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庫全書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欽定四庫全書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四庫全書內的《莊子

四庫全書》是中國歷史上規模最大的一套叢書[1]。清乾隆三十八年(1773年)開始編纂,歷時9年成書。共收書3503種,79337卷(據文溯閣本79897卷[2]),36304册,近230萬頁,约8億字[3][4]。整套書收録了從先秦到清乾隆前一部分古籍(一部分被列為禁書),涵蓋了古代中國幾乎所有學術領域。編撰四庫全書,收書3503種,同時禁、毁图书3100多种。

整套書分為經、史、子、集四部,44類,其中也包括了《論語》、《大學》、《孟子》、《中庸》、《周易》、《周禮》、《禮記》、《詩經》、《孝經》、《尚書》、《春秋》、《爾雅》、《説文解字》、《史記》、《資治通鑑》、《孫子兵法》、《國語》、《水經注》、《戰國策》、《本草綱目》、《茶經》等其他經典著作,還有日本朝鮮越南印度以及歐洲人的一些著作,為後代學者研究中國古代文化提供了較完善的文獻資料。

《四庫全書》的編纂[编辑]

乾隆三十八年(1773年)二月朝廷設立了“四庫全書館[5][6],負責《四庫全書》的編纂,由乾隆皇帝的第六子永瑢負責[7],任命内阁大学士于敏中為總裁,大學士以及六部尚書、侍郎為副總裁,[8][9]召著名學者紀昀為總纂官開始編纂這套卷帙浩繁的叢書。[5][10]陸錫熊孫士毅戴震周永年邵晋涵等其他學者也參與了編纂。[11]曾參與編撰并正式列名的文人學者達到三千六百多人,而抄寫人員也有三千八百人。

《四庫全書》收錄了當時在全國各地徵收的流通圖書、清内廷收藏的圖書以及《永樂大典》中輯出來的珍本善本。徵收準則以闡明性學治法、考核典章、九流百家之言為優先,族譜尺牘、屏障、壽言、唱酬詩文等等則不在考慮之列。[12]據統計,光是徵收得的圖書就達13501種,献书最多的鲍士恭范懋柱汪启叔马裕四家赐以内府所印《古今图书集成》一部。當時乾隆還規定,凡從坊肆來的,應該付給一定的費用;若是家藏圖書,則裝裱印刷;如未曾刊刻,則抄本存留。[12]

這些書籍分為“著錄”、“存目”與「禁燬」三類處理:符合部分條件的,被列為「存目」,只存書名,不收其書。「抵觸本朝」之書一概「禁燬」。符合收錄條件的「著錄」,著錄書則經過整理、校勘、考證後,按特定格式重新抄寫存入,謄寫完成後,還要與原本反覆校勘,最後收錄的圖書有三千四百六十一種。而存目書有著錄書的兩倍的數量也是因為乾隆想實現觀成的願望才棄多取少。[13]

《四庫全書》為了美觀與便于識別,采用分色裝幀,經部綠色,史部紅色,子部月白色(或淺藍色),集部灰黑色。四部顔色的確定,依春夏秋冬四季而定。[14]四庫全書總目》因為是全書綱領,采用代表中央的黄色。[6]

乾隆四十九年(1784年)四套書陸續完成,全書共抄7部,分別貯于北京紫禁城皇宫文淵閣、京郊圓明園文源閣、奉天故宫(今瀋陽文溯閣承德避暑山莊文津閣,合稱“内廷四閣”(或稱“北四閣”)。又在鎮江金山寺文宗閣揚州大觀堂文匯閣杭州西湖行宫孤山聖因寺文瀾閣,即“江浙三閣”(或稱“南三閣”),各藏抄本一部。副本存于京師翰林院。其中文淵閣本最早完成,校勘更精、字體也更工整。[5][15]

乾隆五十二年(1787年)乾隆皇帝抽查《四庫全書》時發現一些書有詆毁清朝的字句,因此下令重檢《四庫全書》,并最終删除《諸史同異錄》等11部。[5]但這11部書雖然從《四庫全書》中删除,但是依然存在宫中,没有銷毁,這11部書中的9部還流傳到今天。

嘉慶八年(1803年)由紀昀主持《四庫全書》最後一部分官修書籍的補遺工作,進一步完善《四庫全書》。

删改古籍[编辑]

編纂《四庫全書》時,清廷為維護統治,大量查禁明清兩朝有所谓違礙字句的古籍,見四庫禁書,据统计,在长达10余年的修书过程中,禁毁图书3100多种(另一种说法为2855种)、15万部以上。并且大量篡改古籍。如岳飛的《滿江紅》名句“壯志饑餐胡虜肉,笑談渴飲匈奴血”,“胡虜”和“匈奴”在清代是犯忌的,於是《四庫》館臣把它改為“壯志饑餐飛食肉,笑談欲灑盈腔血”。張孝祥的名作《六州歌頭·長淮望斷》描寫孔子家鄉被金人佔領“洙泗上,弦歌地,亦膻腥”,其中“膻腥”犯忌,改作“凋零”。

鲁迅曾经说过:“现在不说别的,单看雍正乾隆两朝的对于中国人著作的手段,就足够令人惊心动魄。全毁,抽毁,剜去之类也且不说,最阴险的是删改了古书的内容。乾隆朝的纂修《四库全书》,是许多人颂为一代之盛业的,但他们却不但捣乱了古书的格式,还修改了古人的文章;不但藏之内廷,还颁之文风较盛之处,使天下士子阅读,永不会觉得我们中国的作者里面,也曾经有过很有些骨气的人。” [16]

古籍輯佚[编辑]

清朝在編纂《四庫全書》時亦救亡了不少大量早已失傳的中國古籍,梁啟超對此評論道:「此二百餘年間總可命為中國之『文藝復興時代』,特其興也,漸而非頓耳……吾輩尤有一事當感謝清儒者,曰輯佚。書籍經久必漸散亡,取各史藝文、經籍等志校其存佚易見也。膚蕪之作,存亡固無足輕重;名著失墜,則國民之遺產損焉。乾隆中修《四庫全書》,其書之采自《永樂大典》者以百計,實開輯佚之先聲。此後茲業日昌,自周秦諸子,漢人經注,魏晉六朝逸史逸集,苟有片語留存,無不搜羅最錄。其取材則唐宋間數種大類書,如《藝文類聚》、《初學記》、《太平御覽》等最多,而諸經註疏及他書,凡可搜者無不遍。當時學者從事此業者甚多,不備舉。而馬國翰之《玉函山房輯佚書》,分經史子三部,集所輯至數百種,他可推矣。遂使《漢志》諸書、《隋唐志》久稱已佚者,今乃累累現於吾輩之藏書目錄中,雖復片鱗碎羽,而受賜則既多矣。」[17]

《四庫全書》的命運[编辑]

《四庫全書》完成至今的兩百年間,中國歷經動亂,《四庫全書》也同樣飽經滄桑,多份抄本在戰火中被毁。其中,文源閣本在咸豐十年(1860年英法聯軍攻占北京、火烧圓明園時被焚毁,[5]文宗、文匯閣本在太平天國運動期間被毁;[14]杭州文瀾閣藏書樓於咸豐十一年(1861年)在太平軍第二次攻占杭州時倒塌,所藏《四庫全書》散落民間;後由藏書家丁氏兄弟收拾、整理、補抄,才搶救回原書的四分之一,於光緒七年(1881年)再度存放入修復後的文瀾閣。文瀾閣本在民國以後又有一次大規模修補,目前大部分内容已經恢復。因此《四庫全書》今天只存3套半;其中文淵閣本原藏北京故宫,後經上海南京轉運至臺灣,現藏臺北市國立故宫博物院(也是保存較為完好的一部)。文溯閣本於民國十一年(1922年)險些被賣給日本人,現藏蘭州甘肅省圖書館。近些年,對於文溯閣本是否要歸還瀋陽,甘肅、遼寧兩省一直未能達成一致。避暑山莊文津閣本于1950年代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下令調撥到北京市中國國家圖書館,這是目前唯一一套原架原函原書保存的版本。而殘缺的文瀾閣本則藏于杭州浙江省圖書館

1966年10月,當時正處於中關係緊張時刻,為保護《四庫全書》安全,林彪要求將文溯閣《四庫全書》秘密從瀋陽運至蘭州,藏于戈壁沙漠中。目前,遼寧有關人士要求歸還,以“書閣合璧”。甘肅方面也修建藏書樓,加强保護。文溯閣《四庫全書》其最終歸屬,仍處争議中。

民國初期,商務印書館影印了《四庫全書珍本初集》。民國七十五年(1986年),台灣商務印書館影印出版了文淵閣本《四庫全書》,上海古籍出版社曾將之縮印。1999年香港迪志文化出版有限公司分別與上海人民出版社以及香港中文大學中國大陸及香港出版發行文淵閣本《四庫全書》電子書版。2006年迪志文化出版有限公司出版全新文淵閣本《四庫全書》電子版的內聯網版和網上版。2009年起,台灣商務印書館由國立故宮博物院授權,按照典藏之文淵閣本原書原寸,以仿古樣式影印出版,即內文、開本、紙質、布面、裝幀方式等,皆與原版相同。


四庫全書的命運
版本 藏書閣 藏書閣位置 藏書閣現狀 圖書現狀 出版情況
文淵閣本 文淵閣 北京故宮 書去樓空 藏於臺北
國立故宮博物院
民國七十六年(1986年)影印出版文淵閣本《四庫全書》,民國九十九年(2010年)再版
文溯閣本 文溯閣 瀋陽故宮 書去樓空 藏於蘭州
甘肅省圖書館
文源閣本 文源閣 北京圓明園 咸豐十年(1860年毁於戰火 殘本位於法國
楓丹白露宮
文津閣本 文津閣 承德避暑山莊 書去樓空 藏於北京
中國國家圖書館
2005年影印出版文津閣本《四庫全書》
文宗閣本 文宗閣 鎮江金山寺 咸豐三年(1853年毀於戰火 2011年原址重建复阁,藏有國立故宫博物馆文淵閣本线装版影本《四庫全書》[18]
文匯閣本 文匯閣 揚州大觀堂 咸豐三年(1853年毀於戰火 同左
文瀾閣本 文瀾閣 杭州聖因寺 咸豐十一年(1861年)毀於戰爭
光緒六年(1880年)重建
存半部現藏杭州
浙江省圖書館
2006年影印出版文瀾閣本《四庫全書》
底本 清代翰林院 北京東長安街 光緒廿六年(1900年毀於戰火 同左

相關典籍[编辑]

  • 四庫全書總目提要》/《四庫全書總目》/《欽定四庫全書總目》二百卷
  • 《四庫全書簡明目錄》二十卷
  • 《四庫全書薈要》一萬二千冊
  • 《四庫全書考證》一百卷
  • 《武英殿聚珍版叢書》

相關條目[编辑]

外部連結[编辑]

参考文献[编辑]

Wikisource-logo.svg
维基文库中相关的原始文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