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思想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毛泽东思想是由毛泽东倡导并在20世纪中国革命中大范围实践的一种政治、军事、发展理论,一般认为其为马列主义在中国的发展。中国共产党认可毛泽东思想是其取得新民主主义革命抗日战争国共内战胜利、建立中华人民共和国的重要理论。毛泽东思想中比较突出的内容有“星星之火可以燎原”、“枪杆子里出政权”、“农村包围城市”、“游击战十六字方针”、“群众路线”、“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人”、“文艺为无产阶级革命服务”、“三个世界的划分”、“继续革命理论”等等。改革开放后,中国共产党定义毛泽东思想为中国共产党第一代领导人集体智慧的结晶,而不是毛泽东个人的思想。

中國以外,“毛主义”(Maoism)或“毛泽东主义”可能被理解为可与毛泽东思想混用,中国官方不曾正式使用过这个词。毛泽东信仰马列主义,并且反对修正主义

中国共产党指导思想
十八大党章明确规定)

中國共產黨黨徽

National Emblem of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svg
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与政治
系列条目

毛泽东思想的核心目标就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

形成和改变[编辑]

毛泽东思想一语最早由王稼祥于1943年在《解放日报》上发表的《中国共产党与中国民族解放的道路》一文中提出。在正式文件中,首次出现于1945年的中共七大刘少奇的报告《论党》裡。对毛泽东思想的首次系统论述也是该报告。中共七大首次规定毛泽东思想为中国共产党的指导思想。[1]

1956年在中共八大通過的党章,因为批评对斯大林个人崇拜,取消了毛泽东思想是中国共产党的指导思想这一规定。1969年的九大党章又恢复了七大的规定,并说“毛泽东思想是在帝国主义走向全面崩溃,社会主义走向全世界胜利的时代的马克思列宁主义”,是马克思列宁主义的“一个崭新的阶段”。[2]此后,毛泽东思想一直被规定为中国共产党的指导思想。

在1981年的中共第十一届中央委员会第六次上通过的《关于建国以来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中,以邓小平为首的新的领导集体概括总结了贯穿于毛泽东思想体系各个具体部分之后的立场、观点和方法,又称之为毛泽东思想的活的灵魂,有以下三个主要方面:

  1. 实事求是:即要理论联系实际,解放思想,用客观实践检验真理;
  2. 群众路线:即一切为了群众,一切依靠群众,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
  3. 独立自主、自力更生:即要把方针要放在本国实际和本国人民力量的基点上,找出适合本国情况的前进道路。[3]

从此以后,“文化大革命”、“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等被定义为“毛泽东晚年错误思想”的内容已不再是中国官方定义的毛泽东思想的组成部分。

中国共产党对毛泽东思想的定义及其地位[编辑]

中国共产党第十六次全国代表大会部分修改,2002年11月14日通过的中国共产党章程中,对毛泽东思想的定义是:“以毛泽东同志为主要代表的中国共产党人,把马克思列宁主义的基本原理同中国革命的具体实践结合起来,创立了毛泽东思想。毛泽东思想是马克思列宁主义在中国的运用和发展,是被实践证明了的关于中国革命和建设的正确的理论原则和经验总结,是中国共产党集体智慧的结晶。”[4]

中国共产党一直把“毛泽东思想”这个用法作为首选,而在自己的英文出版物中使用“毛主义”这个词时从来都报以轻蔑的态度。同样的,中国国外的毛主义组织也通常自称“马列主义”而非“毛主义”,以表示毛泽东的观点只是发展了马克思主义,并没有改变它。然而,有的毛主义组织认为,毛泽东的理论是对马克思主义理论基础有效而坚实的补充,因此从1980年代以来就自称“马列毛主义”,简称“毛主义”。

毛泽东思想是中共官方学说的一部分。但自1978年邓小平进行市场导向的改革以来,“中國特色社會主義”这个概念已经走到了中国政治的前台,中国进行了经济改革,对毛泽东原有意识形态的定义做了根本修改,同時大幅度降低了毛澤東思想的地位。毛泽东思想虽然仍然是中国共产党的指导思想之一,但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中,并不包括毛泽东思想。[5]

美国共产党宣称:“1976年后中国的修正主义势力不仅继续标榜为共产主义者,而且还更具体的自称为毛泽东革命路线和革命遗产的继承者。为了响应(革命的)伟大的需要,为了拒绝顺应中国也已发生的一切,鲍勃·阿瓦基安(美革共主席)承担了科学分析中国所发生的一切及此中原因的使命,并努力解释(中国)修正主义政变和资本主义复辟发生的缘由。[6]

内容[编辑]

毛泽东思想承继马克思列宁主义的世界观。根本基点都是唯物论与阶级论,否定有神论与人道主义,强调人的阶级性和阶级斗争。目标一致,都是推翻一切现存的社会制度,在全球建立共产党统治的共产社会。

毛泽东思想与过去马列主义的经验相比,主要区别是:中国共产革命模拟俄国城市工人暴动失败,转而以工人宣传鼓动农民中最贫穷的部分起来一同夺权,在农村建立根据地,到武装夺取了城市。即所谓“农村包围城市”。

具体实施办法,一、强调“枪杆子里面出政权”。把党支部建立到连上,实行党指挥枪。统一思想,整肃异己。形成军队效忠于党中央的局面。二、发动土地革命,将农村人口以土地多少划分成分,地主富农等有钱富人成为斗争的对象。“打土豪、分田地”,把地主乡绅的土地和财产强制性再分配给没有土地的人,调动穷人的积极性。同时,夺取富人钱财也是共产党军队筹粮筹款补给作战的需要。

在文学艺术上[编辑]

《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被奉为文艺工作的“圭臬”[7]

《讲话》中有“我们的文艺都是为人民大众的”话,又反复强调“要使文艺很好地成为革命机器的一个组成部分”,文艺“是整个革命机器中的‘齿轮和螺丝钉’”,“文艺是从属于政治的”。可见,毛泽东的《讲话》的本意是要把文艺绑在政党的战车上,为政党服务,却打着“为人民大众”的招牌。事实上“革命”与“为人民大众”不一定就是一回事,政党要做的事情未必就代表人民大众。文艺与政治是两个不同范畴,文艺从属于政治,等于是服从政党需要,作家则被迫丧失了对政治要时刻保持审视与评判的态度,而是不分青红皂白的跟从。[7]

毛泽东在《讲话》中以唯“阶级”和“阶级斗争”意识来批判“人性”和人道主义。《讲话》中说:“知识分子不干净”,“头脑里还装着剥削阶级的脏东西。根本不知道什么是无产阶级思想,什么是共产主义,什么是党”,“无产阶级是不能迁就你们的,依了你们,实际上就是依了大地主大资产阶级,就有亡党亡国的危险。”所以,文艺工作者就得听党的话,按吩咐行事,才体现出干净。中国的文艺作品就缺少对人性这一普世领域的有深度的描写和揭示。造就了大批政治脸谱化的人物形象。[7]

毛泽东《讲话》说:鲁迅杂文时代“已经过去”。这就是说不准批评革命队伍中的错误和问题。所以当王实味写了《野百合花》,对当时延安社会中存在的一些问题,比如等级制度,干部的特权进行批评时,灭顶之灾就降临了。到1957年,对敢言问题的就是以“右派”冠之。[7]

主张“继续革命论”[编辑]

毛泽东思想和其他左派思想不同的一个重要方面是毛泽东思想主张继续革命论,认为阶级斗争在整个社会主义建设中会长期存在。即使无产阶级建立政权之后,资产阶级还有复辟的企图。共产党的领导人也有可能成为走资本主义道路的“走资派”。

很多坚持“毛泽东主义”的人士认为,資本主义有被复辟的危险,复辟的主要力量来自执政的共产党内,因此包含了文革期间“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内容。而从1978年至今,中共的官方主流理论一般认为“毛泽东思想”所涵盖的范围,主要是截止到1957年之前的毛泽东思想,之后的部分在很大程度上被认为是毛泽东的“晚年错误”。

在中共中央委员会《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产生之前,毛泽东思想包括了在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思想,所以很多写着“毛泽东思想万岁”的标语裡往往有这层含义。

海外影响[编辑]

中国之外的信仰毛泽东思想的人通常自称“列宁主义-毛主义者”。在国外,“毛主义”这个用法早在1960年代就开始出现,通常被带有敌意地用来描述支持毛泽东和他的共产主义形式的党派或个人。

欧洲,一些在1960年代和1970年代在毛泽东思想的指导下成立的左派政党至今仍坚持毛泽东思想,如挪威的“工人共产党”,东德的“马列党”,土耳其库尔德人的“毛主义共产党”,和希腊的“共产组织”等等。

拉丁美洲阿根廷的“革命共产党”、秘鲁的“秘鲁共产党—光辉道路”,以及在亚洲尼泊尔尼泊爾共產黨(毛主義)”和菲律宾的“菲律宾共产党”都很活跃。其中尼泊爾共產黨(毛主義)在尼泊尔于1994年开始武装斗争,于2008年,通过武装斗争和大选的联合上台执政,并改造尼泊尔为联邦民主共和国。柬埔寨共产党通稱紅色高棉或赤柬,是毛主义在柬埔寨的曲解試驗。用武裝殺人直接消灭城市、取消货币、取消正常的夫妻关系,一切受政府配给控制,实行最纯粹的“共产主义”。2009年2月18日,聯合國與柬埔寨聯合組成的特別法庭以戰爭罪、反人類罪、酷刑和謀殺罪等開始审判前红色高棉成员及主要领导人[8][9][10]

这些自称“毛主义者”的组织或个人都认为苏联的赫鲁晓夫和中国的邓小平复辟了资本主义。虽然毛主义者对斯大林的评价从极高到充满矛盾情感的都有,但传统上大多数毛主义者还是把斯大林看作是苏联最后一个真正的社会主义领袖。如1965年毛泽东接见美国记者埃德加·斯诺,斯诺对毛泽东说在俄国有人说他在中国有类似斯大林的个人迷信。毛泽东回答说:“恐怕是有一点。据说斯大林是个人迷信的中心,赫鲁晓夫一点也没有,中国人是有的。这也有点道理。赫鲁晓夫现在倒台了,大概就是因为他没有个人迷信。”[11]

世界各国毛泽东主义政党[编辑]

全世界包括美国革命共产党在内的“毛泽东主义”者,如直到现在仍然坚持武装斗争和游击战印度共产党(毛主义)秘鲁光辉道路菲律宾共产党新人民军,曾经在1990年代进行过游击战现在已经放弃了武装斗争的尼共(毛)[12],以及因为邓小平在1980年停止中国一切输出革命的对外援助而被迫在1990年代初向所在国政府投降的缅甸共产党马来亚共产党泰国共产党[13],都普遍现在或者曾经认为改革开放后的中国是背叛了毛澤東思想修正主义国家。

美国革命共产党高度正面评价毛泽东所发动的文化大革命,宣称:“1976年后中国的修正主义势力不仅继续标榜为共产主义者,而且还更具体的自称为毛泽东革命路线和革命遗产的继承者。为了响应(革命的)伟大的需要,为了拒绝顺应中国也已发生的一切,鲍勃·阿瓦基安(美革共主席)承担了科学分析中国所发生的一切及此中原因的使命,并努力解释(中国)修正主义政变和资本主义复辟发生的缘由。”[6] 并在其宣言中说:

社会主义的倾覆和实际意义上资本主义苏联和中国的复辟,并不代表“革命会虎毒食子”...并不代表一旦掌握权利后“阴谋的共产主义革命者将变成集权主义暴君”…并不代表“官僚主义的领导者,终身揽权,扼杀和窒息(资产阶级式)的民主”…它也不是“永远等级森严的社会组织不可避免的结局”…那些直接导致苏联和中国革命失败的人,实际上是那些在革命党内和国家里担任高职位的人,但他们不是一些为自身利益而疯狂追逐权力的难辨认的、没有阶级性的官僚权力集团,却恰恰按照毛泽东给他们的定性,他们是“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他们不是共产主义的代表,而是资本主义的代表,尤其是那些未被彻底清除和超越的资本主义残余的代表——这些残余既不能在短期内清除和超越,也不能只在这个或那个特别的社会主义国家内部清除和超越。文化大革命不是党内清洗,而是斗争——意识形态上的斗争,它的目的与方法不是针对个人,而是将革命主义路线和修正主义路线二者进行比较与对照,通过这种方式以革命主义路线来加深党和党员的基础,同时揭露和批判修正主义路线,与之决裂,进而恢复和激励各级别党员坚定自己革命者和共产主义者的身份;坚定采取科学共产主义方法论和观点;拯救和振兴共产党,使之成为一支真正的革命共产主义先锋队,有能力、有决心承担起它应尽的责任。[6]

毛泽东生前长期支持缅甸共产党马来亚共产党泰国共产党菲律宾共产党等坚持反对亲美政府的游击战东南亚各国共产党,给予大量的武器、经济、技术、粮食援助,并在中国大陆境内设置“东南亚革命之声广播电台”帮助他们开展宣传战[13] 但在邓小平上台执政后,中国政府宣布停止输出革命,断绝一切对东南亚各国共产党的援助,裁撤在云南省昆明市市郊的东南亚共产党训练营与营中的中国教官,停止武器和粮食支援,关闭了“东南亚革命之声广播电台”。[14]

缅甸共产党马来亚共产党泰国共产党在失去了中国的援助之后,在1980年代末到1990年代初时相继放下武器向东南亚各国政府投降[15]选择继续住在中国大陆的东南亚共产党人则大多晚景凄凉,郁郁不得志。[16]而美國國紅軍亦曾嘗試暗殺訪美的鄧小平,失敗后被抓,而美國共產黨宣布與中共絕交並放棄暴力對抗美國政府。其後得到美國合法活動的權利。

參見[编辑]

参考文献[编辑]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