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精卫政权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中華民國
南京國民政府(汪精衛政府)
大日本帝国扶植的傀儡政權

 

1940年-1945年
 

國旗 国徽
格言
“和平反共建國”
國歌
中華民國國歌
汪精衛政權位置图
  汪精卫政权
首都 南京
常用語言 汉语
政体 傀儡政權
國民政府主席
- 1940–1944 汪兆銘
- 1944–1945 陳公博
行政院院長
- 1940–1944 汪兆銘
- 1944–1945 陳公博
歷史時期 第二次世界大戰
 - 成立 1940年3月30日
 - 解體 1945年8月16日
貨幣 中储券(直辖地区)
联银券(华北政务委员会)
蒙疆券(蒙疆联合自治政府)

汪精衛政權汪兆銘政權,是中國抗日戰爭期間由汪精衛(本名汪兆銘)等投靠日本中國國民黨黨員為首所建立的政權,以中華民國國民政府為名,故又被稱為汪精衛國民政府汪國民政府,實際上為日本在戰爭期間扶持的傀儡政权之一。1940年在日本支那派遣軍的扶持下成立於南京,汪精衛擔任該政權的國民政府代主席及行政院院長周佛海李士群為主要成員;於1945年抗戰結束後瓦解。當時因為戰爭而遷都重慶的國民政府不承認汪精衛的國民政府及行政院院長職務,因而被國民政府稱之為「汪偽政府」或者南京「偽國民政府」,日本則稱之爲「南京國民政府」;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后,官方亦將該政權稱作「汪偽政權」。

汪精卫政府与以蒋中正为首的重庆国民政府分庭抗礼,自称是合法的中华民国国民政府,并沿用了中华民国青天白日满地红旗青天白日国徽和《中华民国国歌》作为国旗、国徽和国歌,1943年2月5日之前在原青天白日满地红旗的基础上附加有“和平反共建国”六字的黄底黑字三角旗,1943年2月5日开始则完全采用未经修改的青天白日红旗作为旗帜。除《反共产国际协定》的缔约国外,汪精卫政权的合法性不受国际上大多数国家的承认。

沿革[编辑]

南京政府控制区内“拥护汪精卫先生”的宣传标语
汪精卫东条英机苏巴斯·钱德拉·鲍斯的会见,1943年,东京。

日本在中國抗日戰爭期間先後成立冀東防共自治政府蒙古軍政府中華民國臨時政府中華民國維新政府察南自治政府晉北自治政府蒙古聯盟自治政府等政權。而南京政权的領導人汪精卫原是中国国民党成立初期的主要人物,拥有一定的影响力。1940年3月,汪精卫叛逃重庆政府并与日本方面寻求合作,在南京建立汪精卫政权,或南京「国民政府」,虽然名义上接管了原“中华民国维新政府”、“中华民国临时政府”和“蒙疆联合自治政府”等日本前傀儡政权的辖地,但是“临时政府”改组后的华北政务委员会与蒙疆联合自治政府仍保持一定的独立性。1940年3月30日,南京舉行所谓「國民政府」還都儀式,正式成立傀儡政權,發表《和平建國十大政綱》。日本政府對汪偽政權發表宣言:「決定給予全力協助和支援。」[1]

直到汪精衛投靠日方後,才於南京成立「國民政府」,將由「中華民國臨時政府」改制的「華北政務委員會」,撤消中华民国維新政府,以及由蒙古聯盟自治政府合併察南自治政府晉北自治政府而成立的蒙疆聯合委員會[註 1]進行統合。成立之初,汪政權仍奉在重慶林森國民政府主席,汪精衛本人作「代主席」,兼領行政院長及中國國民黨總裁,同時有五院院長設置及中國國民黨各級黨部,恢復戰前一切體制,固然也與重慶抗戰政府(重庆国民政府)的體制相同。而林森在1943年於重慶車禍身亡後,渝方由軍事委員會委員長蔣中正領國民政府主席,汪精衛同時始在南京「真除」。

除日本和满洲国最早承认汪的傀儡政權「合法性」外,承认汪政权并建立外交关系的国家及政府还有納粹德国意大利匈牙利罗马尼亚丹麦西班牙克罗地亚斯洛伐克保加利亚維希法国政府等轴心国及其傀儡政权或被保护国。

汪精衛於南京國民政府前,匾額刻有「忠孝 仁愛 信義 和平」。
陈公博于1944年接替死去的汪精卫成为南京政府主席

汪精衛政权在其本身已经为日本傀儡政权的情况下,“收回”了部分日租界。比如:1943年3月與日本簽約收回蘇州杭州天津等八市(福州、沙市等地的日租界其实并未真正设立)的日本租界,在太平洋战争的背景下,7月“收回”上海法租界,8月“收回”上海公共租界,实则是扩大了日军在中国的占领范围。10月,宣布廢除不平等的《中日基本條約》。胡兰成回忆说:“当时任日本驻南京大使馆一等秘书的清水重參,曾参加多次汪精卫与日方的重要会见,私下叹道:“我在旁看着,这边是战胜国,坐着我们的大臣,大将与司令官,对方是战败国,坐着汪先生,但是比起来,只见汪先生是大人,我们的大臣大将司令官都藐小了,惟有近卫公与汪先生坐在一起还相配。汪先生的风度气概,如山河不惊,当时我嘴里不说,心里实在佩服。”[2]

汪精卫在日本的支持下成为汪伪国民政府主席兼行政院院长,1943年1月9日对盟军宣战;1944年汪精衛死後,由陳公博周佛海負責政府事務。1945年日本被史無前例的美軍原子彈轟擊,宣布投降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該政權先行改組為南京臨時政務委員會,最終宣告解散。

行政区划[编辑]

汪精衛政權雖在名義上統有華北政務委員會蒙疆聯合自治政府,然而事實上僅直接管轄江蘇淮海[註 2]安徽浙江江西湖北湖南廣東中原[註 3]福建(部分日本占領地區)等省份南京上海漢口[註 4]廈門[註 5]特別市,再者,除了江蘇、淮海、安徽三省的形勢較為完整外,其他省區往往僅佔有少數;另曾設置浙東行政公署[註 6]、蘇北行政公署[註 7]及蘇淮特別行政區[註 8]等3個省級特别区。華北政務委員會名義上管轄河北山東山西三省及北京(後改回北平)、天津青島等三個特別市;實際上尚管有河南省及江蘇長江以北地區[註 9];後另設立華北政務委員會第一直轄行政區[註 10]及冀東行政公署[註 11]等2個直轄省級特别区。蒙疆聯合自治政府則管轄巴彥塔拉察哈爾錫林郭勒烏蘭察布伊克昭等五個与察南[註 12]、晉北[註 13]兩政厅,並先後設立厚和包頭張家口等3個特別市,合計10個省級單位。

武裝力量[编辑]

汪精卫政权“成立3周年纪念大会”阅兵式

汪精衛在建立政權之前,曾仿照黃埔軍校先例,在上海江灣成立軍官訓練團,汪精衛自任團長,葉蓬為教育長,劉培緒為副教育長。由於日方反對,訓練團被帶至武漢綏靖處工作。

汪精衛政權成立後,其中央軍事機關人員為:

由於日本方面反對汪精衛建軍,因此只得接收中華民國臨時政府中華民國維新政府所遺留之武裝力量,將維新政府綏靖軍任援道所部七個師和一個獨立旅改編為南京和平建國軍,後又招收軍統游擊隊,編為兩個步兵旅。此外,由日本顧問影佐禎昭移交華北治安軍計七個旅和一個團。

南京和平建國軍直轄6個方面軍及4個綏靖公署華北治安軍則最高曾轄有14個集團軍,蒙疆的蒙古軍最高曾轄有10個

军队序列[编辑]

南京政权所采用的军舰旗
南京政权所采用的海軍艦艏旗

截止到1945年夏,汪精卫政权所統領的军隊序列为:[3]

军事委员会(南京),委员长:陈公博

军委会直辖警卫军:陈皋
下辖:第一师、第二师、第三师(钟建魂
活动范围:南京附近及淮南
第一方面军:任援道
下辖:第二军、第三军、教导旅、独立旅、特务旅
活动范围:苏南、淮南、皖中
第二方面军:孙良诚
下辖:第四军、第五军、第九军、第三十八师、独立第二十二师、暂编第十九师、独立第十九师、独立第二十旅
活动范围:苏中、苏北
第三方面军:吴化文
下辖:第六军、第七军
活动范围:鲁南、鲁中、淮北
第四方面军:张岚峰
下辖:第一军、第八军、第十五师
活动范围:淮北
第五方面军:庞炳勋
第六方面军:孙殿英
淮海绥靖公署:郝鹏举
下辖:第二十八师、第33师、第35师、独立第11旅、独立第12旅、独立第18旅
活动范围:苏北、淮北
杭州绥靖公署:丁默村
下辖:第十二军、独立第4旅、独立第6旅、独立第11旅
活动范围:浙江
武汉绥靖公署:叶篷
下辖:第11师、第12师、第29师、暂5师、独立第3旅
活动范围:湖北和河南、安徽的一部分
广州绥靖公署:褚民谊

组织架构[编辑]

1940年[4]
  • 军事委员会

相關電影作品[编辑]

注釋[编辑]

  1. ^ 後改名為蒙疆聯合自治政府,其後又於1941年8月4日改稱蒙古自治邦
  2. ^ 1944年2月1日由蘇淮改設
  3. ^ 1945年3月29日由豫陝鄂皖邊區改設
  4. ^ 1939年4月20日成立武漢特別市,後改名為漢口特別市;1943年10月19日降級改隸湖北省
  5. ^ 1939年7月1日成立,原直属台湾总督府,后改由日本兴亚院厦门联络部控制;1943年3月6日交還
  6. ^ 1942年5月28日設置
  7. ^ 1941年11月設置
  8. ^ 1942年1月24日設置,後改為淮海省
  9. ^ 1941年11月以前
  10. ^ 1943年11月23日設置
  11. ^ 1944年7月設置
  12. ^ 1943年1月1日改制為宣化省
  13. ^ 1943年1月1日改制為大同省

参考文献[编辑]

引用[编辑]

  1. ^ 楊克林、曹紅著,《中國抗日戰爭圖誌,廣州:廣東旅游出版社,1995年1月,第532頁,ISBN 7 -80521-541-3
  2. ^ 胡兰成:《今生今世》,中国长安出版社,2013年,ISBN 9787510705519
  3. ^ 马洪武:《抗日战争事件人物录》,上海人民出版社,1986年
  4. ^ 1940年《新支那现势图》

书籍[编辑]

  • David P. Barrett and Larry N. Shyu, eds.; Chinese Collaboration with Japan, 1932-1945: The Limits of Accommodation Stanford University Press 2001
  • John H. Boyle, China and Japan at War, 1937–1945: The Politics of Collaboration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1972).
  • James C. Hsiung and Steven I. Levine, eds., China's Bitter Victory: The War with Japan, 1937–1945 (Armonk, N.Y.: M. E. Sharpe, 1992)
  • Ch'i Hsi-sheng, Nationalist China at War: Military Defeats and Political Collapse, 1937–1945 (Ann Arbor: University of Michigan Press, 1982).
  • Frederick W. Mote, Japanese-Sponsored Governments in China, 1937–1945 (Stanford University Press, 1954).
  • Joseph Newman,"GoodBye Japan",(references about Chinese Reformed Regime) published in New York,March 1942
  • Edward Behr,"The Last Emperor",published by Recorded Picture Co(Productions) Ltd and Screenframe Ltd,1987
  • 艾格尼丝·史沫特莱,"Battle Hymn of China"
  • 蒋纬国How the Generalissimo Chiang Kai Shek gained the Chinese- Japanese eight years war, 1937–1945
  • Alphonse Max, "Southeast Asia Destiny and Realities",published by 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Studies, 1985.
  • Jowett, Phillip S., "Rays of The Rising Sun, Armed Forces of Japan's Asian Allies 1931-45, Volume I: China & Manchuria,'" 2004. Helion & Co. Ltd., 26 Willow Rd., Solihul, West Midlands, England.

參見[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