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党派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Confusion grey.svg
提示:本条目的主题不是民主黨
National Emblem of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svg
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与政治
系列条目

民主党派,或人民民主統一戰線,是在中国大陆执政党中国共产党外的八个参政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党的统称。 民主党派的顺序不可随意变动。其排名的依据一般认为是各党派对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所作的贡献大小[1],顺序排列为:

  1. 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民革)
  2. 中国民主同盟(民盟)
  3. 中国民主建国会(民建)
  4. 中国民主促进会(民进)
  5. 中国农工民主党(农工党)
  6. 中国致公党(致公党)
  7. 九三学社(无官方简称)
  8. 台湾民主自治同盟(台盟)

特点[编辑]

中国共产党所宣传的与各民主党派合作的基本方针是“长期共存、互相监督、肝胆相照、荣辱与共”。合作方式为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也称“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制”或“一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制”。

它们大部分是在抗日战争期间以及日本投降以后、国共内战爆发以前成立的。那段时间中华民国的政治气氛比较宽松,成立了政治协商会议。當時主要的中间黨派有:

后来在是否参加制宪国民大会的问题上,中间党派发生了分裂。中国青年党中國民主社會黨(当时加入中国民主同盟)参加了制宪国民大会中国民主同盟遂开除了中國民主社會黨,此后不久即被国府查封。其他各民主党派明显倾向共产党在内战全面爆发时遭到国府查封,禁止活动。1948年,中国共产党发表五一口号,得到现在所称的几个民主党派及一些无党派人士的支持。民主党派及一些无党派人士进入中共控制區。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三民主义同志联合会中国国民党民主促进会于1949年11月16日并入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中国人民救国会于1949年12月18日解散。[5]有鉴于此,毛泽东为营造民主氛围希望其他党派不要解散,可以和共产党互相监督。保留下来的八个党派作为参政党,但在自己的党章中都明确规定接受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参政议政。民主党派的主席一般兼任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副委员长或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副主席。

各民主党派现任中央委员会主席[编辑]

各党成员范围[编辑]

在共产党长期政治运动后,1996年,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会原则同意了中共中央统战部拟定的《关于民主党派组织发展问题的意见》后,中共中央统战部邀请各民主党派中央负责人进行座谈,形成了《关于民主党派组织发展若干问题座谈会纪要》。根据1996年6月21日《中共中央统战部关于转发《关于民主党派组织发展若干问题座谈会纪要》的通知》:

  • 民革,主要由国共内战时的中国国民党左派及其后裔组成,后来许多国民党籍的倒戈将领和被俘释放的军政人员加入。
  • 民盟,主要是以从事文化教育方面工作的所谓社会精英阶层所组成。
  • 民建,主要是以在大中城市的工商企业家和经济界的中高层人士为主。[6]
  • 民进,是以从事教育文化出版工作的高中级知识分子为主。
  • 农工党,以医药卫生界高中级知识分子为主。
  • 致公党,主要以归侨、侨眷为主。
  • 九三学社,以科学技术界高、中级知识分子为主,常见职业分布为教师、医師、工程师等等。
  • 台盟,是“由居住在中国大陆的台湾籍人士组成”。

中共对民主党派的领导[编辑]

中华人民共和国官方宣称各民主党派之所以拥护和接受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是因为以下两点:

  1. 各民主党派通过各自的实践感受到只有共产党才能领导人民赢得民族独立、人民解放。
  2. 各民主党派确信中国要建设社会主义,实现国家富强、人民幸福,没有共产党的领导是不行的。

中共对民主党派的领导直接导致了各民主党派参政能力的下降,使中共在国家事务的制定、决策与执行上长期处于垄断地位。

中共要求民主党派按照1996年《关于民主党派组织发展若干问题座谈会纪要》和1999年《各民主党派中央关于加强自身建设若干问题座谈会纪要》的精神发展党员[7],“以协商确定的范围和对象为主,以大中城市为主,以有代表性的人士为主”[8][9]。2004年10月25日中共颁发的《关于进一步做好民主党派组织发展工作座谈会纪要》提出发展新的社会阶层代表性人士,要求新的社会阶层人士加入民主党派除应符合《章程》规定的条件外,还应已作一定政治安排或担任一定的社会职务。发展无党派代表人士必须事先与同级中共党委及中央统战部沟通情况,事先征求所在单位中共党组织的意见,防止民主党派追求发展成员年轻化的倾向[10][11][12]

共产党员一般不能加入民主党派。根据中共中央有关文件规定,为了积极帮助民主党派加强领导班子建设,进一步健全、巩固和发展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多党派合作制度,对个别适合做民主党派领导工作的中共党员,在民主党派要求和同意的前提下,经上级中共党委批准,可以加入民主党派组织,调到民主党派工作[13]。这个文件表明共产党对所谓民主党派组织人员有着严格的掌控。民主党派、工商联各级组织中的主席(主委)、副主席(副主委)、秘书长、组织部长、省级以上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人民政府、人民政协的负责人中的民主党派和无党派爱国人士的入党问题,按中央有关规定执行。民主党派的成员申请加入中国共产党,不必要求他们退出民主党派的组织。其入党后,也可以继续参加民主党派的活动[14]

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前,为了得到中國共产党的支持,各民主党派都作出清理整顿组织的决定。各党派分别成立整顿委员会,重新登记党员,清洗了那些进入民主党派组织的非亲共人士,终止了所谓“政治面目不清”(即未明确表态支持中共一党执政)的人的党派关系,达到其所谓“健全领导机构”的目的。建国初期,各党派共有成员11540人。1600人以上的,只有民建、民革、民盟、农工四个党派,其余几个党派只有一二百人。1949年底至1950年11月,会前,各党派内部都曾发生过争论,争论的焦点是组织的存废问题和要不要以《共同纲领》为政治纲领。中共中央对企图脱离共产党领导的言行作了斗争,对一些右翼分子采取了“政治严肃、组织宽大”的原则。据称为了避免引起与有关国家和地区的外交纠纷,经中共与各民主党派协商,确定各民主党派在国外和港澳地区已建立的分支组织,一律停止活动。第二次全国统战工作会议上,周恩来代表中共中央向民主党派提出了发展成员的建议。会议颁布了《1951年协助各民主党派发展党员的建议》,要求各级共产党党委积极协助各民主党派在今年内完成发展党员一至二倍的任务[15]。在民主党派组织发展方针上,建议:“主要应该在大、中城市和省会就现有基础加以发展,使之具备相当规模,而不要采取分散力量,到处搭架子的办法。”“吸收党员的政治条件,必须是拥护《共同纲领》并愿为其实现而奋斗者。”

1951年12月1日,中共中央发出通知:在国家机关事业单位开展以反贪污、反浪费、反官僚主义为主要内容的“三反”运动。随着“三反”的深入,发现许多贪污分子和资本家的违法活动密切关联、相互勾结。于是,1952年1月26日,中共中央发出了《关于在城市限期展开大规模的坚决彻底的“五反”斗争的指示》,要求首先在大中城市中,依靠工人阶级,团结守法的资本家及其他市民,向着违法的资本家开展一个大规模的反行贿、反偷税漏税、反偷工减料、反盗骗国家财产和反盗窃国家经济情报的“五反”斗争。当时,大部分私营工商业户都犯有不同程度的“五毒”行为。中国共产党通过三反五反运动清洗了民主党派中的反革命,使民主党派吸收了共产党员和共青团员。1952年1月5日,人民政协作出《关于开展各界人士思想改造的学习运动的决定》,号召各民主党派、各级政府机关、各人民团体以及宗教界积极参加思想改造学习运动,形成了一个全国规模的包括各界知识分子参加的思想改造学习运动。中共中央于11月30日发出《关于在学校中进行思想改造和组织清理工作的指示》,开展知识分子思想改造学习运动。

1952年6月,毛泽东批示关于工人阶级民族资产阶级的矛盾是国内的主要矛盾[16]。1952年6月6日至23日,中共中央召开了第三次全国统战工作会议,会议的主题是讨论民族资产阶级和民主党派的工作问题。会议认为,工人阶级同民族资产阶级的矛盾,已经成为国内主要矛盾。在国内主要矛盾转变和民族资产阶级不再是中间阶级以后,中共对民族资产阶级是又团结又斗争、斗争为了团结的统一战线政策。对资产阶级的改造,在当时主要是把违法改造成守法,而不是把资产阶级改造成工人阶级。对民主党派,是要他们确立“接受工人阶级和共产党的领导”的思想,而不是要求他们具有工人阶级的立场和思想。对于他们成员中一部分从事文教、科技等方面工作的知识分子,要求他们学习马列主义理论,逐步具备工人阶级的立场和思想。要求民主党派发展成员,以其所联系阶级、阶层的中上层代表人物为主要对象,否定了过去提出的民建会以中小工商业者为基础的组织发展方针[17]。会议通过了《关于民主建国会工作的要点》指示整顿民主建国会,重建以共同纲领和“五反”原则教育资产阶级的政治团体[18]。会后,党的统战工作的重心逐步转移到对资本主义工商业的社会主义改造方面来了。1952年6月20日至30日,中华全国工商业联合会筹备代表会议在北京召开,全国工商业联于1953年10月正式成立,接受中国共产党领导。[19]

中央统战部于1953年6月25日至7月22日召开了第四次全国统战工作会议。会议的主题是:学习和贯彻过渡时期总路线,研究和部署对资本主义工商业的社会主义改造。这次会议讨论了:《关于人民代表大会制度实行后人民民主统一战线组织问题的意见》、《关于实行人民代表大会制度时安排民主人士的意见》、《关于利用、限制和改造资本主义工商业的意见》,明确了以下几点:第一,人民代表大会制度的实行,决不意味着要削弱统一战线,而是应使其更为巩固和加强。在对民主人士的安排上,凡是已经同我们合作的,仍应根据具体情况,用各种方式从各个方面分别予以适当安排。凡有民主人士的地方,自县、市以上各级人民代表大会,都要做好民主人士的安排工作。第二,在人民代表大会制度实行后,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不再代行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的职权,它作为统一战线组织将继续存在。会后,这两个文件经中共中央批准转发各地执行。会议经过讨论,最后形成了《关于各省、市人民代表大会和省市人民政府委员会中民主人士安排方案的意见》,并于4月得到中共中央的批准。

参考文献[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