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阳修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歐陽脩
北宋政治家、文学家、史学家
欧阳修
歐陽脩·晩笑堂竹荘畫傳
國家 北宋
歐陽
永叔
醉翁
六一居士
族裔 汉族
出生 宋真宗景德四年(1007年)
绵州(今四川省绵阳市)
逝世 宋神宗熙宁五年闰七月二十三日
1072年9月22日 (65歲)
諡號 文忠
著作
新唐書
新五代史

歐陽脩[1](1007年-1072年),字永叔,號醉翁[2]六一居士文忠北宋吉州廬陵(今屬江西省永豐縣)人,北宋儒學家、作家官員,曾繼包拯接任開封府尹,為唐宋八大家之一。

生平[编辑]

欧阳修在其父欧阳观時任绵州推官时出生于绵州(今四川省绵阳市),四歲喪父,由其母鄭氏教養。為人勤學聰穎,家貧買不起文具,便「以畫地」。天聖八年(1030年)中進士,官館閣校勘,景佑三年(1036年),因直言論事貶知夷陵。鄭氏言笑自若,鼓勵她的兒子說:“汝家故貧賤也,吾處之有素矣!汝能安之,吾亦安矣!”十月二十六日抵達夷陵。慶曆中任諫官,支持范仲淹,曾致書高若訥《與高司諫書》,責其不諫,要求在政治上有所改良,被誣貶知饒州。官至翰林學士、樞密副使、參知政事。

王安石推行新法時,對青苗法有所批評[3]。歐陽脩個性固執,不懂變通,韓琦曾與歐陽修、曾公亮同在兩府[4]俞文豹的《吹劍四錄》記載宋英宗以為歐陽脩性真,“ 公(韓琦)謂歐公性偏” 。富弼說他 “忘仁宗,累主上[5]

晚年隱居潁州,自號六一居士。六一乃指珍藏的書本一萬卷,三代以來的金石遺文共一千卷,琴一張、棋一局、酒一壺與自己一老翁。他在自己寫的《六一居士傳》中,解釋六一的由來,他說:「吾家藏書一萬卷,集錄三代以來金石遺文一千卷,有琴一張,有棋一局,而常置酒一壺,以吾一老翁,老於此五物之間,是豈不為六一乎?」

歐陽脩身體不好,先是染上肺結核病,晚年又患有糖尿病,「苦於目疾二十年」,在《蔡州再乞致仕第一表》形容自身身體狀況:「臣年日加老,病益交攻。新春以來,舊苦增劇,中痟渴涸,注若漏巵;弱脛零丁,兀如槁木。加以睛瞳氣暈,幾廢視瞻,心識耗昏,動多健忘。」[6]

歐陽脩加深了“重文輕武”的政策,上书宋仁宗:“武臣掌國機密而得軍情,豈是國家之利!慾乞罷青樞務,任以一州,既以保全之,亦為國家消未萌之患。”[7]

據日本九州大學教授東英壽說,歐陽修的96封書信,收錄於奈良縣的天理大學附屬圖書館館藏《歐陽文忠公集》內,是13世紀鎌倉幕府所設金澤文庫從中國採購,但未被編入明代定本全集。書信多為歐陽修寫給北宋政治家王安石等友人的境遇之談、感謝函等[8]

文學[编辑]

主張[编辑]

主張文章應「明道」、「致用」,對宋初以來靡麗、險怪的西崑文風表示不滿[9],並積極培養後進,是北宋古文運動領袖散文說理暢達,抒情委婉。其散文代表作有灑脫玲瓏的《醉翁亭記》、《秋聲賦》。

詩詞[编辑]

詩風與其散文近似,語言流暢自然。其詞婉麗,承襲南唐餘風。歐陽修現存詞二百多首,有四分之三是表現男歡女愛、離別相思、歌舞宴樂之類的豔詞[10]

古文運動[编辑]

歐陽修承前啟後,宋代古文運動由他一手形成。在理論上歐陽修跟韓愈一樣,認為道重於文,甚至否定文的獨立價值,對宋代文學理論影響很大。他成功地改革了唐宋五代以來的內容空洞、風格浮艷艱澀的文風,能轉移風俗,確立重道重文的觀念,在改革文學方面達到較韓、柳時代更普遍和透徹的成就。

歐陽修在作品上並表現了優秀的成就,唐宋八大家的散文系統由此建立。他開創了古文平易流暢的風格,後世不少古文家承繼和發展這種風格,形成古文的陰柔派。

史學[编辑]

曾與宋祁合修《新唐書》,並獨撰《新五代史》,但史料價值不高,劉攽曾說:“如此,亦是第二等文字耳。”《宋稗類鈔》有“好個歐九,極有文章,可惜不甚讀書”之語。又喜收集金石文字[11],編為《集古錄》,“汤盘孔鼎岐阳之鼓,岱山邹峄会稽之刻石,与夫汉魏以来圣贤桓碑彝器铭诗序记,下至古文籀篆分隶诸家之书,皆三代以来至宝怪事伟丽工妙可喜之物”,對宋代金石學頗有影響。有《歐陽文忠集》。

〈集古錄跋〉,1064年。今收藏於臺灣國立故宮博物院

軼事[编辑]

歐陽修曾被指控和外甥女張氏亂倫[12]。早年張氏原本嫁歐陽修的遠房侄子歐陽晟。外甥女與家僕陳諫私通,被人發現送開封府右軍巡院審理。在官府裡外甥女竟又向知府楊日嚴揭發歐陽修和她通姦。錢世昭《錢氏私志》稱:“歐(陽修)後為人言其盜甥,《表》雲:喪厥夫而無托,攜孤女以來歸。張氏此時年方七歲,內翰伯見而笑雲:‘七歲正是學簸錢(「簸錢」是當時小女生玩的遊戲)時也。’歐陽詞雲:‘江南柳,葉小未成陰,人為絲輕那忍折,鶯憐枝嫩不勝吟,留取待春深。十四五閑抱琵琶,堂上簸錢堂下走。’恁時相見已留心,何況到如今?”“盜甥”的軼聞齣於《錢氏私誌》,而多認為,此因錢氏與歐陽脩有私怨,兼當時政局所搆,為人誹謗;歐陽之詞實為穿鑿附會之言。

歐陽還被指控與兒媳婦吳春燕亂倫被御史蔣之奇上書彈劾。但其彈劾被指“無以對,俱坐謫官”,該傳聞被定誣衊。[13]司馬光涑水紀聞》記載:“士大夫以濮議不正,咸疾歐陽修,有謗其私從子婦者。御史中丞彭思永、殿中侍御史蔣之奇,承流言劾奏之。之奇仍伏於上前,不肯起。詔二人具語所從來,皆無以對,俱坐謫官。先是之奇盛稱濮議之是以媚修,由是薦為御史,既而攻修,修尋亦外遷。其上謝表曰:‘未乾薦禰之墨,已彎射羿之弓。’”

邢居實拊掌錄》記載歐陽修喝酒時與人行酒令,規定每人各作兩句詩。有人說:「持刀哄寡婦,下海劫人船」,另一人說:「月黑殺人夜,風高放火天」,歐陽修說:「酒黏衫袖重,花壓帽簷偏。」意思是酒喝到這種程度,還有什麼事情做不出來呢?[14]

家庭[编辑]

歐陽脩一生三娶。第一位胥夫人,是恩師胥偃的女兒,早年胥偃看了歐陽修的駢文,讚不絕口,說:“子當有名於世!”胥夫人生下一子,因病亡。後五年,其所生子亦卒[15]

二十八歲繼娶集賢院學士、諫議大夫楊大雅之女,楊氏十分漂亮,但十八歲就去世了。第三任夫人薛氏,是資政殿學士、戶部侍郎薛奎第四女。[16]育有四子,歐陽發、歐陽奕、歐陽奜、歐陽辯,皆薛夫人所生。

注釋[编辑]

  1. ^ 古字亦作“歐陽脩”。
  2. ^ 馬永卿《懶真子》卷第二記載:“公生於景德之四年,至慶曆五年坐言者論張氏事,責知滁州,時方年三十九矣。未及強仕之年,已有醉翁之號,其意深矣。”
  3. ^ 脫脫《宋史·歐陽脩傳》記載:“修以風節自持,既數被污蔑,年六十,即連乞謝事,帝輒優詔弗許。及守青州,又以請止散青苗錢,為安石所詆,故求歸愈切。熙甯四年,以太子少師致仕。”
  4. ^ 強至《韓忠獻公遺事》記載:公謂歐陽與曾同在兩“府,歐性素褊,曾則齷齪,每議事,至厲聲相攻,不可解。公一切不問,俟其氣定,徐以一言可否之 ,二公 皆伏 。故歐陽脩最服韓公 “
  5. ^ 邵伯溫《邵氏聞見錄》
  6. ^ 《歐陽脩全集·表奏書啟四六集》卷5〈蔡州再乞致仕第一表〉
  7. ^ 续资治通鉴·卷第五十六
  8. ^ 北宋文豪歐陽修書信 在日本發現
  9. ^ 李焘《续资治通鉴长编》:“及试榜出,时之所推誉皆不在选。嚣薄之士候修晨朝,群聚诋斥之,至街司逻吏不能止。或为祭欧阳修文,投其家,卒不能求其主名置于法。然文体自是亦少变。”
  10. ^ 蔡僚《西清诗话》云:“欧阳词之浅近者,谓是刘焊伪作。”宋翔鳳《樂府餘論》曰:“然緣情綺靡之作,必欲附會穢事,則凡在詞人,皆無全行,正不必為歐公辯也。”
  11. ^ 王明清《〈挥麈录〉馀话》说:“本朝自欧阳子(修)、刘原父(敞)始辑三代鼎彝,张而明之。”王辟之《渑水燕谈录》言欧阳修“独好古石刻”。
  12. ^ 王銍《默記》卷下記載:“會公甥張氏,妹婿龜正之女,非歐生也,幼孤,鞠育於家,嫁侄晟。晟自虔州司戶罷,以替名僕陳諫同行,而張與諫通。事發,鞠於開封府右軍巡院。張懼罪,且圖自解免,其語皆引公未嫁時事,詞多醜異。”;另外,蔣一夔《堯山堂外紀》,曾敏行《獨醒雜誌》卷八,馬永卿《懶真子》卷第二皆有類似記載。
  13. ^ 高晦叟《珍席放談》雲:“熙甯初歐陽公在政府,言官誣其私子婦吳氏,惟沖卿以己女嘗辨于文疏,餘無一言為明其誣衊。”
  14. ^ 《拊掌錄》記載:“歐陽公與人行令,各作詩二句,須犯徒以上罪。一雲持刀哄寡婦,下海劫人船;一雲月黑殺人夜,風高放火天。至歐雲:‘酒黏衫袖重,花壓帽檐偏。’或問之,答雲:‘當此時徒以上罪亦做了。’”
  15. ^ 歐陽脩:《胥氏夫人墓誌銘》
  16. ^ 菽園雜記》卷三

參考書目[编辑]

  • 葉夢得《石林燕語》
  • 宋僧文瑩《湘山野錄》卷上
  • 況周頤《蕙風詞話》卷四《望江南詞誣歐公》
  • 宋史·欧阳修

研究書目[编辑]

  • 劉子健:《歐陽修的治學與從政》(香港:新亞研究所,1963)。
  • 東英壽著,王振宇等譯:《復古與創新——歐陽修散文與古文復興》(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05)。

外部链接[编辑]

唐宋八大家
韩愈 | 柳宗元 | 欧阳修 | 苏洵 | 苏轼 | 苏辙 | 曾巩 | 王安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