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套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河套

河套黄河中上游两岸的平原高原地区,因农业灌溉发达,又称河套灌区

地理[编辑]

河套古称河南,位于北纬37度线以北,一般指贺兰山以东、吕梁山以西、阴山以南、长城以北之地。包括银川平原(宁夏平原)和鄂尔多斯高原黄土高原的部分地区,今分属宁夏内蒙古陕西黄河在这里先沿着贺兰山向北,再由于阴山阻挡向东,后沿着吕梁山向南,形成“几”字狀,故称“河套”。

河套平原一般分为青铜峡宁夏石嘴山之间的银川平原,又称“西套”,和内蒙古部分的“东套”。有时“河套平原”被用于仅指东套,和银川平原并列。东套又分为巴彦高勒西山咀之间的巴彦淖尔平原,又称“後套”,和包头呼和浩特喇嘛湾之间的土默川平原(即敕勒川、呼和浩特平原)的“前套”。有时河套平原称河套—土默川平原

历史[编辑]

春秋之前,河套地區的居民,主要属於北狄匈奴人。

战国前期,赵国赵武灵王把版图延伸到陰山山脈,设立了云中郡,位於土默川平原东部。秦朝统一中原後,派蒙恬率十万大军在前215年前214年匈奴逐出河套,迁徙三万户到那里戍边,设云中九原两郡。秦二世二年(前209年)移民都返回中原,匈奴又佔領河套。

銀川火車站以河套形象設計

西汉时,前127年汉武帝卫青云中击败匈奴的楼烦、白羊二王,佔領「河间」,即河套。大臣主父偃上疏建议在河套筑城以屯田、养马,作为防禦和进攻匈奴的基地。汉武帝接受这一建议,当年即置朔方郡(今内蒙古巴彦淖尔磴口县)和五原郡(今包头西)。前125年西河郡(今陕西府谷西北)。河套地区还包括之前的云中郡和定襄郡,以及北地上郡的北部。漢朝大量將漢人移民至此地,居民引黄河灌溉,当地农业迅速发展,经济繁荣。此外,在此地居住的匈奴人,成為半獨立屬國,附屬於漢朝,成為漢朝的傭兵。

东汉初,河套的漢人移民被内迁至常山关河北倒马关)以东。汉光武帝在位时代,归附汉朝匈奴人被安置在河套,迁往外地的移民又返回河套居住。之后北方八郡与其移民因羌患两次内迁,河套逐渐被羌与南匈奴占据。魏晋拓跋氏在河套建代国五胡乱华时代,河套地区是华北和塞北多个胡人游牧部落联盟的部族政权争夺的重地,至439年,北魏统一中原。

北朝隋唐时的很长时间内这里一度被重新农垦,比如唐诗中有「贺兰山下果園成,塞北江南旧有名」的诗句。隋末时移民被内迁至宁州甘肃庆阳),突厥佔領河套,直到唐初重新被中原王朝占领。 中唐晚唐时河套属丰、胜州境内的三受降城天德军振武军辖区。840年,回鹘亡国后先后要求割让其地,遭唐所拒。后梁末帝天德节度使宋瑶振武节度使李嗣本先后被俘,古丰、胜州为辽国佔有。五代党项崛起建立西夏,从境内夺取了陕西、宁夏的部分河套,其后为西夏与金国分别佔有。

清朝末期陕西山西的一部分人开始迁到塞外,河套地区开始成为西北重要的农业区。民國抗日时期,国军将领傅作义屯守於此,兴修水利。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之後这里的农业得到了进一步的发展。

河套与明朝军事[编辑]

河套在明朝中期呈现了严重的沙漠化倾向。正是这一现实使明朝搜套方案中最为根本的主张——移民屯垦、驻扎军队的方案难以实行。由于沙漠化,明朝无法在短时间内,在河套建立一套高效农业体系,维持庞大的规模的军队的长期驻扎,以恢复秦汉、隋唐的规模,也从而使明军在获得军事上的胜利后,不得不再次离开河套,使搜套战略无法完全实现,也使河套问题得不到根本解决。

这一困境显示出明朝国家制度受到沙漠化地理环境的制约,从而使西北边防问题处于一个难以解决的处境。这恐怕多少都存在于中国古代中原王朝处理相似问题的层面上。只不过汉、唐时期,经济中心在西北地区,从而与军事中心距离甚近,而中唐以后,西北屡经战乱,经济中心已转移至江南地区,军事物资运送的成本从而大大提高。明代处于气候寒冷期,西北地区生态更不适合农耕,从而使西北财政状况、河套沙漠化程度与当地的军事状况形成很大的张力。

成化年间,毛乌素沙地已蔓延到了榆林,河套地区的沙漠化不再适宜于农耕。至晚明,万历二年至万历三十八年延绥中路边墙外,出现平墙大沙。万历二十九年,榆林城外流沙侵入城内。万历三十七年(1609年),沙土已经掩埋了长城,明朝进行了清沙活动。

明代之所以有“套寇”之患,乃是由于从太祖到成祖时期的战略失误造成的,同时也是由于河套地区的沙漠化,不再适宜于农耕的一个必然结果。

嘉靖时期,许论著《九边图论》称榆林镇“而镇城四望黄沙,不产五谷,不通货贿,于是一切刍粮始仰给腹里矣”。 在这种情况下展开大规模的河套移民屯垦活动,军队并没有能够保护居民的绝对能力。一旦蒙古入套,这些居民与物资反而会为蒙古所得,进一步增强蒙古的实力。

连年搜套给西北财政造成了巨大的影响,导致西北财政匮乏、民众流徙与社会动荡不安,整个西北社会处在一个十分不正常的社会状态,随时都会引发安全危机。(许论著《九边图论·榆林》,明、何镗编《修攘通考》)

经济[编辑]

俗语说:“黄河百害,唯富一套”、“天下黄河富河套,富了前套富後套”。河套地区土壤肥沃,灌溉系统发达,适合种植小麦水稻大豆高粱玉米甜菜等作物,一向是西北最主要的农业区。今天,河套地区被称为“塞外米粮川”。河套地区的畜牧业水产业也很发达。

河套还蕴藏着石墨石棉稀土等多种矿产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