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泵里的鸟实验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气泵里的鸟实验
藝術家 德比的约瑟夫·赖特
年代 1768年
類型 布面油画
大小 183 cm × 244 cm(72 in × 94½ in)
位置 伦敦英国国家艺术画廊

气泵里的鸟实验》(英语An Experiment on a Bird in the Air Pump)是于1768年德比的约瑟夫·赖特Joseph Wright of Derby)的布面油画作品,也是赖特于18世纪60年代的蜡烛场景系列作品之一。

自1863年,这幅油画一直藏于英国伦敦國家美術館,且被认为是英国艺术的杰作之一。

历史背景[编辑]

罗伯特·波义耳于1660年的《新实验》,文中详细描述了他是如何进行试验的。

1659年,罗伯特·波义耳受命建造一台现在叫做真空泵的空气泵。 空气泵最初是由奥托·冯·格里克 在1650年发明出来的,但因为它昂贵的造价,使得当时大多数科学家无法更多建造。做为理查德·波义耳的孙子,罗伯特·波义耳没有这些顾虑——在受命建造完第一台后,他又为自己改装建造了两台,并把1659年的第一台原始模型捐献给了皇家学会。除了波义耳这三台,恐怕当时(17世纪60年代)全世界这种机器也不会超过4台:克里斯蒂安·惠更斯海牙有一台,亨利·保尔在哈利法克斯(Halifax, West Yorkshire)可能有一台,剑桥大学基督学院有一台,巴黎蒙特摩(Henri Louis Habert de Montmor)有一台。[1] 波义耳的泵大部分是按照他自己的想法所设计,并由罗伯特·虎克负责建造。整台机器非常复杂,脾气火爆,运行起来问题百出,大多数演示只能由虎克亲自操刀,波义耳也经常将重要的公众演示交给虎克——他卓越的天资很适合搞这些技术。[2]

尽管有很多操作和维护上的不足,建造这台空气泵使得波义耳能够进行很多有关空气属性的实验,这些实验都在他出版的《新机械物理实验——感受空气的活力及其效用(由新气压泵所完成的大部分实验)》一书中做了详细的描述。在书中,详细阐述了他所进行的,偶尔由虎克帮忙的43个实验,说明了空气在不同现象中的效果,波义耳试验了抽空空气时的氧化、磁场、声音及气压特性,检验了在不同物质上增加气压的效果。他列举了两个个基于活生物的实验:「40号实验」,检验昆虫在低气压下的飞行能力;令人咋舌的「41号实验」,说明了生物生存对空气的依靠。在试图揭示有关「大自然所提供给生物的肺,进行生存必须时的呼吸量到底有多少」的实验中,波义耳不厌其烦的更换了大量不同生物物种,包括鸟类、老鼠、鳗鱼、蜗牛和苍蝇等进行实验,研究他们在空气泵中,空气被抽走时的反应。[3] 他这样记述了当时的情景:

……小鸟看起来还是生龙活虎的,但是把空气抽干之后,明显变得萎靡不振,病怏怏的。很快出现通常家禽中所见不到的头部向后扭,在剧烈而不规律的抽动几下之后,小鸟翻动兩三次,然后胸部向上,头向下,脖子反拧着死掉了。[4]

莱特做这幅画时,空气泵已经成为一个相对普通的科学实验设备了。「自然哲學的巡回演讲」——通常表演者多于科学家——经常把「动物在空气泵中的实验」作为他们公众表演的压轴戏。[5] 詹姆斯·弗格森,苏格兰天文学家,约瑟夫·赖特的老熟人、瑞恩·怀特胡斯特的老朋友,提到他们经常使用一个叫做「玻璃肺」的充满气体的气囊来代替动物进行实验,因为使用活的生物「对于任何一个有最低人格底线的人来说都过于震撼」。[6]

画作[编辑]

背景[编辑]

《烛光下观看角斗士的三个人》 (1765)
《太阳系》(1768)

莱特在学徒期和早期职业生涯中,就沉醉于肖像画。1762年,他已经成为一名成熟的肖像画家了。1764年,他的肖像组画《詹姆斯·沃斯及其妻女》被公认为是他的第一件杰作。本尼迪克特·尼克尔森认为莱特受汤姆斯·弗莱的作品影响较大;尤其受1762年弗莱死之前所完成的18个铜刻半身画像的影响。也许是弗莱所做的烛光图引起了莱特的兴趣,他由此开始了自己的一步步实践。他的第一次尝试,1762或1763年开始的着手的《烛光下读信的女孩》是这种风格的开始,虽然看起来并不复杂,但很吸引人。[7]《气泵里的鸟实验》是莱特在1765至1768年间所做的烛光夜景画组成的一部分。他的第一件烛光杰作, 《烛光下观看角斗士的三个人》绘于1765年,画面表现了三个男人正在研究「包杰斯斗士」的模型。《角斗士》被广泛认可;但他的下一幅作品《哲学家正在做关于太阳系的讲演,并用一盏灯代替太阳》(通常缩记为《一个在做太阳系讲演的哲学家》或缩为《太阳系》),产生了很大的震动,因为他将画面中当时一个经典场面用科学自然现象来代替。莱特在作品中将这些奇迹描述为科学现象,打破了以前画家将这种现象描述为宗教事件的传统,[8]对莱特来说,科技时代的奇迹与宗教绘画的主题一样的令人惊叹。[9] 当时的一份无名氏评论认为莱特是“一个十分特别的伟大而不同寻常的天才”。[10]太阳系》并不是委托作画,可能是期望由 华盛顿·雪莉购买,他是一个拥有自己的太阳系仪的天文学爱好者,当时正与莱特的朋友彼得·佩雷斯·伯德特德比郡呆在一起。画面上的一些人物被认为正是描绘的伯德特与费勒斯,其中伯德特正在记笔记,而费勒斯和他的儿子正坐在太阳仪的旁边。[6] 最终,费勒斯花了210英镑购买了这幅画,但是 伯爵六世却将画作拍卖掉了,如今,这幅画被德比艺术博物馆收藏。[11]

细部[编辑]

风格[编辑]

反应[编辑]

说明[编辑]

  1. ^ 沙宾 1984, pp. 481-520
  2. ^ 贾汀 2004, pp. 104–106
  3. ^ 韦斯特 2005, pp. 31-39
  4. ^ 波义耳 2003, p.41
  5. ^ Elliott 2000, pp. 61-100
  6. ^ 6.0 6.1 贝尔德 2003
  7. ^ Nicholson 1968, p. 39
  8. ^ Brooke 1991, p. 178
  9. ^ Nicholson 1968, p. 40
  10. ^ Solkin 1994, p. 234
  11. ^ Uglow 2002, p. 123

参考[编辑]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