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勒瑪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联合六芒星, 是其中一个可以代表泰勒瑪的符号,也相当于埃及生命之符玫瑰十字会的玫瑰十字架

泰勒瑪(Thelema)是英國人亞歷斯特·克勞利(Aleister Crowley)所提倡的一種赫尔墨斯主义(Hermeticism)的密教組織,原文來自於通用希臘語θέλημα:」,為意志(Will)的意思,根據亞歷斯特·克勞利的解釋,泰勒瑪是人類的意志、的意志,和惡魔(指的是在物质最高盛放)的意志, 到会,愿望,目的。在旧的二元论思想上,恶魔是分别代表正义邪恶。但在泰勒瑪这哲学理念上,人思想需要解放,不能再被困在二元论思维。去冲破这种前人遗留下来的困境,克勞利不断地试验和寻求解脱这种儿时给他带来巨大痛苦和苦闷的思想(生在虔诚的天主教闭关弟兄会家庭,父亲早死而留下大笔基金)。在他大学期间,他认识到黃金黎明協會,在那,他很快晋升到“第二阶/内部”并退出了大学想成为诗人。黃金黎明協會的知识也成为了他后来订制泰勒瑪教条的骨干。克劳利开发在开发此宗教时,写了广泛的话题,包括从神秘主义的思想,瑜伽和东西方神秘主义,尤其是卡巴拉

在克勞利和他夫人罗斯·伊迪丝·凯利(Rose Edith Kelly)到埃及蜜月期间据自述他得到了埃及战神何鲁斯的召唤而开发的新宗教。期间他完成《Book Of Law》(泰勒瑪的圣经)神秘学著作。他自诉说是一个叫被称为“埃华斯”(Aiwass)(埃华斯就克勞利的守护天使,泰勒瑪和何鲁斯的管理员/英文minister)的灵体在开罗向他传授的。克勞利解释泰勒瑪宗教是新纪元宗教。而基督教是上纪元旧教。基督教的教义是原自于埃及奥西里斯神话里。

宗教和时代[编辑]

最早人类社会崇拜的是女神 (例如埃及女神伊西斯)。原始社会是母系社会,人没有意识到女人受孕要男人的介入,所以人感到奇怪女人每月都会流血但她并没有死,而且恢复还可以生殖而传宗接代。但当她再也没有流血,她身体改变了;她胸部和腹部开始变大最终羊水破而孕育出新生命。当新生命来到世上,她把自己的白色血液(奶)奉献来滋养她的下一代。所以所以女神不只是代表了人类的由来,而且还代表滋养和生命的延续;为始进行崇拜。所以我们说地球是母亲,母亲是生命由来,女神就是生命。而月经的周期却刚刚和月亮的月相(从新月到残月)互相辉映,所以那当时大多民族的神都是女神,而大多民族是月亮崇拜(包括中华民族的农历新年/春节)。

而到了农耕时代,人们注意到庄稼收成要依靠太阳,没有太阳和植物产生光合作用,庄稼会生长的很慢,而没有太阳把水吸到上空变成云,也不会有雨水。这时,人类也同时发现如果没有男人介入,女人是不可能受孕的。所以宗教信仰就重女神到男神。而就造就了今天基督教说的神是父,不是母。母亲永远是地球,而阳光是父权,雨水是精子,地球受精才万物才有生命。

为什么基督教的教义是源自于埃及神话?因为他们都是源于一个规律,那就是垂死的神(formula of the dying god)。因为知识有限,人们对太阳落山感到恐惧,太阳落山意味着黑暗的来临。人在这黑夜里见到了野兽撕裂动物和强盗抢掠犯罪,这就让人萌生和梦到了天堂和地狱,其实这是为了更好的管制社会,好的的上天堂(光明),坏的下地狱(黑暗)。埃及奥西里斯神原本是太阳神,但给他的兄弟赛特(英文Seth/Set, Set就是太阳落山的意思)因为妒嫉暗杀了奥西里斯,并分尸到埃及各处。他妻子伊西斯和她妹妹Nephthys到处寻找终于在智慧之神托特和阿努比斯的帮助下把奥西里斯做成了第一具木乃伊。但他的阳具却被鱼吃了。不过伊西斯成功用魔法造了个新的并由此成功怀孕,孕育了何鲁斯(基督教复制这故事变成耶稣和圣母)。何鲁斯最后和父亲报仇战胜他叔叔赛特并当了新的太阳神。

在奥西里斯时代,人们因为惧怕太阳不再出来,和看到了每天日照时间在冬天越来越短,所以有了祭祀。而人们发现每当有动物尸体在植物旁边时植物会长得特别好。所以联想到太阳无上的地位,有些民族选择人祭(像阿兹特克的活人献祭)。祭师也就得到了嵩高的地位,因为他们保证庄稼的收成和唯一人和能神沟通的媒介。从而造就了基督教牧师/神父的身份尊贵。因为人们不知道太阳从来就没死只是到了地球的另一面,所以要救赎就必须得死。而耶稣救赎世人必须要死。耶稣也是人祭的牺牲品。但死不是终结,因为太阳每天都会出来,这就是耶稣每天都回到了世上拯救地球就像他为世人作出的承诺。

但那是旧时代的没有知识的观点。我们知道,太阳根本没死,只是到了地球的另一面。何鲁斯也坐上了他父亲的皇座。这垂死的神公式不再适用。新的公式是每一个人(孩子)健康地成长,应为何鲁斯是奥西里斯的儿子,所以这时代也是孩子征服的时代。人再不是羊群给牧羊人(祭师和神职人员)随便摆布。应为在新纪元每一个人都是祭师和神职人员(每一个女人和男人都是一颗星星,都是太阳,给这世界奉献着无私的爱-《Book of the Law》),他有权力和上帝单独沟通,而泰勒玛教的就是这和上帝联系的方法(在学习魔法里掌握)。

由于这启示是何鲁斯给克勞利,他对埃及感觉特别亲切。而且埃及是魔法的发扬地。所以泰勒瑪里可以找到大量埃及神。但它也搜罗了其他宗教像印度教的神。这神不是单一盲目的崇拜,而是用他们来传达代更深的意义,而泰勒瑪就是要把人的意识升级到神的意识。这就是与神联合(Union with Gods),回到伊甸园(其实当下就是伊甸)。

泰勒瑪教义[编辑]

泰勒瑪的哲学理念是“Do what thou wilt shall be the whole of the Law. Love is the Law, Love Under Will." 中文为“你的意志爱做什么就做什么。爱就是律法​​,爱在意志下。” 这Will在英文意义里常被人误以为是“做你喜欢”的东西,但这是绝对错误的。这Will不是你喜欢做什么就做什么,而是“只要你做一件事”,这一件事就是你要来到地球上要所做而完成的,神要你所做的。所以最大的自由也是最大的约束!

18世纪一个守护天使画像

那怎么才知道你的Will,什么事才是要你,而只有你才能完成?泰勒瑪编制了许多方法去开启你的意识,最著名的就是练习魔法。而魔法(英文Magick和灵界沟通)不是魔术(英文Magic表演),泰勒瑪得魔法保留了黎明魔法协会的仪式魔法(埃及犹太人所罗门Goetia)。运用仪式开来开启人的意识。当你能和你的守护天使(每一个人出生时都有一个)使沟通的时候,你的守护天使会带引你要走的路(当你走对的时候,整个宇宙都回帮你;但错的时候,你会遇到很多困难)。而泰勒瑪最重要的目的就是要和你守护天使沟通(高魔法),其他门路都是黑魔法(很多人认为克勞利是黑魔法使用者,其实不然)。他喜欢被世界称为最邪恶的人应为他知道这会给他带来世界的关注并宣传,但也应为这臭名而另他人防御了对他哲学理念的认识。

当然,泰勒瑪的目的是让孩子健康的成长,所以里面集合了炼金术瑜珈塔羅譚崔卡巴拉印度教易经、和道德经。其中, 犹太人卡巴拉最为克勞利重视,克勞利把卡巴拉作为去天堂的地图(其实就是人的意识地图),和塔羅炼金术有紧密的联系。

The Hermetic Qabalah 卡巴拉生命之树, 在魔法协会A∴A∴(泰勒瑪一个分支) 作为等级和进度.

而且他还很重视易经,认为是和塔羅共通的地图。他认为中国人比西方白人(物质主义)更有灵动。他在1906年在中国旅游的路上在意识里完成了亚伯拉梅林法师仪式。

泰勒瑪也没有繁复的教条禁止人的自由,而且还敦促人要开发自己的潜能去试验不同的方法。泰勒瑪导师只会给意见,对不对你要自己领会和实践。这就和佛祖的教义非常相同。如果你要用黑魔法,没人会禁止,但后果你自己要承担。在泰勒瑪中,人需要为自己做的作完全责任,而不是把自己的错误推给神。神是可以崇拜,但不是盲目,神是可以保护和开导你,但从他们性格和能力中更能找到深层的意义。而当人意冲破二元论想法,人会认识到神(灵体)其实就是恶魔(物质),而恶魔也就是神。泰勒瑪教徒所走的道和道教相同,平衡和谐的中道

参考文献[编辑]

  • Del Campo, Gerald. Rabelais: The First Thelemite. The Order of Thelemic Knights.
  • Melton, J. Gordon (1983). "Thelemic Magick in America". Alternatives to American Mainline Churches, ed. Joseph H. Fichter. Barrytown, NY: Unification Theological Seminary.
  • Starr, Martin P. (2004) A Hundred Years Hence: Visions of a Thelemic Future (Conference Paper presented at the Thelema Beyond Crowley )
  • Starr, Martin P. (2003). The Unknown God: W.T. Smith and the Thelemites. Bolingbrook, IL: Teitan Press.
  • van Egmond, Daniel (1998). "Western Esoteric Schools in the Late Nineteenth and Early Twentieth Centuries". In: van den Broek, Roelof and Hanegraaff, Wouter J.: Gnosis and Hermeticism From Antiquity To Modern Times. Albany: State University of New York Press.

外部鏈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