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腦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藝術家構想的「洗腦」圖畫

洗脑(英文:BrainwashingMind control),利用暴力等外部壓力,向別人灌輸異於一般價值觀的特殊思想,來符合操縱者的意願,一連串的手法與過程,稱為洗脑,[1]洗脑經常被應用到政治宗教商业活動上。洗腦與宣傳的不同之處在於,洗腦具有強制性、長期性、批判性等特點。

常見如政治洗脑;當權者強制向人民灌輸單一的思想,推崇某政治人物或某執政集團,及指出某些思想是錯誤的,加以批判。在重覆和密集灌輸下,群眾往住不自覺相信了某事或信任某個政治組織,某些宗教組織和商業公司透過刊物、電視等媒體傳達,不斷重複播放推廣其商品或意念,以「謊言多說幾次,就會成為真理」方式,觀眾思想容易受到影響,此等宣傳方法亦被認為是洗脑。

历史渊源

柏拉图最早提出,统一理想国内人民都一切文化活动,禁止一切非正统的思想言行是哲学王的责任。柏拉图的法哲学思想具有明显的理想主义特点,他在《国家篇》中描述了以正义观和人治观为基础的哲学王统治。他认为,诗人的作品应呈送政府审核,政府以该作品是否有益于人民的精神健康作为许可出版的标准。按照柏拉图之意,国家必须对神话的讲法作出严格的规定,作为统治根据的神话具有正统教派的特点,只有一种讲法;而其他异教徒和不敬神者,则要予以严厉的处罚,因为他们的存在威胁着城邦的和谐与幸福。柏拉图在《法律篇》中说:“对一切不敬神的人普遍宣告:他们必须放弃他们现有的习惯,赞成敬神的生活。”[2]对犯了渎神罪的人,要进行监禁,对无神论者则也要进行训诫、监禁,必要时必须处以死刑,禁止非法的宗教活动,乃是“一条普遍的法律”[3]。所以厄奈斯特·巴克英语Ernest Barker说:“《法律篇》的结束就是中世纪时代的开始。”[4]柏拉图主义影响整个中世纪。中世纪基督教占绝对的统治地位,新柏拉图主义与基督教神学相结合,部分地实现了柏拉图的哲学王理想。中世纪的教皇可视为"哲学王"的一种折射,基督教教会拥有管理意识形态的权力,教会将反对它的宗教组织定为异端,交由宗教裁判所审判。基督教为了控制人们的思想,紧紧抓住了文化和教育,因此中世纪的教育便带有浓厚的宗教性,西欧的学校几乎是清一色的教会学校。宗教利用文学艺术来形象地宣传教义,在人力、物力和财力上的巨大投入促进了艺术的发展。文艺复兴时期,马基雅维利主张国家安全至上论,指出思想的传播和讨论应受严格管制。马基雅维利学说的核心是如何取得权力,并使人们对统治者百依百顺。哲学家霍布斯主张社会契约说,认为契约社会的统治者有绝对无限的权力,人民的言论未经许可不得发表。黑格尔进一步发展了国家主义,提出国家有无上的权力,人民的最高任务就是作为国家的一份子。

學術研究

1961年,美國精神病學家Robert Jay Lifton(羅伯特利·夫頓)博士專程到香港採訪被中共釋放的戰俘和傳教士,研究中共洗腦行為,著有《Thought reform and the psychology of totalism: a study of brainwashing in China》(思想改造和極權主義心理學:中國的洗腦研究),書中詳細分析了洗腦的方式、意義和影響,是最早期以科學角度研究「洗脑」的書籍。[5]

2004年,牛津大學的Kathleen Taylor(凱瑟琳·泰勒)出版了《Brainwashing: The Science of Thought Control英语Brainwashing: The Science of Thought Control》(洗腦:思想控制的科學),從科學原理研究洗腦,她認爲,人類大腦推理和認知的神經科學(neutroscience),證明了當許多不符事實及帶强烈意識形態的詞彙被有意的、重複不斷的灌入大腦,令神經元之間更加暢通,從而影響、動搖和改變人們的感情和信仰。2011年,她接受過《陽光時務》訪問,稱限制人民資訊自由是政治洗腦的特點,她稱只有吸收不同渠道資訊,才能培養獨立思考能力,免被惡意洗腦。[6]

英國作家、紀錄片製作人多明尼克(Dominic Streatfeild)著作中文譯本:《洗腦:操控心智的邪惡科學》(Brainwashing),作者透過一些解密文件,訪問經歷冷戰時期戰俘、受害人等,撰寫洗腦從的起源,冷戰時期的中、英、美、蘇暗中展開洗腦競技,多個國家甚至投入大量人力物力去專門實驗研究。著作內容更包括涉及宗教洗腦行為。[7]

政治

2012年,一個參與遊行的人士,戴上反政治洗腦的道具。
電視节目不斷重複灌輸單一的思想,觀眾可能不知不覺被洗腦,認同其傳播的價值觀

政治動機的洗脑规模及影響力可謂最大,因此一直備受爭議,在一些沒有言論自由新聞自由、資訊被控制的國家,當權者透過被政府控制媒體,透過日常生活中,從播放的电视电影、表演等滲透某些政治思想。再配合教育等方式全面推行政治洗脑,如对历史以及教科书的簒改,不提對自己不利的歷史,以达到隱惡揚善的政治目的。政治洗腦可為執政团体带来更自如以及容易控制的政治为目的。推行政治洗脑的通常發生在極權國家,因為商業組織、宗教組織的權力及資源有限,而且無法強行實施。[8]

涉嫌洗脑的近現代國家、地区和组织

日本右翼

1941年12月,日本偷襲美國珍珠港自殺式襲擊的特別攻擊隊-「神風敢死隊」以人肉炸彈式襲擊美軍,那些年輕的海軍飛行員被指遭日本軍國主義洗脑,參與一場不義戰爭,害人害己。但日本右翼團體對「神風敢死隊」歌功頌德,例如2007年拍下電影《我為你犧牲生命》和2013年拍下電影《永遠的0》,影片宣揚自殺式襲擊是英勇為國捐軀。[9][10]

纳粹德国

纳粹德国的领导人希特勒向国民灌输集体主义反犹太主义思想。法西斯主义不仅受到古罗马帝国的对内专制独裁和对外侵略掠夺的思想影响,而且也受到马基雅维利主义、新黑格尔主义、索勒尔的暴力主义和费希特大日耳曼主义等影响。其中尤以新黑格尔主义和马基雅维利主义的影响最大。[11]希特勒所领导的德国新政府在1933年的第一任内阁中,设立了"宣传及公共启蒙部"。宣传部的主要目标就是确保纳粹思想和信息成功的渗透到艺术、音乐、戏剧、电影、书籍、广播、教材以及新闻等领域内。由大众媒体推行其宣传及洗脑的目的。纳粹宣传部长戈培尔在柏林等地组织大规模的焚书活动,将犹太人写的书及其他“非德意志”书籍(如共产主义书籍)均焚毁。1933年9月22日,纳粹成立德国文化协会,总部设在柏林,戈培尔任协会主席。该协会下设德国美术协会、德国音乐协会、德国戏剧协会、德国文学协会、德国新闻协会、德国广播协会、德国电影协会。凡是在相关领域中工作的人,都必须加入相关协会,并且这些协会的决定和指示具有法律效力。不听话者不得食。对于“政治上不可靠”的人,协会可以拒绝接受他们为会员,已经取得会员资格的,可以开除他们。这样,通过德国文化协会对整个文化活动的集中控制,就可以“纯洁”出一支效命于纳粹政权的文化队伍。这支队伍不能不充当纳粹政权宣传的主力军,不能不充当纳粹政权有组织的忽悠事业的马前卒。戈培尔通过购买、清洗、控制股份、审查、停刊等手段管理新闻媒体。同时密集无线电覆盖度,下达了集体收听广播的命令,把收听外国电台视为一种严重的刑事犯罪。[12]

苏联

苏联共产党通过书刊审查片面历史教育对其政治、经济体系进行正面宣传。苏联十月社会主义革命取得胜利之后,列宁就十分重视文化建设,特别是在他最后几篇文章里尖锐地提出文化问题是联共(布)党和苏维埃工作的中心问题。思想文化方面,实行思想灌输和控制,将教条化的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作为唯一正确的真理并通过党和国家的宣传机器向人民群众灌输。早在1919年俄共第八次代表大会通过的《俄国共产党(布尔什维克)党纲》中,就明确规定“在人民教育方面,俄国共产党给自己的任务是:把从1917年十月革命所已开始了的事业进行到底,即把学校由资产阶级统治的工具,变为……进行社会的共产主义改造的工具”,党纲还要求“展开最广泛的共产主义思想的宣传工作,为此目的,要利用国家政权的机关和资财”。俄共第八次代表大会决议中指出:对未成年人和成年人的学校课程中“必须列入下述内容:根据科学社会主义的观点所写的文化史通俗概论以及专论俄罗斯伟大革命历史的特别一部分”。1928年,布尔什维克党中央委员会颁布文学必须为党的利益服务的法令。思想文化体制的形成则可追溯到1929年底斯大林在马克思主义者土地专家会议上的报告,正是以这个报告为起点,开始了思想文化体制形成的过程。1925年斯大林展开的“布尔什维克化运动”,提倡“意识形态100%的纯洁性”、“100%的布尔什维主义”;到30年代,斯大林还进一步提出警惕“中间居民阶层”的“不健康情绪”,“克服经济中和人们意识中的资本主义残余”,同“非无产阶级思想”作斗争。1931年11月,联共(布)中央1932年4月通过关于“改组文学团体”的决议,宣布解散所有文学团体和派别,成立全苏单一的苏联作家协会,各文艺团体也照此办理。苏共根据政治斗争和意识形态斗争的需要,取消文化艺术团体和派别,官方直接自建社会文化和学术团体,并通过掌握其干部任免大权使各文化部门和学术团体成为党和国家层层控制、缺乏自主性的下属机构,促使其走上统一化、行政化和国家化的道路。苏联报刊的组织管理权力高度集中,由各级党委宣传部直接控制,要求记者接受苏共中央的领导,按照决议和指示开展宣传鼓动工作,培养人民对于党的领导的需要、对于党报的需要。每一级党委都有其直接领导的机关报,并指导其辖区的所有报道工具的活动。1941年7月16日联共(布)中央政治局和苏联最高苏维埃主席团发布了《改组政治宣传机构和在工农红军中实行军事委员制度的决议》。

中华民国

台湾民进党秉持台湾独立立场,在其執政期间修改教科书被台湾学者批评进行洗脑教育,國立臺灣師範大學国际与侨教学院院长的潘朝阳教授就认为其洗脑教育非常成功。[13]并且国民党立委邱毅批评民进党在其执政期间利用电视节目进行政治洗脑。他称民进党在电视平面节目内进行政治性置入性营销已经无孔不入,诸如台视、华视、民视、三立、八大、东森、中天、TVSB被民进党进行政治性置入性营销。[14]但民进党及其支持者並不認同這些批評。

民进党则认为中国国民党在其执政期间修改教课书的行为是对学生的洗脑行为,民进党发言人林右昌就对此持批评态度。但国民党及其支持者並不認同這些批評。[15]

蔣中正统治台湾时期的中华民国國防部軍事情報局被指对公民洗脑,将其打造成暗杀间谍。[16]

中华人民共和国

中華人民共和國執政黨中國共產黨成立以來,早期通過文藝、宣傳提出的「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新中國」、「穩定壓倒一切」等口號,被認為是“洗腦”行為。中國共產黨操控媒體、民間沒有輿論自由,又透過教育,局部呈現現代歷史等方式進行“正面意識形態宣傳”也被認為屬於洗腦行為。1921年中共一大后根据共产国际直接指导帮助下制定的《中国共产党第一个纲领》模仿苏共中央宣传鼓动部成立“中央宣传局”。1924年5月《党内组织及宣传教育问题议决案》在“中央宣传局”架构内正式成立中央宣传部。中宣部副部长即国务院组成部门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部和国务院直属机构国家广播电影电视总局的最高领导及党委书记。在省级及省级以下文化与广播电视行政管理机构由同级党委宣传部管理。五十年代全盘苏化期间,中共先后成立单一的中国作家协会中国文学艺术界联合会以及各文艺团体,并通过掌握其干部任免大权使各文化部门和学术团体成为党和国家层层控制、缺乏自主性的下属机构。高等学校所需要的党员正副校(院)长,由中央宣传部会同中央组织部和各有关政府党组及省(市)提出具体方案,加以调配,党委书记则由各省(市)委和自治区党委负责调配。[17]中宣部要求社会力量办学必须建立党的基层组织,学校党组织在教职员工和学生中发挥政治核心作用,贯彻党的教育方针。中宣部组织建立企业的思想政治工作管理体制和运行机制。1981年“中共中央关于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曾指出:思想政治工作是经济工作和其他一切工作的生命线。高等院校、中小学的思想政治课直接对学生进行洗脑。有評論指,中共文革時期大規模和連續的共產主義宣傳教育運動,明顯是洗腦行為;當時中共將視為反對者的人民劃定為「階級敵人」、將這些人強行施以「勞動改造」(勞改)、「思想改造」,強權和暴力使整個社會幾乎所有人都失去了獨立思考的自由意志。[18]

中华人民共和国官方電視媒體中國中央電視台,被指責所播放的部分內容存在洗脑,是毒化了中國走向自由民主的氛圍,存在洗腦意義,而央視的《新聞聯播》選擇性「報喜不報憂」,像是「宣傳聯播」。[19][20]中國共產黨及其支持者並不認同這些批評。

英文「brainwash」意指洗脑,由中文洗脑一詞翻譯而來;沿於上世紀1950年代的朝鲜战争,美國士兵被中国人民志愿军俘虜之後,接受中国共产党的思想改造,獲救之後回到美國,支持中国共產黨,於是美國記者Edward Hunter就用brainwash一詞來描述此事。[21][22]

香港特别行政区

2012年3月,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資助製作的《中國模式國情專題教學手冊》其中一頁指中國共產黨和中央政府是「進步、無私與團結」的執政集團,同時又批評美國是「政黨惡斗,人民當災」等歌頌中國共產黨和中央政府的內容引起爭議,以及《课程指引》指出「國情範疇學習,重視『情懷』、注重『情感』、本於『真情』」,引發部分香港人稱為洗脑。2012年7月29日,九萬人上街遊行,要政府在9月開學前撤回德育及國民教育科,[23][24][25]9月7日,再有約3.6萬至12萬人在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新政府總部外集會反對國民教育,政府最終讓步。[26]

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

朝鲜抗拒外來物資,境內物資缺乏,製造和貿易幾乎停止,經濟、醫療等制度惡劣,統治者讓人民對外部世界隔絕,藉機創造了個人崇拜,不少痴迷的人民卻仍然支持該國領袖金日成金正日[27]在他們相繼過世時,總看見北韓人民在街頭哭天搶地,在北韓人民口中他們是「偉大的領袖」,在某些外國人[谁?]眼裡則被形容為「獨裁者」,國家地理頻道曾派人喬裝成醫療人員,跟著醫療團隊冒險進入北韓拍攝,聲稱發現北韓人民從小被愛國教育洗脑,盲從崇拜金正日,節目採訪過一名家徒四壁的失明盲婦,她稱不擔心自己生活不方便,而是悲傷自己失明不能親眼看到金正日。該節目表示,北韓教育從小就徹底執行必須敬愛、服從領袖,美其名是是為了團結北韓人民,實則是藉「洗腦」實行鐵腕統治。[28]

1982年11月14日世界拳击协会(WBA),比賽中韩国拳擊手金得九遭擊倒意外身亡。朝鲜故意大肆宣传并且夸大朝鲜拳击运动员金得九美国死亡的原因,有評論指這是朝鲜用以激起民众反美思想的「洗腦」方式[29]

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

对于以美国为首的西方的社会科学,一样是其背后经济利益对于世界人民洗脑和愚弄的需要,只不过是手段更加的高明而已,集权国家是以填鸭的方式要求人民死记硬背的不经思考的接受,而西方的做法则是通过控制信息让人民在有限和不对称的信息下自己思考得出他们需要的结论,对于自己“思考”的结论会坚信不疑,并且不会认为是他人影响了自己的行为。[30][31][32]

塔利班基地组织

有证据指出,塔利班基地组织巴基斯坦以及阿富汗边界对附近居民甚至儿童[33]进行宗教性质的洗脑。有报道指出其强迫附近居民从广播电视中灌输塔利班思想[34][35]

伊拉克和沙姆伊斯兰国

伊斯蘭國”正在培訓兒童成為「哈里發國的新世代」,設立訓練營向15歲或以下兒童灌輸極端伊斯蘭宗教思想,教導他們以消滅異教徒為人生目標,滿16歲則接受軍事訓練。[36]

敘利亞有伊斯蘭國武裝分子綁架大批庫爾德族兒童,對他們進行洗腦,強迫學習極端宗教思想及觀看殺人和自殺攻擊影片,培育他們成為自殺式襲擊者。[37]

教育

学校教育是常见的一种洗脑方式。通过设置学科和编写特定教材灌输某党派独有的政治意识形态。另外,选用某一种学术或理论观点的教材,并非世界同类教育公认或学术界所惯用。

商业

書報文章、音樂、海報、電影、網路等媒體的放送行為,無論有意無意因而使人們腦中充斥著其文字、旋律、歌詞、語言、畫面、思想、意境等,受其影響並驅使人們產生模仿、效法、嚮往、久久不忘等行為皆可稱為被洗腦。

廣告

重複密集式地播放或不斷重複一些對白廣告被部分人認為是洗脑,這類商业广告非常普遍,例如:2008年中國大陸恆源祥公司,密集播出了一分钟的恒源祥十二生肖广告,被认为是洗脑广告[38][39]香港已結業平霸電業公司1970年代廣告,旁白叫喊一連串口號:「彩色電視,平霸啦!冷氣,平霸啦!雪櫃,平霸啦!洗衣機,平霸啦!電器,平霸啦!……」。香港地產發展商天馬行空的樓盤電視廣告被認為是「洗脑」廣告。[40]

传销

在一些企业及很多非法传销组织之中,也存在着洗脑式教育宣传,从而迫使其成员在思想上服从首脑的意志。反复灌输虚假信息也可以达到洗脑的目的。

宗教和邪教

很多宗教都存在洗脑争議,对于宗教来说,均不同程度地存在洗脑,導人反智。宗教洗脑的危害和后果,最可能造成某些宗教狂热者引為的宗教冲突恐怖活動等。

文学

小说

乔治·奥威尔的政治小说《一九八四》中,对主人公温斯顿·史密斯进行的“政治新教育”被认为是洗脑的集大成,这也被认为是洗脑的来源之一。

参考文献

  1. ^ 洗腦教育部重編國語辭典修訂本
  2. ^ (古希腊)柏拉图:《法律篇》,张智仁、何勤华译,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01年,第352页。
  3. ^ (古希腊)柏拉图:《法律篇》,张智仁、何勤华译,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01年,第354页。
  4. ^ (英)厄奈斯特·巴克:《希腊政治理论:柏拉图及其前人》,卢华萍译,长春:吉林人民出版社,2003年,第537页。
  5. ^ [ISBN:9780807842539]
  6. ^ 洗腦,怎樣被洗腦?作者:沈達明原載《陽光時務》第2期
  7. ^ 洗腦:操控心智的邪惡科學原文作者:Dominic Streatfeild ISBN:9789861737218 2012年2月01日(中文)
  8. ^ 洗腦與荼毒雅虎香港專欄專欄作家陳雲2012年9月4日
  9. ^ 右翼拍「洗腦」電影日歌頌神風敢死隊蘋果日報2007年2月27日
  10. ^ 歌頌「神風」電影日本5月上映文匯報2007-02-24
  11. ^ 意大利法西斯主义的理论构成及其渊源
  12. ^ 黄钟:希特勒是如何为群众洗脑的
  13. ^ 台湾教授潘朝阳:“台独”洗脑教育“非常成功”
  14. ^ 邱毅批民进党利用电视节目搞全面“政治洗脑”
  15. ^ 台修历史课纲惹争议:绿批"洗脑",蓝称回归正轨
  16. ^ 台间谍被洗脑后和女友同赴大陆“搞暗杀”(图)
  17. ^ 中共中央批发中央宣传部《关于学校教育工作座谈会的报告》给各地党委的指示
  18. ^ 我也曾被洗腦李怡蘋果日報2012年07月29日
  19. ^ 中國年輕學者公開信呼籲抵制央視洗腦來源:美國僑報2009-1-13
  20. ^ 我所經歷的「洗腦」與「反洗腦」—中港兩地青年對談國民教育(視頻+全文字記錄)陽光時務10/08/2012
  21. ^ 香港抵抗政治洗腦作者:金鐘2012-08-01
  22. ^ 名人教英文﹕先有洗腦,才有brainwash?文:毛孟靜2011-06-29
  23. ^ 香港觀察:國民教育的語言偽術BBC中文網2012年7月24日
  24. ^ 香港人举行“反国民教育”“反洗脑”游行美国之音
  25. ^ 成千上万香港民众抗议国民教育课程BBC中文网2012年7月29日
  26. ^ 大聯盟稱12萬人集會. 新浪香港. 2012年9月7日 (中文(香港)‎). 
  27. ^ Nothing to Envy: Ordinary Lives in North Korea繁體中文譯本:我們最幸福:北韓人民的真實生活原文作者:Barbara Demick ISBN:9789861207896
  28. ^ 金正日逝/北韓盲目崇拜 盲婦哭看不到金正日TVBS – 2011年12月19日
  29. ^ 朝鲜反美洗脑宣传:家喻户晓的南韓金得九事件
  30. ^ 摩罗:美国政治最大的成功是洗脑
  31. ^ 戴旭:美對華攻心戰思想總綱曝光 不少國人被洗腦
  32. ^ 美国媒体不啻于被洗脑的政治偏执狂
  33. ^ 基地组织通过洗脑培训人弹
  34. ^ 塔利班在巴基斯坦占山为王用广播洗脑恐吓民众
  35. ^ 美籍塔利班士兵父母:我儿子被塔利班洗脑
  36. ^ Video from Islamic State shows how children are being trained to be jihadists. News.com.au. 2014-08-11. 
  37. ^ ISIL綁140學童 迫看斬首片洗腦. 大公網. 2014-06-27. 
  38. ^ 恒源祥回应洗脑式广告:强化品牌不应轻易改词人民网2009年02月03日
  39. ^ 恒源祥12生肖广告遭炮轰观众称无法忍受来源:新华社(北京) 2008-2-15
  40. ^ YouTube YouTube上的「經典廣告 - 平霸 (1977)」视频

參見

外部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