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洛克达因公司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普惠公司的洛克达因分部

普莱特和惠特尼洛克达因公司(Pratt & Whitney Rocketdyne, Inc.,以下简称洛克达因)是美国的一家主要从事液体燃料火箭发动机设计研发的公司。洛克达因总部位于加利福尼亚州卡诺伽园,公司是联合技术公司全资子公司普惠旗下的一个部门。[1] 其试验基地位于西棕榈滩、汉茨维尔、肯尼迪航天中心和斯坦尼斯航天中心。

公司历史[编辑]

公司最早由北美航空组建,1967年,北美航空,洛克达因公司和洛克维尔公司合并组成了北美航空洛克维尔公司,随后,成为了洛克维尔公司的一部分。数十年之后的1996年,洛克维尔公司的航天部门被波音公司买下,2005年2月,波音公司与普惠公司达成协议,出售当时称为洛克达因推进动力公司。交接事务于同年8月2日全部完成。

二战刚刚结束,北美航空就成立了洛克达因公司来研究德国的V2火箭,并试图改造导弹的发动机,使之服务于汽车工程师协会(SAE)。洛克达因也用同样的研究方法将火箭的燃烧室分离出来,并为纳瓦霍导弹计划设计了尺寸更大的发动机。在1940年代,这项研究被普遍认为没有用处,因而只得到很少资金支持,直到朝鲜战争的爆发才改变了局面。然而纳瓦霍导弹的研制一连遇到很多难题,以致该计划在50年代后期被迫取消。取而代之的是红石导弹的研制(实际上是尺寸更大的V2火箭)。然而洛克达因的A-5或NAA75-110发动机比专为红石导弹研制的发动机更可靠,于是红石导弹计划顾不得射程缩短而采用A-5发动机并重头设计。当导弹投入生产后,北美航空在1955年将洛克达因公司分离出去。

洛克达因接下来的任务是重头设计一个被称作S-3D的全新的发动机,此款发动机被用在了V-2的一系列衍生导弹上。其后的S-3发动机装备在红石导弹的升级版木星导弹上,后来又被威力更大的PGM-17雷神导弹选用。公司的一款更大功率的发动机LR89/LR105被用在擎天神导弹上。雷神导弹的军事生涯短暂,但它的衍生版本在五六十年代被用来发射了许多卫星,其中一款“雷神三角洲”成为当前的德尔塔系列运载火箭的设计底稿,尽管60年代后期,德尔塔系列已经发展到和雷神系列完全没有共同之处了。原先的S-3发动机仍使用在一些德尔塔系列火箭上,但该系列普遍使用的还是升级后的RS-27发动机。原始版本还被用来替换擎天神上的发动机组。

擎天神导弹的用于军事的时间也不长,但擎天神系列運載火箭在接下来的几十年里却成为了重要的轨道运载工具。即服务于水星计划的载人飞船,也改造成擎天神-阿金纳火箭擎天神-半人马座火箭擎天神五号至今还在生产使用。

洛克达因也是NASA的主要发动机供应商,提供了用于土星火箭的大部分发动机。其中H-1发动机用在土星一号助推器第一级,总共八台发动机。F-1发动机用在了土星五号的第一级(S-IC),五台J-2发动机驱动火箭的第二级(S-II),一台J-2驱动第三级(S-IVB)。到1965年,美国火箭所使用的发动机绝大部分都由洛克达因提供,仅泰坦系列除外,公司的员工也增加到65000人。70年代,公司又签下了航天飞机主发动机的供货协议,但军事和民用市场的萎缩使公司的发展速度有所放缓。北美航空成为航天飞机制造商之后,几乎把全部人力投入航天飞机制造。1966年,北美航空与洛克维尔合并成立了北美航空洛克维尔公司,数年之后改名为洛克维尔公司(Rockwell International),而将洛克达因作为一个最大的分部。

随着80年代和90年代市场规模不断缩水,洛克维尔被迫分离从前属于北美航空的部门。先是在1980年将专用航空部门分离,1983年分离佩刀客机公司(Sabreliner business jet)。1996年,北美航空剩余的部门随着洛克达因公司一起出售给波音公司。随后,洛克达因一直效力于波音综合国防系统集团,直到2005年5月2日被普惠公司购买。[2] 截止2007年,公司的主席是吉姆·脉泽(Jim Maser)前任主席是拜伦·伍德(Byron Wood)[1]

公司除了主营火箭发动机外,还研发发电和控制系统。包括早期核电站试验,放射性同位素热电源(RTG)以及太阳能电池板(主要为国际空间站供货)。公司整体出售给普惠公司后,这些部门划归普惠公司另一个子公司汉胜公司

圣苏珊娜野外实验室[编辑]

洛克达因公司的许多发动机和发电设备的试验都是在圣苏珊娜野外实验室(SSFL)进行的,实验室座落于加利福尼亚州的文图拉县西米谷,在洛杉矶的西北,接近公司位于卡诺伽园的总部所在。大量的火箭推进剂试验和一些有毒化学物质严重污染了这里的土壤,另有指控称公司核废料处理不当。

加州核泄漏的教训[编辑]

  1959年圣苏珊娜野外实验室的核反应堆核心熔毁发生的那一夜,约翰 佩斯还是一个新来的实习生。为了防止爆炸,放射物质被从过热的反应堆里排了出去,刚刚排完,佩斯就来到了现场——距离洛杉矶三十公里山区里的一座联邦军事综合设施。“开始放气后,他们才发现风是吹向圣费尔南多谷的,我们所有人都住在那里,所有的放射物都会落在我们的家里。”佩斯说。   面对强烈的放射性污染,操作员们开始用原始的方式进行清除。“我们用水和海绵把它们擦掉,还用了拖把。”佩斯说,他是那次核泄漏最后一位仍然在世的目击者。“清洁工具很快都被污染掉了,这个成本是很高的,因此我们最后只好用卫生巾来擦。”这场危机持续了两个星期:每次反应堆(钠冷实验性反应堆)冷却下来后,操作员就将其重启,然后它会再次过热。就这样反反复复。为了防止反应堆爆炸,必须将极大的热量释放出去,因此会产生大量的放射性气体,它们每夜都被秘密地排放出去。   就这样,放射性物质被一直排放,成为美国历史上最严重的核事故。2006年,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一项研究估计,这个反应堆的泄漏量是宾夕法尼亚州三里岛核事故的260到459倍,研究人员们称这可以引发300到1800例癌症死亡。   半个世纪过去了,这次事故的尘埃并未落定。去年12月,有关方面签署了一份关于清理SSFL的协议,在过去这些年中,这里已经建立起10座核反应堆、一座燃料制造设施和一座用来销毁全国废核燃料的实验室,另外还有一些火箭测试和军火开发设施。但是相关各方——包括NASA加州政府能源部波音公司——还在为清理的细节争吵不休,甚至已经打了两场官司。随着美国提出核能复活,许多人都认为这场事故及其后果是一个必须考虑的前车之鉴。   非营利组织“消除分歧委员会”的主席丹 希斯奇就持这一观点。他的组织是一个反核的游说团体,三十多年来一直在为清理SSFL综合设施而斗争。他说:“今天的人们已经不记得最后一次核电狂热时发生的惨剧,尽管我们花了数十亿美元,至今也无法消除当时反应炉核心熔毁和可怕事故留下的后遗症。”   甚至直到今天,美国能源部仍然不确定1959年这样反应堆核心熔毁事故的全部真相。能源部发言人比尔 泰勒告诉中外对话:“我们知道确实发生了燃料熔毁,但我们不知道有多少泄露,或者是否发生了泄漏。我们不能确定50年前究竟发生了什么。”   一开始,当局没有对公众公布任何消息。事故发生五周后,一份官方新闻稿提到了发生的事情,但说对公众没有任何威胁。直到20年后才有部分真相被披露出来,这还是因为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一项研究偶然得到了相关资料。然后就是2009年,佩斯出面讲述了他所了解的事故情况,世人才知道事件被隐瞒了整整五十年。   当地人可能并不清楚事件的过程,但他们都受到了影响。今年68岁的邦妮 克里在SSFL工作了八年,在设施附近住了几十年,因此患上了膀胱癌。她一直在努力争取让联邦政府扩大其员工赔偿计划。她在接受中外对话采访时说,直到最近政府对联邦能源职工赔偿的基础还是对放射证据的解读,但是,在SSFL的事件中,这些证据都是由设施方面收集的,现在已经不知去向。克里呈交了一份请愿书,要求对更多SSFL职工进行赔偿,并且在2009年得到批准。


1959年7月16日,洛克达因在实验室进行的一项液态金属冷却反应堆试验发生了炉心融合事件,这是核电应用史上的第一次,且可能导致核泄露。其长期影响和减灾措施还在讨论争议之中。

洛克达因出售给普惠公司时,这座实验室不包括在内,目前仍为波音公司所有。

火箭发动机列表[编辑]

参考来源[编辑]

  1. ^ 1.0 1.1 "Who's Where", Aviation Week & Space Technology, January 1 2007
  2. ^ Boeing Completes Sale of Rocketdyne Propulsion Unit to United Technologies