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爾·弗利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比爾·弗利
出生 威廉·弗利
国籍 美国公民
母校 印地安那大學
职业 攝影記者和講師
配偶 卡里·沃恩
奖项 普利策現場新聞攝影獎(1983年)
国际新闻自由奖(1991年)

威廉·“比爾”·弗利英语William "Bill" Foley,)是美國一位獲得數項國際獎項的攝影記者。他獲得的獎項包括普利策奖[1]国际新闻自由奖。他曾在47個國家和地區工作,特別側重於中東一帶。[2]

攝影記者職業生涯[编辑]

於1978年,弗利於印第安那大學畢業。[3]畢業後旋即用$99美金乘飛機離開印第安那州,並到達阿姆斯特丹。自此,他便開始遊歷歐洲。[2] 在倫敦,他遇見了照片編修者霍斯特·法斯。霍斯特·法斯後來成為了美联社中東和歐洲分區的照片編修首席。[2]法斯後來派遺了弗利到埃及工作。他在埃及工作了好幾年,並主要覆蓋了總統穆罕默德·安瓦爾·薩達特的任期。[2]弗利見證了1981年10月6日的穆罕默德·沙達遇刺案,並拍下了沙達遇刺前的一刻。後來,弗利將此照片命名為《最後的微笑》(The Last Smile)。[4]

於1983年,弗利拍攝了貝魯特夏蒂拉難民營中的貝魯特難民營大屠殺,因而獲頒普利策現場新聞攝影獎[5]後來,弗利描述了他拍攝這幅照片的情況:

一切都沉寂了。我在這裡交了很多朋友,並拍下數百幅照片,這裡原本有很多事物體,從來不會沉寂。通常,這裡的孩子們都在叫喊和玩耍,婦女們都在談論,狗隻都在吠叫,汽車喇叭都在鳴響……但是,在這個清晨,一切歸於平靜。我被一堆堆的東西包圍,乍看之下像垃圾,但當我的大腦開始清醒時,我才意識到它們是成堆的屍體。腐屍的臭味無處不在,因為多數被殺的人已經死了超過24小時,並且被九月的高溫焗著。[6]

從1984年到1990年期間,他成為了《時代》的簽約攝影師,並拍攝了巴勒斯坦大起义海湾战争两伊战争納爾遜·曼德拉首次到訪紐約市的照片。[2]他亦為紐約市的救助兒童會和英國的兒童援助協會拍攝特輯。[2]

因為弗利協助釋放真主党人質的功勞,保護記者委員會決定把国际新闻自由奖頒予弗利和妻子卡里·沃恩[7][8]

學術生涯[编辑]

弗利目前在印第安納波利斯瑪麗安大學中擔任攝影助理教授一職。他亦在纽约大学蒂施藝術學院中擔任兼職教授,並任教了五年。[9]

參考文獻[编辑]

  1. ^ Today in photo history – 1982: Massacres at Sabra and Shatila refugee camps in Lebanon
  2. ^ 2.0 2.1 2.2 2.3 2.4 2.5 Foley, Bill. Bill Foley Photography. billfoley.com. [2013-02-15]. 
  3. ^ IU School of Journalism's spring speaker series to features alumni panels. Indiana University. 23 February 2011 [2013-02-15]. 
  4. ^ Foley, Bill. The Last Smile. billfoley.com. 2006 [2013-02-15]. 
  5. ^ Neighborhood Report: Museum Mile; Renewal in Black and White. The New York Times. 16 July 2010 [2013-02-15]. 
  6. ^ Foley, Bill. The Pulitzer Series: The Chatilla Massacre. billfoley.com. 2011 [2013-02-15]. 
  7. ^ Journalists Receive 1996 Press Freedom Awards. Committee to Protect Journalists. 1996 [2013-02-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1-06-03). 
  8. ^ 2 Journalists are honored for championing free press. The Robesonian. Associated Press. 1991-10-30 [2013-02-15]. 
  9. ^ William Foley. Marion University. [2013-02-15].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