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浒传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水浒传
Shuihu7.PNG
別名 《忠义水浒传》、《水浒》
撰者 施耐庵(有爭議)
類型 小說
文字 中文
國家 中国
成書年代 明朝
版本 简本:

一百十五回本(汉宋奇书)
一百一十回本(英雄谱)
一百六十四回本(与后传合刊)
繁本
一百回本:受招安后加“征辽”,征方腊等情节。
一百二十回本:百回本基础上再加征田虎、征王庆。

七十回本:金圣叹删改,腰斩一百回本招安以及之后事
分類 子部小说家类
《水浒传》中的人物智多星吴用

《水浒传》中國白话文写成的章回小说,列为中国古典四大文学名著之一。其內容讲述北宋山東梁山泊宋江为首的绿林好汉,由被迫落草,发展壮大,直至受到朝廷招安,东征西讨的历程。又稱《忠义水浒传》,一般简称《水浒》,全書定型于明朝。作者历来有争议[1],一般认为是施耐庵所著,而罗贯中則做了整理,金聖歎删节为七十回本。

作者[编辑]

施耐庵说[编辑]

关于《水浒传》的作者历来说法不一,目前最广泛认可的說法認為作者是施耐庵。历史上还有其它几种观点,包括了罗贯中说,施惠说,郭勋托名说,宋人说等[1]

其中一种观点认为百回的《水浒传》前七十回为施耐庵著,后三十回则为罗贯中著。另一種觀點是全書為施耐庵撰寫,再由罗贯中整理编辑。此说最早见于明代高儒百川书志》,認為《水浒传》是“钱塘施耐庵的本,罗贯中编次”。这种观点在学术界有不少人認同。

还有一种观点认为[2]《水浒传》属于“世代累积型群众创作”,因為關於梁山泊好漢的故事最早記載於《宣和遺事》,在南宋時代已經開始流傳。在水滸傳成書之前,已經有許多相關的民間傳說、戲曲故事。故此推論施耐庵在创作过程中参考借鉴了很多素材,包括史籍、笔记和某些完整的小说、戏曲或其選段。但毫無疑問,施耐庵在創作長篇章回小說中豐富了人物的性格和故事的發展。

胡适在《水浒传考证》及《百二十回本忠义水浒传序》中主张,“施耐庵”可能为某一生活在明代中期的某一文人的托名,因“其时士大夫还不敢公然出名著作白话小说”(《百二十回本忠义水浒传序》);并且书中内容确有“犯上作乱”之嫌,不为当时统治阶级所容。

罗贯中说[编辑]

这种观点认为[1]全书皆由罗贯中所著。明朝嘉靖年间的汪道昆托名“天都外臣”在《水浒传叙》中,首次指出《水浒传》“越人罗氏……为此书,共一百回”。其后,许多明清人士都相继指出罗贯中是《水浒传》作者。直到民国年间,鲁迅俞平伯仍然认为水浒传简本是罗作,繁本是施编。

但是,这种观点现在普遍没有得到认同。反对者认为[1],罗贯中的《三国演义》和《水浒传》明显不同,完全不是出自一人之手。惠康野叟在《识馀》中说:“二书深浅工拙,如天壤之悬,讵有出一手之理?”而且关于罗贯中作《水浒》的证据也大多经不起考证。

胡適認為:水滸傳的草本(約一百回)出自羅貫中之筆。內容可能有田王和征臘,但無征遼。文筆可能極粗劣[3]

《水浒传》的后半部,在一百回版本是三十回,包括了招安,征辽和征方腊,在一百二十回版本还包括征田虎、征王庆。《水浒传》的后半部有时也称之为《征四寇》,比较吻合罗贯中的“忠君”思想。

施惠说[编辑]

此说最早见于明人徐复祚三家村老委谈》:“即君美之传水浒,意欲供人说唱,耸人观听也,原非欲传信作也。”

至清朝时,很多谈及施惠的人开始把施惠施耐庵混为一谈。如无名氏《传奇会考标目》:“施耐庵,名惠,字君承,杭州人。”至近代,仍然有人力主此说。如孙楷第中国通俗小说书目》中认为[4]“耐庵即施惠号”。此后又有人考证[5]《水浒传》中有江浙方言,并发现施惠的《幽阁记》中有一些描写和《水浒传》相似,以次推断二书皆出自同一人之手,乃施惠所作。但是很多人认为该证据难以令人信服[1],而且有关施耐庵和施惠的关系多数臆断。

郭勋托名说[编辑]

明朝时,沈德符在《野获编》中说:“武定侯郭勋……所刻《水浒传》善本……”。后沈国元在《皇明从信录》则说:郭勋“仿《三国志演义》及《水浒传》为《国朝英烈记》。”而钱希言在《戏嘏》中又说他曾删过水浒。

胡适在《水浒传新考》中则认为郭勋刻水浒乃是假托。戴不凡则认为[6]“疑施耐庵即郭勋”。他认为郭勋刻水浒后才开始署名施耐庵。但是,这个论据并不能够立足,因为在此之前已经有署名施耐庵的百回本《水浒》出现[7]

宋人说[编辑]

这种说法最初是认为《水浒传》是罗贯中编写,而考证出罗贯中是宋朝[1]此说多被视为无稽之谈。[來源請求]

程穆衡在《水浒传注略》中推测施耐庵为宋末元初人。其后黄霖根据《靖康稗史》七种的编者署名“耐庵”,而推断这位南宋末年的“耐庵”就是施耐庵,并且认为施耐庵所作水浒乃是简本,而不是当前的版本。

成书过程[编辑]

《水浒传》插图:囚车解草寇(清初刻本)

《水浒传》的故事源起于北宋宣和年间,出现了话本《大宋宣和遗事》描述了宋江、吴加亮(吴用)、晁盖等36人起义造反的故事,初步具有了《水浒传》的故事梗概,目前流传下来的根据说书人编成的话本中就有“青面兽”,“花和尚”,“武行者”等。而从南宋之史籍《东都事略》以後,已成为了民间文学的主要题材。

到了元朝元杂剧中出现了有關水浒故事的剧本,流传后世的有高文秀的《黑旋风双献功》,李文蔚的《燕青博鱼》和康进之的《李逵负荆》等。《水浒传》全書是到了明朝,經許多作者不斷增添情節乃至定型。也有观点认为[1],《水浒传》中梁山好汉的生活原型是与作者施耐庵关系甚密的张士诚领导的盐民起义。

版本[编辑]

现存最早的《水浒》版本,当属保存于上海图书馆的《京本忠义传》,此本大约刻于明朝嘉靖年间的一百回版本。水浒传的版本很多,在流传过程中,出现了不同的故事版本。大体上可以分为两个系统:简本和繁本。

简本[编辑]

简本也称“文简事繁本”,包括了受招安、征、征田虎王庆,打方腊以及宋江被毒死的全部情节。之所以称为简本,主要是文字比较简单,细节描写少。後有人將其後段獨立發行,並託名羅貫中,稱《續水滸傳》。 已发现的简本有:

  • 一百十五回本(全像水浒忠义传、漢宋奇書)
  • 一百一十回本(英雄譜)
  • 一百六十四回本(與後傳合刊)
  • 一百九回本(二刻英雄谱)
  • 一百二十四回本(大道堂本)
  • 一百四回本(水浒志传评林)

繁本[编辑]

繁本也称“文繁事简本”,写得比较细致,也是流传最广的。主要有一百回本、一百二十回本和七十回本三种。但主要改写增添的部分都是在招安之后的情节。

  • 一百回本(“容与堂本”、“天都外臣本”、“四知馆本”):在宋江受招安后,又有“征辽”,征方腊等情节。
  • 一百二十回本(“郁郁堂本”、“袁无涯本”):一百回本基础上再增加征田虎、征王庆的情节。
  • 一百二十回本(“梅氏藏本”):还有一种一百二十回本被称为“古本水浒传”,也称“梅氏藏本水浒传”,该本前七十回与金圣叹贯华堂本一致,同样有卢俊义的恶梦。但后五十回与其他版本截然不同,并没有招安的情节。目前关于与此版本后五十回的真伪及该版本本身的价值还有争议。
  • 七十回本(“贯华堂本”):明末金聖歎进行删改,腰斩一百二十回本(“袁无涯本”)招安以及之后的事,以原书第七十一回卢俊义的梦作为结尾,再将第一回作为楔子,共为七十回。

一般认为只有百回本可能是《水浒》故事成型定书的最早本子,也最接近传说故事的版本。

主題思想[编辑]

《水滸傳》揭露官逼民反,歌頌起義,發揚忠義思想。

“水浒”字面的意思是水边,指故事发生的地点在山东梁山泊。另外《诗经》中有“古公亶父,来朝走马,率西水浒,至于下”的句子,记载了周太王率领部族迁徙的事情。王利器羅爾綱不約而同指出[8]用水浒做书名,是将宋江等的聚义和周朝的兴起作类比,证明原作者肯定起义英雄们反抗统治的精神。水浒义军领袖宋江原是基層官吏,后被逼上梁山,与其他梁山好汉一起反抗暴政,“替天行道”,逐渐发展壮大。《水浒传》故事豪放、粗旷,全书通过人物的言语、行为来表现其矛盾的内心世界,人物性格刻画也各有特色,而被逼上梁山的英雄各自的成长经历也不尽相同。情节曲折、语言生动,有很高的艺术价值。

对于《水浒传》的思想倾向历来有不同看法[2]。一种观点认为《水浒传》表现的是忠义的思想。主要的代表人物是明代的李贽。另外一种观点认为这是一部写给强盗看的书,是教人做强盗的书。主要是明朝的左懋第提出的,他认为《水浒传》教坏了百姓,强盗学宋江,并且认为如果不禁毁《水浒传》,对于世风的影响是不堪设想的。当时朝廷接受了他的建议,将《水浒传》在全国各地收缴。

1950年代,中國认为[2]《水浒传》是描写歌颂农民起义的。这种看法是当时各种中國大陸的教科书、文学史和小说史所持的一个主流的看法。

人物[编辑]

情節[编辑]

洪太尉释放妖魔

總論[编辑]

故事描写了梁山一百零八将各自不同的故事,从他们一个个被逼上梁山、逐渐壮大、起义造反到最后接受招安的全过程。水浒中的一百单八将传说是三十六个天罡星和七十二个地煞星转世,他们讲究忠和义,爱打抱不平、劫富济贫,不满贪官污吏,最后集结梁山,与腐化的朝廷抗争。小说成功地塑造了宋江林冲史進李逵鲁智深武松等人物的鲜明形象,也向读者展示了宋代的政治与社会状况。

全书可分为三段:第一至第四十回讲述的是各个好汉的故事,它们既有独立性又有关联性;第四十一至第八十回讲述的是好汉们在梁山集合,形成了以宋江为寨主的梁山山寨,并发动一系列对官僚恶霸及附近城池的战争,直到接受北宋朝廷的招安;第八十一回至第一百二十回讲述的是梁山好汉归顺朝廷后,镇压田虎王庆方腊等的战争,到最后鸟尽弓藏,悲壮死亡的故事。

迫上梁山[编辑]

12世纪初,中国被腐朽的北宋王朝统治着,朝廷内的奸臣蔡京童贯高俅权倾朝野,手握重权,视皇帝宋徽宗如傀儡,残害忠良。地方豪强恶霸也合流同污,史进鲁智深林冲杨志武松等相继被冤枉陷害,无路可逃,上了山东的水泊梁山,打家劫舍,劫富济贫。同时,在黄泥岗,晁盖吴用等七人发动了一场震惊全国的抢劫案,夺走了北京大名府官员送给蔡京的生辰纲礼物,逃到梁山,与林冲合谋杀掉原寨主王伦,晁盖做了梁山之主。

晁盖的朋友宋江也卷入官府纷争,差点被处死,幸亏晁盖与梁山好汉救出他,宋江的朋友李逵戴宗等跟随宋江加入梁山。随后,梁山泊向周围地方官僚恶霸和其他敌对山寨宣战,攻破了祝家庄、高唐州、青州城、曾头市和大名府,招降了秦明等數十名大將。其中最后两次战争中,晁盖战死,宋江继承了寨主之位,卢俊义燕青上山。梁山全盛时足有一百零八个好汉,空前强大。梁山势力的壮大,震惊了朝野上下,童贯、高俅倾全国各路水陆大军,讨伐梁山泊,却惨败于梁山的精兵良将,数十名大将被斩杀。

招安[编辑]

宋徽宗无奈,只好派人招安。梁山泊的部份首領坚决反对招安,但首領宋江、吳用等却不愿继续做强盗,答应了朝廷的招安请求。但在招安之后,朝廷奸臣屡次找茬陷害梁山好汉。

这时候,河北的田虎、淮西的王庆、江南的方腊叛乱,朝廷派梁山好汉出兵镇压。宋江先是用水淹了田虎的根据地太原城,剿灭田虎势力,然后挥师南下,大破淮西军并生擒王庆,但在更激烈的平定方腊之战中,宋江遭到阻击,梁山好汉死伤过半。一场恶战之后,宋江控制了杭州城和乌龙岭,攻破了清溪洞,方腊的势力才被消灭。

战后,梁山好汉只剩下三十六人,班师途中林冲張橫等人病逝,武松在六和寺剃髮出家,鲁智深在六和寺圓寂李俊燕青等人又悄然离去。回京时梁山好汉仅剩27人。宋江等人被封为功臣,但童贯高俅等人野心未死,他们设计毒死了卢俊义宋江李逵吴用花荣在宋江墓前大哭一场后自缢而亡,剩下的梁山好漢,除雙鞭將呼延灼女真戰鬥英勇陣亡,其餘大都善終。

艺术成就[编辑]

《水滸傳》深刻地反映廣闊的社會生活,情節曲折複雜而富戲劇性,善於描寫場面,人物眾多,形象生動,個性鮮明,對話傳神,善於以對比手法展現人物的性格特徵,描寫人物的心理變化,從人物的行動表現其性格。《水滸傳》以流暢的白話口語為基礎,再加錘鍊,既生動潑辣,又簡潔洗鍊。

与《三国演义》相比,《水浒传》的长处不在于政治和战争场面的描写,而在于主要人物的刻画和市民生活的描写。其中梁山主要人物宋江、林冲、武松、鲁智深、李逵等,人物个性鲜明,角色语言各有特色。

影響[编辑]

在缺乏知识以及大众娱乐活动的年代,《水浒传》与《三国演义》等通俗小说往往通过民间艺人,以戏曲曲艺的形式,成为普通民众仅有的文化活动。其中虚构的人物或者虚构的故事变成为老百姓眼中的史实。很多故事,如“鲁智深倒拔垂杨柳”,“武松打虎”等,历来男女老少皆津津乐道。书中字里行间流露出来的各种道德观如:轻生死重义气,敢作敢为,劫富济贫乃至“忠君反贪”等理念,便在相当程度上影响了大众评判是非善恶的标准。

评价[编辑]

《水浒传》亦中国古代四大小說名著之一,在文学成就上受到後世不少文学评论家的赞許。

明清兩代[编辑]

明末文学批评家金圣叹將《水浒传》与《离骚》、《庄子》、《史记》、《杜甫詩》、《西厢记》合称为“六才子书”。李漁將《水浒传》与《三國演義》、《西遊記》、《金瓶梅》定為「四大奇書」。但他本人对宋江的评价非常低,在他的批注本里,处处可见对宋江的贬损。後來有人把「四大奇書」,加上《紅樓夢》、《儒林外史》合稱為「六大奇書」。

民间流傳一句話:「少不讀水滸,老不讀三國」,意年輕人不该讀《水浒传》,否則容易向往打打杀杀的生活,盲目崇尚武力与江湖義气,过分反叛,脱离现实;而老年人不應該讀《三國演義》,因為其中人物善於用計使詐,處心積慮、鈎心鬥角,作為應該安分守約的老人應該安度晚年,不能整天想着算計別人,對自己身心無益。

現代[编辑]

到了20世纪,文学评论家除了评论《水浒传》的文学成就,亦开始对《水浒传》所反映的社会狀況和价值观产生兴趣[來源請求]

1930年代初,鲁迅在《三闲集·流氓的变迁》中曾这样评论《水浒传》:“‘’字渐消,强盗起了,但也是侠之流,他们的旗帜是‘替天行道’。他们所反对的是奸臣,不是天子,他们所打劫的是平民,不是将相。李逵劫法场时,抡起板来排头砍去,而所砍的是看客。一部《水浒》,说得很分明:因不反对天子,所以大军一到,便受招安,替国家打别的强盗——不‘替天行道’的强盗去了。终于是奴才。”

从历史角度看,对于《水浒》的争论焦点则集中在主要人物宋江所表现出的“忠君报国”的思想上。反面观点一般认为宋江的思想有其局限性,梁山好汉受到招安后又为朝廷去征讨各地山贼,下场悲惨,是齣历史悲剧;作品歌颂和美化宋江,只反貪官,不反皇帝,强调“忠义”,表现出严重的思想局限。正面观点一般认为宋江相对于其他草莽英雄思想进步,对当时社会可以起到积极作用。

毛泽东在1975年时,亦对《水浒传》的价值观作了评论[9]:「《水浒》只反贪官,不反皇帝,又屏晁盖于一百零八人之外。宋江投降,搞修正主义,把晁的聚义厅改为忠义堂,让人招安了。宋江同高俅的斗争,是地主阶级内部这一派反对那一派的斗争。宋江投降了,就去打方腊。」又说:「《水浒》这部书,好就好在投降。做反面教材,使人民都知道投降派。」他的言论曾使中国掀起一场「评《水浒》运动」。当时有官方观点认为[2],《水浒传》是一部宣扬投降主义的书;宋江所执行的是一条投降主义的路线,否定了晁盖的革命路线。晁盖和宋江是两条路线的斗争,宋江上山以后就排斥晁盖,而且108人就没有晁盖的名字、没有他的地位。

翻译[编辑]

《水浒传》也被翻译成多种语言

英文[编辑]

英文版通常将《水浒传》翻译成《Water Margin》或《Outlaws of the Marsh》。在众多译本中,最早的当属赛珍珠女士在1920年代中后期翻译的《All Men Are Brothers》(四海之内皆兄弟)。书名出自《论语》“四海之内,皆兄弟也”。1933年出版,是《水浒传》的第一个英文全译本,当时在美国颇为畅销。但是译本中有很多错误。比如书名的翻译,就不符合原意,受到过鲁迅的批评,认为“山泊中人,是并不将一切人们都作兄弟看的”[10]。对一百零八将的绰号,也往往望文生义,比如将花和尚鲁智深译为Priest Hwa(姓花的牧师),更是将母夜叉孙二娘译为Night Orge(夜间的怪物)。

迄今为止《水浒传》被认为比较好的英文版本,应该是中国籍的美国犹太裔学者沙博理先生(Sidney Shapiro)在文革期间受命译的一百回版的Outlaws of the Marsh(水泊好汉)。他的译本,被认为更加忠实于原著,而且很贴切地反应了原文的神韵,符合翻译的“信、达、雅”的原则。可惜由于这个译本产生于文革时期,影响不大。

法文[编辑]

法文版则将其直译为《Au bord de l'eau》。

日文[编辑]

日文版的《水浒传》的版本非常多,甚至被改编和演绎成了许多漫画电影电视作品。日本自江户时代开始传入《水浒传》整本小说。1728年(享保13年)由冈岛冠山执笔将部分篇章翻译成日语。1773年,作家建部绫足将《水浒》故事改编为以日本为背景的《本朝水浒传》。到了19世纪,出现了大量《水浒传》的日文翻译本和改编文学作品。

日本古典文学家曲亭马琴不仅在创作其代表作《南总里见八犬传》和《椿说弓张月》时大量参考了《水浒传》的情节,还直接创作了《倾城水浒传》、《新编水浒画传》等以《水浒传》故事为题材的文学作品。江户时代的一些侠客如国定忠治笹川繁蔵飯岡助五郎等人的真实故事,在日本民众口中反复流传时,也被染上一层《水浒传》色彩。

进入明治时期之后,随着汉学研究的发展,日本出版了多部《水浒》译作,主要的译本如下:

  • 松枝茂夫,全译一百二十回本,1940年版(岩波文库)
  • 松枝茂夫编译的面向青少年的抄译本,带有“洁本”性质,基于一百二十回本,对征辽、征田虎、征王庆、征方腊的段落进行了压缩,二战后出版,全3冊(岩波少年文库)
  • 吉川幸次郎清水茂合译,全译一百回本,全10冊(岩波文库)
  • 驹田信二译,全译一百二十回本,全8冊(讲谈社文库、ちくま文库)
  • 佐藤一郎译,全译金圣叹七十回本(「世界文学全集」集英社版)
  • 村上知行译,全译金圣叹七十一回本,全5冊(现代教养文库)

衍生作品[编辑]

作為中國歷史上以白话文写成的长篇小说,《水浒传》对后世的影响巨大。

《水浒传》被改编成多种曲艺形式。另一篇古典名著《红楼梦》中就提到了“鲁智深大闹五台山”的曲目。评书苏州评弹山东快书都有很多经典节目是取材自《水浒传》。

  • 舞台劇
    • 水滸傳》(舞台剧作家林奕華指导的舞台剧,以水浒传为蓝本,探讨现代男人的生存压力,2008年作亚洲巡演)

参考文献[编辑]

  1. ^ 1.0 1.1 1.2 1.3 1.4 1.5 1.6 曹晋杰朱步楼,《施耐庵新证》,学林出版社,1987年4月
  2. ^ 2.0 2.1 2.2 2.3 长春人民广播电台,《水浒评论集》,《工农兵通讯》增刊
  3. ^ 胡適〈水滸傳考證〉〈水滸傳後考〉
  4. ^ 孙楷第,《中国通俗小说书目》卷六《说公案》第三“水浒传”,作家出版社1957年版
  5. ^ 王利器,《水浒全传》是怎样纂修的?《文学评论》1982年第3期。
  6. ^ 戴不凡,《小说见闻录》,浙江人民出版社1980年版 第90-135页。
  7. ^ 高儒,《百川书志》。
  8. ^ 羅爾綱考訂《水滸傳原本》貴州:貴州人民出版社,1989第一版[1989年10月] 來自 〈水滸傳考證〉頁2
  9. ^ 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编著,中央文献出版社出版,《毛泽东传(1949-1976)》。
  10. ^ 1934年3月24日,〈致姚克信〉(《鲁迅全集》第十二卷,人民文学出版社2005年版,第359页。)
  11. ^ CCTV-6 在 2008 年拍了六部數字電影:水滸英雄譜系列。水浒英雄谱. CCTV. 2008年 [2008年]. 

研究書目[编辑]

  • 孫述宇:《水滸傳:怎樣的強盜書》(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11)。
  • 宮崎市定著,趙翻等譯:《宮崎市定說水滸——虛構的好漢與掩藏的歷史》(西安:陝西人民出版社,2008)。
  • 佐竹靖彥著,韓玉萍譯:《梁山泊——《水滸傳》一零八名豪傑》(北京:中華書局,2005)。
  • 香坂順一著,植田均譯:《水滸詞匯研究(虛詞研究)》(北京:文津出版社,1992)。
  • 馬幼垣:《水浒論衡》,聯經出版社,1992年
  • 馬幼垣:《水浒人物之最》,聯經出版社,2003年
  • 馬幼垣:《水浒二論》,聯經出版社,2005年
  • 李豐楙:〈出身與修行: 忠義水滸故事的奇傳文體與謫凡敘事〉。

外部链接[编辑]

Wikisource-logo.svg
维基文库中相关的原始文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