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交換子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正則對易關係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在抽象代数中,一个群的交換子(commutator)或换位子是一个二元運算子。设gh 是 群G中的元素,他們的交換子g −1 h −1 gh,常記為[ g, h ]。只有当gh符合交换律(即gh = hg)时他们的交换子才是这个单位元

一个群G的全部交换子生成的子群叫做群G导群,记作D(G)

對等元[编辑]

交換子有以下特性:

\left[A,BC\right] = B\left[A,C\right] + \left[A,B\right]C\,
\left[AB,C\right] = A\left[B,C\right] + \left[A,C\right]B\,

量子力学中,经常用到对易关系commutation relation),即

[\hat{A}, \hat{B}] = \hat{A}\hat{B} - \hat{B}\hat{A}

其中;\hat{A}\hat{B}均为量子力学的算符[\hat{A}, \hat{B}]是其对易算符,也称交换子

如果上式等于零,则称\hat{A}\hat{B}对易的,即意味着\hat{A}\hat{B}两个算符的运算顺序可以调换。反之则称非对易的,运算顺序不可以调换。

常用的对易关系有:

[x, \hat{p_x}] = i\hbar
[x, \hat{p_y}] = 0
[\hat{L}_x, \hat{L}_y] = i\hbar \hat{L}_z
[\hat{L}_y, \hat{L}_z] = i\hbar \hat{L}_x
[\hat{L}_z, \hat{L}_x] = i\hbar \hat{L}_y

对易关系满足如下性质:

[\hat{A},\hat{B}]=-[\hat{B},\hat{A}]
[\hat{A},\hat{A}^n]=0,\quad n=1,2,3...
[k\hat{A},\hat{B}]=[\hat{A},k\hat{B}]=k[\hat{A},\hat{B}]
[\hat{A},\hat{B}+\hat{C}]=[\hat{A},\hat{B}]+[\hat{A},\hat{C}],\quad[\hat{A}+\hat{B},\hat{C}]=[\hat{A},\hat{C}]+[\hat{B},\hat{C}]
[\hat{A},\hat{B}\hat{C}]=[\hat{A},\hat{B}]\hat{C}+\hat{B}[\hat{A},\hat{C}],\quad[\hat{A}\hat{B},\hat{C}]=[\hat{A},\hat{C}]\hat{B}+\hat{A}[\hat{B},\hat{C}]

正則對易關係[编辑]

物理學中,正則對易關係正則共軛的量之間的關係,這樣的量從定義可以發現:一個量是其共軛量的傅立葉變換的結果。舉例來說:

[x,p] = i\hbar

上面的xp分別為一維空間中的一點粒子的位置動量,而[x,p]=xp-px為所謂xp交換算符i虛數單位\hbar約化普朗克常數,等於h/2\pi。此一關係常歸功於海森堡,並且此式子暗示了以海森堡為名的不確定性原理

與古典力學的關係[编辑]

相對於量子力學古典物理中所有可觀測量都可對易(交換),而交換算符會是零;然而仍然有類似的關係存在:需將交換子換成泊松括號,且常數i\hbar換成1

\{x,p\} = 1 \,\!

這樣的觀察導致了保羅·狄拉克提出假設:一般來說,古典的觀測量f,g其量子對應項\hat f,\hat g應滿足

[\hat f,\hat g]= i\hbar\widehat{\{f,g\}} \,

於1927年,赫曼·魏爾(Hermann Weyl)指出了量子算符與相空間中古典分布之間的對應關係並不成立。不過他倒是提出了一個機制,稱作魏爾量子化(Weyl quantization),為了一種稱作形變量子化(deformation quantization)的量子化方法提供了數學途徑。

相關條目[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