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克比空難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洛克比空難
泛美航空103號班機空難

爆炸後的泛美航空103號班機殘骸
摘要
日期 1988年12月21日
事故類型 恐怖襲擊
地點  苏格兰洛克比
地理坐标 55°6′55.99″N 3°21′30.69″W / 55.1155528°N 3.3585250°W / 55.1155528; -3.3585250坐标55°6′55.99″N 3°21′30.69″W / 55.1155528°N 3.3585250°W / 55.1155528; -3.3585250
死亡 270(地面11)
受傷(非致命) 0
涉事航機
機型 波音747-121
承運人 泛美航空
註冊編號 N739PA
航機名稱 Clipper Maid of the Seas
起飛地  英國倫敦希斯路機場
最後经停地  美國甘迺迪國際機場
目的地  美國底特律都会韦恩县机场
乘客人數 243
機組人員人數 16
生還人數 0

洛克比空難发生于1988年12月21日。当日,泛美航空103號班機正在执行法兰克福倫敦紐約底特律航線上的飞行任务。该飞机成為了恐怖襲擊的目標,飛機在蘇格蘭邊境小鎮洛克比(Lockerbie)上空时发生爆炸,270人罹難。

这次炸彈襲擊被視為一次對美國的象徵性襲擊,是九一一襲擊事件發生前最嚴重的恐怖活動之一[1][2] 。此次事件亦重挫泛美航空的營運,該公司在空難發生的三年之後宣告破產

背景[编辑]

被炸毁的N739PA,摄于1987年3月;爆炸位置大約在機身上“P”字的下方

PA103A航班在德國黑森州法蘭克福起飛,前往倫敦希斯路機場,这一航段由一架波音727执行。乘客在那裡轉機,然後乘PA103航班繼續旅程,飛往紐約甘迺迪國際機場。在炸彈襲擊當晚飛倫敦紐約一段的客機屬波音747-121型,機身編號N739PA,命名為“海之侍女快帆號”(Clipper Maid of the Seas)[3],是波音為泛美製造的第15架747客機,於1970年2月交貨[4][5][4][6],配备4台普惠JT9D-7A。该机于1988年进行过一次大修。

經過[编辑]

格林威治時間19:03、飛機起飛後38分鐘、才進入蘇格蘭領空數分鐘,飛行於空層310(9100米/31000呎)時,前貨物艙(41段)裏約280至400克塑膠炸藥被引爆,觸發起連串事件,令飛機迅速毀滅。

事后,卡扎菲统治下的利比亚遭到了联合国15年的制裁。2002年,利比亚政府为死难者提供27亿美元赔偿,约每人1000万。2003年8月15日,利比亚正式对袭击承认责任,后获联合国解除对其制裁。2011年,辞职的前司法部长穆斯塔法·阿卜杜勒·贾利勒稱事件是卡扎菲策划,但沒有出示證據。

死難者[编辑]

国籍 乘客 机组人员 地面人员 共计
阿根廷 阿根廷 2 0 0 2
比利时 比利时 1 0 0 1
玻利維亞 玻利维亚 1 0 0 1
加拿大 加拿大 3 0 0 3
法国 法国 2 1 0 3
德國 德国 3 1 0 4
匈牙利 匈牙利 4 0 0 4
印度 印度 3 0 0 3
愛爾蘭共和國 爱尔兰 3 0 0 3
以色列 以色列 1 0 0 1
義大利 意大利 2 0 0 2
牙买加 牙买加 1 0 0 1
日本 日本 1 0 0 1
菲律賓 菲律宾 1 0 0 1
 南非 1 0 0 1
西班牙 西班牙 0 1 0 1
瑞典 瑞典 2 1 0 3
瑞士 瑞士 1 0 0 1
千里達及托巴哥 特立尼达和多巴哥 1 0 0 1
英國 英国 31 1 11 43
美國 美国 178 11 0 189
总计 243 16 11 270

這次炸彈襲擊一共奪去了270條人命,來自19個國家[7][8]。機上259名乘客及機組人員全部喪生,其中189人為美國人。其餘11人在洛克比地面被波及喪生。注滿燃油的機翼撞上地面爆炸、在舍伍德新月廣場(Sherwood Crescent)造成一個巨坑,而上面原本有幾間房屋;另外有21間房屋因損毀嚴重而須拆卸。調查人員找尋左機翼,最後發現它已經在火球中消失。

原本住在那些被氣化了的房子裡的人,只在巨坑深處留下數以千計家族照、聖誕卡與陶器的小碎片。飛機殘骸遍佈在一條142公里長的走廊地帶上,面積達2,188 km2

駕駛艙在蘇格蘭村莊Tundergarth中一間小教堂旁邊的田野著陸,裡面發現機长、高級副機长及一名機艙乘務員。蘇格蘭一個公共調查法庭後來得知,那名機艙乘務員被一名農夫的妻子發現時仍然生存,但她在救护人员赶到之前已经死亡。

檢查驗屍證據的法醫威廉·G·埃克特醫生(Dr. William G. Eckert)向蘇格蘭警方表示,他相信機師及其他243名乘客在炸彈爆炸後、极可能在撞擊時仍然生存。乘客當中無人有在爆炸中受傷的跡象。雖然遇難者可能已在30,000英尺高空上因缺氧而失去知覺,鑑證人員相信他們可能在落到氧含較高的高度時重獲知覺。

蘇格蘭公共調查法庭在審理空難時得知,一位母親被發現抱著她的嬰兒、兩個朋友握著對方的手、以及部分乘客緊握著十字架。埃克特醫生告訴蘇格蘭警方,機師拇指上的明顯痕跡間接顯示,他在飛機墜落時仍緊握操縱桿及可能在著陸時仍然生存。

有10名乘客永遠無法確認。他們其中8人被分配到機翼上的經濟舱座位,相信他們在機翼著地、爆炸前附在機翼結構上。

在頭等及商務舱的乘客中,最少有一人是美國中央情報局官員馬修·甘農(Matthew Gannon),一人是臨時調任美國國防情報局陸軍官員查理斯·麥基少校(Major Charles McKee),以及兩名分配給他們其中一人的保镖。麥基少校當時正從貝魯特回國,相信他在當地參與找尋被恐怖組織真主黨脅持的美國人質的行動。

未登机者[编辑]

部分购买了事发当天泛美航空103号班机客票的乘客因错过登机,而躲过此次空难。

印度工程师

47岁的美籍印度裔汽车工程师贾斯旺特·巴苏塔(Jaswant Basuta)于事发当天购买了PA103班机的客票并办理了登机手续,但因与亲友饮酒而未能登机,PA103的登机口在巴苏塔通过边境检查时即已关闭。[9]巴苏塔事发前曾赴贝尔法斯特参加亲友的婚礼,计划乘PA103班机返回纽约从事新工作。由于在托运行李后未登机的举动及锡克教徒身份,巴苏塔最初被认为是造成此次空难的嫌疑犯,而三年前的印度航空182号班机空难亦是锡克教分离势力制造的,巴苏塔之前停留的贝尔法斯特又存在与北爱尔兰问题相关的恐怖主义问题。在经希斯罗机场警察局人员询问后,巴苏塔最终被认为与此次爆炸案无关,并被无罪释放。事发20年后,巴苏塔在接受英国广播公司采访时表示:“我本来会成为第271名遇难者,至今仍为那些在爆炸中遇难的人们感到不安。”[10]

名人

美国节奏布鲁斯组合四尖乐队英语Four Tops计划在欧洲之行后搭乘PA103班机返美,但因在前夜的录音时间后睡过头而未能登机。[11][12]

朋克摇滚歌手、性手枪乐队成员约翰·莱顿英语John Lydon(艺名约翰尼·罗顿)及其妻子诺拉亦购买了PA103的机票,但因妻子在整理行李时拖延时间而错过该班机,逃过一劫。[13][14]

瑞典网球运动员、1988年三项大满贯得主马茨·维兰德订购了PA103的客票,但没有登机。[15]

女演员金·凱特羅亦订购了此班机的客票,但为在伦敦进行圣诞节前购物而在事发前数日改签至其他班机。[16][17]

飛機如何解體[编辑]

雖然機上的爆炸相對地小——在220英尺長的機身旁邊炸出一個20平方英寸的洞,飛機的解體十分迅速。航空失事調查人員報告道,機鼻可能在炸彈引爆3秒後已跟主要機身分離。

英國航空失事調查局(British Air Accidents Investigation Branch)的官方報告指出,雖然飛機放下了氧氣罩,沒有證據顯示飛機曾發出遇難呼號。由於爆炸已破壞飛行通訊中心、將飛行紀錄儀的電力截斷,因此即使機組人員對身邊發生的事情作出反應,他們的行動並沒有被記錄下來。

747客機的神經中心控制所有航行及通訊系統,位於駕駛艙下兩層,和前貨物艙只有一道隔板之隔。調查人員相信,爆炸力衝破這道隔板、衝擊飛行控制線路,令機身的前面部分開始扭動、上下顛簸及偏航。這些突然而猛烈的移動將保護機身前段的加強帶(reinforcing belt)拍打向左面一排窗子,並令它開始脫離機身。與此同時,爆炸引起的衝擊波打中機身後反彈回爆炸的方向,跟正在從爆炸中心發出的衝擊波匯合,形成馬赫杆激波(Mach stem shock waves),在機身中來回反彈,隨著空氣調節喉管傳至整個機身,將機身斷開。機身的前面部分脫離。乘客和機組人員被拋出冰冷的夜空。

機身的主要部分連同部分仍然附在上面、被縛在座位上的乘客繼續向前飛,直到機身跌至19000英尺、插水式垂直下墜為止。

有好幾年時間,調查人員懷疑是否有內應牽涉入恐怖計劃,原因是他們相信,如果炸彈不是放在前貨物艙、而是在機上任何其他位置的話,這相對地小的爆炸不會摧毀飛機。其他噴射客機試過在類似爆炸後安全著陸。最終的結論是,恐怖分子沒有如此準確地放置炸彈;裝有炸彈的行李箱被放在那裡純屬不幸。

事件發生後,聯邦航空管理局(Federal Aviation Administration)建議航空公司加強那道分開前貨物艙和通訊及航行中心的隔板,以及為飛行紀錄儀裝上後備電力裝置。

炸彈[编辑]

在隨後兩名被控放置炸彈的利比亞人的審訊中,法官接受蘇格蘭警方所提供的證據:那個裝有爆炸品的棕色Samsonite牌(港譯:新秀麗)硬手提箱,是馬耳他航空航班KM180上另外托運的行李,由馬耳他魯卡機場(Luqa Airport)運至法蘭克福。它由KM180轉至PA103A,再在希斯路機場轉機。

調查人員推算,那土製炸彈由280至400克塑膠炸藥(可能是塞姆汀炸藥Semtex,一種捷克製的強力炸藥)、一枚電池和一個電子計時器組成,藏在一部東芝收音錄音機(可能是型號RT-SF16)裡。雖然找不到任何塑膠炸藥,他們在相信為炸彈所在行李集裝箱的金屬碎片上,發現季戊四醇四硝酸酯(PETN)和黑索金(RDX)。太安和黑索金是塑膠炸藥(包括塞姆汀)的成分。

英國鑑證專家從一顆在洛克比找到的10公釐粒子及中央情報局提供的資料——從塞內加爾恐怖分子手上找到一批類似計時器,鑑定出炸彈的計時裝置。中央情報局的資料幫助調查人員追溯出那MST-13計時器的來源:一家位於蘇黎世瑞士生產商埃文·保利亞(Edwin Bollier of MEBO AG)。人們在審訊中發現,保利亞在炸彈襲擊前向一名利比亞情報官員售出20個這類計時器。這些計時器的可設定時間是1分鐘至999小時。

恐怖分子可能將引爆時間設定成讓飛機在愛爾蘭海消失,但當晚的強風令PA103遲了30分鐘才飛越蘇格蘭北部上空而不是平時西面路線的愛爾蘭上空。在陸地上空爆炸意味著調查人員可獲得飛機殘骸。數以百計的蘇格蘭警察在墜機地點進行地毯式搜索。他們接到的指令是:“如果那東西既不是植物又不是塊石頭,拾起它。”(If it isn't growing and it isn't a rock, pick it up.)辛勤的搜索終有回報——一小塊纖維裡藏有殘餘炸藥的布碎將調查方向指向利比亞。

藍色的Babygro和雨傘[编辑]

英國鑑證專家確認在洛克比發現的藍色Babygro(嬰兒連身套裝品牌)碎片含有炸藥,顯示它被裝在放了炸彈的手提箱內。

部分藍色Babygro的標籤殘存下來。蘇格蘭探員根據標籤追溯至一批送往馬耳他斯利瑪(Sliema)一家服裝店“瑪麗屋”(Mary's House)的Babygro。

1989年8月,蘇格蘭探員飛往斯利瑪會見服裝店的老闆東尼·高斯(Tony Gauci)。高斯憶述,在炸彈襲擊前兩星期,他向一名貌似利比亞人、操利比亞口音的男子賣出那套Babygro。

高斯清楚記得那宗買賣,因為那名顧客看來不大在乎他在買什麼。他買了一件高斯老早就想甩掉的舊粗呢外套,還有其他不同款式、大小的物品。

高斯還記得,在那顧客臨離開服裝店時,外面開始下起雨來。他開玩笑地問他那位利比亞顧客要不要還買把雨傘。結果他買了。

直覺驅使下,探員向高斯買了把雨傘,跟那名利比亞顧客所買的一模一樣。他們將雨傘帶回洛克比、與墜機地點找到的一打打雨傘作比較。結果他們找到一把雨傘,跟高斯賣給他們那把一模一樣。

在现场发现的雨傘被火速送到英格蘭的政府鑑證實驗室RARDE作檢驗。雨傘的纖維上含有那藍色Babygro的痕跡,顯示它們都曾經在那放有炸彈的手提箱內。

東尼·高斯似乎將衣物賣了給那洛克比炸彈襲擊者,或者是一個親近他的人。對蘇格蘭當局來說,那是第一個突破。現在他們有了目擊者。

位於荷蘭的蘇格蘭法庭審訊[编辑]

利比亞阿拉伯航空公司的前保安主管阿卜杜拉·巴塞特·阿里·邁格拉希(Abdelbaset Ali Mohmed Al Megrahi)和他的助手阿明·哈里法·費希邁(Al Amin Khalifa Fhimah)於1991年為是次襲擊而被控。費希邁於1988年12月21日在馬耳他的機場工作,而那時邁格拉希探望他,並涉嫌使用假護照進入該國。

1998年,當數個阿拉伯非洲國家開始無視聯合國因空難而對利比亞實施的經濟制裁,利比亞政府作出讓步,同意在中立國進行審訊;經卡達菲同意,在1999年4月5日將嫌犯移交蘇格蘭。

中立地點位於荷蘭,在前美國空軍基地宰斯特營(Camp Zeist)成立蘇格蘭法庭。根據英荷兩國簽訂的協議,審訊期間蘇格蘭擁有該處地方的主權,在蘇格蘭法律下管治。在各方同意下,1998年8月,聯合國制裁暫停(但非解除)。

法庭設有一間審判室、一間監獄和為傳媒、死難者家屬而設的辦公室。審訊其間,基地由蘇格蘭警察和獄警把守。

審訊在2000年5月3日開始,共有三位法官:薩瑟蘭(Sutherland)、麥克林(McLean)和高斯菲爾(Coulsfield)爵士,沒有陪審團——這是利比亞方面的條件。

法庭於2001年1月31日達成裁決。邁格拉希罪名成立,被判終身監禁,建議最少服刑20年。法庭沒有解釋為何在炸彈襲擊當日邁格拉希身在馬耳他、或他何以使用假名往來不同地方,但他沒有採取自辯,故很多人認為他的利益受損。法庭查明,費希邁在案发时身处瑞典,没有作案可能,被判罪名不成立,並在翌日回到利比亞的家。

2002年3月14日邁格拉希的上訴被駁回。他被移送到位於蘇格蘭格拉斯哥的巴連尼監獄(Barlinnie Prison)。那裏他住在一個特別興建的公寓式囚室,內有數個房間,獄方供他阿拉伯食品。他說自己是誤判受害者,他的支持者視他為第271個洛克比受害人。

宰斯特營已回歸荷蘭政府。

后续事件[编辑]

社会一直有呼声要求上诉及让迈格拉希在一个穆斯林国家服刑。非洲联盟一个委员会批评迈格拉希定罪的基础。2002年6月纳尔逊·曼德拉探望迈格拉希以示同情。

2002年10月,据报告,利比亚政府为死难者提供27亿美元赔偿,约每人1000万。2003年8月15日,利比亚正式对袭击承认责任。

2003年9月12日,联合国终止对利比亚15年的制裁。

2003年11月24日,根据欧洲人权法要求,苏格兰最高法院将迈格拉希的最低刑期(即可接受假释前的最少服刑年期)定为27年,由1999年的羁押开始计算。苏格兰检察总长哥连·博伊德(Colin Boyd)在接触美国遇难者家属后提出上诉,称这刑期是“太宽大了”。

2004年2月24日,利比亚总理加尼姆(Shokri Ghanem)在英国广播公司第四台的访问中说,他的国家所提供的赔偿只是“和平的代价”,及用来保证联合国会解除制裁。当被问及利比亚是否不认错,他说“我同意”(I agree with that.)。他还说没有证据显示,他的国家跟1984年4月利比亚驻伦敦大使馆外警员Yvonne Fletcher被枪击的事件有关。

他的言论在华盛顿伦敦即时的巨大压力下,被卡扎菲收回。

2009年8月20日,英国苏格兰司法部门宣布,释放因制造洛克比空难惨案而正在英国服刑的利比亚特工迈格拉希,理由是他已被确认患有晚期前列腺癌,离生命终止最多只有3个月的时间。

2011年2月24日,因不满卡扎菲而辞职的利比亚前司法部长穆斯塔法·阿卜杜勒·贾利勒,公开宣稱卡扎菲一手策划洛克比空难,但沒有出示任何證據。

2012年5月20日,迈格拉希病逝利比亞的黎波里市,時年60歲。

猜測及陰謀論[编辑]

相信邁格拉希為無辜的人建立了好些陰謀論。一些人相信巴勒斯坦恐怖分子阿布·尼達爾(Abu Nidal)才要為襲擊負責。但他在過去20年一直以利比亞為基地,他的參與不一定會免除卡扎菲的嫌疑。

其他人相信襲擊責任在解放巴勒斯坦人民陣線總指揮部(Popular Front for the Liberation of Palestine - General Command,簡稱PFLP-GC),一個由阿荷曼·基利爾(Ahmed Jibril)領導、以大馬士革為基地的抵抗派組織。該組織在1988年10月、襲擊前兩個月期間,活躍於法蘭克福地區,而且他們將土製炸彈藏在家庭電子用具內,包括至少兩部東芝收音錄音機。不過他們的所製的炸彈使用氣壓計觸發器,在飛機達到其巡航高度時就會引爆。換言之,如果PA103上的炸彈用上氣壓計觸發器,它在馬耳他航空的班機上就已爆炸。

PFLP-GC在德國的活動為西方情報機構所知,原因是他們其中一個炸彈製作人馬爾旺·克里薩特(Marwan Khreesat)是一名約旦雙重間諜,向約旦情報機構匯報組織的一切資料。約旦人將資料交給監視該組織的德國警方及情報官員。

另一個陰謀論說,中央情報局跟利用PA103運送海洛英敍利亞毒販合作。中央情報局被指保護那些裝有毒品的手提包、保證它們不會被搜查,以換取阿拉伯組織在敍利亞的情報;但有一天,恐怖分子將毒品換成炸彈。

這個陰謀論的另一個版本是,中央情報局明知恐怖分子掉了包,但仍讓事件發生,因為中央情報局對毒品手提包的保護是非常規的行動,而PA103上的美國情報官員發現了此事,正要回華盛頓告訴他們的上司。

這陰謀論大多建立在那些指洛克比四周田野發現有海洛英的謠言上。但是,既然毒品已被換成炸彈,那麼毒品就不會去到洛克比了。所以在墜機地點附近發現毒品不能作為陰謀論的論據。

這陰謀論的第一個版本由紐約私人調查公司Interfor Inc.的老闆阿維夫(Juval Aviv)提出。他聲稱自己是前以色列情報局官員,領導一隊叫“上帝之手”的殺手小隊、刺殺了數名要為1972年奧運選手村襲擊事件負責的巴勒斯坦人。阿維夫在炸彈襲擊後被泛美航空聘請為顧問,向泛美航空提交一份所謂Interfor報告,指責中央情報局保護毒品路線。死難者家屬向泛美索取賠償時,泛美以此作辯護,因為若果是美國政府讓炸彈越過泛美保安的話,那就不是航空公司的責任。但紐約一個法庭拒絕Interfor報告的結論,泛美要為事件負責。

後來又有列斯特·柯曼(Lester Coleman)支持這個陰謀論。他自稱由前自由新聞記者變為前藥物執行管理局/國防情報局在塞浦路斯的線人,聲稱在藥物執行管理局的辦公室見過PA103其中一名乘客。柯曼後來將他的故事寫成書,叫《八爪魚的痕跡》(Trail of the Octopus)。他沒有提出任何證據支持他的說法。

利比亞、伊朗還是巴勒斯坦[编辑]

當時利比亞獨裁者穆阿迈尔·卡扎菲

PA103的襲擊有兩個明顯動機。第一個動機是美國在1985年轟炸的黎波里班加西,令卡扎菲夫婦收養的一名小女孩喪生。第二個動機是1988年7月3日美國巡洋艦溫森斯號(USS Vincennes)在波斯灣擊落伊朗航空655號班機;据美国的说法,戰艦誤將客機當作來襲戰機,美國事後亦拒絕道歉。

我們可能無法得知到底哪件事導致炸彈襲擊。可能兩者皆是,由利比亞及伊朗僱用的人員合作、又或者在德國人包圍PFLP-GC在法蘭克福附近的成員時,一個組織將工作交予另一組織。

一些曾參與調查的中央情報局人員對記者說,他們相信PFLP-GC在伊朗的吩咐下策劃襲擊;因為PFLP-GC成員一旦被德國人拘捕即無法完成任務,他們在1988年10月後把襲擊計劃轉移給利比亞情報機構。其他調查人員相信無論誰資助炸彈襲擊,他也安排了兩個同時進行、性質相同的任務,以肯定最少其中一個會成功。

很多留意洛克比空難事件發展的人發覺美國只是在薩達姆·侯賽因於1990年8月入侵科威特後才轉而指責利比亞。美國需要敍利亞支持1991年的波斯灣戰爭,所以理論上,美國不想指責一個以敍利亞為基地的巴勒斯坦恐怖組織。由於這個緣故,卡扎菲被指當了替罪羊。

這個理論幼稚在以下兩方面。第一,雖然美國是在1990年8月後才首次為炸彈襲擊而公開指責利比亞,知情者知道早在1989年10月調查焦點已在利比亞。第二,即使以大馬士革為基地的巴勒斯坦反抗派恐怖組織要為襲擊負責,那不一定會損害到敍利亞。PFLP-GC與其他巴勒斯坦反抗派組織只不過將總部及新聞發報處設在那兒。沒有證據或暗示指敍利亞政府會為回應美國對利比亞或伊朗的攻擊而贊成對美國發動攻擊。

2014年3月11日英國每日電訊報報導: 叛逃的前伊朗情治官員梅斯巴希踢爆,幕後主使者實為伊朗,並由一個敘利亞恐怖組織執行。梅斯巴希透露,泛美航空103號班機之所以在英國洛克比鎮上空爆炸,乃是伊朗為報復同年7月伊朗航空655號班機空難(1988年7月3日,兩伊戰爭將結束之前,655號班機被美國海軍的提康德羅加級飛彈巡洋艦文森斯號(USS Vincennes)擊落(美國政府事後解釋這架伊朗客機被誤認為正在執行攻擊的F-14雄貓式戰鬥機),290名乘客和機組人員,包括38名非伊朗人,66名兒童,1名孕婦全部罹難。當時美國海軍文森斯號在伊朗水域內。伊朗叛逃官員爆料:伊朗是1988年洛克比空難主謀

紀念碑[编辑]

1995年11月3日,美國總統克林頓阿靈頓國家公墓為死難者設置紀念碑。洛克比外的德萊法斯戴爾公墓(Dryfesdale Cemetery)及在襲擊中失去35名學生的紐約州雪城大學也設有類似的紀念碑。

參考文獻[编辑]

  1. ^ Kaye, Ken. An Act of War?–On the 15th Anniversary a Former Pilot Compares the Downing of Pan Am 103 to the Sept. 11, 2001 Attacks on America. South Florida Sun-Sentinel. 21 December 2003: (3A). "Until Sept. 11, Flight 103 had been the deadliest act of terrorism against the United States, killing...189 Americans." 
  2. ^ Conery, Ben. 20 years later, pain of Lockerbie still fresh. The Washington Times. 21 December 2008: (A3). "When a bomb hidden aboard Pan Am flight 103 exploded over Lockerbie, Scotland...189 Americans (were) killed, making it the largest terrorist attack against the U.S. until nearly 3,000 people were killed Sept. 11, 2001." 
  3. ^ Picture of the Boeing 747-121 aircraft, Airliners.net [22 May 2012] 
  4. ^ 4.0 4.1 Jet That Crashed Was an Early 747. San Francisco Chronicle. Associated Press. 22 December 1988: (A6). "The jumbo jet that crashed...in Scotland was the 15th 747 built...The Pan Am 747–100...was delivered to Pan American in February 1970. The first 747 ever delivered to an airline–also Pan Am–entered the fleet the previous month, said David Jimenez, spokesman for Boeing Commercial Airplanes, which builds 747s in Everett." 
  5. ^ Cody, Edward. Pan Am Jet Crashes in Scotland, Killing at Least 273. The Washington Post. 22 December 1988: (A1) [21 May 2010]. 
  6. ^ Cross, David; De Ionno, Peter. Doomed plane 'well inside its service limit'. Times of London. 22 December 1988. 
  7. ^ "Pan Am 103." Mayday.
  8. ^ Victims of Pan Am Flight 103. [16 March 2011]. 
  9. ^ 男子幸运躲过“洛克比空难” 却被当成恐怖分子. 扬子晚报. 2008-08-31 [2014-09-02]. 
  10. ^ Smith, Guy. 'I missed the Lockerbie flight by minutes'. BBC News. 29 August 2008 [5 April 2009]. 
  11. ^ Silver State News Service: Lockerbie Anniversary. Silver State News. 
  12. ^ 'The Frost Blog: Lockerbie Tragedy. The Frost Blog. 
  13. ^ PiL Warrior 7" Discography. Fodderstompf. 
  14. ^ Taylor, Matthew. Sex Pistol recounts Lockerbie near miss. The Guardian (London). 23 February 2004 [6 May 2010]. 
  15. ^ Clarey, Christopher. In the Arena : Wilander embraces the low-ego role of captain. 纽约时报. 9 April 2004. 
  16. ^ Kim Cattrall – Cattrall's Plane Crash Near Escape. 19 June 2007. 
  17. ^ Roberts, Alison. Kim, Samantha and Sex and the City. London Evening Standard. 2 January 2002 [22 April 2011]. 

相關紀錄片[编辑]

  • 空中浩劫-此次空難被製作成第七季第二輯「Lockerbie

延伸閱讀[编辑]

  • The Fall of Pan Am 103: Inside the Lockerbie Investigation by Steven Emerson and Brian Duffy
  • On the Trail of Terror: The Inside Story of the Lockerbie Investigation by David Leppard
  • Their Darkest Day: The Tragedy of Pan Am 103 by Matthew Cox and Tom Foster
  • Pan Am 103: the Bombing, the Betrayals, and a Bereaved Family's Search for Justice by Daniel and Susan Cohen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