢/靠政府保護 農民不如靠自己〉,《聯合報》2012年6月20日
  20. ^ 彭宣雅 整理,〈專家獻策/楊儒門:小農團結 開出新路〉,《聯合晚報》2012年6月21日
  21. ^ 劉世怡 台北2013年7月18日電,〈抗議拆大埔 楊儒門府前潑漆〉中央通訊社2013年7月19日
  22. ^ 吳盛宏、張景閎,《祖父高興 衝回家放鞭炮》,2007年6月20日《蘋果日報》(台灣)
  23. ^ 綜合報導,〈「其情可憫」扁特赦楊儒門〉,2007年6月20日《蘋果日報》(台灣)
  24. ^ 蔡啟芳,《不當特赦,生靈塗炭!》,《蔡啟芳的部落格》,2007年6月15日。
  25. ^ 《楊儒門獲特赦 最快週末獲釋》,2007年6月20日《公視晚間新聞》
  26. ^ 江春男,《純樸的炸彈客》,《蘋果日報》(台灣)2007年6月22日《司馬觀點》專欄。
  27. ^ 陳正芬 大埤報導 ,《拚立委/反米傾銷 聲援楊儒門 林明義燒美國旗》,《東森新聞報》2004年12月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