衛生福利部樂生療養院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樂生療養院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坐标25°01′20″N 121°24′33″E / 25.022327°N 121.409257°E / 25.022327; 121.409257

樂生療養院
Lo-Sheng Sanatorium and Hospital,
Ministry of Health and Welfare
Losheng hueilong annex.jpg
{{{image}}}
全銜
衛生福利部樂生療養院
簡稱
樂生療養院、樂生院、Lo-Sheng Sanatorium
開設日期
1929年
關閉日期
院區
新院區-迴龍院區(桃園縣龜山鄉)
舊院區-療養院區(新北市新莊區)
地址
臺灣 桃園縣龜山鄉萬壽路一段50巷2號(迴龍院區)
新北市新莊區中正路794號(療養院區)
郵遞區號
24257
電話號碼
02-8200-6600
醫療劃分
機構代碼
病床數量
193名(迴龍院區,急性病症)
300名(迴龍院區,慢性病症)
專長醫療
代表人
賴慧貞 院長
管理單位
中華民國衛生福利部
http://www.lslp.mohw.gov.tw/

衛生福利部樂生療養院,民間俗稱樂生院,是台灣一座公立醫院,為中華民國衛生福利部所屬醫院之一。

樂生療養院有新舊兩院區。舊院區又稱為樂生療養院療養院區,位於台北捷運橘線迴龍站附近,省道台1甲線旁,門牌為新北市新莊區中正路794號,但實地範圍橫跨新北市新莊區雙鳳里及桃園縣龜山鄉迴龍村。新院區位於舊院區旁,行政區隸屬桃園縣龜山鄉。新院區原名為迴龍醫院,現改為樂生療養院迴龍院區,主建築為兩棟地上八層地下一層的大樓,其中一棟作為舊院區民眾使用。

樂生是台灣第一間痲瘋病院,作為慢性傳染病、癩病防治的專門機構。百年前,癩病特效藥尚未問世,加上對痲瘋病的不瞭解。早年痲瘋病被誤認為無藥可治、且高傳染病的瘟疫。所以,當初是遵循了在柏林舉行的「第一屆國際癩病會議」(The First International Leprosy Conference, Berlin, 1897)的建議,採行「強制收容,絕對隔離」政策。政府強制病患進駐樂生,幾乎就註定老死其內,院方對於院內病患懷孕的態度,也是採取強制墮胎的手段,導致墮胎失敗產下的下一代,有身心障礙的問題。院內有一碑立於1947年,為當年院長吳文龍所題「以院為家、大德曰生」,正是當時隔離政策的寫照。

院史[编辑]

日治時期[编辑]

1932年左右的樂生院全景。
1940年左右的院區配置。
樂生療養院
中華民國(臺灣)文化資產
其他名稱 台灣總督府癩病療養樂生院
官方名稱 樂生療養院
等級 歷史建築
種類 產業設施
建成年代 1930年
位置 臺灣 臺灣新北市新莊區中正路794號

1927年(日治昭和二年),台灣總督上山滿之進決議創建癩病(又稱麻瘋病、漢生病、韓森氏病))療養院。1929年(昭和四年),療養院正式開工。初期計劃容量為100人[1]

1930年4月,完成了三棟患者住宅,其餘還有本館一棟,消毒等功能一棟、浴場一棟、炊事場一棟、暫時收容處一棟,加上其他倉庫與官舍等,共完工有一千二百十餘坪。首任院長上川豐則在10月時受任。11月1日,總督府療養所的官制公布,定名樂生院,並在15日舉辦開廳式。12月22日開始收容病患,而剩餘的初期建築也在12月時陸續完成[1]

1932年4月16日,樂生學園開園。1933年4月,容量達到115人。同年12月,第一次擴建完成,新設大屯寮、七星寮、竹仔寮與平和寮。1935年4月,容量達到227人。第一號十坪住宅光山舍則在10月時完工。到了1936年,第二次擴建完成,使得容量達到327人。第三次的擴建則在1937年4月完工,容量此時達到427人。到了1938年,第四次的擴建完工再使療養院容量達到587人。1939年時,再達到700人[1]

容量與實際收容人數變化如下[2]

年份 1930 1931 1932 1933 1934 1935 1936 1937 1938 1939 1940
容量(人) 100 100 100 115 115 227 327 427 587 700 700
收容人數(以年底計) 6 103 114 118 117 223 354 443 628 680 635

療養院初期採強制隔離、禁婚之管理。地址為「臺北州新莊郡新莊街頂坡角字頂坡角145番地」。院區橫跨台北州新莊郡新莊街大字埤角及新竹州桃園郡龜山庄大字塔寮坑(今稱迴龍地區,行政區屬於新莊區龜山鄉),最初名為台灣總督府癩病療養樂生院。後來改採不禁婚政策,但須結紮。

日治時期,樂生院在今中山路一側設有鐵絲網,防止院民逃跑或是路人擅入,在今中山堂和指導所的中間設有圍牆和鐵門,是區隔醫護人員和病友的界線。根據樂生院民的描述,最初期的醫生為日本軍醫,常使用的藥物為阿斯匹靈紅藥水凡士林碘酒,包紮是用病床撕下來的舊床單,用後消毒再使用。

戰後時期[编辑]

戰後國民政府接管台灣,由於延續日治強制隔離政策,致使病患愈來愈多,陸續擴建病舍至六十多幢,有近千張病床。1945年,賴尚和代理院長。1946年,吳文龍任院長,採半開放,不禁婚,不結紮。後來治療藥物發明,患者不再需要強制隔離,樂生的病人才逐年減少。陳文資院長時期,在行政大樓第一進的崗哨設有軍人守衛,如發現有院民想跨越鐵絲網逃跑,就會警告或對空鳴槍。院民與世隔絕了數旬年,直到1954年,才撤除鐵絲網,慢慢開放讓院民回家。1956年,院民取得身分證,享有投票權。同年,台灣引進了有麻瘋病特效藥之稱的「DDS」,提供給100名院民試用,但在缺乏醫生指示下服用,有些病友服用過量,破壞紅血球,使神經痛更加劇烈。

1961年,「台灣省癩病防治規則」訂立,廢止強制隔離,改為門診治療。但因社會的誤解,對於院友購物的金錢、信件都要經過消毒水或清潔手續後才接受。1969年,病舍達61棟,收容1050名病患。1979年,日本船業鉅子、知名右翼大老笹川良一捐建「笹川紀念館」。1993年,台灣省衛生處曾計畫樂生院整建為「公共衛生中心」,因台北捷運相中此地為新莊機廠預定地而無法轉型。根據部分資料顯示,台北捷運的機廠原本預定於輔大後山,但相中樂生有鵝卵沙石的山坡地,因此才改至樂生療養院;新大樓開工,經費來自「癩病防治五年計畫」,共9億3469萬元,原計畫興建適合院民居住與活動的低層、家庭式平房,落成時是兩棟相互隔離的迴龍醫院。

至今老病患逐漸凋零,約217位院民居住於新院區。

建築[编辑]

樂生療養院舊院區仍保有日治時代的建築特色,共有六十多棟院舍,最早一批建於1929年,一般將其歸類為英國歌德式設計,此說實仍堪商榷[3],統稱為「大正建築」乃至為允當,融合了英歐的建築造制以及日本傳統之形構,外觀典雅清麗,員工宿舍也是典型的日式庭園建築,建築的用途除病友居住的處所之外,還有公炊、澡棠、行政大樓等公共空間。舊院區內風景優美,吸引了許多連續劇前來取景拍攝。

樂生療養院各舍的基本構造為三合院的構造,唯有貞德舍是連棟式的建法,因此在院友間被稱為「火車棟」(閩南語發音)。貞德舍是女性院友居住處,最多曾有38位女性院民同時居住於此,過去嚴禁男性接近和進出,違反者會被關禁閉。禁閉室就是現今的車庫,內部沒有電燈,中間有一個糞坑,也無洗澡的設施,管理員將病友關禁閉後,並不加以照顧,飲食須由其他病友送來。

怡園為監禁違反規定及精神障礙院友的建築,有鐵絲網及磚牆,外頭難以窺見。當中也曾有院友因無法承受被隔離的壓力,而產生精神方面的問題而被關入。

除了居住的各舍,樂生院院友為了信仰和精神上的寄托,合力建造了一座佛堂,這座佛堂是在1953年由金義禎病友發起,設計和建築都是由病友共同完成。在日治時期設有圖書室,國民政府來台時藏書已經遺失不少,於是有基督教會、宋美齡女士、作家謝冰瑩鍾梅音還有佛教會等,協助贈書、增建圖書館。院中主要購物的場所是「消費合作社」,和小型的菜市場,樂生療養院中大煙囟矗立的位置,則是所謂的「公炊」,是大家聚集的飯廳,但是各院友漸漸改到自己居住的舍中炊煮後,公炊停止使用。

1952年納骨塔建成,樂生院民死後也是安葬在樂生院內,每年中元節舉行普渡。

樂生院左側原有台南一~六舍、五雲舍、綠蔭舍、靜生一二舍等數十棟房舍,在2002年的捷運動工後,這些房舍被斷水斷電,院民遷至組合屋居住,這些房舍也遭到拆除。

台北捷運新莊機廠用地爭議事件[编辑]

1994年,台北市政府捷運工程局選定樂生療養院為新莊機廠預定地。2001年,樂生療養院行文台北縣政府,希望鑑定樂生療養院歷史價值。2002年3月18日,捷運工程局以有償撥用之方式,自行政院衛生署樂生療養院取得其中0294-00212地號之土地[4]。2003年,捷運工程第一波拆除。

2004年2月,「青年樂生聯盟」成立。2005年3月19日,「樂生保留自救會」成立。11月18日,樂生保留自救會法案組成立;聲援者組織漢生人權立法推動聯盟;開始在立法院推動「台灣漢生人權保障條例草案」立法運動。11月21日,院民與樂生青年聯盟於總統府前靜坐抗議。12月9日,樂生保留自救會、漢生人權立法聯盟草擬《台灣漢生病友人權保障條例草案》,獲得台聯、國民黨、親民黨三黨團支持提案,正式送進立法院程序委員會

12月13日,行政院文建會依《文化資產保存法》將樂生療養院舊院址指定為「暫定古蹟」,效期六個月。12月16日,台聯、國民黨、親民黨聯合提案「台灣漢生病友人權保障條例」:在立法院正式通過進入朝野協商逕付二讀程序。

12月25日,大樹下行動小組全力協助,樂生保留自救會、青年樂生聯盟、黑手那卡西工人樂隊聯合發行〈被遺忘的國寶:樂生黑手那卡西〉專輯。IDEA-Japan森元理事長帶早稻田大學學生來台,會議鼓勵籌設IDEA-Taiwan籌備辦公室。

2006年1月9日,樂生保留自救會、漢生人權立法聯盟前往台北市政府,向馬英九市長陳情說明捷運局樂生院內「砂石弊案」;馬市長派捷運局北工處吳沛軫處長、方壯厲副處長帶數十名警察攔截,不准進入。1月10日,親民黨立委林惠官首次召集漢生條例草案協商,捷運局運作流會。

4月3日,樂生保留自救會與漢生人權立法推動聯盟召開記者會公佈〈戰後六十年:台灣漢生病友人權受侵害調查初步報告〉,公視新聞中國時報等媒體大篇幅報導。4月4日,樂生院民正式向總統府遞送〈戰後六十年,台灣漢生病友人權受侵害〉『國賠請求書』,中國時報等媒體大篇幅報導。同日,樂生院民正式向台北市長馬英九遞送〈一百號、台南捨、五雲捨等舊院,強制拆遷迫害居住權事件〉『國賠請求書』。

4月7日,親民黨團第二次召集協商,台北縣長前日至立院拜會召集人,隔天會議流會。4月22日,「樂生共和國」成立。

4月28日,親民黨團第三次召集協商。立委賴幸媛尹伶瑛高金素梅提國定古蹟。立委管碧玲表示:「樂生院如同荷蘭奧許維茲猶太人集中營」,無庸置疑具古蹟價值。立委蔡家福與捷運局全力杯葛。法案協商破裂,沒有進展。

4月底,台北縣、台北市政府完成協商,決議保留現址41%方案,並於5月報行政院同意備查。5月,立法院法制局對行政院版〈漢生病病人補償條例草案評估報告〉分析確立國家對隔離政策1999年以前無正式法源,屬於應予國家賠償責任,而非補償;人權全面保障非僅金錢賠償,給予法案明確定位。

6月11日,即樂生院暫定古蹟失效前一日,聲援者800人到文建會抗議,必以六步一跪呼籲各界正視保存問題。8月,文建會召集捷運局、專家學者,委託欣陸工程顧問公司研擬方案討論「樂生保存方案」。

2007年2月,行政院文建會委託欣陸工程顧問公司規劃保留現存院區的替代方案,其中一案為保存現址90%面積。經台北市政府捷運工程局審議後認為不可行否決此案,採用原有方案保留現址41%,於3月2日函覆行政院。

3月8日,青年樂生聯盟成員、學生與院民至行政院長蘇貞昌官邸前靜坐抗議,要求行政院出面暫緩台北縣政府的拆遷行動,並重審文建會替代案。警方依違反《集會遊行法》強制驅離。

3月11日,樂生院民和聲援的群眾在行政院長蘇貞昌官邸以「六步一跪」的方式繞行,企求行政院公開審議90%樂生保留方案。聲援的群眾和學生有150人左右被警方包圍,以警備車帶離至內湖山區。蘇貞昌回應此事:「這不關行政院的事,你們找錯人了。」

3月16日,台北縣長周錫瑋派員張貼強制拆遷公告,勒令院方與現址院民在4月16日前自行遷離,逾期將強制執行。3月19日,支持樂生的網路使用者認為主流電子與平面媒體對保留樂生議題刻意忽視,不報導爭議內容與可行的替代方案,透過網路社會分享書籤網站HEMiDEMi,四百多名部落格作者與網友在一天內集資新台幣二十萬元,在台灣蘋果日報上刊登半版廣告,要求暫緩迫遷,公開審議文建會所提方案。

4月15日,樂生保留自救會等上百個台灣民間組織共同發起415保留樂生大遊行。4月16日,三立新聞台新聞節目《2300新聞多異點》播報415大遊行相關報導時暗示,「學校教師強制動員學生參加」415大遊行,而且415大遊行「參與者清一色都是大眾傳播科系學生」。4月18日,約20名傳播科系學生所組成的「樂生傳播青年」到三立電視總部抗議三立新聞台偏頗報導415大遊行,三立電視未派人出面接受抗議書。5月22日,三立新聞台網站發布道歉啟事。

5月20日,IDEA Taiwan(國際愛地芽協會台灣分會)舉辦成立首屆會員大會,理監事會由樂生院漢生病友及家屬組成,正式成為國際組織一員。

5月30日,相關單位招開工程會議,再次討論保留空間與其他方案。會中捷運局提出續住六棟的提案,樂生保留自救會無法接受、於會場提出抗議並離席表示反對。當日結論仍為續住六棟。

7月30日,舉辦第一屆樂生兒童語言才藝營,為期兩週,旨在彌補南新莊地區嚴重失衡的教育資源。8月,IDEA Taiwan(國際愛地芽協會台灣分會)理監事及秘書處與志工發起樂生博物館手創行動小組,籌設「樂生博物館」,並帶領志工尋寶活動,找尋漢生病文物,史料、及相關人權受害調查史料。

9月12日,捷運局正式依日前提出之保留方案動工,早上八點以約兩百名之優勢警力驅離在場堅持「爭議未決、立即停工」之保護樂生團體。9月13日,青年樂生聯盟按鈴控告工程會主委吳澤成等人在樂生院保存方案中涉嫌圖利廠商。

10月,IDEA Taiwan「國際愛地芽協會台灣分會」獲日本真宗大谷派邀請一起前往韓國小鹿島探視漢生病友,觀摩漢生病史料館、康復村。12月12日,漢生人權立法聯盟、IDEA Taiwan、樂生博物館手創行動小組發起漢生隔離七十期週年,白天「樂生博物館」正式開幕,晚上舉辦「星火燎原晚會」呼籲完成人權保障法三讀。

12月20日,「台灣漢生病友人權保障條例」台聯、親民黨、無黨聯盟等黨團未完成協商條文,法案三讀闖關失敗,二年推案成果歸零。

2008年1月27日、2月4日,WHO、ILA、ILEP、NIPPON FUNDATION、IDEA、聯合舉辦「第十七屆世界漢生大會」,IDEA Taiwan受邀前往印度報告「樂生院抵抗被終結之運動經驗」,獲全球關注樂生院保存與人權。

6月4日,IDEA Taiwan、青年樂生聯盟、樂生保留自救會前往總統府,轉送聯合國社會與經濟理事會認定之漢生病特別諮詢機構(IDEA)與反迫遷組織(CHORE)發出國際新聞稿—嚴正警告總統馬英九正視「若拆除樂生院,就是違背國際人權」聲明。國內團體並前往立法院要求—盡速完成漢生人權保障條例三讀。

6月4日,青年樂生聯盟、樂生保留自救會前往馬英九總統官邸陳情,漢生人權立法聯盟、IDEA Taiwan陪同參加,呼籲:一、立即指定古蹟,二、立即捷運分段通車,三、立即通過漢生人權法案。6月5日,IDEA Taiwan開始著手籌備全球漢生病世界遺產登錄推動小組,並於是日邀請世界文化遺產審查委員西村幸夫協助推動。

7月18日,立法院三讀通過《漢生人權保障及補償條例》,為繼二二八白色恐怖補償條例後,立法院所通過的第三部人權法案。法案重點:政府承認過往對漢生病患的忽視與傷害,公開道歉並制定補償辦法。

11月18日,由許伯鑫導演的紀錄片《變調人生》,記錄下樂生院民面對社會與政府時的無奈心情。本片於時報文教基金會所舉辦的「映像公與義紀錄片影展」中放映。[5]

11月25日,台北縣政府至樂生療養院張貼拆除公告,對保留區範圍內非續住區的房舍,限2008年12月1日前自行搬遷。此後青年樂生聯盟等團體的青年學生與樂生保留自救會,連日來至行政院、總統府、衛生署陳情,要求停拆樂生。他們提出四大訴求:即依法指定古蹟前不得動工;院區全數供院民安全居住;保留區內不得架設圍籬;先搭建對外便橋再施工。[6](需要訂閱才能查看)

11月27日,野草莓學運的學生們,至行政院前加入抗爭樂生拆除行動的行列。12月3日早上七點半開始,捷運工程人員在警方陪同下,強制進入療養院內,驅離現場青年樂生聯盟與樂生保留自救會成員,並展開圍籬架設,為拆除工作做準備。于歸劃區內的院民,被隔離至他棟院舍。

12月9日,馬英九總統出席台灣民主基金會所舉辦的「亞洲民主人權獎」頒獎典禮,於頒獎典禮上遭反對樂生搬遷拆除的學生舉牌抗議政府迫害人權。

12月12日,面對青年樂生聯盟對保存樂生院區的訴求,文建會表示已盡最大努力,試圖保有90%舊院區。12月24日,專業都市改革組織與樂生自救會等單位,於12月23日按鈴控告台北市政府捷運局、北縣文化局,針對樂生療養院十棟建築物提出假處分。他們要求台北縣政府,在樂生療養院異地重組工程通過環境影響評估之前,不得進行樂生院拆遷重組工程,並停止興建新莊機廠。[7](需要訂閱才能查看)

12月29日:樂生問題延宕多年,政府與樂生院民間,仍未取得皆大歡喜的共識。野草莓學運轉為地下化,樂生院區遭強制拆除,關心樂生問題的學生再次找上文建會申請將樂生暫定為古蹟。[8](需要訂閱才能查看)

2009年3月3日至8日,IDEA TAIWAN在台舉辦首屆「全球漢生病聚落聯合申遺暨老者安養」國際工作坊。來台參與者有IDEA紐約總會代表,夏威夷,挪威,日本,韓國、馬來西亞、關島等國代表。世遺專家西村西夫及與會各國皆同意樂生院與全球漢生病院遺址具有高度指定世界文化遺產的可能性。大會會後各國並決議將盡快向聯合國共同提報「全球漢生病聚落聯合申遺」。

2010年9月,樂生愛地芽分會國際協調員賴澤君獲得外交部甄選,前往美國總會實習,獲得IDEA總會推薦以NGO代表身分參加第65屆聯合國大會。共商討後續跨國申遺工作後續推展事宜。

2011年11月30日,樂生院民代表李添培會長,愛地芽台灣分會國際協調員賴澤君秘書長獲得韓國衛生部邀請前往韓國首爾參加『漢生病世界論壇』並應邀演講。李添培報告樂生院保存及人權運動。賴澤君代表紐約總會前往報告漢生病世界遺產發起願景。會後WHO官員並當面肯定賴秘書長推動全球漢生病世界遺產工作。

2011年12月21日,長期的人權紀錄工作者、《我們甚至失去了黃昏》的部落格主胡慕情(chyng)在文章〈樂生暖暖〉[9]Template:Unreliable source?的回復中表示:「當你也沒有想要去尊重樂生院民的人權的時候,你的通車人權又有什麼必要要被尊重?」

2012年5月,樂生院民李張雲明,張月銀,以及秘書賴澤君,林秀芃等人前往美國紐約Seneka Falls(美國女權運動發源地)參加愛地芽『漢生病跨國世界遺產國際會議』。與美國、加拿大、巴西、南非、哥倫比亞、日本、台灣等國發表推動宣言。

戰前院民告日本政府案[编辑]

2005年10月25日,樂生療養院戰前院民告日本政府應依隔離違憲『漢生病補償法』支給補償,東京地方裁判所裁定勝訴。宗田昌人向IDEA-Japan森元理事長詢問IDEA-Taiwan分會可能性,獲允諾協助成立。11月7日,樂生保留自救會發起「呼籲台灣立法委員連署反對日本政府上訴行動」,獲得立委87人連署支持。

2006年1月31日至2月3日,日本眾議院投票支持修法,結束上訴,全面補償台灣樂生院及韓國小鹿島戰前漢生病被隔離患者。

院景[编辑]

參見[编辑]

参考资料[编辑]

  1. ^ 1.0 1.1 1.2 臺灣總督府癩療養所樂生院 (编). 臺灣總督府癩療養所樂生院 昭和十四年年報. 1940. 
  2. ^ 臺灣總督府癩療養所樂生院 (编). 臺灣總督府癩療養所樂生院 昭和十五年年報. 1941. 
  3. ^ 當時日本建築時當歐化及折衷實驗之風,雖然受英國哥德式建築師Josiah Conder影響至為深遠,但於諸多形制仍與英國歌德式有諸多出入之處,忝以樂生療養院王字形大樓為例,英國哥德普遍可見的山花牆被日本建築師取消掉了,屋頂以日本傳統魚鱗黑瓦覆蓋的寄棟造取代之,四心圓的拱窗與拉長的屋身雖有相似之處,可未見拱門的尖拱端(英國歌德式有保留短且緩的尖拱端,例見英國晚期哥德式建築:劍橋大學國王學院禮堂 "King's College Chapel"),撐栱與雀替處則仍是日本民間慣常之作。 即便如此仍不失樂生療養院在台灣建築史的價值,它同時保留了日本的民間傳統與該國西化時期所習得的英國建築思潮,彌足珍貴可見一斑。是故樂生療養院內的建築分類為「大正歷史建築」應較無疑義。
  4. ^ [1]
  5. ^ 中時娛樂報:情與義影展系列8《變調人生》 樂生院民抹不掉的記憶
  6. ^ 聯合新聞網[失效連結]
  7. ^ 聯合新聞網[失效連結]
  8. ^ 聯合新聞網[失效連結]
  9. ^ 我們甚至失去了黃昏. 樂生暖暖. Gaea-choas.blogspot.com. 2011-12-20 [2014-08-06].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