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和帝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汉和帝刘肇
概要
姓名 刘肇
庙号 穆宗(後除廟號)
谥号 孝和皇帝
陵墓 慎陵
政权 东汉
在世 79年—106年2月13日
在位 88年4月9日—106年2月13日
年号

永元:89年-105年三月

元兴:105年四月-十二月

汉和帝刘肇(79年-106年2月13日),东汉第四位皇帝(88年—106年在位),在位17年,享年27岁,他是章帝四子,母贵人梁氏,死后谥号孝和皇帝庙号穆宗,葬于慎陵

生平[编辑]

建初四年(79年),梁贵人生刘肇。皇后窦氏将刘肇养为己子。建初七年(82年),汉章帝废太子刘庆,立刘肇为皇太子。

章和二年二月三十壬辰(88年4月9日),汉章帝逝世,刘肇即位,是为汉和帝。当时他只有十岁,由养母窦太后执政,窦太后排斥异己,让哥哥窦宪掌权,窦家人一犯法,窦太后就再三庇护,窦氏的专横跋扈,引起汉和帝的不满。永元四年壬辰年六月二十三日(92年8月14日),汉和帝联合宦官鄭眾将窦氏一网打尽,但也导致“于是中官始盛焉”。[1]

在一举扫平了外戚窦氏集团的势力之后,汉和帝开始亲理政事,他每天早起临朝,深夜批阅奏章,从不荒怠政事,故有「劳谦有终」之称,从他亲政后的政绩,不失为一代贤君英主。[2]和帝当政时期,曾多次下诏赈济灾民[3]、减免赋税[4]、安置流民[5]、勿违农时,并多次下诏纳贤[6],在法制上也主张宽刑[7],并在西域复置西域都护[8]。汉和帝十分体恤民众疾苦,多次诏令理冤狱,恤鳏寡,矜孤弱,薄赋敛,告诫上下官吏认真思考造成天灾人祸的自身原因。[9]汉和帝亲政后使东汉国力达到极盛,时人称为「永元之隆」[10]

汉和帝在位时期,在科技、文化、军事、外交上也有不少建树,蔡伦改进了造纸术[11]班固修成《汉书[12],窦宪击破北匈奴促使其西迁[13],班超平定西域[14],并派遣甘英出使大秦[15]元興元年乙巳年十二月廿二日辛未(106年2月13日),汉和帝病逝于京都洛阳的章德前殿,时年二十七岁。[16]

评价[编辑]

《后汉书》:“自中兴以后,逮于永元,虽颇有弛张,而俱存不扰,是以齐民岁增,辟土世广。偏师出塞,则漠北地空;都护西指,则通译四万。岂其道远三代,术长前世?将服叛去来,自有数也?”[17]

《东观汉记》:“孝和皇帝,章帝中子也,上自歧嶷,至於总角,孝顺聪明,宽和仁孝,帝由是深珍之,以为宜承天位,年四岁,立为太子,初治尚书,遂兼览书传,好古乐道,无所不照,上以五经义异,书传意殊,亲幸东观,览书林,阅篇藉,朝无宠族,惠泽沾濡,外忧庶绩,内勤经艺,自左右近臣,皆诵诗书,德教在宽,仁恕并洽,是以黎元宁康,万国协和,符瑞八十馀品,帝让而不宣,故靡得而纪。”

《帝王世纪》:“孝和之嗣世,正身履道,以奉大业,宾礼耆艾,动式旧典,宫无嫔嫱郑卫之燕,囿无般乐游畋之豫,躬履至德,虚静自损,是以屡获丰年,远近承风。”

後汉苏顺和帝诔曰:“天王徂登,率土奄伤,如何昊穹,夺我圣皇,恩德累代,乃作铭章,其辞曰:恭惟大行,配天建德,陶元二化,风流万国,立我蒸民,宜此仪则,厥初生民,三五作刚,载藉之盛,著於虞唐,恭惟大行,爰同其光,自昔何为,钦明允塞,恭惟大行,天覆地载,无为而治,冠斯往代,往代崎岖,诸夏擅命,爰兹发号,民乐其政,奄有万国,民臣咸祑,大孝备矣,閟宫有侐,由昔姜嫄,祖妣之室,本枝百世,神契惟一,弥留不豫,道扬末命,劳谦有终,实惟其性,衣不制新,犀玉远屏,履和而行,威棱上古,洪泽滂流,茂化沾溥,不玦少留,民斯何怙,歔欷成云,泣涕成雨,昊天不吊,丧我慈父。”

後汉崔瑗和帝诔曰:“玄景寝曜,云物见徵,冯相考妖,遂当帝躬,三载四海,遏密八音,如丧考妣,擗踊号吟,大遂既启,乃徂玄宫,永背神器,升遐皇穹,长夜冥冥,曷云其穷。”[18]

洪迈《容斋随笔‧卷三》:“汉昭帝年十四,能察霍光之忠,知燕王上书之诈,诛桑弘羊、上官桀,后世称其明。然和帝时,窦宪兄弟专权,太后临朝,共图杀害。帝阴知其谋,而与内外臣僚莫由亲接,独知中常侍郑众不事豪党,遂与定议诛宪,时亦年十四,其刚决不下昭帝,但范史发明不出,故后世无称焉。”

《续汉书》:“论曰:孝和年十四,能折外戚骄横之权,即昭帝毙上官之类矣。朝政遂一,民安职业,勤恤本务,苑囿希幸,远夷稽服,西域开泰,郡国言符瑞八十余品,咸惧虚妄,抑而不宣云尔。”

李贤注引《序例》曰:“凡瑞应,自和帝以上,政事多美,近於有实,故书见於某处。自安帝以下,王道衰缺,容或虚饰,故书某处上言也。”

李尤《辟雍赋》曰:“卓矣煌煌,永元之隆。含弘该要,周建大中。蓄纯和之优渥兮,化盛溢而兹丰。”

《通典》:“明章之后,天下无事,务在养民。至於孝和,人户滋殖。”

叶适《习学记言序目》:“东汉至孝和八十年间,上无败政,天下乂安。”

家庭[编辑]

父母[编辑]

兄弟[编辑]

姐妹[编辑]

后妃[编辑]

[编辑]

[编辑]

注釋[编辑]

  1. ^ 後漢書·宦者列傳第六十八》:故鄭眾得專謀禁中,終除大憝,遂享分土之封,超登宮卿之位。於是中官始盛焉。
  2. ^ 《后汉书·孝和孝殇帝纪第四》:自窦宪诛后,帝躬亲万机。每有灾异,辄延问公卿,极言得失。前后符瑞八十一所,自称德薄,皆抑而不宣。
  3. ^ 《后汉书·孝和孝殇帝纪第四》:二月乙未,遣谒者分行禀贷三河、兖、冀、青州贫民。
  4. ^ 《后汉书·孝和孝殇帝纪第四》:六月,蝗、旱。戊辰,诏:“今年秋稼为蝗虫所伤,皆勿收租、更、刍焒;若有所损失,以实除之,余当收租者亦半入。其山林饶利,陂池渔采,以赡元元,勿收假税。”
  5. ^ 《后汉书·孝和孝殇帝纪第四》:赐下贫、□、寡、孤、独、不能自存者,及郡国流民,听入陂池渔采,以助蔬食。
  6. ^ 《后汉书·孝和孝殇帝纪第四》:三月戊子,诏曰:“选举良才,为政之本。科别行能,必由乡曲。而郡国举吏,不加简择,故先帝明敕在所,令试之以职,乃得充选。又德行尤异,不须经职者,别署状上。而宣布以来,出入九年,二千石曾不承奉,恣心从好,司隶、刺史讫无纠察。今新蒙赦令,且复申敕,后有犯者,显明其罚。在位不以选举为忧,督察不以发觉为负,非独州郡也。是以庶官多非其人。下民被奸邪之伤,由法不行故也。”
  7. ^ 《后汉书·孝和孝殇帝纪第四》:八月辛酉,饮酎。诏郡国中都官系囚减死一等,诣敦煌戍。其犯大逆,募下蚕室;其女子宫。自死罪已下,至司寇及亡命者入赎,各有差。
  8. ^ 《后汉书·孝和孝殇帝纪第四》:十二月,复置西域都护、骑都尉、戊己校尉官。
  9. ^ 《后汉书·孝和孝殇帝纪第四》:九月,京师蝗。吏民言事者,多归责有司。诏曰:“蝗虫之异,殆不虚生, 万方有罪,在予一人,而言事者专咎自下,非助我者也。朕寤寐恫乡,思弭忧衅。昔楚严无醔而惧,成王出郊而反风。将何以匡朕不逮,以塞醔变?百僚师尹勉修厥职,刺史、二千石详刑辟,理冤虐,恤□寡,乡孤弱,思惟致醔兴蝗之咎。”
  10. ^ 《辟雍赋》:卓矣煌煌,永元之隆。含弘该要,周建大中。蓄纯和之优渥兮,化盛溢而兹丰。
  11. ^ 《东观汉记》:蔡伦,字敬仲,桂阳人。为中常侍,有才学,尽忠重慎。每至休沐,辄闭门绝宾客,曝体田野。典作尚方, 蔡伦 蔡伦 造意用树皮及敝布渔网作纸。元兴元年奏上之,帝善其能,自是莫不用焉,天下咸称蔡伦纸。
  12. ^ 《后汉书·卷四十下·班彪列传第三十下》:固以为汉绍尧运,以建帝业,至于六世,史臣乃追述功德,私作本纪,编于百王之末,厕于秦、项之列,太初以后,阙而不录,故探撰前记,缀集所闻,以为《汉书》。起元高祖,终于孝平王莽之诛,十有二世,二百三十年,综其行事,傍贯《五经》,上下洽通,为《春秋》考纪、表、志、传凡百篇。固自永平中始受诏,潜精积思二十余年,至建初中乃成。当世甚重其书,学者莫不讽诵焉。
  13. ^ 《后汉书·孝和孝殇帝纪第四》:夏六月,车骑将军窦宪出鸡鹿塞,度辽将军邓鸿出稒阳塞,南单于出满夷谷,与北匈奴战于稽落山,大破之,追至私渠比鞮海。窦宪遂登燕然山,刻石勒功而还。北单于遣弟右温禺鞮王奉奏贡献。
  14. ^ 《后汉书·孝和孝殇帝纪第四》:西域都护班超大破焉耆、尉犁,斩其王。自是西域降服,纳质者五十余国。
  15. ^ 《后汉书·西域传·安息传》:和帝永元九年,都护班超遣甘英使大秦,抵条支。临大海欲度,而安息西界船人谓英曰:“海水广大,往来者逢善风三月乃得度,若遇迟风,亦有二岁者,故入海人皆赍三岁粮。海中善使人思土恋慕,数有死亡者。”英闻之乃止。
  16. ^ 《后汉书·孝和孝殇帝纪第四》:冬十二月辛未,帝崩于章德前殿,年二十七。
  17. ^ 《后汉书·孝和孝殇帝纪第四》
  18. ^ 卷十二·帝王部二
汉和帝
東漢
出生于: 79年 逝世於: 105年
統治者頭銜
前任:
漢章帝劉炟
(父)
漢朝皇帝
89年-106年
繼任:
漢殤帝劉隆
(子)
東漢皇帝
前任:父劉炟         刘肇(89年-106年间执政)         继任:次子刘隆
光武帝明帝章帝和帝殇帝安帝北乡侯
顺帝冲帝质帝桓帝灵帝弘农怀王献帝

三皇五帝 三国  / 十六国 南朝 / 元魏 – 北齐 – 北周 五代 – 十國  / 西夏 /  / 民国 / 共和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