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光武帝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汉光武帝刘秀
东汉光武帝像
概要
姓名 刘秀
庙号 世祖
谥号 光武皇帝
陵墓 原陵
政权 东汉
在世 前5年1月15日-57年3月29日
在位 25年8月5日-57年3月29日
年号

建武:25年六月-56年四月

建武中元:56年四月-57年

汉光武帝刘秀(前5年1月15日-57年3月29日),文叔南阳郡蔡阳县[1](今湖北省枣阳市[2])人,東漢帝國的建立者,廟號世祖諡號光武皇帝

刘秀为刘邦九世孙,出身于南阳郡的地方豪族。新朝末年国家动荡,各地寇盗蜂起。地皇三年(22年),刘秀在(今河南省南阳市)起兵。25年,在鄗县(今河北省石家庄市所辖的一个)登基称帝,改元建武国号为“汉”,史称东汉。此后,刘秀逐步扫平各方势力,最终统一中国。刘秀在位三十二年,社会逐渐从新朝末年的动荡中恢复,故称“光武中興”。建武中元二年(57年),刘秀逝世于雒阳

刘秀的军事才能很高。称帝之后遣众将攻伐四方,往往能从前方上报的排兵布阵形势中发现问题,有时因前方不能及时得到纠正,便为敌人所败。此外,刘秀待人诚恳简约,宽厚有信,窦融马援等均由此归心。对外政策方面,引南匈奴内迁入塞,分置诸部于北地朔方五原云中定襄雁门代郡西河缘边八郡,诏单于徙居西河美稷[3]但此举也成为东汉朝廷和民众沉重的经济负担,在东汉与北匈奴的战争中南匈奴仅起到出兵助攻的作用,谈不上替东汉守卫北边。到了东汉中期由于羌患,使得南匈奴在北边不断发起暴乱,对东汉北边边防乃至北方内地的安全构成了严重威胁,从而成为东汉北边的一大边患。[4]

生平经历[编辑]

出生[编辑]

建平元年十二月甲子(前5年1月15日)夜出生。刘秀出生的时候,有赤光照耀整個房間,當年稻禾(嘉禾)一茎九穗,因此得名秀。

早年[编辑]

刘秀是汉高帝刘邦九世孙,西汉景帝子长沙王刘发之子舂陵節侯劉買的玄孙,與更始帝有同一個高祖父劉買。其父为南顿劉欽,母樊娴都。世代居住在南阳郡蔡陽(今湖北省枣阳市西南),屬地方豪族。刘秀九岁时,父亲逝世,便由叔父劉良抚养。由于刘秀勤于农事,而兄劉縯好侠养士,经常取笑刘秀,将他比做刘邦的兄弟刘喜新朝天凤年间(14年—19年),刘秀至长安,学习《尚书》,略通大义。

刘秀在新野县时,听闻陰麗華的美貌,心悦之。後至長安,見執金吾車騎甚盛,因歎曰:“仕宦當作執金吾,娶妻當得陰麗華。”[5]

统一中国[编辑]

时值新莽天凤五年(17年),天下大亂,赤眉军绿林军各自起兵反王莽。地皇三年(22年),刘秀避于新野,因卖谷而至(今河南省南阳市),经李通劝说在宛起兵。地皇四年(23年)二月,劉縯、劉秀兄弟与绿林兵共同拥护刘玄稱帝,國號仍為漢,改元更始,史稱更始帝。同年刘秀率绿林军1万以少胜多于昆阳灭王莽军42万,杀其主帅王寻,取得昆阳大捷

此后刘縯、刘秀兄弟威望大盛,遭到刘玄的猜忌。刘秀有所察觉,但刘縯不以为意,终被刘玄借故杀死,同被杀死的还有同宗刘稷。此时刘秀也处于危险之中,只得向刘玄谢罪,并不敢为哥哥服丧,饮食言笑如常。刘玄心有所惭,故而拜刘秀为破虏大将军。后刘玄占据洛阳,派刘秀巡视黄河以北,刘秀始得脱离险境。刘秀遂在河北积蓄力量,日益壮大,被刘玄封为萧王。刘秀率吴汉邓禹等手下大将,继续在北方大破铜马等割据势力,被关西人号为铜马帝。由于刘秀与刘玄心生二意,自此刘秀手下便不断劝进。

更始三年(25年)六月,赤眉军刘盆子傀儡皇帝。同月二十二己未日(25年8月5日),劉秀于鄗城皇帝位,改元建武,国号仍为,史称东汉。九月,赤眉军击败刘玄,刘玄投降,同年十二月被杀。

次年劉秀迁都洛阳,改洛阳为「雒阳」。刘秀先后荡平赤眉、张步隗嚣等割据势力,然割据一方的卢芳,刘秀屡次遣吴汉、杜茂往击,均不克。建武十二年(36年),卢芳进攻云中郡,留守九原的部将随育胁迫卢芳降伏刘秀。卢芳放弃军队,逃往匈奴[6]。同年十一月十九己卯日(36年12月25日),吴汉攻克成都,割据四川的公孙述成家政权灭亡,东汉统一中国。

末的军阀混战中,刘秀的军纪相对较好[7],但手下大将吴汉等仍然多有大屠杀、暴掠之举。天下未定之时刘秀对诸将的约束显然不够,造成手下大将邓奉因家乡遭吴汉军劫掠,忿而反叛。直到吴汉与刘尚攻灭最后一个敌人公孙述,纵兵大掠成都,刘秀才肯斥责他们。然而诏书虽写得声情并茂[8],吴汉的官爵却并未受到影响。

执政时期[编辑]

刘秀勤於政事,「每旦視朝,日仄乃罷,數引公卿郎將議論經理,夜分乃寐」。在位期间,多次发布释放奴婢和禁止残害奴婢的诏书。为减少贫民卖身为奴婢,经常发救济粮,减少租徭役,兴修水利,发展农业生产。裁并郡县,精简官员。结果,裁并四百餘县,官员十置其一。历史上称其统治时期为光武中兴。其間國勢昌隆,號稱「建武盛世」。

刘秀统一中国后,厌武事,不言军旅,建武二十七年(51年),朗陵侯臧宮、揚虛侯馬武上書:請乘匈奴分裂、北匈奴衰弱之際發兵擊之,立“萬世刻石之功”。光武卻下詔:“今國無善政,災變不息,人不自保,而復欲遠事邊外乎!……不如息民。”[9]不同於先祖劉邦得天下後誅殺功臣的無情,劉秀分封三百六十多位功臣為列侯,給予他們尊崇的地位,只解其兵權。其实,在统一中国之前,他就开始削弱国防建设,废郡国兵制,罢郡国都尉。削弱地方兵權的同時,导致后来无力抵御外患,而豪強地主的部曲家兵則迅速發展,像東漢末年的董卓就是一例[10]。劉秀以後不設丞相,而是「雖置三公」但「事歸台閣」;一方面削弱三公權力,使三公成為虛位,另一方面又擴大尚書台的職權,成為皇帝發號施令的執行機構,所有權力集中於皇帝一身。」《後漢書·申屠剛傳》說:「時內外群官,多帝自選舉,加以法理嚴察,職事過苦,尚書近臣,至乃捶撲牽曳於前,群臣莫敢正言。」「自是大臣難居相任」。建武二十八年(52年)他藉故搜捕王侯賓客,「坐死者數千人」,嚴禁結黨營私。

去世[编辑]

建武中元二年二月戊戌(二月初五,公元57年3月29日),崩于雒阳南宫前殿,享壽63岁,在位33年。葬于原陵(今河南孟津县铁谢村附近),庙号世祖光武皇帝。刘秀死后,其子汉明帝刘庄将统一战争中功劳最大的二十八人的影像画在云台阁,称云台二十八将

人物评价[编辑]

正面[编辑]

  • 范曄評價劉秀:「雖身濟大業,競競如不及,故能明慎政體,總欖權綱,量時度力,舉無過事,退功臣而進文吏,戢弓矢而散馬牛,雖道未方古,斯亦止戈之武焉。」
  • 明朝官修皇帝实录《明太祖实录》记载,明太祖朱元璋在洪武七年八月初一日(1374年9月7日),亲自前往南京历代帝王庙祭祀三皇、五帝、夏禹王商汤王周武王汉高祖汉光武帝隋文帝唐太宗宋太祖元世祖一共十七位帝王[11],其中对汉光武帝刘秀的祝文是:“惟汉光武皇帝延揽英雄,励精图治,载兴炎运,四海咸安。有君天下之德而安万世之功者也。元璋以菲德荷天佑人助,君临天下,继承中国帝王正统,伏念列圣去世已远,神灵在天,万古长存,崇报之礼,多未举行,故于祭祀有阙。是用肇新庙宇于京师,列序圣像及历代开基帝王,每岁祀以春、秋仲月,永为常典。今礼奠之初,谨奉牲醴、庶品致祭,伏惟神鉴。尚享!”[12]
  • 刘秀是个宽厚简易的人。在统一过程中,刘玄的一些手下曾参与谋害他的哥哥,他能够不计前嫌地招降并厚待;分封功臣时,不顾他人劝说,将最大的封地劃到了四县之广[13];战争尚未结束,就将原来十分之一的税率减到三十分之一;马援为隗嚣所使,分别访问公孙述和刘秀,独为刘秀的人格魅力折服[14]耿弇窦融曾专制一方,以兵多权大心不自安,而刘秀对他们未有半点疑虑。凡此种种,都成为他成功的决定性因素。甚至在统一之后,他废郭皇后及太子劉彊,立阴皇后及次子刘阳(后改名莊),犹能令郭皇后到其子中山王的封国安享餘年,两子之间不生嫌隙,也没有受到臣下及后人的议论。王夫之读通鉴论》稱:“光武之得天下,较高帝而尤难矣。光武之神武不可测也!三代而下,取天下者,唯光武独焉!”

负面[编辑]

  • 但也因为宽厚简易的性格,造成东汉制度不立[15][16],过于依赖皇帝的明智,遂在明章之治以后陷入了长期的黑暗和混乱。

家族成员[编辑]

祖先[编辑]

嗣父[编辑]

后妃[编辑]

  • 沛王太后 郭聖通
  • 光烈皇后 陰麗華
  • 美人 许氏
  • 除两位皇后外,刘秀妃嫔仅知许氏一人,其余已不可考。根据《后汉书·卷十上·皇后纪》的记载,光武帝初时,后宫称号初有皇后、贵人,后增美人宫人采女三等。亦曾在洛阳乡中选聘良家童女入后宫。

子女[编辑]

光武帝共有十一个儿子、五个女儿:

軼事典故[编辑]

光武省亲: 建武三年(公元27年)冬十月壬申,幸舂陵(今湖北省枣阳市吴店镇),祠园庙,因置酒旧宅,大会故人父老。[24]

提高家乡建制: 建武六年(公元30年)春正月丙辰,改舂陵乡为章陵县。世世复徭役,比丰、沛,无有所豫。[25]

以柔治国: 建武十七年(公元41年)冬十月甲申,幸章陵。修园庙,祠旧宅,观田庐,置酒作乐,赏赐。时,宗室诸母因酣悦,相与语曰:“文叔少时谨信,与人不款曲,唯直柔耳。今乃能如此!”帝闻之,大笑曰:“吾理天下,亦欲以柔道行之。”乃悉为舂陵宗室起祠堂。[26]

注釋[编辑]

  1. ^ 《后汉书·光武帝纪第一上》
  2. ^ "公元前45年,经西汉汉元帝批准,划蔡阳县的白水(今吴店镇一带)、上唐(今随州市曾都区唐县镇)2个乡,设置春陵侯国(治所在今吴店镇北的古城)。徙封刘 仁(汉景帝之后)为舂陵侯。公元29年,东汉光武帝诏令,提高舂陵乡建制,改舂陵乡为章陵县;后又分襄阳县的东北地带设襄乡县,今枣阳地区由当时的蔡阳、 章陵、襄乡3县分治,均属南阳郡管辖。"
  3. ^ 遣中郎将段郴授南单于玺绶,令入居云中,始置使匈奴中郎将,将兵卫护之。南单于遣子入侍,奉奏诣厥。于是云中、五原、朔方、北地、定襄、雁门、上谷、代八郡民归于本土。遣谒者分将施刑补理城郭。发遣边民在中国者,布还诸县,皆赐以装钱,转输给食。《后汉书·卷一下》
    于是复诏单于徙居西河美稷,因使中郎将段郴及副校尉王郁留西河拥护之,为设官府、从事、掾史。令西河长史岁将骑二千、弛刑五百人,助中郎将卫护单于,冬屯夏罢。自后以为常,及悉复缘边八郡。《后汉书·卷八十九》
  4. ^ 薛海波,南匈奴内迁与东汉北边边防新论,内蒙古社会科学,2012年 第3期。
  5. ^ 《后汉书· 光烈阴皇后纪》
  6. ^ 《后汉书·卷十二·卢芳传》
  7. ^ 异(冯异)归,谓父城长苗萌曰:“诸将多暴横,独刘将军所到不掳掠,观其言语举止,非庸人也。”(《资治通鉴·卷39》)
  8. ^ 建武十二年十一月二十一辛巳日,吴汉夷述妻子,尽灭公孙氏,并族延岑,遂放兵大掠,焚述宫室。帝闻之怒,以谴汉。又让刘尚曰:“城降三日,吏民从服,孩儿、老母,口以万数,一旦放兵纵火,闻之可为酸鼻。尚宗室子孙,尝更吏职,何忍行此!仰视天,俯视地,观放麑、啜羹,二者孰仁?良失斩将吊民之义也!”(《资治通鉴·卷43》)
  9. ^ 後漢書·臧宮列傳》
  10. ^ 唐顺之《覆勘蓟镇边务首疏》:“臣尝读《史》《汉》,光武以渔阳突骑定天下,以至於唐藩镇专兵,而卢龙一道常虎视河北。”
  11. ^ 根据《大明太祖高皇帝实录》(简称《明太祖实录》)卷九十二记载,明太祖朱元璋在洪武七年八月初一日,亲自前往南京历代帝王庙祭祀从伏羲元世祖十七位帝王,这十七位帝王分别是:三皇(伏羲、炎帝、黄帝)、五帝(少昊、颛顼、高辛、唐尧、虞舜)、三王(夏禹王、商汤王、周武王)、汉高祖、汉光武帝、隋文帝,唐太宗、宋太祖、元世祖。 洪武二十一年(1388年)隋文帝的塑像被撤出南京历代帝王庙,根据《大明太祖高皇帝实录》(简称《明太祖实录》)卷之一百八十八记载:洪武二十一年春正月“戊午,遣官祀历代帝王。初,历代帝王庙五室祀,伏羲至元世祖凡十七帝。至是,去隋文帝,凡十六帝,为五室,中三室居三皇、五帝、三王如旧,最东一室则汉高祖、光武、唐太宗,最西一室则宋太祖、元世祖,从祀名臣凡四坛,东庑第一坛九人,风后、皋陶、龙、伯益、傅说、召公奭、召虎、张良、曹参,西庑第一坛九人,力牧、夔、伯夷、伊尹、周公旦、太公望、方叔、萧何、陈平,东庑第二坛十人,周勃、冯异、房玄龄、李靖、李晟、潘羙、岳飞、木华黎、博尔忽、伯颜,西庑第二坛九人,邓禹、诸葛亮、杜如晦、郭子仪、曹彬、韩世忠、张浚、博尔术、赤老温。”
  12. ^ 来源于《大明太祖高皇帝实录》(简称《明太祖实录》)卷九十二的相关记载。
  13. ^ 庚辰,悉封诸功臣为列侯;梁侯邓禹、广平侯吴汉皆食四县。博士丁恭议曰:“古者封诸侯不过百里,强干弱枝,所以为治也。今封四县,不合法制。”帝曰:“古之亡国皆以无道,未尝闻功臣地多而灭亡者也。”(《资治通鉴·卷40》)
  14. ^ 援初到,良久,中黄门引入。帝在宣德殿南庑下,但帻,坐,迎笑,谓援曰:“卿遨游二帝间,今见卿,使人大惭。”援顿首辞谢,因曰:“当今之世,非但君择臣,臣亦择君矣。臣与公孙述同县,少相善;臣前至蜀,述陛戟而后进臣。臣今远来,陛下何知非刺客奸人,而简易若是!”帝复笑曰:“卿非刺客,顾说客耳。”援曰:“天下反覆,盗名字者不可胜数;今见陛下恢廓大度,同符高祖,乃知帝王自有真也。”(《资治通鉴·卷41》)
  15. ^ 大司农江冯上言:“宜令司隶校尉督察三公。”司空掾陈元上疏曰:“臣闻师臣者帝,宾臣者霸。故武王以太公为师,齐桓以夷吾为仲父,近则高帝优相国之礼,太宗假宰辅之权。及亡新王莽,遭汉中衰,专操国柄以偷天下,况己自喻,不信群臣,夺公辅之任,损宰相之威,以刺举为明,徼讦为直,至乃陪仆告其君长,子弟变其父兄,罔密法峻,大臣无所措手足;然不能禁董忠之谋,身为世戮。方今四方尚扰,天下未一,百姓观听,咸张耳目。陛下宜修文、武之圣典,袭祖宗之遗德,劳心下士,屈节待贤,诚不宜使有司察公辅之名。”帝从之。(《资治通鉴·卷42》)
  16. ^ 太中大夫梁统上疏曰:“臣窃见元帝初元五年,轻殊死刑三十四事,哀帝建平元年,轻殊死刑八十一事;其四十二事手杀人者,减死一等。自是以后,著为常准,故人轻犯法,吏易杀人。臣闻立君之道,仁义为主,仁者爱人,义者正理。爱人以除残为务,正理以去乱为心;刑罚在衷,无取于轻。高帝受命,约令定律,诚得其宜,文帝唯除省肉刑、相坐之法,自馀皆率由旧章。至哀、平继体,即位日浅,听断尚寡。丞相王嘉轻为穿凿,亏除先帝旧约成律,数年之间百有馀事,或不便于理,或不厌民心,谨表其尤害于体者,傅奏于左。愿陛下宣诏有司,详择其善,定不易之典。”事下公卿。光禄勋杜林奏曰:“大汉初兴,蠲除苛政,海内欢欣;及至其后,渐以滋章。果桃菜茹之馈,集以成赃,小事无妨于义,以为大戮。至于法不能禁,令不能止,上下相遁,为敝弥深。臣愚以为宜如旧制,不合翻移。”统复上言曰:“臣之所奏,非曰严刑。《经》曰:‘爰制百姓,于刑之衷。’衷之为言,不轻不重之谓也。自高祖至于孝宣,海内称治,至初元、建平而盗贼浸多,皆刑罚不衷,愚人易犯之所致也。由此观之,则刑轻之作,反生大患,惠加奸轨,而害及良善也!”事寝,不报。(《资治通鉴·卷43》)
  17. ^ 帝好图谶,与郑兴议郊祀事,曰:“吾欲以谶断之,何如?”对曰:“臣不为谶。”帝怒曰:“卿不为谶,非之邪?”兴惶恐曰:“臣于书有所未学,而无所非也。”帝意乃解。(《资治通鉴·卷42》)
  18. ^ 初,上以《赤伏符》即帝位,由是信用谶文,多以决定嫌疑。给事中桓谭上疏谏曰:“……”疏奏,帝不悦。会议灵台所处,帝谓谭曰:“吾以谶决之,何如?”谭默然,良久曰:“臣不读谶。”帝问其故,谭复极言谶之非经。帝大怒曰:“桓谭非圣无法,将下,斩之!”谭叩头流血,良久,乃得解。出为六安郡丞,道病卒。(《资治通鉴·卷44》)
  19. ^ 范晔论曰:桓谭以不善谶流亡,郑兴以逊辞仅免;贾逵能附会文致,最差贵显;世主以此论学,悲哉!(《资治通鉴·卷44》)
  20. ^ 春,正月,辛丑,大司徒韩歆免。歆好直言,无隐讳,帝每不能容。歆于上前证岁将饥凶,指天画地,言甚刚切,故坐免归田里。帝犹不释,复遣使宣诏责之;歆及子婴皆自杀。歆素有重名,死非其罪,众多不厌;帝乃追赐钱谷,以成礼葬之。(《资治通鉴·卷43》)
  21. ^ 陈留董宣为雒阳令。湖阳公主苍头白日杀人,因匿主家,吏不能得。及主出行,以奴骖乘。宣于夏门亭候之,驻车叩马,以刀画地,大言数主之失。叱奴下车,因格杀之。主即还宫诉帝,帝大怒,召宣,欲棰杀之。宣叩头曰:“愿乞一言而死。”帝曰:“欲何言?”宣曰:“陛下圣德中兴,而纵奴杀人,将何以治天下乎?臣不须棰,请得自杀!”即以头击楹,流血被面。帝令小黄门持之,使宣叩头谢主,宣不从。强使顿之,宣两手据地,终不肯俯。主曰:“文叔为白衣时,藏亡匿死,吏不敢至门;今为天子,威不能行一令乎?”帝笑曰:“天子不与白衣同。”因敕:“强项令出。”赐钱三十万,宣悉以班诸吏。由是能搏击豪强,京师莫不震慓。(《资治通鉴·卷43》)
  22. ^ 《后汉书·卷三十五·张曹郑列传第二十五》:十九年,乃与太仆朱浮共奏言:“陛下兴于匹庶,荡涤天下,诛锄暴乱,兴继祖宗。窃以经义所纪,人事众心,虽实同创革,而名为中兴,宜奉先帝,恭承祭祀者也。元帝以来,宗庙奉祠高皇帝为受命祖,孝文皇帝为太宗,孝武皇帝为世宗,皆如旧制。又立亲庙四世,推南顿君以上尽于舂陵节侯。礼,为人后者则为之子,既事大宗,则降其私亲。今禘祫高庙,陈序昭穆,而舂陵四世,君臣并列,以卑厕尊,不合礼意,设不遭王莽,而国嗣无寄,推求宗室,以陛下继统者,安得复顾私亲,违礼制乎?昔高帝以自受命,不由太上,宣帝以孙后祖,不敢私亲,故为父立庙,独群臣侍祠。臣愚谓宜除今亲庙,以则二帝旧典,愿下有司博采其议。”
  23. ^ 《后汉书注·卷三十五·张曹郑列传第二十五》:太宗谓元帝也。据代相承,高祖至元帝八代,光武即高帝九代孙,以代数相推,故继体元帝,故曰“即事太宗”。下又云“宣、元皇帝尊为祖、父”,又曰“自元帝以上祭于洛阳,成帝以下祭于长安”,其义明矣。降其私亲,谓舂陵已下不别序昭穆。
  24. ^ 《后汉书·光武帝纪第一上》
  25. ^ 《后汉书·光武帝纪第一下》
  26. ^ 《后汉书·光武帝纪第一下》

参考文献[编辑]

汉光武帝
東漢
出生于: 前5年1月15日 逝世於: 57年3月29日
統治者頭銜
前任:
漢更始帝
劉玄
漢朝皇帝
25年-57年
繼任:
漢明帝
劉莊
中國君主
25年-57年
東漢皇帝
前任:族兄劉玄         劉秀(25年-57年间执政)         继任:四子刘莊
光武帝明帝章帝和帝殇帝安帝北乡侯
顺帝冲帝质帝桓帝灵帝弘农怀王献帝

三皇五帝 三国  / 十六国 南朝 / 元魏 – 北齐 – 北周 五代 – 十國  / 西夏 /  / 民国 / 共和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