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社会主义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Confusion grey.svg
提示:本条目的主题不是社會民主主義

民主社會主義(Democratic socialism)是一種主張在民主體制裡進行社會主義運動的政治意識形態。大多数民主社会主义者支持多样型经济发展,并要求国家提供良好的福利保障以及进行财富的再分配。自称是民主社会主义者的人士或团体一般都要比社會民主主義者在政治立场上更为左倾。社會民主主義者与民主社会主义者有共同的国际组织:社會黨國際

定義[编辑]

許多自稱為社會主義的人認為社會主義必然包含民主這一要件,也因此認為“民主社會主義”這一名稱是不必要的。事實上這一名稱並不一定意味著其他形式的社會主義都是缺乏民主的。無論如何,這一名稱被廣泛用於對比共产主义或其他被社會主義者認為具有独裁成分的意識形態。

“民主社會主義”(Democratic Socialism)與「社會民主主義」往往是可替換的稱呼,許多人也認為兩者是同義詞。然而,這兩者仍具有差異性:社會民主主義是較偏向中間立場並支持大體上的资本主义體制,僅主張部分的社會改革(例如福利國家理想),以邁向更為公平和人道的社會。而民主社會主義則更左傾,主張完全的社會主義體制,經由在資本主體制裡進行徹底改革、或是透過直接革命的方式達成。因此民主社會主義裡也有主張改革和主張革命的兩種路線之分,兩者的差異可以從美國社會黨(Socialist Party, USA)內部存在著分別支持這兩種路線的派系裡看出(儘管美國社會黨的黨綱是以"革命路線"來自稱),革命路線者指控改革路線者所主張的以立法方式改革並不能真正的廢除資本主義,而改革路線者則反擊革命路線者所追求的只是不可及的夢想。

同时也有的民主社会主义者,仅仅是认为斯大林时期的所谓社会主义,是缺乏民主且官僚化的,他们认为应该捍卫自下而上的民主,因此成为民主的社会主义者。并且反对在资本主义体制内进行改革,而是希望彻底的自下而上的革命以取代。抱有此想法的,例如工人国际委员会(CWI)。

不像許多社會民主主義者受到第三条道路的影響,而願意以其他手段來解決貧窮問題,民主社會主義的革命路線和改革路線都堅持著福利國家的理想。革命路線者支持福利國家理想,不只因為這是一種達成社會主義目標的方式,也是作為一種在“革命尚未成功”之前救濟貧窮的過渡期政策,同時也能作為號召人民發動革命的動員手段。民主社會主義者仍然主張應該進行財富和權力的重新分派,並且將大多數的主要產業國有化,許多人也仍然支持計劃經濟,而這些都是社會民主主義者早已拋棄的概念。除此之外,許多民主社會主義者仍然保持马克思主义的學說(雖然往往是經過修正的),而社會民主主義則早已完全拋棄馬克思的學說。

民主社會主義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前便已出現。以現代對民主的定義而言,當時還沒有任何國家能稱的上民主國家,因為每個國家的選舉制度都還存在著基於性別、種族和經濟狀況的歧視[來源請求]。當時民主社會主義的特別之處便在於他們願意以議會制來解決政治問題(即使他們仍未享有公民權),以議會制度來改進勞動階級的生活品質並且贏得選舉,而非透過革命的手段(推翻整個國家)。幾十年以後,由於最主要的漸進式改革派系—社會民主主義,不但未能廢止資本主義,連許多社會主義的目標也放棄了,因此許多民主社會主義者對漸進式改革的幻想逐漸破滅,革命路線的民主社會主義於是開始嶄露頭角。革命路線者主張現有的資本主義社會阻礙了真正的民主發展,因此只有利用革命的手段建立一個新的政治架構,根基於底部廣大群眾的組織,才能達成完全民主的目標。

歷史[编辑]

許多早期社會主義流派,尤其是那些源自法國大革命中無套褲漢的政治分支,認為民主的特色是全民普遍的投票權、以及法律之前人人平等。較為知名的如雅各賓派平等主義巴貝夫,主張人道主義革命路線的路易·布朗罗伯特·欧文,一起被稱為所謂的空想社会主义,以及共产主义卡尔·马克思弗里德里希·恩格斯。現在回顧起來,這些早期的社會主義者,或許也包含了民主社會主義的成分。19世紀末期和20世紀初期美國的工團主義者丹尼爾·德萊昂Daniel De Leon)也可以看作是民主社會主義早期的分支,他主張政府應該根基於工会上,但也主張應以選舉的方式來達成此一目標,於是成了混合革命手段與議會改革的民主社會主義。

然而民主社會主義的真正特色在於,他們拋棄了共產主義(革命後實行無產階級專政的黨派),但也反對具有改良主義特質的社會民主主義

兩次世界大戰中,奧地利馬克思主義(Austromarxism)是民主社會主義的主要代表。1920年初期由科勒(G. D. H. Cole)主張的工联社會主義(Guild socialism)也是一種尋求非蘇聯式獨裁的社會主義的嘗試。

1920年代,一种所谓“议会共产主义”的流派在許多方面已經先於民主社會主義,像是聲明放棄政黨在革命中的領導位置,宣稱蘇聯的政治並非真正的社會主義(稱呼其為"腐化了的工人國家")。不過,這個流派通常較為傾向无政府主义,因此仍與民主社會主義有所不同。

印度獨立運動中,許多左翼的印度國大黨成員另外組織了社會主義的黨派,他們的政策,便是堅持在進行社會改革的同時,不能和史達林獨裁統治的蘇聯一樣,淪為一黨專政的政府。

1950年代開始於斯堪的纳维亚大眾社會主義(Popular Socialism)也具有民主社會主義的特色。

1960年代,欧洲北美洲新左派裡含有許多民主社會主義的色彩。舉例而言,由民主學生組織(Students for a Democratic Society,SDS)所發表的休倫港宣言,便是結合了對共產主義的批評、主張以民主社會主義重建社會的流派。在西歐,學運領袖尼埃爾·戈恩·貝恩迪特(Daniel Cohn-Bendit)、境遇主義者(Situationist)和其他團體於1968年5月發動的遊行也持類似的立場。

同時在東歐(尤其在捷克),有主張人道的社會主義(Socialism with a human face)的派系,意味著賦予馬列主義的政治理念更確實的民主成分。

冷战結束以來,許多傳統的馬克思主義-列寧主義團體和政黨逐漸轉變,形成類似民主社會主義的政治立場。目前歐洲左翼統一聯盟(European United Left)的政黨通常包括了“保守派”的馬克思主義-列寧主義者和“自由派”的民主社會主義者。

因此,民主社會主義的定義界線必然時常變化。對右派人士而言,民主社會主義與社會民主主義幾乎沒有差異,而對左派而言,則意味著許許多多由列寧主義所衍生的意識形態分支之一。除此之外,民主社會主義也常被人與其他分支所混淆而簡稱為"社會主義"。自從1990年代以來,許多活躍的民主左翼人士加入了由诺姆·乔姆斯基塔里克·阿里(Tariq Ali)、東尼·本(Tony Benn)所領導的國際性反全球化運動,儘管立場與民主社會主義相符,這些人士和團體通常以反資本主義自稱,而沒有區分自己為何種社會主義。

特色[编辑]

民主社會主義通常支持政府部門所發揮的功能,尤其是那些他們認為最重要的項目,如醫療、教育、公用事業、大眾運輸,有時也包括銀行業務、採礦和燃料萃取。對改革路線的社會主義者而言,他們的主張通常包括了混合经济,和強調勞工與消費者的合作社信用合作社(credit unions)、家庭農場和中小型企業。在印度,民主社會主義者還必須依照傳統以村莊為主的小耕農經濟為範本調整做法。

革命路線的社會主義者的的不同處在於對政府部門以及國有化的看法。他們追求在革命前的國有制度,不只是一種達成社會主義目標的手段,也是一種在過渡期改善資本主義下惡劣情況的手段,直到革命成功,生產工具直接由勞工和公眾組織控制為止。有關生產工具的部分,革命路線的社會主義者比較喜歡稱為"社會所有"(social ownership)而非"國有化"(nationalization)這一稱呼,因為後者通常用以稱呼社會民主主義中,由議會選出的官僚控制生產工具的情況。社會所有的概念即為在民主的前提下由工作場所直接控制生產工具,使得民主權力得以由勞工所分享。

有關於手段上的不同,不同派別的民主社會主義通常傾向於使用不同的手段,或是堅持以非暴力抵抗(Nonviolent resistance)反對資本主義,或是在必要情況下採取暴力抵抗,或是堅持以議會手段實行反資本主義改革。民主社會主義的直接行動有時會和无政府工团主义有類似立場(同樣反對資本主義和獨裁主義),不過與之不同的是,民主社會主義不認為國家的存在是邪惡而必須被廢止的。

民主社會主義的政黨[编辑]

現代民主社會主義政党一般以“社会民主党”、“社会党”、“工党”等作为党名,這些政黨一般也是社會民主主義中間偏左政黨,甚至走第三条道路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