汶萊伊斯蘭教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汶萊的大清真寺

伊斯蘭教是文萊的官方宗教,64%的人口是穆斯林[1][2][3] 。最大穆斯林族羣是馬來人,遵從遜尼派中的沙菲儀派。大多數其他穆斯林群體是島上土著與中國人[4]

伊斯蘭教是在15世紀時被馬六甲王国蘇丹接受,傳統上,蘇丹是負責維護伊斯蘭傳統,雖然這個也是委派任命的官員的責任。

自20世紀30年代,蘇丹利用上升的石油收入提供了一個龐大的社會福利制度和促進伊斯蘭教,包括資助建清真寺,朝覲,並擴大宗教事務局。蘇丹奧馬阿里沙義夫丁三世時,基本定了馬來伊斯蘭君主制的框架,並把伊斯蘭行政制度化。

研究汶萊政治,不可能不研究他們的伊斯蘭政治,它對汶萊歷史影響非常深遠,尤其對社會族群相處方面。1959年蘇丹奧馬阿里沙義夫丁三世簽訂了憲法協議,憲法將宗教放在第二章,可見伊斯蘭教在汶萊政治的重要性。在其憲法可以見到它是這樣寫的︰「伊斯蘭教列為國教,但是其他宗教仍可以在汶萊境內繼續他們的宗教活動。蘇丹是汶萊的最高宗教領袖,宗教建議者、禮儀官和福利官是向蘇丹負責的。」這裡的宗教建議者,就是Mufti。Mufti在汶萊一直都享有較高地位,所以不獨是推行伊斯蘭法,即在獨立之前已經是這樣了。 Mufti管理的範圍,包括政府、私人機構、乃至個人的行為,相當廣泛。汶萊Mufti發出的教令(Fatwa),是根據汶萊宗教局法案第42條,以及法庭法案第77條而發佈的。宗教局法案第42條清楚說明發佈教令的職責、程序、名義等,Mufti縱使是有提出伊斯蘭法律上的意見,但是他們並不具實際的行政權力,發出的教令仍然要受制於法律委員會 (Jawatankuasa Undang-Undang),在法律委員會收到Mufti發出的伊斯蘭法律建議後,法律委員會和成員會出席會議並就議案內容協商和投票決定,才能發出正式的官方教令,這應可視為避免Mufti一權獨大的政制設計。當然,如有特別的事毛,仍需向蘇丹請旨。成功通過的教令,也會在政府新聞公佈,以咸使聞之。 Mufti局的架構,頂置有Mufti局長,並有副局長輔之,再下有行政總監輔之 (Pengarah Pentadbiran),下有兩大支系,一為行政事務 (Hal Ehwal Pentadbiran),行政事務下有教令秘書處 (Urusetia Fatwa)、出版和資訊、規劃和財政、員工和服務、伊斯蘭展覽、特別事務、以及圖書館 (Qismul Hikmah,Qism在阿拉伯文就是部、分部,字根是Q-S-M,Hikmah就是智慧,字根是H-K-M,智慧部即圖書館)。另一支系是教令部,下有教令發佈 (Ifta,阿拉伯文是解發出教令的部門,有些少學術性質的)、研究和顧問指導(Buhuth & Irsyad,Buhuth在阿拉伯文就是研究,字根是B-H-TH,Irsyad在阿拉伯文就是顧問、指導,馬來文保留整個字)、法律 (Tasyrie)。你會看見到,汶萊伊斯蘭法下,這個Mufti局的機構,保留很多阿拉伯字,如果非伊斯蘭教徒,未必會明白這些字的意思,真的要認識阿拉伯文才知道它們原來的意思。何況汶萊伊斯蘭法是頒佈全國,部分非伊斯蘭教徒是受到些少程度的影響。 若留意過去Mufti局發佈的教令內容,主要可以分為以下各類︰ 可蘭經︰這主要是對經文內容的解釋 正信 (Aqidah)︰這是他們對捍衛伊斯蘭信仰的解釋,如果生活上出現影響信仰神心的問題,Mufti會出面發出教令解釋 淨禮︰這是有關洗淨禮儀的解釋,因為他們伊斯蘭教徒在祈禱前或日常生活的洗澡,都是有嚴格的宗教規定,所以Mufti也會留意這方面的教令 祈禱︰伊斯蘭法一定包括祈禱的內容,因為祈禱就是他們伊斯蘭教的重要支柱,也即他們五功之一。祈禱在他們阿拉伯文叫Solat或Doa,馬來文叫Sembahyang,如何祈禱、以怎樣的形式祈禱、祈禱的舉意等都是Mufti留意的地方。 齋戒︰這是他們伊斯蘭教五功之一,齋戒月被他們伊斯蘭教徒視為神聖、最接近他們真主的月份,如果他們齋月有依教義守禮,比如禁食、祈禱、捐齋月課 (Zakat Sawm,捐錢的一種)等,都是Mufti的建議範圍之中。 天課︰這是他們五功之一,即Zakat,天課的計算形式、繳納形式、繳納過程的祈禱等,都是Mufti的監管之中。 朝聖和副朝︰朝聖,即Haji,是他們重要的五功之一,要知道,朝聖對他們來說是畢生大事,朝聖的行程、對朝聖者行為的建議等,都是Mufti留意的問題。 交易 (Muamalat)︰這是伊斯蘭經濟,但凡交易過程中所面對的宗教問題,交易有沒有涉及違反教義等,Mufti都會發出教令建議和執行的 身份認同事務 al-Ahwalal-Syakhsiyyah︰宗教身份認同,對他們來說是很重要的事,因為他們認為,「伊斯蘭就是生活方式」,這對捍衛宗教正信、以及實踐伊斯蘭生活方式,乃至社會上穆斯林社群的生活及與其他非伊斯蘭教徒的相處,都有很大的關係。 兒童事務︰他們伊斯蘭教著重兒童宗教教育,因為他們宗教是世襲的,所以兒童宗教教育和生活,都是基礎所在。 衣著和設計︰這是極具爭議的宗教議題,伊斯蘭教一直對衣著方面有探討,比如婦女的衣著和飾物設計、重要場合的衣著問題等有沒有符合他們的教義。 節日、文化、運動︰這也是近年汶萊比較多爭議的問題所在,2013年伊斯蘭法正式在汶萊執行後,伊斯蘭教徒和非伊斯蘭教徒在節日慶祝、族群文化及運動等方面會否有宗教上的衝突,成為Mufti關注的議題,也因此被批評未有顧及非伊斯蘭教徒的文化生活方式立場,例如聖誕節、農曆新年、復活節等。 飲食︰伊斯蘭教最著重飲食方面的監督,但凡對飲食的誦經、合法和非清真食物的區分和市面流通等問題,都是Mufti所關注的,比如非伊斯蘭教徒宰豬的場地、非伊斯蘭教徒的酒類買賣,Mufti是有權監督是否有影響伊斯蘭教徒的正信。 清真寺、祈禱室和崇拜︰這是他們的重要場所,對清真寺 (Masjid)、祈禱室(Surau)和宗教崇拜 (Ibadah)等的行為表現、寺的管理、寺內教長的選拔等,Mufti都會監督 遺體處理︰亡者遺體的處理、喪葬等宗教儀式,Mufti會發出教令建議穆斯林應有的表現和儀式,在符合伊斯蘭教教義為前提進行 行政管理︰這是有關國家的行政管理,要知道伊斯蘭政治下,真主才是大地的國王,世俗眼中的國王,對他們來說只是真主在地上的代言人。汶萊的國王是自稱蘇丹,但是不會自稱國王的,你看到他們的報紙、雜誌、書本等,是很少會見到他們稱呼為「國王」,「國王」是只有他們的真主才有的,他們一般是稱為「蘇丹」,皇后是稱為皇夫人。總之,行政方面Mufti會向蘇丹建議伊斯蘭政治的意見,包括國內的政治 (Siyasah)、經濟 (Maliyah)、乃至外交 (Siyasah Dawliyah),尤其和伊斯蘭國家的邦交問題。 Kafir︰即是不信道的人,如果本身是伊斯蘭教徒但並未實踐伊斯蘭教教義,或有叛教的傾向,Mufti都會提出建議和解決方案 伊斯蘭罪行︰比如是犯了天啟罪行,包括叛教、偷竊、搶劫、通姦、飲酒、賭博 (汶萊加上叛國) 等罪行,應該如何搜集證據、執法人員的專業要求、審訊的過程、刑罰的選用等,Mufti會嚴格監察 創新、信仰之罪︰在他們的伊斯蘭法下,雖然的確要求遵循《可蘭經》、《聖訓》,但時代會轉變,如何在時代轉變和遵循教義的情況下尋找協調的方案,這即是創新。當然創新是要在符合教義的前提下進行。信仰之罪即是Khurafat,近年汶萊政府比較在意穆斯林對黑魔法的信仰,因為他們伊斯蘭教認為如果相信了異端,就是行為上偏離了伊斯蘭教,在將來會受到他們真主的審判。汶萊政府把相信黑魔法列為信仰之罪,並定了刑罰。 伊斯蘭形式、記誦和祈禱︰跟隨哪類的教派、使用怎樣的方式去記誦和祈禱等,都是Mufti會監察和留意的問題,汶萊伊斯蘭教教法學是使用遜尼派沙菲儀教法學。 雜項(Mutafarriqat)︰其他有關伊斯蘭法的問題 在過去,Mufti發佈最多的教令主題,是祈禱、伊斯蘭經濟交易、伊斯蘭信仰身份認同、亡者遺體和喪葬儀式,在接近1984年獨立年時,發佈最多教令的年份是1982年,同樣也是以上的主題最多,這可反映汶萊政府對即將獨立所面對的問題擔憂,他們要極力塑造「馬來伊斯蘭君主制」這意識形態,確保他們博基亞王朝非常安全。在蘇丹Hassanal Bolkiah時代,Mufti具爭議的主題,則包括穆斯林葬禮、撰寫Jawi不等於撰寫阿拉伯文 (關乎語言定義和宗教場合)、不信道的人、褻瀆宗教、巴哈伊教和共濟會信徒問題、家庭生育計劃、資訊宣傳、非伊斯蘭教徒宰豬場所、反宗教問題、世俗主義與伊斯蘭思想的關係等。 從上可見,Mufti所管理,幾乎無所不包,可以視為伊斯蘭法體制下形式上的宰相,只是他們的性質屬顧問,仍要和其他部門協調,它是隸屬於宗教事務局的 (Kementerian Hal Ehwal Ugama)。

汶萊伊斯蘭法

汶萊執得比較嚴格。 叛教︰要兩男性證人證明,會被判死刑,如有悔意可以免死刑及歸還財產,因為可蘭經沒有提及,只在聖訓中有提及,所以略有豁免權,但是汶萊似乎比較在意叛教問題,如果被發現叛教而沒明顯懺悔,還是會被判死刑的 偷竊Syariqah和搶劫 Hirabah︰要兩男性證人證明,初犯斬右手,繼犯斬左腳,再犯,如有殺人,則要以死刑抵償 (Qisas),但汶萊沒有豁免權,也許因為汶萊的經濟環境較馬來西亞富裕,所以沒有豁免權的條件 飲酒Syrub︰要兩男性證人證明,飲酒者處以40下鞭刑 通姦或肛交 (Zina)︰獲四名證人及/ 或輔以證據證明即可罪成,非婚姻夫婦有性行為即可被處以石刑、或者鞭打100下或坐牢一年。在通姦或肛交罪上作偽證供,要兩男性證人證明,也即誣陷他人Qazaf,會被鞭打80下,其證供也不被法庭採納 資料來源︰汶萊官方對伊斯蘭法的介紹

以上的刑罰也會按案情和當事人的背景而處以不同程度的鞭刑及/ 或罰款及/ 或坐牢。 不過汶萊的伊斯蘭法,是針對汶萊公民。換言之非伊斯蘭教徒也會有受到伊斯蘭法的影響; 目前汶萊非伊斯蘭教徒受影響範圍,除了和伊斯蘭教徒的宗教交流和人際關係,以及一般伊斯蘭法所禁止的罪行包括偷竊、搶劫、通姦作假證供及傷人外,非伊斯蘭教徒的宗教活動也是受到限制的範圍之內。 總之,汶萊的伊斯蘭法,主要是捍衛伊斯蘭法的基本精神,以及伊斯蘭教信仰行為;而採集證據方面,會根據Ikrar (口供、文字或實物可證明的)、以清真言名義起誓作供內容是真實 (Syahid/ Syahadah)、公正品格及能履行宗教責任的人 (Adil)、有良好的記憶和四肢健全的。而吉蘭丹州行伊斯蘭法,傾向履行宗教責任居多。 若再深入比較,會發現汶萊的伊斯蘭法,會比較針對宗教信仰行為居多,因為汶萊的伊斯蘭法,還針對穆斯林是否履行伊斯蘭五功六信,以及非伊斯蘭教徒會否影響伊斯蘭教徒的宗教正信。

東南亞的伊斯蘭教教法學,是使用沙菲儀派。沙菲儀,全名是AbuAbdullah Muhammad bin Abbas Syafii Quraish (Syafii的第二個i要讀出來的),是他們伊斯蘭教穆罕默德高祖父Abdul Manaf的八世孫之後人,算是聖門族人。他原籍麥加,生於加沙,母親是也門人;他的學術淵源,是師從聖訓學家Sufyan及麥加Mufti Muslim bin Khalid,也曾得到教法學家Imam Malik的讚賞。他在生的時候,四處遊歷學習,如同孔子。他收集經典並作出分析、整理、考證,逐漸形成沙菲儀派。他的學術特色是,調和了Hanafi和Maliki派的學說,他支持採用聖訓,即使是單傳的聖訓都採用,但不採用間接的聖訓。他最著名的書就是Usulul Fiqih,這本書被認為是了解沙菲儀思想及原則,他認為可蘭經應分為理解上文下理、文中內涵、以及有明確指明的意思。對他來說,可蘭經為教法學第一來源,聖訓為教法學第二來源,同時強調將這兩本書結合和聯繫,他對聖訓的解釋是,聖訓是可蘭經的解釋,立法價值相當高。其次是眾議,如果可蘭經和聖訓都沒有提及的情況下,便可採用眾議,而且要是沒有分歧的情況下進行的眾議;第三是聖門弟子(Sahabat) 的言論,因為他們最接近他們的先知穆罕默德;第四是聖門弟子的分歧言論,目的是減少爭議;第五是類比,前提是要求證,對他來說,求證比擇善重要,因為擇善有個人私慾成份,不算公正。相較其他伊斯蘭教教法學派,他已經是算能接受創制概念了。

參考資料[编辑]

  1. ^ CIA The World Factbook - Brunei
  2. ^ Religious Intelligence - Brunei
  3. ^ Religious Freedom - Brunei
  4. ^ Islamic banking in Southeast Asia, Islam in Brunei pushes other religions out of the way . E.g. The ban on alcohol, The ban on the teachings of other religions etc. This is often widely criticised, The Government always attempts to hide this. By Mohamed Ariff, Institute of Southeast Asian Studies, pg. 24

Haji Japar bin Haji Mat Dain, Institusi Fatwa: Peranan dan Sumbangan Jabatan Mufti Kerajaan Negara Brunei Darussalam. Haji Abdul Aziz bin Haji Juned, Islam di Brunei Zaman KDYMM Sultan Haji Hassanal Bolkia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