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勒魯姆的德米特里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法勒魯姆的德米特里
Alexandria18.jpg
法勒魯姆的德米特里的雕像,位於今日新亞歷山大圖書館的入口
出生 前350年
法勒魯姆
逝世 前280年
埃及上埃及
职业 雅典演辯家、政治家、哲學家、作家

法勒魯姆的德米特里,或稱法勒魯姆人德米特里希臘語:Δημήτριος Φαληρεύς , 約前350年-約前280年)[1],是雅典的演辯家、政治家、哲學家、作家。他出身法勒魯姆(Phalerum),後來成為泰奧弗拉斯托斯的學生,也是早期逍遙學派的其中一員。德米特里之後成為傑出的政治人物,並被馬其頓卡山德命為雅典的僭主。德米特里單獨治理雅典10年,期間對法律進行重要改革,並讓雅典維持親卡山德的寡頭政治。一直到前307年,德米特里遭到卡山德敵對勢力驅除出境,於是他被迫離開雅典,來到底比斯,並在前297年後來到亞歷山卓托勒密宮廷。他留下許多著作,包含歷史、修辭學和文學批評等項目。

生涯[编辑]

德米特里大約在前350年出生於法勒魯姆,他的父親法諾斯特拉堤斯(Phanostratus)社会地位低下且貧窮[2]。德米特里之後與戲劇家米南德一同在泰奧弗拉斯托斯的學園內學習[3]。大約在前325年,德米特里因關於哈帕拉斯(Harpalus)爭論一事開始在政治上嶄露頭角,並且很快透過他精采的演辯術得到響亮名聲,在政治傾向上,他屬於親寡頭政治的福基翁一黨,並且是他們的核心人物之一。約前322年,色諾克拉底(Xenocrates)無力負擔梅迪克(Metic ,即外邦人)所課的新稅,雅典人因此威脅要把色諾克拉底貶為奴隸;此时德米特里解救了他,並為他還清了債務和繳交稅務[4]

前317年,福基翁去世以後,馬其頓卡山德讓德米特里主掌雅典事務。他主管雅典十年的時間,期間進行大規模法律改革,雅典人並給予他最高的殊榮,至少為他立了360多個雕像[5],然而這些榮譽大多在德米特里流亡後就被撤銷。無論如何,在德米特里統治時間,他並不受到雅典下層民眾歡迎,也不受親民主的黨派支持,這些人厭惡德米特里提高投票權的限制,並且認為德米特里幾乎是馬其頓扶持的魁儡統治者[6]

德米特里的統治一直維持到前307年,當時卡山德的敵人德米特里·波里奧西特即將占領雅典,然而德米特里·波里奧西特在善意下安排法勒魯姆的德米特里逃亡[7]。一些史料透露法勒魯姆的德米特里在後期統治中,他的揮霍程度超過所有國王[8],並說他在餐點、宴會、和情愛風流事務上一年共浪費1200塔蘭同帕加馬的卡律提俄斯(Carystius)還提到他有一個令全雅典少年都為之傾倒的愛人——狄俄格妮絲(Diognis)[9]。在德米特里逃亡後,他的政敵企圖讓雅典人通過對他的死刑,就連他的好友米南德也被牽扯到這一事件中。而原先德米特里的雕像,除了保留一件外,其他的都遭到破坏。

德米特里起初先逃至底比斯[10],后来在前297年卡山德逝世後來到亞歷山卓托勒密一世的宮廷內,在那裏待了好幾年,並受到非常好的待遇——托勒密一世甚至委託德米特里制定王國的律法[11]。在待在亞歷山卓期間,他主要致力於文學創作[12]。在托勒密二世統治時,德米特里被放逐到上埃及,之後在那裏因被毒蛇咬傷而去世[13],其死亡時間至少在前283年以後。

才識[编辑]

德米特里可以說是最後一個值得被記載的阿提卡演辯家[14],在他以後當地的演辯術式微,他的演說技巧以柔和、雍容和優美為特点[15],而不像狄摩西尼一樣聲勢崇高。他還有大量的著作,其中很大部分可能是他在埃及期間完成的[16],作品總類也相當廣泛,第歐根尼·拉爾修曾列出這些作品清單[17],表明德米特里是個學識广博的人。這些作品中,有歷史、政治、哲學、詩詞,然而這些作品都沒有流傳下來。另外,德米特里是記載中第一個匯集整理《伊索寓言》的人;而另一部作品《論文體風格》(On Style)的作者不是德米特里,而是公元2世紀的後人著作,並托以德米特里之名。

德米特里文学作品的价值並不只限於他寫過什麼,因为他不仅仅是位学者,还更多地倾向于实践。他無論知道或了解什麼,他將會把靈活應用在實際生活中。例如,雅典的戏剧表演因為耗費過大而被禁止,而為了讓民眾可以減輕負擔並获得知識性的消遣,他讓人藉由朗誦的方式在舞台上演出荷馬和其他詩人的作品[18]

根據斯特拉波的记载[19]繆斯神廟(Mouseion)的兴建便是得益于德米特里——即亞歷山卓圖書館——並以亞里斯多德的呂克昂學園規劃為模型樣板,像呂克昂學園一样設有迴廊(peripatos)。

腳註[编辑]

  1. ^ Tiziano Dorandi, Chapter 2: Chronology, in Algra et al. (1999) The Cambridge History of Hellenistic Philosophy, pages 49-50. Cambridge.
  2. ^ 第歐根尼·拉爾修, v. 75; 克勞狄俄斯·埃利安, Varia Historia, xii. 43
  3. ^ 斯特拉波, 9.1.13
  4. ^ 第歐根尼·拉爾修, iv. 14.
  5. ^ 第歐根尼·拉爾修, v. 75; 西西里的狄奧多羅斯, xix. 78; 科爾奈利烏斯·奈波斯, Miltiades, 6.
  6. ^ Alexander to Actium, by Peter Green.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Press, 1990.
  7. ^ 普魯塔克, Demetr. 8; 哈利卡納蘇斯的狄奧尼修斯, Dinarchus 3.
  8. ^ 阿特納奧斯, vi., xii.; 克勞狄俄斯·埃利安, Varia Historia, ix. 9; 波利比奧斯, xii. 13.
  9. ^ 阿特納奧斯, xii.
  10. ^ 普魯塔克, Demetr. 9; 西西里的狄奧多羅斯, xx. 45
  11. ^ 克勞狄俄斯·埃利安, Varia Historia, iii. 17.
  12. ^ 普魯塔克, de Exil.
  13. ^ 第歐根尼·拉爾修, v. 78; 西塞羅, pro Rabir. Post. 9.
  14. ^ 西塞羅, Brut. 8; Quintillian, x. 1. § 80
  15. ^ 西塞羅, Brut. 9, 82, de Orat. ii. 23, Orat. 27; Quintillian, x. 1. § 33
  16. ^ 西塞羅, de Finibus, v. 19
  17. ^ 第歐根尼·拉爾修, v. 80, etc.
  18. ^ 阿特納奧斯, xiv; Eustathius, ad Homeri
  19. ^ 斯特拉波 13.608, 17.793-4

來源[编辑]

延伸讀物[编辑]

  • Fortenbaugh, W., Eckart Schütrumpf, (1999), Demetrius of Phalerum: Text Translation and Discussion. Transaction Publishers. ISBN 0-7658-0017-9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