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波羅的海之路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波羅的海之路愛沙尼亞語Balti kett拉脱维亚语Baltijas ceļš立陶宛语Baltijos kelias)是發生於1989年8月23日的一次和平示威。大約有200萬人加入這場活動,他們手牽手組成一個長度超過600公里的人鏈,穿過波羅的海三國愛沙尼亞拉脫維亞立陶宛)。這一示威是為了希望世界能夠關心三國共同的歷史遭遇——在1939年8月23日蘇聯納粹德國秘密簽訂的《蘇德互不侵犯條約》中,該三國被蘇聯占領。 該示威也是波羅的海三國追求脫離蘇聯、各自獨立過程中的重要事件。

此事件場景震撼、牽動情緒,在國內外均大收宣傳之效[1]。社會運動家藉此宣揚對獨立的看法;他們認為,蘇聯佔領三國是不合法的,三國獨立並非政治議題,而是道德議題。莫斯科的蘇聯政府以激烈的言辭回應[1],但沒有採取任何行動修補三國與蘇聯之間的關係。示威後6個月,立陶宛成為首個宣告獨立的蘇聯加盟共和國

共產政權倒台之後,8月23日成為波羅的海三國、歐洲聯盟和其他國家的紀念日,稱為「黑絲帶日」或「歐洲史太林主義和納粹主義受害人紀念日」。

背景[编辑]

三國立場[编辑]

維爾紐斯大教堂廣場的一塊石塊,上面刻着立陶宛文字「STEBUKLAS」,即「奇蹟」。

儘管《蘇德互不侵犯條約》中的秘密條文在紐倫堡審訊時曝光,但蘇聯一直否認這些條文存在[2]。蘇聯的政治宣傳也堅稱,三國的國民議會代表各國人民意願,向蘇聯最高蘇維埃提請加入蘇聯──故此,三國是自願加盟蘇聯,而非蘇聯佔領三國[3]。三國則宣稱他們是被蘇聯以武力非法合併的。一般認為,蘇德兩國簽訂的密約證明三國是被非法佔據的[4]。只要能指出蘇聯佔領和蘇德條約之間的關係,就可宣告蘇聯對三國的統治無法律基礎,1940年起在當地實施的蘇聯法律自動無效[5]。若這种說法成立,即自動解決重奪主權或爭取自治的爭議,因為波羅的海國家從來沒有合法地屬於蘇聯[6];三國在兩戰期間原為獨立國家,也可以合法恢復原有地位,宣告蘇聯法律對三國無效力,使三國無須再遵守《蘇聯憲法》,也省卻正式的脫離程序[7]

《蘇德互不侵犯條約》簽訂50週年之際,波羅的海三國和莫斯科的關係日益緊張。羅穆阿爾達斯·奧佐拉斯在立陶宛發起200萬人聯署抗议行动,要求紅軍撤出立陶宛[8]。立陶宛共產黨也考慮與蘇聯共產黨決裂[9]。1989年8月8日,愛沙尼亞試圖修改選舉法,限制新移民(主要是俄羅斯工人)的選舉權[10],觸發俄羅斯工人的大規模罷工和抗議。莫斯科稱這些事件為「族群間衝突」[11],從而在混亂中「締造和平」[12]。隨著局勢日益緊張,有人期望莫斯科會應波羅的海人民的意願而推行改革[13]。與此同時,東德埃里希·昂纳克羅馬尼亞尼古拉·壽西斯古表示,若蘇聯決意武力鎮壓示威,兩國會提供軍事援助[14]

蘇聯回應[编辑]

8月15日,蘇聯官方喉舌《真理報》回應愛沙尼亞的罷工,嚴厲譴責「激進主義者」罔顧蘇聯整體利益,貪圖一己的「狹隘民族主義」,挑動「歇斯底里」式的群眾活動[10]。17日,蘇聯共產黨中央委員會在《真理報》公佈關於加盟共和國的新政策。然而,其內容大都是老調重彈,即苏联不僅於外交和國防中保留領導地位,還主導經濟、科學和文化[15];但在某些方面也作出了輕微讓步,如:提議加盟共和國可在法院反對蘇聯法律(當時波羅的海三國已經修改憲法,賦權各自的最高蘇維埃否決蘇聯法律[16] ),還可以把各自的民族語言提升為官方語言(但強調俄語仍然主導)[15]。計劃中包括立法取締「民族和沙文主義組織」,以控告爭取獨立的團體;還提議以新的聯合協議取代1922年聯盟條約,作為蘇聯憲法的一部份[15]

8月18日,《真理報》刊登阿歷山大·尼古拉耶維奇·雅科夫列夫对《蘇德條約》等文件的看法。雅科夫列夫是全國蘇維埃大會調查《蘇德條約》和秘密條文的26人委員會主席[17]。雅科夫列夫承認和譴責秘密條文,但他堅稱這些條文與波羅的海國家加入蘇聯無關[18]。因此,蘇聯一改立場,不再聲稱秘密條文不存在或是偽造的,但仍不承認1940年佔領了三國,波羅的海國家對此結果當然不滿。8月22日,立陶宛最高蘇維埃的一個委員會宣佈,1940年的佔領是《蘇德互不侵犯條約》的直接結果,故此不合法[19]。這是首次有蘇維埃正式機構挑戰蘇聯統治的合法性[20][21]

示威[编辑]

籌備[编辑]

蓋上波羅的海三國國旗的棺木,置於蘇聯和納粹旗幟之下。

開放政策經濟改革啟發,街頭示威日漸受歡迎和支持。1986年8月23日,21個西方城市(包括倫敦斯德哥爾摩西雅圖洛杉磯珀斯華盛頓特區等)舉行黑絲帶日遊行,要求世界正視蘇聯侵犯人權。1987年黑絲帶日,36個城市舉行示威,包括立陶宛維爾紐斯。同年,愛沙尼亞塔林拉脫維亞里加也舉行反對《蘇德互不侵犯條約》的示威。1988年,蘇聯政府首次批准這些示威,沒有逮捕示威者[5]。社會運動家計劃在《蘇德互不侵犯條約》簽訂50週年當日舉行特別大規劃的示威。人鏈的提議是誰人和何時提出,至今不詳;似乎是7月15日在派爾努的三方會議中提出的[22]。8月12日,三國社會運動家在采西斯簽訂正式協議[23]。這次示威獲地區共產政府批准[24]。同時,幾個譴責蘇聯佔領的聯署,分別得到上十萬人支持[25]

主辦機構為確保人鏈不受干擾,預先在地圖上明確標出城市、城鄉和村落的準確位置。交通不便者可乘坐免費巴士[26]。全國均投入籌備工作,連之前置身事外的郊區也積極參與[27]。雖然有些雇主不允許員工請假(8月23日為星期三),但有些則資助巴士費用。8月23日,特別電台廣播負責協調工作[24]。愛沙尼亞訂當天為公眾假期[28]

波羅的海爭取獨立運動以這示威名義,向世界和歐洲發表聯合聲明。聲明指出《蘇德互不侵犯條約》是犯罪行為,並促請各方宣告這條約自簽署一刻起即「無效」[29]。聲明也指出波羅的海國家問題是「不容剝奪的人權的問題」,批評歐洲社會持「雙重標準」,對「希特拉–史太林時代最後幾塊殖民地」視若無睹[29]。當日,《真理報》刊出社論「僅為事實」,引用爭取獨立者的語句,從而顯示他們反蘇聯的行為不可接受[30]

人鏈[编辑]

愛沙尼亞的紀念物

人鏈連接波羅的海三國首都──維爾紐斯里加塔林。從維爾紐斯開始,沿A2高速公路,經過乌克梅尔盖和帕內韋日斯,再沿着E67公路,經過切哈努夫、包斯卡、里加、爱那兹、派爾努,最後到達塔林[31]。當地時間下午7時(協調世界時下午4時),示威者和平地牽手15分鐘[3],然後有一些地區聚會和示威。在維爾紐斯,約5千人在大教堂廣場聚集,手持蠟燭唱愛國歌曲(包括《國歌》)[32]。其他地方則有僧侶舉行彌撒,或敲響教堂鐘。愛沙尼亞和拉脫維亞的人民陣線領袖在兩國邊界會面,舉行一場象徵性的喪禮,豎立一支大型黑色十字架[28]。示威者手持蠟燭,高舉黑色絲帶裝飾的戰前國旗,悼念蘇聯暴政的死難者:「森林兄弟」、遭流放到西伯利亞的人、政治犯,和其他被標籤為「階級敵人」的人[21][32]

莫斯科普希金廣場上,數百人為同情波羅的海國家而嘗試發起示威,但被防暴警察阻止。塔斯社報道,75人因破壞和平、輕微毀壞公共设施和其他罪行被捕。同樣受《蘇德互不侵犯條約》影響的摩爾多瓦,有1萬3千人示威[33]

人數[34] 愛沙尼亞 拉脫維亞 立陶宛
總人口(1989年) 160萬 270萬 370萬
原住民人口(1959年) 75% 62% 79%
原住民人口(1989年) 61% 49% 80%

大部分對參與人數的估計都在100萬和200萬之間。路透社新聞報道,約70萬愛沙尼亞人和100萬立陶宛人參與示威[33]。拉脫維亞人民陣線估計約有40萬人參與[35]。主辦單位在活動前期望原住人口中,有百分之25至30人會參與[27]。塔斯社報道蘇聯官員認為,30萬愛沙尼亞人和接近50萬立陶宛人參與[32]。要使人鏈物理上可行,每國必須有約20萬人參與[3]。空中拍攝的錄像顯示,人鏈在農村地區幾乎是沒有斷開的[20]

後續事件[编辑]

事情已經過了火。波羅的海人民的命運充現重大威脅。人民應該知道他們的民族主義領袖正在把他們推進無底深淵。倘若他們達成目標,可能會對這些國家造成災難性的影響。問題因他們的存在而出現。

——《中央委員會關於蘇維埃波羅的海共和國局勢作出的聲明》,8月26日[36]
參與者攜帶手提收音機,以得知從塔林至維爾紐斯組成人鏈的確實時間。他們也佩戴襟章,展示三國爭取脫離蘇聯獨立的共同決心。

1989年8月26日,蘇聯電視台黃昏新聞首19分宣讀蘇聯共產黨中央委員會的聲明[37]。聲明以嚴厲字眼警告,從事「反社會主義、反蘇聯」不法行為的「民族主義、極端主義群體」,正在日漸滋長[38]。聲明指責這些群體歧視小數族群,威嚇仍然忠於蘇聯理想的人[38],並批評地區政府沒有阻止這些行徑[30]。蘇共稱波羅的海之路為「民族主義的歇斯底里」,會惡化成「無底深淵」和「災難性」的結果[25]。聲明號召農民和工人挽救局面,捍衛蘇聯理想[30]。總括而言,聲明帶有雙重意思:一方面間接威脅使用武力,另一方面希望以外交手段解決糾紛。一般認為蘇共中央仍未決定選擇哪個方案,不排除任何一個可能性[39]。透過親蘇傳媒發表聲明,是因為莫斯科相信在三國仍有很多受眾[30];而對波羅的海國家共產黨的批評,則表示莫斯科打算撤銷他們的領導權[39]

美國總統喬治·H·W·布殊西德總理赫爾穆特·科爾主張和平改革[40],譴責《蘇德互不侵犯條約》[41]。8月31日,三國社會運動家向聯合國秘書長佩雷斯·德奎利亞爾發表聯合聲明[42],指出受到侵略威脅,要求國際委員會監察局勢。聲明播出後,莫斯科的態度幾乎立即軟化[43],蘇聯也沒有實現先前作出的威脅[44]。9月19至20日,蘇共中央召集商討國籍問題──米哈伊爾·謝爾蓋耶維奇·戈爾巴喬夫自1988年初一直拖延的議題[45]。大會沒有特別提及波羅的海國家,並且重申蘇聯中央統治地位和俄語主導地位的一貫方針[46]。雖然會議承諾提高自治度,但充滿矛盾,也沒有指出這次衝突的原因[47]

評價[编辑]

為紀念波羅的海之路10週年的立陶宛立特紀念幣

人鏈象徵波羅的海人民的團結,也向全世界關注波羅的海三国事态发展的人传播这种理念[48]。事件中非暴力「歌唱革命」的正面形象經過西方媒體報道廣為流傳[49]。社會運動家,包括維陶塔斯·蘭茨貝吉斯等,以此宣揚獨立是道德而非政治議題,强调重新獨立可恢復歷史公義,消除史太林主義[50][51]这次运动受到群眾支持,使成立僅1年的獨立運動變得更堅決和徹底,不只是要求莫斯科給予更大自由,而是要爭取全面獨立[20]

1989年12月,雅科夫列夫委員會對《蘇德互不侵犯條約》秘密條文的譴責议案,獲全國蘇維埃大會通過,最高蘇維埃主席戈爾巴喬夫簽署了这一决议[52]。1990年2月,波羅的海三國舉行了首三次最高蘇維埃民主選舉,支持獨立的當選人佔大多數。1990年3月11日,波羅的海之路後6個月內,立陶宛成為首個宣告獨立的蘇聯加盟共和國。8月20日和21日,愛沙尼亞和拉脫維亞也宣告獨立。截至1991年底,西方大部分國家承認波羅的海三國的獨立。

波羅的海之路是史上首個和最長的沒斷開人鏈。2009年,紀錄波羅的海之路的文件列入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世界记忆名录,以承認它們在紀錄歷史方面的價值[53][54]

東歐國家、蘇聯國內和臺灣都相繼舉行過類似示威,如約有200萬臺灣民眾參與的228百萬人手牽手護台灣、約160萬人參與的加泰羅尼亞之路

參見[编辑]

注釋和參考[编辑]

注釋
  1. ^ 1.0 1.1 Dreifelds, Juris. Latvia in Transition.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1996: 34–35. ISBN 052155537X. 
  2. ^ United Press International. Baltic Deal / Soviets Publish Secret Hitler Pact. The San Francisco Chronicle. 12 August 1989. 
  3. ^ 3.0 3.1 3.2 Conradi, Peter. Hundreds of Thousands to Demonstrate in Soviet Baltics. Reuters News. 18 August 1989. 
  4. ^ Senn (1995), p. 33
  5. ^ 5.0 5.1 Dejevsky, Mary. Baltic Groups Plan Mass Protest; Latvia, Lithuania and Estonia's Struggle for Independence. The Times. 23 August 1989. 
  6. ^ Laurinavičius (2008), p. 336
  7. ^ Senn (1995), p. 91
  8. ^ Laurinavičius (2008), pp. 317, 326
  9. ^ Conradi, Peter. Lithuania's Communist Party Considers Split from Moscow. Reuters News. 16 August 1989. 
  10. ^ 10.0 10.1 Fisher, Matthew. Moscow Condemns 'Hysteria' in Baltics. The Globe and Mail. 16 August 1989. 
  11. ^ Blitz, James. Moscow Voices Growing Concern Over Ethnic Conflict. Financial Times. 16 August 1989: (2). 
  12. ^ Senn (1995), p. 30
  13. ^ Laurinavičius (2008), p. 330
  14. ^ Ashbourne, Alexandra. Lithuania: The Rebirth of a Nation, 1991–1994. Lexington Books. 1999: 24. ISBN 0-7391-0027-0. 
  15. ^ 15.0 15.1 15.2 Laurinavičius (2008), p. 334
  16. ^ Associated Press. Soviet party leaders accept Baltic demand. Houston Chronicle. 17 August 1989. 
  17. ^ Vardys, Vytas Stanley; Judith B. Sedaitis. Lithuania: The Rebel Nation. Westview Series on the Post-Soviet Republics. Westview Press. 1997: 150–151. ISBN 0-8133-1839-4. 
  18. ^ Remnick, David. Kremlin Acknowledges Secret Pact on Baltics; Soviets Deny Republics Annexed Illegally. The Washington Post. 19 August 1989. 
  19. ^ Senn (1995), p. 66
  20. ^ 20.0 20.1 20.2 Fein, Esther B. Baltic Citizens Link Hands to Demand Independence. The New York Times. 24 August 1989. 
  21. ^ 21.0 21.1 Dobbs, Michael. Huge Protest 50 Years After Soviet Seizure. The San Francisco Chronicle. 24 August 1989. 
  22. ^ Anušauskas (2005), p. 617
  23. ^ Laurinavičius (2008), p. 326. Full text
  24. ^ 24.0 24.1 Dobbs, Michael. Baltic States Link in Protest 'So Our Children Can Be Free'; 'Chain' Participants Decry Soviet Takeover. The Washington Post. 24 August 1989. 
  25. ^ 25.0 25.1 Imse, Ann. Baltic Residents Make Bold New Push For Independence. Associated Press. 27 August 1989. 
  26. ^ Alanen (2004), p. 100
  27. ^ 27.0 27.1 Alanen (2004), p. 78
  28. ^ 28.0 28.1 Lodge, Robin. More than Two Million Join Human Chain in Soviet Baltics. Reuters News. 23 August 1989. 
  29. ^ 29.0 29.1 The Baltic Way. Estonian, Latvian and Lithuanian National Commissions for UNESCO. 17 August 1989. 
  30. ^ 30.0 30.1 30.2 30.3 Senn (1995), p. 67
  31. ^ Anušauskas (2005), p. 618
  32. ^ 32.0 32.1 32.2 Imse, Ann. Baltic Residents Form Human Chain in Defiance of Soviet Rule. Associated Press. 23 August 1989. 
  33. ^ 33.0 33.1 Lodge, Robin. Human Chain Spanning: Soviet Baltics Shows Nationalist Feeling. Reuters News. 23 August 1989. 
  34. ^ Dobbs, Michael. Independence Fever Sets Up Confrontation. The Washington Post. 27 August 1989. 
  35. ^ Associated Press. Pravda chides Baltic activists. Tulsa World. 24 August 1989. 
  36. ^ Misiunas, Romuald J.; Rein Taagepera. The Baltic States: Years of Dependence 1940–1990 expanded.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Press. 1993: 328. ISBN 0-520-08228-1. 
  37. ^ Fein, Esther B. Moscow Condemns nationalist 'Virus' in 3 Baltic Lands. The New York Times. 27 August 1989. 
  38. ^ 38.0 38.1 Remnick, David. Kremlin Condemns Baltic Nationalists; Soviets Warn Separatism Risks 'Disaster'. The Washington Post. 27 August 1989. 
  39. ^ 39.0 39.1 Laurinavičius (2008), p. 347
  40. ^ Hines, Cragg. Bush Urges Restraint in Baltics Dealings. Houston Chronicle. 29 August 1989. 
  41. ^ Laurinavičius (2008), pp. 351–352
  42. ^ Laurinavičius (2008), p. 352
  43. ^ Laurinavičius (2008), p. 350
  44. ^ Senn (1995), p. 69
  45. ^ Senn (1995), p. 70
  46. ^ Laurinavičius (2008), p. 361
  47. ^ Winfrey, Paul. Flaws in Soviet Plan to End Strife: Moscow's Attempt to Cope with Nationalist Turmoil. Financial Times. 25 September 1989. 
  48. ^ Taagepera, Rein. Estonia: Return to Independence. Westview Series on the Post-Soviet Republics. Westview Press. 1993: 157. ISBN 0813317037. 
  49. ^ Plakans, Andrejs. The Latvians: A Short History. Studies of Nationalities. Hoover Press. 1995: 174. ISBN 0817993029. 
  50. ^ Katell, Andrew. Baltics Call Soviet Annexation a 'Crime,' Equate Hitler, Stalin. Associated Press. 22 August 1989. 
  51. ^ Senn (1995), p. 155
  52. ^ Senn (1995), p. 78
  53. ^ Thirty-Five Documentary Properties Added to UNESCO's Memory of the World Register. ArtDaily.org. [31 July 2009]. 
  54. ^ The Baltic Way - Human Chain Linking Three States in Their Drive for Freedom. UNESCO Memory of the World Programme. 2009-07-31 [2009-12-14]. 
參考
  • Alanen, Ilkka. Mapping the Rural Problem in the Baltic Countryside: Transition Processes in the Rural Areas of Estonia, Latvia and Lithuania. Perspectives on Rural Policy and Planning. Ashgate Publishing, Ltd. 2004. ISBN 0754634345. 
  • (立陶宛文) Anušauskas, Arvydas et al. (编). Lietuva, 1940–1990. Vilnius: Lietuvos gyventojų genocido ir rezistencijos tyrimo centras. 2005. ISBN 9986-757-65-7. 
  • (立陶宛文) Laurinavičius, Česlovas; Vladas Sirutavičius. Sąjūdis: nuo "persitvarkymo" iki kovo 11-osios. Part I. Lietuvos istorija. Baltos lankos, Lithuanian Institute of History. 2008. ISBN 978-9955-23-164-6. 
  • Senn, Afred Erich. Gorbachev's Failure in Lithuania. St. Martin's Press. 1995. ISBN 0-312-12457-0.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